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七章 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几乎没有思考,径直来到了第一次和四姑娘见面的地方,她果然依旧在这里弹琴。

    琴声不大,根本无法传到古堡,但曲调哀婉动人,仿佛一个孤寂女子在对着无人的夜色静静诉说着什么,其中蕴含无尽惆怅和无奈的意味。

    转过花墙,天闲见到了四姑娘,她闭着一对凤眸,有些忘我的弹着她的竖琴。

    琴声跳动,丝丝心绪随声飞扬,花园中鱼游虫鸣,似乎都在回应四姑娘的琴声,这一天一地的夜色,似乎都在被四姑娘轻轻拨动。

    四姑娘坐在石桌旁弹琴,桌上摆着简单的果盘点心,天闲索性就坐在一边,让雪靠在自己身上,也不去打搅四姑娘陷入琴声中的心神。

    印象里,天闲固执的认为只有东方乐器才具有那种穿透灵魂的震撼力,如古筝那种糅合了力量和凄婉感情的古老乐器,弹拨起来声声撩人心绪,但四姑娘弹的虽然是竖琴,却也曲调曼妙,引人无限遐思。

    一曲终了,琴声散尽。

    四姑娘微睁凤眸,轻语道:“妾身这一曲,可入得天小哥的耳朵?”

    “我不懂琴律。”天闲也不掩饰,“只会吹吹叶笛而已,山里的野孩子大多都会这个。”

    四姑娘听了不由一笑,霎时间琴声的愁思散尽,夜色中妩媚顿生,这女孩年纪不大,一身天赐媚骨已经显露无余。

    “那妾身能否再听听野孩子是如何吹叶笛的呢?”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天闲拣出桌上安全的点心,皱眉问道。

    四姑娘微微失望,又看了一眼靠在天闲身边,现在还没醒过来的雪,轻声说道:“天小哥,可知妾身这乐器的名字?”

    天线瞄了一眼那竖琴,这琴看起来分量不轻,高近一米,琴身雕饰精美细腻,琴头上还有一个显眼的鸟类头部雕刻,看起来倒不是凡物。

    “四姑娘这琴难道还有什么说法?”

    “妾身所拿的是明鸟箜篌,单排二十二弦,以妾身的实力,现在只能奏响这样的箜篌琴。”

    天闲眼神微微一动,“箜篌琴?以你现在的实力……”

    “妾身六岁第一次拿到的是无头箜篌,只有十弦,依照婆婆的教导,每过一岁添一弦,如今,已经有二十二弦了。”

    天闲忍不住飞速打量一下四姑娘的面孔,这明明还是个黄毛丫头,难道实际年龄已经有十八岁了?和红炎姐一样年龄?

    四姑娘微微一笑,“天小哥不必怀疑,妾身在修炼琴艺上颇有心得,所以有时一岁会多添几弦,这件事天小哥还请为妾身保密,婆婆并不知道这件事,而这把琴……妾身也很少拿出来。”

    天闲这时才发现,这把琴和当天那个叫光光的小丫头抱着的琴似乎并不是同一把琴。

    四姑娘轻轻吐了口气,忽然转换了话题,“上一次妾身和天小哥谈的事,不知天小哥考虑的怎么样了?”

    天闲微微皱眉,“我上一次就说过了,我是不可能与你们血盟有什么关系的,就算有……也是敌人!”

    四姑娘并不意外,继续说道:“上次忽然说起这件事,难免唐突,妾身也就没有多讲,但我们血盟并非邪恶之徒,这一点,天小哥这些天只要有意收集消息,肯定是明白的,我们血盟以礼为先,说是忠信之辈也不为过,像天小哥这样的年轻俊才,如果愿意投身我们的大业,血宗必然不会计较寂静森林的事。”

    不提这件事还好,四姑娘说起寂静森林的事,天闲顿时面楼怒色,哼声说道:“我不必打探什么消息也知道你们血盟是什么做派!方叔叔的师弟活生生被你们逼死!以腐血操控别人,甚至是尸体!你们连死者都不放过,还敢在我面前谈什么忠信!”

