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一十章 传说中的拉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当天闲在黑德尔家古堡后迷宫似的花园中找到四姑娘的时候,她已经在一张石桌上摆了好些精致的点心。

    “天小哥果然来了!”一见天闲,四姑娘立刻站了起来,多少有些喜出望外,心理预期中,四姑娘觉得天闲能来的几率只有一半而已。

    天闲看看四周,这地方似乎就是当时和四姑娘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不远处就是自己吹过竹笛的那个小池塘。

    “你经常偷偷跑到别人家里来吗?”天闲缓步走了上去。

    四姑娘微微一笑,“黑德尔老爷是一名战将,他不喜欢那些实力强大,但不听管束的强者,这里强大的护卫极少,向我们这样的人,在这没什么人的花园里闲逛一下,还是不会被发现的。”

    这话说的轻松随意,但自信之意再明显不过,天闲也十分明白,这位四姑娘如果愿意的话,恐怕黑德尔家的古堡也是可以随意乱逛的,刚才她可是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古堡,那些守卫压根没有察觉到。

    “天小哥请坐,尝尝这些点心合不合口味,这可是妾身亲手做的!”

    天闲心中笃定,这里是黑德尔家的城堡范围内,这位四姑娘绝对不会乱来,而且现在没有闲杂人在这里,自己不必隐藏实力,真要冲突起来的话……

    自己未必就不是对手!

    在石桌前坐下来,天闲在怀里拿出了一瓶新鲜的果汁来,“波”的打开瓶盖,用自己带来的杯子倒了一杯。

    四姑娘看着天闲手里的果汁顿时一愣,神色顿时颇有几分幽怨,“天小哥觉得这点心会有问题?”

    “我们可是敌人!”天闲毫不客气的说道,“你那个七妹妹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然后抢了灰刀走人!”

    听了天闲的话,四姑娘愣了下,之后忽的一笑,“既然这样……那不知道天小哥能不能分一点果汁给我,我来的匆忙,没有备酒水,你总不好让我只看着你独饮。”

    说着,四姑娘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青花小瓷碗来,举到了天闲眼前。

    天闲瞧瞧这只青花小碗,脸上微微一热,自己不吃她的点心,她反来要自己的果汁,这是在取笑自己胆子小了……

    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看扁了。

    “你自己来好了。”天闲闷声把那瓶新鲜果汁推过去,之后随手拿起了一块点心。

    从小上山采药,亲口尝过的药草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收集的毒虫毒草也不在少数,天闲不敢说自己能辨识所有草木花虫的药性,可但凡生灵,都是吸取天空、大地、海洋的生命精华孕育成长,外形、颜色、气味、手感,药理的特征向性虽然五花八门,但万变不离其宗,而作为一个常年和非正常的人打交道的黑医生,迅速识别某些物品是不是有毒,毒性如何,这是必备的技能。

    把点心在鼻子前一闻,只觉香气扑鼻,蜂蜜淡淡的甜腻,黑芝麻的香味,松果脆仁混杂其中,小小一块点心使用了十几种食材,还加了许多调料,不过,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一股淡淡的苦杏仁味还是没有逃过天闲的鼻子……

    这东西八成有问题!

    放下这块点心,天闲拿起另外一个碟子的点心,又轻轻闻了闻……连换了三块点心后,天闲把第四块松脆的夹心点心丢进了嘴里。

    “天小哥好见识!我这点小把戏果然瞒不过你!”四姑娘见天闲挑挑拣拣,自己在点心中做的手脚被看破,却似乎很开心。

    一块点心还想难住我?天闲心中多少有些得意。

    不过不得不说,这点心真的十分好吃,来到这个世界后,天闲就再没吃过这个好吃的点心了。

    天闲索性把那碟认定没有问题的点心直接拉到了自己身边,拿一块在手中晃了晃,“好啦,找我什么事?快说吧,吃完点心我可就要走了。”

    见天闲已经把那碟点心全拿走了,四姑娘掩口而笑,拿过天闲的果汁倒了一小碗,轻轻喝了一口,脸上神色惬意,“妾身这次来,是想劝天小哥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被殃及池鱼!”

