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琴相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早上,天闲一如往常的在雪这里吃早饭,雪坐在一边,安静的把天闲新淬炼出来的银晶丝翻成好多种蝴蝶形状。

    窗外阳光明媚,早餐是鲜美的水晶蘑菇,美丽如雪的女孩子坐在一旁,天闲微微一叹,如果没有眼前这个家伙的话,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早上。

    面无表情的二小姐就坐在天闲对面。

    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天闲,那神色,就好像天闲的脸上会突然长出一朵花来。

    “还没看够吗?”

    天闲无奈,二小姐已经越贴越近了,那双眼睛似乎恨不得贴到自己的脸上来仔仔细细的把自己看清楚。

    “哼!”见天闲开口,二小姐露出了胜利似的笑容,“你不解释清楚那些鬼主意的由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是说过了,我有个做皮毛生意的朋友……”

    “说谎!”二小姐瞪眼,“分明就是你想出来的!你一个毛孩子怎么会有那样的朋友?他叫什么,人在哪,现在又在哪里做生意!?”

    二小姐身子前倾,逼视着天闲,“立刻给我回答!”

    天闲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果汁,然后舒服的吐了口气,感叹道:“味道真不错啊……”

    二小姐猛的扑了上来,一把按住天闲的肩膀,大声问道:“是你自己的注意对不对?那个会员优惠制度!还有什么会员限购物品、限时打折卷、满一千送五百,多买多送之类的黑心注意,都是你想出来的对不对?”

    二小姐眼神慢慢炙热起来,“你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没对我说,对不对!?”

    天闲放下手里的杯子,轻轻笑了下,这些注意可不是自己想出来的,而是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绑架消费者,引诱消费者,把消费者心理琢磨的无比透彻的商家想出的注意,方式简单明了,一点都不复杂,但却相当的管用,当然,这些是没办法和二小姐解释的。

    “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还没有消息吗?”天闲忽然问了一句。

    “呃……”

    这个问题让二小姐立即一愣,神色也变得躲闪起来,“这个……还有两天的时间,一定会有消息的,黑德尔家的人已经在大陆四处都开始收集消息了,说不定现在消息正在回来的路上。”

    说着,二小姐保证似的对雪说道:“雪儿,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父亲的!”

    雪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神色上没有丝毫波动。

    二小姐有点尴尬,当初自己信誓旦旦十天内找到消息,可是现在已经到了第八天,别说找到人,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说起来,真有点奇怪……”二小姐皱起眉,“我们家的生意遍及大半个人类大陆,一个男人留着黑色长发,还穿着白衣这是很明显的特点,如果他最近两年在寂静森林和丹特帝国之间活动过的话,我们没有理由一点痕迹也找不到,我们派遣在外收集情报的都是曾经军队中的尖兵,要说找人……”

    怀疑似的看了看雪,二小姐嘀咕道:“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他根本就没有在这片区域出现过,还有就是……他很高明的掩藏了行踪,不想别人找到他。”

    雪所关注的,依旧是手上亮晶晶的银晶丝,“十天……然后我们就离开这。”

    天闲和二小姐都微微惊讶,雪的话里听不出丝毫的急切,一丁点孤零零的女孩想要见到亲人的感情都没有。

    二小姐把询问的目光看向天闲,天闲只是微微摇头,关于雪的父亲,雪似乎并不想过多的提及。

    眼看十天的期限就要到了,雪也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天闲心中也早就开始打算离开的行程,不过离开这里再次上路的话,就不得不小心了。

    “你们的家族内比武是在什么时候?”天闲问道,如果找不到雪的父亲,那么二小姐比武的事就是留在这里最后的理由了,她虽然有点女**的味道,但心地不坏,也没有那些大家小姐顽劣傲慢的性子,总的来说还是个好女孩。

    “五天以后,爷爷刚刚决定了日子!”二小姐脸色稍微有点紧张,“如果……我是说如果!十天的时间还没有找到雪的父亲,那么……”

    二小姐有点不知怎么说了……

    天闲看了看雪,雪放下手里的银晶丝,点了点头,“等到塞纳比试结束吧?她是我们第一个朋友。”

    “啊…………”二小姐一脸的不安瞬间变成了满脸的花痴,眼睛里跳出一串小星星,“雪儿……我是你第一个朋友!?”