    站起身,天闲怒声说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件事,那么就请回吧!而且也不要再来打搅我!下次你再出现的话,就是我的敌人!”

    雪被天闲的动作惊醒,一时无法分辨梦境和现实,望着四姑娘,再望望花园,满脸疑惑,之后直接又靠到了天闲的身上,昏昏欲睡……

    四姑娘幽幽一叹,“天小哥,你又何必这样抵触我们?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寂静森林里我们是对手,自然不会留情,如今情况出现转机,妾身这次来这是询问你的意见,也不是立刻要你做什么,你何必……”

    天闲笑声打断四姑娘的话,“只是来问我吗?那你这琴又是怎么回事?”

    四姑娘一愣,神色顿时黯淡下去。

    天闲肃声说道:“一岁添一弦!你身为血盟对外接触的重要血枝,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耗费在这样繁复的琴艺上,而且还坚持这么多年?你的仆人随身为你带着这箜篌琴,恐怕……这是你的武器吧?”

    四姑娘凤眸微动,咬了下嘴唇,“天小哥果然聪慧过人!妾身佩服,但……”

    天闲心里的怒意一下涌了上来,“我今天要是不答应的话……你带着这把不经常使用的箜篌琴来,难道想要杀我吗?”

    四姑娘默然,良久才轻轻叹息

    这一叹心中幽幽之意溢于言表,四姑娘轻抚琴弦,摇头说道:“妾身也是身不由己,如果天小哥能思量一下的话,妾身可以……”

    “不必了!”

    天闲目露寒意,“我父亲口教我,男儿当身正影直,我天闲虽然只是个毛头小子,但也不屑于与邪魔歪道为伍!”

    “邪魔外道……”四姑娘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中瞬间浮起一股煞气,微微咬牙道:“天小哥,你是在说妾身是邪魔歪道吗?”

    天闲犹豫了那么一瞬间。

    这个浑身弥散着一股东方女子的神秘美丽,妩媚多姿的女孩子真的让天闲感到无比亲近,但是明白她是血盟的第四血枝,而且这一次居然带了特别武器来到这里的时候,天闲就感觉自己的怒火无法抑制。

    越是美好的东西,在露出隐藏的丑恶时就越是无法忍受。

    想起和第一次和四姑娘见面时也是在这里,当时自己被琴声吸引,又被她容貌气质倾倒,天闲不由一股邪火窜上脑门,“你不是邪魔外道!难道还有别人吗?”

    “嗡!!!”

    琴弦猛的一震,一道尖锐的音波破空而起,音波凝而不散,直接向天闲打来!

    天闲早有戒备,怒喝一声,黑兰色的火焰爆发而起,直接一拳迎上!

    “砰!”

    火焰爆炸和音波爆裂的声音同时响起,天闲护着雪,不敢应挡爆炸的冲击波,随着力道飘身后退,落到十几步之外才停住。

    四姑娘坐在原地,裙发飘飞,桌子上的碟子也早震的粉碎,甚至石桌也裂开了缝隙,但她的人却纹丝未动,一对凤眸中全是冰冷的寒意,“天小哥,妾身在丹特帝国十一年,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妾身是邪魔歪道!”

    天闲手在半空一横,黑兰色的火焰奔涌而动,眨眼间凝聚出一柄通体乌黑,刀刃上燃烧着火焰的长刀,“不想被人说,就不要自己去做邪魔歪道!”

    四姑娘凤目一竖,十指急速划过琴弦,琴弦上顿时跳起几道光芒,笔直撞向天闲。

    灰刀在手,邪眼的火焰力量明显比平时强大了很多,逆心诀飞速运转,火焰混着血色光芒在天闲身上浮起,一瞬间,天闲感觉浑身狂躁的火焰热力从身体中奔涌而出。

    不闪不避,天闲横刀在身前,全身的火焰急速涨起,那袭来的几道音波在灰刀的火焰前炸碎,发出了惊人的爆响,却丝毫也没撼动天闲身上的火焰。

    四姑娘见天闲毫发无伤,眼中寒意大盛,“邪眼魔剑果然不凡!但在你这个毛头小鬼手里,也只是废铁而已!”