    “离开?”天闲有些意外。

    四姑娘颇为神秘的笑了笑,“妾身得到的消息里,天小哥似乎对人类大陆的事都不算了解,黑德尔家的事,恐怕就更不清楚了。”

    “血盟的消息倒是传递的很快。”天闲哼了一下。

    四姑娘第天闲的态度不以为意,说道:“黑德尔家族是巴克一手创建的,依仗的就是无人能比的军功,现在的丹特帝国,三分之一的领土都是他的黄金狮子军团打下来的,从很久之前开始,黄金狮子旗帜在丹特帝国就象征着不败和永恒的胜利。”

    这话让天闲微微惊讶,三分之一的领土!这个……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巴克是一位鬼神将才,他曾经带着自己的八百铁骑千里奔袭回援,以少胜多,硬生生杀散了就要攻破帝都的两万突袭敌军,也曾经跨过森林,横扫东部王国,他亲手砍过北部草原所有反抗部落领袖的人头,西部山脉中的穴居人也因为他的威逼不得不远走他乡,把大片山脉领土丢给了丹特帝国,他率领黄金狮子军团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几乎把黄金狮子旗帜插遍了人类东南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可以说,现在的丹特帝国,几乎是黑德尔老爷一手打造的,在上一代丹特大帝的战争年代,黄金狮子旗帜几乎比大帝的王旗更具号召力!军队的士兵们甚至只认得黄金狮子旗帜,却不知道王家旗帜是什么样子。”

    天闲皱了下眉。隐隐听出了一些味道,作为一个臣子,出现这样的情况未必就是好事,没有哪位帝王会希望自己士兵只认得将领,却不认得君王,这是王权不稳的先兆,这种情况迟迟得不到解决的话,那么……最终可能会迎来一次血腥的清洗。

    见到天闲目露凝思,四姑娘笑着说道:“天小哥一定想到了,这种情况并不是能在君臣间长期维持的关系,黑德尔老爷也很清楚这一点,上一代大帝过世之后,他已经在逐渐放弃军权,而这一代大帝也在逐渐有意识的分散他的权利,最近这几年这种情况变得尤为明显,因为……这一代大帝似乎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天闲顿时一愣,“撑不住……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代丹特大帝自小体弱多病,才四十几岁就满头白发,这几年更是重病在身,现在已经卧床不起,或许很快就……”

    天闲心中重重跳了几下,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跳进了不得了的漩涡之中,望着四姑娘愕然说道:“你是说,这位丹特大帝已经开始料理后事了?”

    “不错!丹特帝国的王储才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现在大帝一死,整个帝国都将压在他的肩上,或者可以说,他能不能坐上帝位还是两码事!毕竟他太年轻,羽翼未满,在帝国中毫无威信,帝国中大权在握的人物比比皆是,能不能效忠新王还是未曾可知,这些都是丹特大帝最担心的,而黑德尔老爷就是现在丹特大帝最大的心病,这一点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了。”

    “可惜黑德尔老爷一生忠诚,最后却依旧免不了陷入君王更迭的权利漩涡之中。”四姑娘说道最后微微一叹,似乎对此颇为惋惜。

    天闲皱皱眉,如果被卷进王权更迭的大漩涡中,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古往今来的王位更迭中,不同阵营从来没有妥协的余地,要么飞黄腾达,要么……死无葬身之地!

    也就是说……黑德尔家现在表面风光,但其实已经被推到了风尖浪口上!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忽然,天闲脸上露出愕然之色,“那么你们血盟在这里又扮演什么角色?”