    天闲无奈,雪似乎完全不理解二小姐对她的感情,她或许觉得二小姐很不错,但……这完全是陷阱啊,是陷阱!

    伸手拉住就要凑到雪身上去的二小姐,天闲说道:“那么这五天就刻苦一些吧,到时候被打的满地找牙的话,我自己也不好意思。”

    虽然天闲说要刻苦练习,但说到底也就是几个普通的动作而已,横斩、竖劈、直刺……也就没有了。

    不过二小姐倒是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这位富家女从小掉一根头发都会急坏一大群人,现在却能双手握剑,刻苦的练习着枯燥的挥剑动作,从早到中午,再到太阳落山,不精疲力竭绝对不停下,不喊苦不喊累……

    这种韧性就是天闲也不由得有些佩服,如果二小姐真的是个男孩子的话,凭借这股坚韧不拔的毅力,他肯定能有所成就。

    而且,她也不是没有天分,第一天用木针刺激她的穴位,让她记住了力量的使用和流动方式,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她挥剑的动作已经似模似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运用的越来越好。

    但有一点天闲略感无奈。

    每天结束练习之前,她一定要和自己比一场,那模样,就仿佛要宰了自己让后把雪抢走一样。

    “去死!!”

    二小姐大叫一声,剑刃撕破风声,狠狠砍来。

    天闲伸出手指,在剑锋上轻轻一弹,“嗡”的一声,二小姐的剑脱手而出,人也大叫着摔在了一边。

    巴克的剑接不住,这位二小姐的剑天闲还是挥挥手就能打开的……

    “今天到这了,休息吧!”

    这已经是第十天的日落了,雪的父亲依旧毫无消息,这个略有些神秘的男人到底在哪?真的藏起来了吗?还是说已经……

    “怎么了,打算使诈等我过去吗?”天闲忽然发现二小姐躺在地上没有爬起来,往天的话她早就跳起来,捡了剑继续砍过来了。

    一天的练习让二小姐精疲力尽,喘息着,初具规模的胸脯不断起伏,“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天闲点点头,“雪的父亲看来并不好找,你不必介意。”

    “没想到我也有食言的一天……”二小姐慢慢爬了起来,“算了……看来我真的办不到,不过,我给你们一些补偿吧!”

    “不必了。”天闲直接拒绝,“这件事我们今后自己会去做,也不需要你的补偿。”

    二小姐拍拍身上的灰尘,“不,不是给你一个人的,还有雪。”

    “哦?”

    抬起头,二小姐目露精光,“关于你们,我也打探了很多消息,但似乎有什么势力暗中干扰,我得到的消息不多,还没有你告诉我的详细,但这就足够了,查不到太多的消息本身就是最有用的消息……”

    目光移向天闲,二小姐露出了笑容,“你们离开后,需要一个安全的身份吧?”

    天闲双目微微一亮,“你说身份?”

    “圣灵殿在通缉你们,那个血盟的四姑娘似乎和你也有关系,虽然我查不到详细情况,但显然这些对你们来说都是麻烦。”伸手入怀,二小姐拿出两块黑色的牌子丢了过去,“这两样东西你们收好!”

    接过牌子,天闲微微一愣,两块牌子都是半个巴掌大小,正面是和黑德尔家的狮子旗帜一样的狮子雕纹,但却是黑色的,背面用古神文刻着名字。

    “这是我们黑德尔家古堡外派人员的身份腰牌,上面有各自的名字,而且只有一块。”

    天闲愣住,“那这两个人?”

