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五章 黑商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把花园里那里小广场炸了个面目全非,虽然爆炸的威力不大,但对于这种静以优雅的地方,这已经足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了。

    对此,巴克只是哈哈一笑,“炼痕师嘛!我了解你们这些家伙,不像煅痕师那么安分,时不时就会弄出些什么事故来,没关系!那花园大的很,随便炸!”

    对于这位老先生过于豪爽的言语,天闲只能是感激涕零了,在人家地盘上搞出这种事来,没有被吊起来打就已经该很开心了。

    不过黑德尔家上下,也就巴克对此毫不挂心,包括穆勒,还有其余一些家族成员都对天闲有些微辞,特别是本来就不怎么欢迎天闲的塔克兄弟三个。

    对此,天闲懒得去理会,这次最后因为走神儿,忘记控制淬炼法阵的火焰发生了爆炸,但却也成功的得到了一件淬炼过的宝贝。

    这条用雪的四根发丝淬炼而来的宝贝和银晶丝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更细,更轻,也更有弹性和韧性,天闲尝试了一下,普通的火哪怕想在这上面留下一丁点痕迹都是不可能的,普通刀剑更是难伤分毫。

    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名字,天闲索性还叫它银晶丝。

    不过,淬炼出了宝物天闲自然很高兴,可是淬炼过程中出现的景象却让天闲很是**,那难道只是幻觉?

    可为什么那女孩和雪的面孔一模一样,而且言语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含义?

    明夜……这个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左思右想,天闲却想不出结果。

    深夜。

    天闲留在雪的房间里,用那根才新淬炼出来的银晶丝和雪在玩翻绳的小游戏,这几乎已经成了天闲和雪之间独特的小娱乐。

    今天二小姐没有来纠缠雪,这让天闲很奇怪,本来还想把她赶走之后自己才在明处先回自己的房间。

    “二小姐,今天没有来?”雪忽然看了看房门,眼中有点奇怪。

    “那最好了,免得她总来纠缠你!”天闲趁着雪看门口的空挡,偷偷把自己翻坏的花样又整理了回去。

    “砰!!”

    忽然间,头顶传来什么东西狠狠摔碎的声音。

    天闲抬头看去,顶棚上的吊灯似乎有点摇晃,紧接着又是“砰!”的一爆响,声音比刚才还要大上几分。

    “怎么好像在摔东西?”天闲眨巴眨巴眼睛,“楼上……是二小姐的房间吧?”

    雪目露疑惑,低头想了想,抬头道:“我们去看看!”

    “啊?”天闲嘴巴咧的老大,雪向来不喜欢和别人接触,现在居然要去主动看那位二小姐!那位二小姐可是一朵纯洁的百合花,雪怎么会对她感兴趣?

    “雪!你不会是被她欺骗了吧?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千万不能上当的……”

    雪站起来,轻轻说道:“她比其他人类好多了,我们走。”

    天闲欲哭无泪,雪……你这样纯洁的小姑娘怎么会理解这位二小姐是怎么样一个邪恶……难道还要自己解释的清清楚楚吗?

    上一层是黑德尔家女眷的住处,本来天闲和雪是不能随意上去的,但现在天闲是巴克眼中的红人,二小姐有对雪大献殷勤,守卫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放行。

    但让天闲和雪通过的时候,守卫还是好心的提醒:“二位要是找二小姐的话,还是请回吧,二小姐现在心情不好,恐怕……”

    一分钟后,二小姐惊喜无限的打开了房门,“雪儿,你居然来看我!”

    天闲感叹,前一刻还听见房间里传来摔碎什么的东西,没想到下一刻她就满脸喜色的出现在了门口……

    “你来干什么?”二小姐看向天闲,立刻脸色不善。

    “我自己可不想来……”天闲吐了口气。

    虽然对于天闲的到来很不高兴,但雪能出现在这却领二小姐大为兴奋,高高兴兴的把雪迎进了房间,本来想把天闲拒之门外,但在雪的坚持下,天闲这才得以勉强过关……

    从心理上讲,天闲不想进二小姐的房间,谁知道这朵百合花的房间里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过这个担心到时多余了,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破烂和碎片。

    和当初天闲第一次正式见到二小姐的那个房间一样,房间已经被砸的一片狼藉,就连墙上的壁画都被扯成一条一条的……

    简直就好像台风肆虐过一样。

    “抱歉,刚才出了点事,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二小姐对雪讪讪笑了笑,“不过平时这里也很乱的,这边请吧……”

    二小姐将雪拉向了房间外凸的宽敞阳台,那似乎是这大房间里唯一完好的地方,同时二小姐回过头狠狠瞪了天闲一眼,“不许乱看!你这个**!**!”