    四姑娘一笑,“天小哥果然聪明!说起我们血盟,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天小哥既然知道我们有七血枝,不过想必不知道这七血枝的由来。”

    天闲的确不清楚,就连汉克他们对血盟也是讳莫如深,从来不会多谈论,关于七血枝的事,更没有多讲。

    四姑娘笑笑“天小哥总该知道这艾尔达西南的人类大陆一共有几大帝国吧?”

    这个天闲还是知道的,“七大帝国,怎么了?”

    “你看,我们血盟,也是有七条血枝的!”

    呃?天闲一愣,这难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四姑娘颇为傲然的说道:“七血枝,其实就是血盟在七大帝国中明处的代言人,我们七个人都是从小就在七大帝国长大,受到相应的文化温养,学习更大帝国的民俗风情,让自己尽可能的融入帝国中,是专门培养出来和各大帝国打交道的使者!而为了尽可能消除各大帝国对我们的猜忌和敌意,七血枝都是年龄不超过十五岁的孩子,而且也不继承任何攻击性的圣痕,也就是……”

    想了想,四姑娘笑眯眯的说出一个词儿来,“和平使者!”

    和平使者!?天闲直接翻了个白眼,寂静森林中那个第七血枝可丝毫看不出哪里向个和平使者,而且她明显是修炼着攻击性极强的圣痕的!

    看出天闲目露怀疑之色,四姑娘浅笑一下,压低声音说道:“当然,这只是对外的说法,我们自然要有自保的本事,否则的话,我这样一个柔弱女子,怎么敢深夜单独到此,来见手握灰刀的天小哥?”

    天闲眼神微微一动,自己可从来没认为这个四姑娘是个柔弱女子,虽然不清楚她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但她敢独闯黑德尔家的古堡,必然不是普通角色。

    四姑娘继续说道:“这也是我们血盟实力的一种表现,虽然我们被大多数人误解,但总还是有人清楚我们其实并非传闻中那么邪恶,而且我们强大的实力也支撑了我们七血枝的活动,虽然还没有太多人愿意公开和我们接触,但我们的存在已经被默认,去年丹特大帝寿辰的时候我还去送了一份大礼,受到了他亲自接见,也是那个时候我亲眼确定,这位颇具才华的大帝,已经时日无多了。”

    七血枝居然是这样的存在!

    天闲暗暗心惊,没想到血盟居然可以在七大帝国公开活动,甚至去为丹特大帝贺寿,本以为血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组织,但现在看来,似乎这种看法有些错误的地方。

    又喝了一口果汁,四姑娘有些感叹的说道:“宴会当天,妾身匆匆赶到这里,放下那株美人泪,立刻去大厅和宾客们交谈,虽然明知没什么结果,但身为七血枝之一,这是必须要去努力的事,谁想到一转眼,美人泪就不见了。”

    看了看天闲,四姑娘有点无奈,“妾身真的没想到在黑德尔老爷家的古堡中,居然还会丢东西!”

    天闲顿时脸上一红,这件事可是自己面对这位四姑娘的一个软肋……

    “前些日子妾身被有心人算计,这次本以为又是那个家伙,气愤之下也没再去参加宴会,跑到这里来弹琴解闷,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拿走美人泪,而且还是我们内部已经挂名要搜索行踪的天小哥,这真是缘分!”

    缘分?这叫哪门子缘分?天闲哼哼了一声。

    “妾身以为天小哥的真实身份是这丹特帝国的贵族,可是没想到……”四姑娘苦笑一下,“天小哥只是路经这里,被二小姐强拉过来,妾身本想用朋友的身份为自己解围,免得血宗责罚办事不利,结果直接牵扯到黑德尔家,作茧自缚,险些坏了大事!”