    “是塔克派到我这里监视我的,爷爷寿宴那天他自己找死,现在已经被父亲禁足了,我找了个理由把他们两个踢了回去,今后都不会再有机会外出了。”

    二小姐口气淡淡,仿佛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天闲却稍微意外,这二小姐好果断的作风,这几天她都在练剑,这件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的。

    把玩着两块玉牌,天闲问道:“你就不怕我们拿了黑德尔家的身份,到时候做出什么损害你们家声誉的事。”

    二小姐一笑,脸上没有丝毫担心之色,“你们来到这,最初的确只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一个交易而已,我塞纳虽然是个女子,可我也知道好歹,能分辨是非,宴会上你没有承认我们互相认识,而且帮我的生意出主意,这些我都记得……亏欠别人的恩情不还,这不是黑德尔家子孙该做的事!”

    眸子微微缩了下,二小姐不自觉的扬了扬下巴,“如果今后真的出来什么意外,那么也是我塞纳必须负起的责任,我不会归咎任何人。”

    这**儿……原来骨子里这样骄傲!

    天闲不由又是暗暗钦佩,自己曾经也接触过一些权贵,说实话,在不需要任何努力就可以安逸生活,在自己一出生就具有很多人努力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的环境下,奋斗……在很多富家子弟眼中是一件多么寒酸的事……

    真正心怀报复,取得骄人成就的富家子弟屈指可数。

    收起两块腰牌,天闲笑着说道:“这么说的话,我们算是朋友了?”

    二小姐立刻眼一瞪,神色恢复过来,“谁和你这小**是朋友!?要是雪儿还差不多!”

    结束一天的练习,今天二小姐却似乎比前几天要精神很多,第一天的时候她直接累的虚脱,回去就是呼呼大睡,可是今天却满眼放光,回古堡的路上还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腻在雪的身边不怀好意的和雪说着什么,一会儿又跑到天闲这里来威逼利诱的要天闲吐露那些鬼主意到底是怎么来的。

    天闲很清楚,二小姐已经十分迅速的学会了使用力量的方法,这几天不仅动作熟练,而且她自身的消耗也在减小,精力自然也就充沛起来。

    想到这个,天闲多少有点妒忌,这个娇柔的富家小姐或许的确有些天赋,但她肩膀上的强身圣痕绝对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是欲品阶的强身圣痕,在强身圣痕中算是很厉害的一种了,强健身体,铸固体魄,只要一枚小小的圣痕就可以了……

    连这样的小女孩都能继承的圣痕,自己却没有,要不是出生的时候留有前世的记忆,心中有残缺的七宝灵心真解,也就是现在的逆心诀,恐怕自己想要活下来都是很困难的。

    圣痕啊……

    夜里,天闲望着散发银白光芒,半隐在云中如一头云狮的月亮,依旧没什么睡意,手轻轻挽着雪的发丝,生怕惊醒她。

    忽然间,一阵琴声从外面传来!

    琴声!

    天闲心中一跳!是四姑娘!

    这琴声和第一次见到她的琴声一模一样!

    她在古堡的花园里弹琴?一想到这个,天闲心中疑云顿起!这个时候在那里弹琴岂不是把所有的守卫全部都引去了!自己在这里能听到琴声,古堡的守卫没理由听不到!

    又听了一阵,这琴声依旧声声如丝传来,居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且还愈发高亢起来,似乎琴声中含着几分凄楚之意。

    这是怎么回事?

    拿过枕头小心塞到雪的怀里,天闲来到窗边,侧耳细听,不由一愕。

    琴声消失了……

    走回两步,天闲猛的停下脚步,才一离开窗口,那悠扬如丝的琴声又响了起来……

    再次靠近窗口,琴声迅速消失。

    在窗口来回走了几次,天闲很快明白了过来……这琴声只在这房间里而已!

    急速扫视周围,天闲却没发现房间里有什么异常,琴声听起来也明明是在窗外传来的……

    这个四姑娘!又在夜里搞什么名堂?

    “雪,醒醒!”天闲轻轻晃了晃雪,她最近都睡的很香,房间里响着琴声,她居然依旧酣睡。

    雪翻了个神,搂住了天闲的脖子,呢喃一声,“黑……”

    继续睡。

    算了……解释起来倒浪费时间。

    天闲不放心再把雪单独留下,索性将她轻飘飘的身体抱起,纵身跳出了窗子……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