    真亏得你能以为别人是**和**……天闲再次叹气。

    “你……怎么了?”

    雪对二小姐的态度向来出奇的温和,在天闲看来,这种态度对于雪来说,其实就等于和二小姐很亲近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之下,二小姐的神色立刻僵了一下,之后勉强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生意上出来点意外,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站在阳台前的床边,二小姐有些感叹的望着古堡下的花园,轻声说道:“在黑德尔家做一个女人,真的有点吃力……我很努力,但……我没有父亲那种天分!我什么也做不好,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有时候……真的很想找个肩膀来依靠。”

    说着,二小姐一脸凄然的靠向了雪的肩膀。

    “嗯……但你要是能去靠别人的肩膀,我就谢天谢地了。”

    二小姐靠在雪的肩膀上,闻声猛的一愣,抬头却发现站在身边的是天闲,雪已经被他拉到了背后,自己居然枕到了他的肩膀上!

    “你这个**!!”二小姐勃然大怒,举起粉拳对着天闲就打。

    天闲也不还手,反正这软绵绵的拳头打在身上还蛮舒服的,打开手上的一个本子,奇怪的说道:“这是什么,你的账本吗?怎么记录少的可怜?”

    这是天闲从阳台上的桌子上拿来的,整个屋子里,只有那张桌子保存的最完好,这个账本也好好的放在那,旁边摆着几根整齐的笔,显然二小姐很看重这本东西!

    一见天闲手上的账本,二小姐顿时大叫一声,“快还给我!”说着就直接扑了上来。

    她怎么可能从天闲的手上抢走东西,天闲站着不动,只是身体来回转动加上两手就把账本丢的翻来覆去,二小姐根本抢不到,倒是让天闲把账本上的记录看了个遍。

    “你!”见抢不到账本,二小姐一咬银牙,一记撩阴腿就踢了过来!

    天闲吓了一跳!这位富家小姐哪里学到的这样的招数?

    一扭身,二小姐的脚踢到了天闲的小腿上,顿时痛呼的向后跳去,这一脚和踢在钢板上没什么两样。

    “黑……”雪有点责备的看了天闲一眼。

    天闲大为无奈,我是在保护你的傻姑娘,人家还在打你的注意呢……

    来到抱着脚痛的眼泪汪汪的二小姐面前,天闲把账本递给了她,“给你……我又不会抢,你干嘛这么生气?”

    一把夺过账本,二小姐眼中泪水一下涌出了眼眶,大叫道:“是啊!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有三两笔寒酸的账目而已!你们这些男人根本不会去搭理这种东西!就算你这样的家伙也看不上我的生意,可是……可是……”

    慢慢蹲在地上,二小姐紧抱账本,埋着头哭了起来,“可对我来说……这就是全部了……”

    抬起头,二小姐极尽委屈的大叫了一声:“是全部!!”

    之后又垂头哭了起来,“可是那些臭男人!就连这点东西也不放过……也要抢走!畜生……**!全是**!”

    天闲和雪交换了下眼神,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今天二小姐十分激动,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天闲走过去又拿过了二小姐的账本,这次她却好像没有察觉一样不再挣扎,好像那账本对她已经毫无意义。

    仔细翻翻账目,这是本很简单的账本,每天的进出账目也不多,大多是一些布匹和皮毛的生意,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发生了什么事吗?”天闲问道。

    “我所有掌管的生意都要被收回了,就在半年之后。”二小姐有点机械的回答,声音苍白无力。

    “这……很难接受吗?”

