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深陷漩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丹特帝都的天气和大帝的心情一样,说变就变,刚才明月当空,现在却已经下起了冷雨。

    帝都西南城区干净宽阔的街道上,一个失魂落魄的女孩子正在大雨中慢慢走着。

    这里住着的大多是帝都的权贵政要,就算下着大雨也还是有专门负责治安的士兵巡逻,但见了这个女孩子,士兵们都躲的远远的,不仅是因为这女孩子也是身份显赫,不必询问,而且也是出于畏惧和厌恶。

    四姑娘脑子里一片空白……

    今天去黑德尔家的古堡,本来不是去争斗的,更不是去杀人,虽然接到了上头的命令,但今天之所以带着自己的箜篌琴,更多的……只是想和那个陌生的少年安静的坐下来,弹上一曲……

    很多时候,有些事只能交托给陌生人来述说……

    结果自己视若生命的琴居然毁在了他的手里!

    “邪魔歪道!”

    四姑娘双肩颤抖,大雨中身子倍显削瘦,“你懂得什么是邪魔歪道!”

    一声马嘶从街角传来,随着急促的马蹄声,一辆黑色马车冒着大雨冲了出来,速度飞快的跑向了这边。

    车夫是个高大的中年人,这样的大雨天他也不带雨具,就那样坐在那赶着马车飞奔,车厢两端的破雾灯“咣当”“咣当”的晃着,在雨中几乎也起不到什么照明的作用。

    马车飞奔到四姑娘面前,猛然间拉车的马匹长嘶人立而起,猛的停了下来,车夫跳下底面,几步冲到了四姑娘面前,“小姐!可找到您了!”

    这车夫正是四姑娘的独眼护卫,独龙!

    车厢门也立刻打开,光光飞快跳了下来,提着破雾灯冲到四姑娘面前,立刻把手里的衣服罩到了四姑娘头上,“小姐!你怎么淋成这样,快上车!”

    四姑娘有点木然的被独龙和光光扶上了马车。

    光光和四姑娘进了车厢,独龙一扭马鞭,马车嘶鸣一声,原路返回。

    “小姐,你这是去哪了?怎么这个样子?”

    车厢里,光光给四姑娘脱下湿透的衣裳,拧干她的长发,赶紧为自己的主子换上准备的干衣服,虽然平日里这小丫头嘴巴闲不住,还尽是和四姑娘顶嘴,但是到了该尽责的时候,她比谁都关心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主子。

    “小姐……你倒是说话啊!”光光给四姑娘擦着头上脸上的水珠,看着她有点茫然的眼神,心中不由有点发慌,自打认了这位主子,就没见她这么狼狈憔悴过。

    “难道……小姐你又去黑德尔古堡了?”光光试探的问。

    四姑娘目光终于动了动,眼中露出了几分生气。

    “哎呀!”光光立刻有点埋怨起来,“我说小姐啊!上次你自己跑出去就很不应该了!那个小子不就是得了邪眼吗?你干嘛那么重视他?上面也说了,要是他不从就想办法杀了他!那小子鬼头鬼脑的!一看就满肚子坏水!小姐你千金之躯,怎么一再只身犯险!这件事让婆婆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数落小姐!”

    四姑娘轻轻道“这件事,不要告诉婆婆。”

    “知道……可小姐你不能再这样了!”光光飞快给四姑娘打理长发,“你看,你浑身都湿透了,要是生病的话,那我这个丫头可要掉脑袋的,小姐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光光我想一想嘛!好歹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我伺候你,就算没有功劳……”

    “我的琴毁了……”四姑娘忽然说。

    光光握着梳子的手猛然一抖,“琴?小姐你的琴……”

    见到四姑娘一个人在大雨中丢了魂一样回来的时候,光光就意识到大事不好了,家里那把四姑娘视若珍宝的琴和她一起消失,可是却没有和她一起回来,那把琴自己这位主子看的和她的命一样,没有极特别的情况,绝对不会把琴留在别处的,而且她这副模样,恐怕……

    心中早有猜测,但光光却不敢提起那把琴,现在四姑娘自己说出来,光光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毁了我的琴……连灰都没剩!”

