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二小姐的决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轻喝一声,手中的长剑猛然横向砍出,眼前一片花丛被一剑斩断,等天闲缓缓收剑,花枝才慢慢滑落下来,断处的切口整齐无比。

    “看清楚了?”天闲回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二小姐。

    “这……这算是什么招数?”二小姐脸色有点怀疑,但是嘴上却又不好明说。

    天闲把剑丢给了她,“不要问,你先来照着做一次。”

    这有什么难的?见天闲脸上似乎有些不屑不色,二小姐暗暗皱眉。

    站在一片花丛前深深吸了口气,二小姐大叫一声,抡起长剑就砍,花丛好像被棍子打了一下,花瓣草枝乱飞,剑也陷在了花丛里。

    看着二小姐有点气急败坏,还想用力砍过花丛的样子,天闲不由想起了寂静森林中的自己,当时汉克为自己演示这一招的时候,自己也是很怀疑这算什么招数,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自己居然也开始教别人使用这一招。

    “别再浪费力气了。”天闲按住了二小姐的剑,“看你的样子,连打架都不懂,更别说用剑实战。”

    “我……我也学过剑术的!”二小姐绷起面孔,多少有些不服气。

    “只是那些没用的花架子而已,是卢克教你的吗?”

    二小姐微微咬了下嘴唇,低下头来,皱眉说道:“我知道他们不会教我真正有用的剑术的,因为我只是个女人,所以我才找你!希望你教我真正的剑术,而不是这样毫无用处的招数!”

    “你有什么战斗用的圣痕吗?”天闲叹气的问。

    “嗯……”二小姐气息微微一窒,讷讷答道,“没有……”

    天闲更是无奈,这为富家小姐难道以为学习剑术就是看两眼就能学会的不成……真亏得她连战斗性的圣痕都没有,居然要吵着学习实战剑术。

    “那你的对手呢?”

    “他们……也没有!”二小姐小声回答,“到了我们这一代,已经没人在继承战斗圣痕了。”

    天闲心安的点点头,告诫道:“那还有希望!同时你也最好听我的话,你根本不会用剑,也没有合适战斗的圣痕,这一招几乎就是你能学会的全部了,当然……你学的不是剑招,而是怎样用力!”

    “怎样用力?”二小姐目露疑惑。

    天闲忽然笑了,笑的看起来恶意满满,“不错,如果是这种水准的比斗,你只要学会怎么合理使用全身的力量,再全力使出这一招,那么应该就可以所向无敌了。”

    二小姐见天闲笑的古怪,心中顿时悬了起来,“真的?那……你干嘛笑的这么诡异?”

    “因为你是个战斗白痴,所以我必须用一点特别的办法告诉你怎么使用力量,这种方式感觉可能会有点奇怪,嗯……偶尔会痛,但……绝对有效!”

    二小姐一愣,看到天闲不知道从哪摸出来几根黑色的长针,那眼神……可不紧紧是有点奇怪。

    “你……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呃……扎在我身上!?你疯了!不要过来!!”

    看着黑色的长针,二小姐脸色吓的发白,“你这个混蛋,把那些东西给我拿开!啊……救命!啊————啊————!”

    拽住要逃走的二小姐,天闲有点无奈,这针就显得那么可怕吗?“你叫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话音未落,一根木针已经刺到了二小姐的手臂上。

    “啊——!”二小姐敞开嗓门惨叫起来……

    ……

    五分钟后,二小姐仿佛被抽掉了魂魄一样颤巍巍的站在那,双眼望天,看都不敢看自己,她全身已经被天闲刺了二十四根木针。

    “回神了!”天闲无奈的敲敲二小姐的脑袋,“这些针会暂时性打通你全身的一些穴位,当你用力时,你会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气息和血液的流动,感觉到身体发出的力量,好好记住这些感觉,用身体记住怎样才能使出最大的力量,你的时间有限,以你的身体情况,想再打通穴位,必须要十天以后才行!”

    “而现在!快去练习!”