    琴弦再震!数到音波再起,但这次却有两道射在了地面之上,地面顿时被炸裂,音爆沿着地面直袭天闲脚下,速度比刚才居然快了好几倍!

    反握灰刀,天闲一下将它插进了地面,耀眼的火环轰然爆开,地面的几道音波瞬间被火环炸散,火焰反而冲进地缝,向四姑娘凶猛扑去。

    十指如风在琴弦上掠过,四姑娘面色微紧,箜篌琴音调高亢起来,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护盾从琴弦上气球般急速涨了起来,火焰凶狠的撞在上面,火光四下激射,沿着护盾四周急速流过,音波护盾被撞的扭曲起来,但最后还是没能被破掉。

    火光一散,四姑娘双手蝴蝶般在琴弦上飞舞起来,那二十二根琴弦仿佛被一池吹皱的水波,荡漾波动,无数充斥在周围的空气中,混乱的向天闲砸了过来。

    天闲微微皱眉,自己现在还不能动,雪就靠在自己身后,混乱中伤到她可就是无法弥补的过失了。

    抓紧灰刀,天闲猛吸一口气,逆心诀加速运转,浑身的血色火焰向外逼出三寸远,形成一个圆形的火焰护盾,护盾音爆声此起彼伏,对着火焰护盾狂轰滥炸,不过护盾的火焰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天闲在这个时候发现了四姑娘的一个弱点。

    她的攻击以琴声为媒介,每一次拨动琴弦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根据她的动作就能大致推断她的攻击样式,是一连串的,或者是蓄力的一次强大攻击,料敌在先,这样自己就占了巨大的便宜。

    一番密集的音波攻击把花园周围的景物震的支离破碎,刚才还华美的花园现在好像被台风横扫过一样凌乱不堪,四姑娘一米方圆之外,地面都已经被震的粉碎。

    但天闲却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狂暴的攻击过后,依旧丝毫无损。

    看着有些喘息的四姑娘,天闲轻轻一哼,“在这里动手,你看来是没有胜算了!”

    四姑娘按下琴弦,冷笑道:“在那些护卫们赶到之前,我就可以收拾掉你这个毛头小子!”

    天闲哼了一声,“我从火雾山出来,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叫我毛头小子!”

    “毛头小子!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四姑娘十指连弹,琴声忽然**粘稠起来,琴弦拨动,却不见多少声音传出来,和刚才狂风暴雨般的音爆截然不同。

    天闲正疑惑,四姑娘一手猛然按住琴弦,另一手狠狠一抖,挑起了一根琴弦。

    “碎心!!”

    随着四姑娘这一声轻喝,一道光影从琴弦上暴起,眨眼间已经到了天闲眼前,速度快的天闲连反应一下都来不及。

    天闲顿感心头受了沉重一击,自己的护身火焰居然没能挡住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甚至连一点受到攻击的反应都没有。

    晃了晃身体,天闲站稳了脚跟,脸色瞬间白了起来。

    四姑娘满脸寒霜的看着天闲,但很快就惊讶了起来,“你……”

    这男孩子居然还站在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他本该已经倒下了才对!虽然这积蓄力量的一击无法真的震碎他的心脏,但让他晕倒还是绰绰有余的!

    正面挨了一下,怎么还醒着?

    天闲甩了甩头,脸色开始恢复红润,猛的咳嗽了两下,口鼻中喷出的居然都是白气。

    见天闲慢慢抬头看向这边,四姑娘不由微微骇然,对方显然中招了,可是……没有防备之下还没有晕倒,那只能解释为……他用自己的身体生生扛住了这次攻击。

    这小子的身体到底有多强健?

    大口呼吸几下,天闲的眸子亮了起来,再看向四姑娘的眼神儿也稍微有些变了模样,“原来……是这样的!”

    四姑娘闻言脸色一变,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

    四姑娘急速镇定下来,只是一击而已,没理由被对方识破!

    双手再次舞动起来,琴弦拨动,依旧没有太多的声响,四姑娘再次准备发动致命一击,这一次,力道可是比先前要强上一倍!

    琴声再起时,天闲闭上了眼睛。

    四姑娘见状大吃一惊!

    被识破了!

