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拒绝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这次的比斗仅仅是黑德尔家族内部的较量而已,最初只是巴克希望子孙们不忘根本,刻苦修炼,并且检查各自进步情况,可惜,自他儿子开始,黑德尔家就已经转型成一个商业家族了,比斗的家规虽然一直延续到现在,但已经没有哪家子弟真的去刻苦修炼什么圣痕和战斗技巧了。

    不过尽管如此,每次家族比斗都会吸引不少人前来观礼,黑德尔家族势力庞大,这可是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天闲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前来参加这个家族式内部的比斗。

    光是黑德尔家各系亲戚后辈就多的惊人,参加比斗的总人数统计出来后,居然有一百多人!

    不过就天闲来看,这些家族的旁系子弟也不比黑德尔家的几个直系子孙强到哪去,个个油头粉面,一看就知道是沉湎于奢华生活,根本没有修炼过什么圣痕。

    在这一点上天闲觉得二小姐很聪明,他们这样的贵族子弟,从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想要继承像样的战斗类圣痕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得到了圣痕也没办法发挥实力,短时间提高实力的话,实用的剑技是最可行的手段。

    这一次天闲也应邀出席比斗现场,天闲本不想露面,但二小姐极力坚持,而且巴克也捎来了话,希望天闲能在比斗仪式上露面。

    这次的比斗地点就设在黑德尔家的古堡大厅里,宾客们早早来到,各自就位,很快熟络的攀谈起来。

    天闲坐在贵宾席上,感觉很无聊,看那些被风一吹就倒的家伙比划花拳绣腿,这绝对是一种折磨。

    而且现在天闲觉得自己也不该在这样的场合露面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自己,可巴克却坚持这样,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等大部分宾客到齐,巴克简单的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写冠冕堂皇的话,然后穆勒用他那油滑的声调直接宣布比斗开始。

    一切都简单的很,看得出,现在连黑德尔家也不怎么注重这样的比斗了。

    首先出场的是两个二十岁所有的青年,似乎是黑德尔家的旁系分支,这两个家伙一个梳着华丽丽的长卷发,一个甚至还穿着贴身的小礼服,两个年轻有力的男子各自拿了一把和二小姐一样的细剑,“呼呼嘿嘿”的在场上打了起来……

    天闲略感好笑,这样的比试比表演还要差上几分,起码人家表演的人还是很专业尽职的。

    最后,长头发的打败了穿礼服的,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过了好一会,花拳绣腿纷杂上演,其中居然还有一个不带武器上场,用跳慢舞似的动作和人周旋的家伙,而且最后他居然还赢了,还得到了一片掌声。

    “下面,有请塞纳小姐上场!”

    宾客们发出一阵轻微的议论声,黑德尔本家的人终于出场了,而且是那位名声在外的二小姐。

    在贵族圈子里,二小姐名气不小,不仅仅是因为她作为黑德尔家正统后人的身份,更是因为她毫无顾忌的行为,百合花这种东西,在贵族圈子里其实很多见的,但大家都心照不宣,谁也不去说破,只有二小姐我行我素,根本不加掩饰,甚至经常上演当街**良家女孩子的戏码。

    二小姐紧身劲装,长发束起,握着她的细剑在场上一站,顿时周围的议论声有大了起来。

    和别人相比,二小姐身上的气势的确要强的多了。

    天闲打起精神来,自己的徒弟上场了,自己总该认真一点。

    “开始!”

    作为裁判的卢克轻喝一声,二小姐对面那个耍弄拳脚的家伙怪叫一声,扭着粗腰,打晃似的转着圈攻了过来。

    二小姐动都没动,甚至另一手都没去摸剑柄,就那么站在那,黑着脸。

    等那个家伙晃了过来,二小姐直接抬起脚,狠狠踹了过去。

    “砰!”