    二小姐苦笑一声,“父亲说我经营不善,接连亏损,可是我掌管的生意连大哥的五分之一都不到,人脉也被他们垄断,我就算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半年后……正好是我成年的时间。”

    “成年?”天闲微微一怔。

    “再过半年,我就十五岁了,那个时候收回我手里所有的生意,意思很明显,那个时候……我就要订婚了!“

    抬起头,二小姐眼中一片愤怒和不甘,“我就要像母亲那样,像姐姐那样……不得不和一个面都没见过的男人订婚,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嫁人!恶心的被男人玩弄,然后生下孩子……如果是女儿,就要继续重复悲剧!”

    看看二小姐,天闲摇摇头,富家小姐不知柴米油盐,这样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十分奢侈了……

    不过,渴求自由,向往梦想倒是每一个人的天性,这一点无可厚非,她这么小的年纪,在这样规矩森然的大家族中能活的这样与众不同,也算是很了不起的女孩了。

    “没办法挽回这种情况了吗?”天闲翻着账本问道。

    “挽回?”二小姐苦笑,“除非我能把生意做的比大哥还要出色,可他虽然不务正业,却继承了父亲了很多人脉,就算是塔克那个废物我都无力竞争,亏得我还想在家族比试中胜出,希望能被爷爷认可,希望能出现什么奇迹,原来……我的事早就已经决定好了。”

    “毛皮和布匹生意啊……”天闲拿着账本不时摇头,“你这生意……做的的确惨了点。”

    本就心中绝望的二小姐被天闲一说,但是好像被点燃的炸药桶,‘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你敢再给我……”

    猛的,二小姐一愣,“你……你在干什么!?”

    天闲拿着桌上的笔,正在那账本上飞快的写着什么。

    “嗯……还有这个、这个……”天闲一边皱眉思索,一边飞快的写着,七扭八歪的字迹爬满了二小姐珍重的账本。

    “住手!!”

    虽然满心绝望,但自己的心血就这样被践踏,二小姐尖叫一声,上前猛的夺下账本,“你这个疯子!白痴!你知道你干了什么!?我还有半年时间!你……你想毁了我所有的……”

    忽然,二小姐的声音一下停止,目光盯着账本,脸上显示愤怒,之后是惊奇,再是茫然,最后却是震惊!”

    “你……你写了什么?”抬起头,二小姐瞪大眼睛望着天闲,神色极尽愕然。

    天闲微微一笑,“既然你没办法,我就帮你一下好了,如果是皮毛和布匹生意,我倒是还有些心得。”

    “心得……就你……啊不,你怎么会?”二小姐嘴巴一时怪不弯来,不小心咬了舌头。

    “我从前认识很多朋友的,其中的一个……我救过他的命,他就是做皮毛生意的,当然,比你现在的这点小生意和规模大的多了,他和我吹嘘过一点他的本事,嗯……就是我写的那些。”

    二小姐低头再次看了看账本,“前面的,我大概看的懂,但……会员是什么?会员折扣、多买多送?优惠劵……预充值又是什么?”

    天闲咧嘴一笑,“这个……是做黑商的必备课程啊,你连这个都不懂,怎么做商人?”

    “什么!?”二小姐不服气的瞪起了眼睛,“我四岁……”

    “好啦好啦……”天闲摆摆手,“这些东西,在我眼里都应该是四岁就懂得的,你既然还不懂,就照着做吧,嗯……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销路。”

    二小姐绝望中忽然间有了棵救命稻草,虽然还不确定这稻草好不好用,但也只能先抓着,而且看账本上的意思,生性对生意经敏感的二小姐嗅到了滚烫的金币味道……

    “你……为什么帮我?”二小姐抬头疑惑的看着天闲,“为了找到雪的父亲吗?”

    “不只是为了这个。”天闲坐到桌边,拿起了笔纸继续写起了什么,“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你总算还有良心,这段时间对我们很不错,而且我也记得在小城堡的时候,别人在失火的时候都跑出了城堡,只有你一个人跑到雪的房间去救人,多少……我还是感谢你的。”

    二小姐眼圈忽然一红,这个家伙,居然会感谢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