    双手一按琴弦,四姑娘想要改变音调,但临敌变阵,却慢了那么一分。

    一道火光已经破空而来!

    “咚!!”

    这一声响动并不惊人,却震的四姑娘心中一颤。

    漆黑的灰刀燃烧着火焰,狠狠贯穿了四姑娘的箜篌琴,两根琴弦被瞬间斩断,四姑娘的手距离那被斩断的琴弦只有一个韭菜叶那么远的距离……

    “轰!!”

    灰刀上炸起一片火光,四姑娘惊叫一声被火焰的冲击力撞飞了出来,虽然最后稳稳落地,但已经有些狼狈,回头一看自己的琴,四姑娘顿时脸色惨白。

    那把一米高的箜篌琴已经完全被烧着,琴弦根根崩断,琴身也在急速化为灰烬……

    “我的琴!!”

    四姑娘惊叫着,不顾一切的扑了回来。

    但邪眼的火焰如何厉害!只是眨眼功夫,那把箜篌琴已经被烧成虚无,四姑娘扑回来,火焰早猛的一跳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把琴连灰渣都没剩下。

    “我的琴……我的琴!!!”

    四姑娘什么也没抓到,地上早已经空无一物,只剩下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黑色长刀插在那里……

    “我的琴……琴……”四姑娘跌坐在那里,茫然的望着空空的地面,完全呆住了……

    这把琴从四姑娘还似个咬手指的小丫头到现在亭亭玉立的少女,一直跟着她,早已经不是一件死物,而是寄托了她无限遐思和向往的事物,无数个日日夜夜,只有这把琴陪伴着她,如今,前一刻还抱在手中,下一刻居然连灰烬都没剩下就被烧毁!

    “你……你为什么……”四姑娘猛然回过头来,用无比愤怒怨恨的目光望着天闲,“你为什么毁我的琴!?”

    “为什么!!??”四姑娘声嘶力竭的质问天闲。

    天闲有点怔住,自己只是想让她认输,但是……她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

    四姑娘圆睁凤目,一口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你既然已经识破琴声只是幌子,我的瞳术才是真正的攻击手段!为什么还要毁我的琴!!为什么!为什么!!你给我回答!!”

    天闲有些讶然的望着有些歇斯底里的四姑娘,她没了平时的从容,也不见了优雅,现在只剩下一个仿佛失去了生命一部分的女子在大喊大叫!

    这琴……对她如此重要?

    伸手召回灰刀,天闲沉默了许久,慢慢说道:“我们是敌人,还需要理由吗?”

    四姑娘凤眸猛的一凝,慢慢咀嚼着天闲的话,终于微微点了点头,“敌人……”

    长长一叹,四姑娘仿佛一下失去了生气,面色憔悴下来。

    “罢了……敌人,的确是个好理由!”轻轻整理一下依旧整洁的衣裙,收拢微微散乱的乌发,四姑娘对天闲淡淡一笑,“刚才妾身失态了,还请天小哥不要见怪,只是……那琴对妾身很重要。”

    天闲皱眉说道:“还要打吗?”

    四姑娘摇摇头,“妾身已经输了,天小哥只受了一次‘碎心’就识破了妾身的伎俩,琴音和瞳术的攻击居然能分辨的这样清楚,妾身真是佩服,可惜……天小哥不该毁掉妾身的琴。”

    仰望星空,四姑娘幽幽叹道:“这一生……妾身都会好好追杀天小哥的,直到……我们当中一个死去!”

    “什么!?”天闲目色微微一缩。

    “还有一件事,现在也应该说明一下。”四姑娘慢慢转过身去,背对天闲,语气淡淡,“天小哥见多识广,但未必就是用毒的高手,那些点心……妾身都是做过手脚的,今天你能在古堡听到妾身的琴声,就是因为前几天的点心,日后,天小哥要小心了!”

    说完,四姑娘的脚下慢慢浮起了一片白光。

    天闲愣住,那片白光自己自然熟悉无比,“等等!那点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次……就是死斗!”

    四姑娘的声音寒冷如冰,脚下一团升起,裹住她跳上半空,化作一道白光向远方飞去。

    移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