    那个倒霉的家伙被二小姐坚硬的武士长靴一脚踹在胸口上,惨叫一声摔了出去,当即倒在地上开始口吐白沫……

    看也不看对手,二小姐收了剑转身就走,这样的家伙,就连二小姐都觉得赢了他是种耻辱。

    宾客们本来其乐融融的交谈着,不时就比斗的情况随意“哈哈哈”一下,但二小姐这一下,顿时把所有的说话声都砍的干干净净,一时间大厅里的人都愣在了那。

    简单粗暴,直白有力。

    这种一脚踹飞一个对手的戏码,在从前黑德尔家的比斗中可从来没出现过。

    穆勒看着自己的女儿黑着脸下了场,脸色稍显难看,心想这小丫头总是这样惹是生非,刚才那一下恐怕打断了对手的肋骨,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黑德尔家的人,这样做未免会引人不满。

    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穆勒却发现他老人家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塞纳,脸上全是笑容。

    无奈的摇头,穆勒挥挥手,示意比斗继续。

    几个士兵赶紧把那个倒霉的家伙抬下去救治,接下来又是无聊的对打,双方看起来好像在走过场,但是等二小姐第二次上场,又是一脚踹飞一个后,之后转身就走时,所有人不由都意识到了什么。

    今天这位二小姐是有备而来,看来是要大杀四方,志在今年的比斗优胜。

    天闲觉得如果都是类似的货色,二小姐已经稳拿冠军了,甚至都不必用剑,这比斗果然是无聊的。

    正想着,天闲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天闲一愣,贵宾席每个座位都是对号入座的,刚才旁边的位子一直空着,也不知是谁这个时候才赶过来。

    扭头一瞧,天闲怔了怔。

    这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穿着件白色袍子,袍子上绣着蓝色条纹图案,金丝滚边,看起来颇为华贵,一头金色短发显得很精神,脸色柔和,嘴角含笑,给人一副很和善的感觉。

    “你……就是天闲吧?”这人忽然转过头来,对天闲一笑。

    天闲的神经蓦然一紧。

    这人一回身,露出了胸口上的一个徽记来,徽记上是一把权杖,两侧各有一片弧形羽翼,羽翼在顶端闭合,围出的空白区域内绣着细小的文字。

    这是圣灵殿的圣翼徽记!

    “不必紧张。”那人见天闲脸上神色改变,当下又是笑了笑,“这里可是黑德尔家的古堡,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是谁?想怎么样?”

    那人也不急着回答,仔细打量天闲几下,又看看天闲身边的雪,笑呵呵的说道:“是两个蛮可爱的孩子啊,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穷凶极恶的家伙。”

    坐直身体,轻轻抚了抚袍子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这人才又微笑说道:“我是丹特的圣殿骑士长,罗德曼!这样和你见面还请原谅,但我也没办法。”

    天闲飞快瞟了一眼巴克的位置,这位老先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比斗,目光根本不看向这边。

    天闲心知肚明,这是巴克可以安排的,否则圣灵殿的圣殿骑士长怎么会坐到自己旁边来!

    想到这个,天闲放松了下来,在黑德尔家的古堡自己还是安全的,因为这里是一块中立的地方,现在……倒是这位罗德曼骑士长出现在这里显得比较奇怪了。

    往椅子上依靠,天闲不紧不慢的问道:“你来见我,有什么事吗?”

    罗德曼见天闲只是在看到自己之后稍微惊讶了一下,之后神色迅速平静下来,心中难免啧啧称奇,和圣灵殿那些从小就接受培养的孩子相比,这个孩子显得更加老练成熟。

    “我知道你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来见你一面,当面澄清一些事实。”

    “澄清?”天闲奇怪的看看他,“澄清什么?”

    “因为,你似乎对我们有些误解。”罗德曼的声音压低了下来,“寂静森林的事我已经得到了全部的消息,议会委托我对这件事进行了一下说明,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天闲一下心中亮了起来,这个罗德曼摆出的姿态很低,看来的确不是来找麻烦的,而且看起来他还有后话要说。

    “寂静森林的事,难道还有说明的?”天闲立刻拿出了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来。

    罗德曼也不恼,平静说道:“那次事件是西殿的人去做的,古恩的行事作风有些激进,难免会有造成误会的地方,但西殿并不代表整个圣灵殿,而且其实西殿只是圣灵殿中很小的一个部分,我想这些日子,你应该了解这一点了。”

    天闲现在自然了解这一点,这些天除了淬炼银晶丝,教导二小姐剑技外,同时也在恶补圣灵殿和血盟的相关消息,圣灵殿的西殿,说白了就是圣灵殿的武装部队,打手集团,以神的名义清扫一切需要清扫的目标,这就是他们的存在的意义。