    “练习……这样还能练习吗?”二小姐低头一看,长长的黑色细针刺在自己手臂上,那情景简直恐怖到无以复加!

    富家小姐真是麻烦……

    天闲一瞪眼,“快去!要不然扒光你的衣服,再刺上二十四根针!”

    二小姐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一声跑了出来,“不要!!我这就去练习!!”

    眼角带着泪光,二小姐跑到一处草丛中拼命的挥舞起手里的剑。

    “不对!不是乱砍一通,感觉自己身体中那股热流,感觉自己的力量如何移动,把这些力量聚集起来!然后挥剑!”

    天闲俨然变成了一个地狱教官,黑着脸开始“折磨”这位富家小姐。

    “不对!要看着目标!你在砍哪里!?”

    “笨蛋!把力量聚集到双臂上!”

    “不对!脚下站稳!你的脚没有骨头吗?”

    “还是不对!!给我好好感觉身体中的力量!”

    “蠢货……白痴!”

    ……

    一整天,天闲都在旁边纠正二小姐毫无章法,简直好像急着送死般的剑招。

    午饭没吃,二小姐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只是一味的在挥动手中的剑,根本不敢停歇,对她而言,现在的天闲实在太过恐怖。

    一次一次挥舞手里的细剑,一次一次重复相同的动作,一刻也不停顿,一点偷懒的可能都没有……

    等到日渐西沉,天闲这才“放过”了这位受到了惊吓的富家小姐。

    在天闲喊停的瞬间,二小姐几乎立刻就瘫软了下来。

    一下坐在地上,二小姐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已经有点恍惚,有生以来,第一次做了完全不可能的事,自己居然拿着一把剑发疯一样挥舞了一整天,没吃过东西,没喝过水……

    看看自己的手,手臂上的黑色长针依旧显眼,二小姐眼圈一红,泪水不由落了下来,但并非为了那些木针,而是她的双手被剑柄磨破,不仅流着血,两只手整个都肿了起来,手臂酸痛的简直无法再动弹,所有的骨头似乎都脱了节,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很辛苦吧?”

    二小姐微微一抖,抬头见天闲已经蹲在了自己身边,不由心中大为委屈,自己只说学剑,可这个家伙却在折磨自己!但现在自己偏偏又反抗不得。

    “无论是身体的修行,还是圣痕的修炼都是类似的过程,无聊,痛苦……完全没什么乐趣可言,只有心中对此怀有真正信念的人才能坚持下去,你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天闲把一个小盒子丢给了二小姐,“回去之后把这个擦在伤口上,手上的伤很快就会恢复的。”

    二小姐抽泣了两下,“你……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

    “趁人之危报复一个弱女子,我就那么像那种混蛋吗?”天闲笑着飞快起掉了二小姐手上的木针,吓的她惊叫连连。

    “修炼大概就是这样,而且这只是开端,你想放弃的还来得及,学习剑术远远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今天回去你好好想一想,是否还要继续吧!”

    天闲收回所有的针,自己先行离开,转过一条小路的尽头,花园里一处供休息的小石凳出现在眼前。

    雪正坐在那里。

    或许真的是意识上有着某种联系,天闲其实知道雪已经在这里呆了半天了,但她没有过去打搅自己,只是在这里等。

    “工作结束,我们去吃东西吧!”雪等在这,让天闲有种很舒服的感觉,很多时候,在什么地方有个人等着你,是一件幸福满满的事。

    虽然天闲本打算和陪着雪吃晚饭,然后去花园里闲逛,不过巴克却准时准点的又来找天闲过去喝酒,这让天闲有点无奈,这位老人家每次都不是差人来请,而是自己亲自来拉人,你想不去都不行!

    不过这一次,天闲倒是没有白去,巴克天南海北说着他从前的英勇战绩时,天闲却提起了别的事情,“老先生,我想要一批东西,但我不怎么懂得行情,甚至不知道在哪里能得到这些东西,所以希望您为我提供一条渠道。”

    “哦?”巴克眼神一亮,“你想要什么?”