    天闲听到这里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黑德尔家现在和王室的关系很微妙,一丝一毫的动静都会让丹特大帝神经紧张,这位四姑娘忽然跳出来,说自己是她的朋友,而自己是塞纳二小姐带进黑德尔家的,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黑德尔家族和血盟之间的关系了。

    而在这个非常时期,这种联想是很致命的……

    如果丹特大帝怀疑黑德尔老爷和一直无人敢接触的血盟暗中勾结,图谋不轨的话,那么……

    天闲终于明白,当时巴克为什么说无论自己是谁都必须要死的理由了……他必须这么做!哪怕自己和血盟压根就没关系,他也要杀掉自己,他要在帝国所有贵族面前表现出他坚定的立场,清晰的划出黑德尔家和血盟之间的界限!

    见到天闲思索起来,四姑娘笑着说道:“巴克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很快想到必须杀掉你解决这件事,否则家族会迎来灭顶之灾,不过其实决斗的胜负并不重要,他在自己的寿宴上亲自拔剑决斗,这已经很能表达他的立场,这件事一定当天就传到丹特大帝那里,这位大帝或许可以稍微安心一下了。”

    “难道……他不想杀我?”天闲疑惑起来。

    “不,如果你当时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你对巴克来说只是证明立场的途径而已,而你胜了之后,他立刻宣布你是黑德尔家的朋友,其实……这是在警告我:不要再用别人来打黑德尔家的注意!哎……诸神在上,妾身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天闲暗暗一叹,原来当天宴会上是这样的暗流涌动,自己身在局中,却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些事情发生。

    四姑娘见天闲又是沉默不语,说道:“不过看起来,巴克似乎很喜欢天小哥,圣灵殿通缉你的事,他可是完全没有理会,甚至和圣灵殿的圣殿大骑士都没有提起你的名字!”

    什么!

    天闲微微一惊,“你说他知道我被圣灵殿通缉的事?”

    四姑娘一笑,“这种事瞒得了别人,怎么能瞒得住黑德尔老爷,两天功夫他早把你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通缉令就挂在闹市街上,他哪有不清楚的道理,而且你这次大闹宴会,那些贵族老爷们回去也会调查你的来历,恐怕有些门路广通的人也早知道这件事了?”

    天闲心中疑云顿起,“我一直在留意这件事,但那位老先生丝毫没有怀疑的意思,他难道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吗?黑德尔家现在这样的情况,似乎没理由包庇一个圣灵殿的通缉犯!”

    身为圣灵殿的通缉要犯,天闲自然知道宴会上大闹一场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但现在可能马上就要得到雪的父亲的下落,离开黑德尔家实在可惜。

    这段日为防意外,天闲也一直在密切的留意巴克的动向,甚至随时准备战斗,而且也已经做好了召唤火云睛离开的准备,但是这位黑德尔老爷似乎压根就对此没有任何察觉!

    四姑娘笑的意味深长,“这其实也是一种宣告!”

    “宣告!?”

    “不错,天小哥可能不知道,我们血盟之所以能堂而皇之的公开活动,其实……多少也是得到了各大帝国的暗中支持,为的……就是抗衡圣灵殿的影响力!”

    嗯?天闲微微吃惊,“抗衡圣灵殿!?”

    “不错,圣灵殿在人类大陆地位超然,甚至凌驾于七大帝国之上,长久的信仰统治已经威胁到帝王的权威,这种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我们七血枝其实也是因为这种情况才出现的,巴克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他既不会被血盟拉拢,也不会倒向圣灵殿的信仰统治,他只忠诚于丹特帝国,而且无心染指王权!”

    最后,四姑娘颇为羡慕似的说道:“他巴克三天两头拉着你喝酒比斗,这可就是他真的很喜欢你的表现了,不过……”

    四姑娘话锋一转,“天小哥最好不要留恋这些,“丹特大帝不久就会病故,丹特帝国也会迎来一次巨震,站在帝国内某一方势力中还是比较危险的,不过……要是选择其他的势力,或许就不同了!”

    天闲当即一怔,抬头有点惊讶的望着四姑娘,四姑娘笑眯眯的望着天闲,一对凤目精光闪闪,媚意流动,颇有几分怂恿的意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拉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