    而古恩,则是西殿中赫赫有名的大将,麾下有一整支十万人的骑兵团,可以说是西殿中的重要角色,而古丽则是他的得力干将,和卓雅一个负责情报,一个负责刺杀,是西殿中少有的,凭借实力上位的年轻女性。

    想起古丽,天闲心中对圣灵殿多了几分抵触,虽然不怎么喜欢古丽,但她只是被击败,就被古恩无情的扫地出门,这让天闲十分厌恶。

    “我知道圣灵殿不只有西殿,您还有别的事要说吗?”天闲不客气的说道。

    罗德曼见天闲忽然间脸色不悦起来,心中不明缘由,但还是温和的笑着说道:“议会还委托我表达歉意,寂静森林中让你觉得我们做事过于心急,这真是过意不去。”

    嗯?

    天闲一听这话立刻就感到奇怪起来,怎么这个罗德曼的话越说越客气,越说越显得没底气起来?

    “嗯……”天闲哼哼一下,“还有事吗?”

    “议会决定,招你回去好好培养?”

    “嗯……嗯?”天闲习惯性的哼哼了一声,但明白了罗德曼话里的意思后,不由一下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罗德曼微笑说道:“其实我们并非要抢夺邪眼,而是那件东西关系到很多人的生死,我们不能让他落到血盟那样的邪恶势力手中,这才在之后努力寻找邪眼的下落,现在既然找到了你,我们希望你能到我们那里去,接受正规的培养,之后将这力量用在该用的地方。”

    这话说的不疾不徐,可是说到了天闲的心里去。

    “你们要我去圣灵殿?培养我?”天闲万分怀疑的打量罗德曼。

    罗德曼双手轻轻交握胸前,温和的说道:“诸神见证,神的继承者不会说谎,我们希望这力量能用在正义和光明之中,这也是我来的目的。”

    “邪眼这种上古邪灵,也能和正义与光明扯上关系吗?”天闲说着随意的话,同时仔细观察罗德曼的表情,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蛛丝马迹来。

    罗德曼的脸色极为诚恳,丝毫也看不出做作的痕迹,说道:“所谓力量,并没有正邪之分,由上古之时起,一种力量到底属于光明还是黑暗,就是由生灵在主导的,我们相信我们能把这种力量用在正义的一面上。”

    说实话,天闲有点心动。

    对于圣灵殿,天闲虽然没有好印象,但比血盟却强的多了,罗德曼的话是真的,那么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没有圣痕的天闲现在很需要正规的培养,学习更加有效的锻炼方式,学习怎样继承更好的圣痕。

    可是……

    天闲感到自己的衣襟在被慢慢抓紧,雪靠在自己身边,罗德曼没说一句话,她的手就收紧一分。

    “雪怎么办?”天闲直接问。

    罗德曼看了看雪,眼中闪过一分为难,议会的传来的指示中没有提及这个女孩,但她是极北之地的天眼族,这种世俗中被称为三眼魅灵种族可以窥视别人的心,这是绝对不会被容纳的,这个少年如果选择了圣灵殿,那么必然要和这个女孩断绝关系!

    “这个……”犹豫一下,罗德曼答道,“既然是你朋友,我们会想办法安排妥当的。”

    虽然罗德曼只是犹豫了一下,但天闲却看的十分清楚。

    由始至终这个罗德曼的神色都很从容自然,而且温和恳切,只在说起雪的时候,他露出了迟疑之色,天闲确定这个罗德曼是个性情温和,不会说谎的人,但这也让天闲感到几分惋惜。

    从他的表现来看,圣灵殿是不会接受雪的。

    这世界这么大,到底哪里才是这个女孩的容身之地……

    拍了拍雪的手,天闲直接对罗德曼说道:“抱歉!我还有我的行程,或许今后会去圣灵殿打扰,但现在恐怕不行!”

    罗德曼微微惊讶,自己这次没有想着立刻就能得到这个少年的认可,但也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就拒绝了。

    难道为了这个天眼族的女孩子?罗德曼敏感的察觉到了天闲说起雪前后的态度变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