    “小姐……”光光一个服侍主子的丫头,虽然刁蛮,但这时候也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了,我累了……先回去吧。”四姑娘轻轻推开了光光给自己打理长发的手,目光望着窗外瓢泼大雨,心中五味纷杂。

    那一剑,他本可以杀掉自己……

    四姑娘乘车回去的同时,天闲也没有睡着,而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出神。

    天闲没想到四姑娘这次的态度会这么强硬,而且就在黑德尔家的古堡里居然就敢动手,而且四姑娘最后的话也让天闲有些不安。

    那些点心难道真的有问题,这些天自己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逆心诀也运转的十分流畅,可是当时的琴声的确十分奇怪,四姑娘说和那些点心有关,难不成是真的?

    现在古堡内外已经戒严了,四姑娘使用移位圣痕离开,天闲却是费了不少力气才避过了那些前来搜索的守卫,好在这花园极大,躲藏起来足够容易。

    不过,这一定瞒不过明眼人,比如说那位黑德尔老爷,四姑娘的琴声把那片花园震的粉碎,而且还有大片火焰烧焦的痕迹,这么明显的痕迹他一定认得出,而这古堡里……可能也就自己和四姑娘有些说不清的瓜葛,有点脑子就能猜到今天在花园里动手的是自己和四姑娘。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雪姑娘!刚才花园出现了刺客,你还好吗?”一个卫兵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天闲连忙晃了晃雪,在她耳边小声叮嘱了两句,然后飞快跑到阳台,见外面没人注意这里,灵猫似的跳回了自己房间的阳台。

    果然,天闲的房门也有一个卫兵在重重的敲门,看起来已经有点起了疑心。

    “吱呀……”

    天闲大大方方的拉开了门,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事?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那卫兵后退一步,很有礼貌的低头答道:“老爷有请!”

    什么?

    天闲一愣,这老先生的动作好快!不是要找我问罪吧?

    看看雪的房间,门口的卫兵已经站开了,显然雪在门内对他说了什么。

    “好吧,你等等,我要和我的同伴说一声。”

    雪是绝对不会在晚上自己留在房间里睡觉的,天闲一说要去和巴克说几句话,雪直接就挽住了天闲的手臂……

    ……

    到了楼上的私人小会客室的时候,天闲发现巴克居然穿着一件十分随意的睡袍,而且上面还印着异常花哨的图案,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正有滋有味的喝着酒。

    这老人家倒是很新潮,天闲瞟了一眼巴克睡袍上略显幼稚鲜艳的图案,拉着雪坐到了一边。

    “老人家找我什么事,睡的太晚可会长皱纹的!”

    巴克放下酒杯,看着天闲嘿嘿一下,“小子……你和那个四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见巴克一点也不啰嗦,直奔主题,天闲也只好直接答道:“老先生既然这么快就确定了消息,那一定也查得到,我和她之间其实没什么关系。”

    “我得到消息上,也的确是这样。”巴克疑惑的皱皱眉,“可是让血盟的人几次三番找上门来,而且是闯到我的地盘上找人,这就有点不正常了,如果是为仇,血盟会等你离开这里再动手,如果是要招揽你……”

    上下打量天闲,巴克摇头,“你小子虽然很不错,但血盟人才济济,还没必要这样心急,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手上有什么他们志在必得的东西!”

    被巴克一语说中,天闲心中吃惊,脸上却不露声色,“老先生这么晚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猜测?”

    巴克抿起嘴角,微微一笑,“放心,就算你手里真的有什么,我也不会关心的,现在的黑德尔家,不想和任何麻烦扯上关系。”

    天闲眼神动了动,说道:“我们不会留在这里很久的,我们也有事要做,很快就会离开……”

    “不,我并非要赶你们走,相反,是要劝你小心行事,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已经惹了不小的麻烦。”

    “哦?”天闲微微一怔,“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巴克晃着手里的酒瓶,嘿嘿笑道:“我原本也没想到血盟会拿出这样出格的手段,居然在我的古堡范围内动手!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想必圣灵殿也不会落后,他们向来是死对头,恐怕很快就会有圣灵殿的人来找你的麻烦,但他们比较保守,应该会等到你离开古堡才动手。”

    “圣灵殿?”天闲眸子顿时微微缩了一下。

    巴克目色微凝,“圣灵殿通缉你,我自然是知道的,但他们的行事作风我清楚的很,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而根本的原因应该就是你手里的东西了。”

    说着巴克笑了两声,“看来你手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圣灵殿和血盟都在追逐你,你小小年纪,倒是惹了好大的麻烦。”

    “我以离开黑德尔家,难道就会遇到圣灵殿的人吗?”天闲皱眉问道。

    “你运气足够好的话,或许就不会!那些家伙其实更喜欢暗中行事,好维护他们光明正派的形象,这些日子早就把你在我这里的行动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之所以一直没动静,一定就是在等你离开!”