    天闲拿出一张清单来,这上面是根据那本古籍中提到的内容而罗列的一些材料,都是炼化物品时的一些辅助材料,天闲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如何,但是自己手里还有几件从十字镇带出来的值钱宝物,钱总该是足够了。

    巴克看了看清单,笑容显得意味深长起来,“小东西!这是打算炼化圣痕吗?我虽然是个粗人,但这些东西还是知道的,只有炼痕师才会需要这些玩意儿。”

    天闲只是笑笑,自己可不是什么炼痕师,只是按照那本古籍的记载淬炼物品而已,至于圣痕,那上面可是不可能有任何记载的。

    “这些……大概要多少钱?我这里还有些积蓄!”天闲问道。

    巴克轻轻弹了下那张清单,哈哈一笑,“这些小钱难道还要黑德尔家的贵客来出吗?放心,明天就为你准备好!嗯……也算是表达一点你教导塞纳的谢意。”

    天闲眼神微微一动,他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塞纳二小姐明确表示是保密的,谁也没有告诉!

    看来,在这黑德尔家的古堡里,想要瞒住这位黑德尔老爷什么事并不容易,恐怕自己和四姑娘夜晚私会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天闲诚恳的答谢……

    上一次决斗时,银晶丝几乎报废,天闲深感自己手上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东西,灰刀是不能随便拿出来的,那会引来巨大的麻烦,如果能有一件足够好用,并且可以发挥邪眼火焰力量的武器,那就再好不过了。

    又和巴克耗了好多时间,天闲喝了一肚子的果汁这才得以离开。

    这一天二小姐没有再来骚扰雪,她早精疲力尽,回去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天闲倒是乐得清闲,和雪玩了好一会儿翻绳,被雪轻松杀的大败后,耍赖的倒头就睡。

    天亮。

    天闲还是早早的回到了自己房中,免得一觉睡醒又精神百倍的二小姐再来捣乱,不过这次天闲有点意外,直到吃过了早饭,二小姐都没有露面。

    昨天是不是太过分了,虽然想让她看清楚修炼剑术是怎么回事,但她毕竟是个柔弱的娇小姐,或许现在还没睡醒吧……天闲忍不住的想。

    或者……也可能是放弃了。

    天闲有点无奈,或许本就不该坚持下去吧,她这样的出身,很多时候还是身不由己的,而且她就算能在家族比试中取得优胜,也不见得就能改变什么,早些接受现实,回归她富家小姐的身份,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些,天闲不由得开始仔细打算离开黑德尔家之后的行程,现在血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圣灵殿恐怕也是一样,今后的行动必须小心才行。

    但没等仔细思考,天闲却接到了卢克骑士长的传话。

    “二小姐说,如果您已经吃过早饭的话,就请到花园中见面!”

    花园?天闲着实惊讶了一下。

    和雪一起走进花园,来到昨天和二小姐练习剑术那个隐蔽的地方,远远的,天闲就听到这边有一声声呼喝传来,还有奇怪的沉闷打击声。

    转过一面花墙,天闲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二小姐一身紧身皮甲,长发束起,额上绑着头带,正在大声呼喝,一次次练习挥砍。

    她昨天磨破而且红肿的双手现在打满了绷带,但受伤的手紧紧握剑劈砍,疼痛还是让她眉头紧皱,但就算如此,她依旧神色专注,动作一丝不苟,看她微微气喘,额头上全是汗珠,显然已经在这里练习了好一会儿了。

    更让天闲惊讶的是,今天这个花园的隐蔽处居然摆了几个草人,二小姐正在对着草人练习挥剑的动作。

    这晨光中满头热汗,打着绷带练剑的女战士,居然几乎看不到多少那个娇柔小姐的模样了。

    “呼……”

    狠狠劈完最后一剑,二小姐长长吐了口气,拿起放在一边的水壶“咕噜噜”喝了几口水,正要继续,忽然见到天闲和雪就站在不远处,都用惊愕无比的目光望着自己。

    二小姐顿时皱眉,“早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你太慢了!我可没有时间陪你浪费!我刚好有些熟悉了,今天……我需要一个活的对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