    原来圣灵殿也早盯上自己了!天闲暗暗皱眉,原以为在这里能暂时避过圣灵殿的耳目,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小子!你离开这里后,想去哪?”

    “我要去龙渊帝国的雷霆……”

    “错错错!”没等天闲说完,巴克已经大摇其头,脸上露出了极度不满的神色,这让天闲十分疑惑,难道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雷霆古城是个好地方,年轻人就该去那里历练!不过……”巴克换上了教训似的口吻,“我只是随口一问,你就告诉我实话,你这样出了黑德尔家,只能送死!”

    天闲不由愣住……

    “不过小孩子嘛!可以理解!”巴克点了点头,“在这里,给你一个忠告,算是提前的临别赠礼!”

    天闲脸色严肃起来,“老先生请讲!”

    “错!”巴克忽然眼睛一瞪,面露怒色。

    天闲又是一愣,这又怎么了?

    “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要保持戒心!”巴克粗大的手指戳着天闲的鼻子说道,“这样才能活的长久!你现在心中应该想的是:眼前这个老东西会不会是要骗我,然后抢我的宝物?这才是你该想的!而不是露出这副很感谢的面孔,明白了吗?”

    天闲这次彻底愣住了。

    巴克喝了口酒,“小东西,你很聪明,也有戒心,但比起很多人来,还差得远呢!”

    “现在……给你一个忠告!”巴克又重复这句话。

    天闲哭笑不得,“老先生请讲。”

    “龙渊帝国在西北,但你离开黑德尔家后,最好向南走,然后乘船越过丹特帝国,在楠香国上岸,然后北上进入龙渊帝国境内,明白了吗?”

    “啊?”天闲完全不明白。

    巴克站了起来,大大的打着哈欠,“无论是血盟还是圣灵殿,他们都没有海上势力,而且在楠香国和龙渊帝国的影响力都比较小,这下懂了吗?”

    天闲这才恍然大悟,巴克是在告诉自己避开敌人势力的安全路线!

    “老先生!”见巴克要离开,天闲赶紧叫住了他。

    “嗯?”巴克拎着酒瓶,皱眉回过头来,“小子!打搅老人家睡觉可不是好习惯,我想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

    天闲看了看巴克手里的酒瓶,这老家伙恐怕是要回去自己喝酒吧……

    心中想着,天闲问道:“老先生……为什么要帮我呢?说起来……我似乎只给黑德尔家带来了不少麻烦。”

    “宴会上你否认和塞纳的关系时,已经有恩于黑德尔家了!这几天王宫的密探活动频繁,要不是当时你撇清和我们家的关系,我又迅速封锁了其他消息,那么老头子我现在可能就没办法在这悠闲的喝酒了!”

    “而且……”

    巴克回头瞧了瞧天闲,“你小子很对老头子我的脾气!这一点最重要!哈哈哈!”

    这次和巴克简短的交谈,让天闲心中多了那么几分沉重,仔细回想,天闲觉得自己低估了血盟和圣灵殿的能量,在自己优哉游哉的时候,这两股势力已经伸开了爪子,并且迅速摸到了自己身边。

    而且既然他们能做到,或许其他一些得到了邪眼消息的势力也会有所行动。

    离开黑德尔家的日子注定是无法平静了!

    接下来的几天了,天闲都在努力进一步淬炼自己的银晶丝,并且开始熟悉虚灵力量的运用,虽然对于这种力量天闲还不能得心应手,但有一个随时随地都跟在身边的好老师。

    虽然雪不大希望天闲使用这种没有归途的力量,但在天闲的恳求下,还是认真的做起了老师。

    二小姐这几天也异常刻苦,甚至挤出了睡眠的时间泡在花园里练剑,那股执着劲天闲看了也不由佩服。

    转眼到了最后一天,黑德尔家一年一度的传统比武拉开了帷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