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八章 黑德尔家的朋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一个滚身从地上站起,巴克脸上一片兴奋之色,四下打量几下破烂不堪的大厅,在看看宾客们错愕的表情,大声笑道:“今年的宴会倒是很有意思!”

    打了个响指,巴克手指颇为潇洒的对着大厅轻轻一划,“立刻灭火!重新摆上宴席!今天谁也不许走!我们好好庆贺一番!”

    回过头,巴克看着天闲脸上露出了尤为满意的笑容,“小东西!你今天能打败我巴克,我交你这个朋友!”

    天闲微微冒汗,虽然隐隐感觉这位老先生没有那么暴虐,可也没想到这态度转变的这么快,这么绝对……“那个……我叫天闲。”

    巴克大笑,“好!小东西!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天闲无奈,小东西就小东西吧……和这位老先生比,他的年龄几乎是自己的七倍……

    看了看满眼愕然的塞纳二小姐,巴克第一次对这位幼小的孙女露出了笑容,“塞纳,今后改掉你的毛病,你还不失为一个黑德尔家的人!”

    仅仅是这样一句话,这么一句责备多过于称赞的话,却一瞬间就让二小姐泪流满面。

    十四年中,这位爷爷连正眼都没看过自己一下,今天……他居然夸奖了自己。

    转过头,巴克亮开嗓门,大声说道:“今天决斗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没想到我巴克也有输的一天,果然是老了!不过……输给年轻人,这倒是不丢人!”

    宾客们顿时眼神怪异,输给年轻人……说的好听,这明明是输给了一个毛孩子!

    巴克继续说道:“我巴克很多年没败过了,这个小……嗯,天闲小子能击败我,而且还放了我一马!我输的服气!今天起,他就是黑德尔家的朋友!各位,你们可要做个见证!”

    这话一出,满堂的宾客无不动容,黑德尔家的朋友!这个称谓可太过沉重了,在丹特帝国,这样一个称谓比得上高官厚爵!除了皇室以及军界的几位大将,还真没谁敢说自己是黑德尔家的朋友,而实际上,黑德尔老爷从未在任何公开的场合将某个人,某一方实力称为黑德尔家的朋友。

    无数目光集中在天闲身上,这个眼神还有些茫然无辜的少年,转眼工夫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哎……”

    人群外,四姑娘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胸脯,总算安下心来,略有无奈的说道,“黑德尔老爷果然名不虚传,可不仅仅是个莽夫……今天没我们的事了,走吧!”

    大厅中的火焰很快就被扑灭了,除了天闲主动消散那些火焰,黑德尔家的实力强者也是各显神通,灭了火,整个黑德尔家族全力动员,这个时候外人不得不感叹黑德尔家的财大气粗,而且办事效率高的惊人,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大厅已经焕然一新,所有被破坏的物件都换了新的,就连地板都全部都翻新了一遍。

    酒宴很快也摆了上来,不久前还生死厮杀的大厅中,立刻变得歌舞升平起来,那些饱受惊吓的宾客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宴会,终于算是趋向于正常化了……

    作为宴会的主角,巴克自然是备受敬重,宾客们陆陆续续都来表达祝贺之意,那些军界的老家伙们更是吵嚷着来找巴克喝酒。

    巴克却都是摆摆手把他们打发走,丝毫不给面子,精神头都用在了天闲这边。

    “小子!你那根丝是什么东西!?”

    巴克脱了一身铠甲,换上了随意的打扮,灰白的头发依旧乱糟糟的披着,要不是大家都认得这位黑德尔老爷,而且他那一身压人的威势独此一家,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这黑德尔家古堡的老花匠……

    盯着天闲礼服上亮晶晶的银晶丝,巴克一对鹰眼目光灼灼,“我那把剑可是上一代丹特大帝亲手赐给我的,我使用了几十年,剑锋连一个缺口都没有,你居然能用这根丝把它绞碎!”

    天闲正喝果汁,听了这话一口全喷了出去。

    那剑是这样的宝贝!?

    望着天闲瞪大眼睛的模样,巴克哈哈大笑,蒲扇似的手掌猛力拍了拍天闲的肩膀,“没关系!武器就是要在战斗中损毁,这样它之前的一切才算有了意义,就好像战士总要在战场上死去一样!”

    “不过……你这丝线到底是怎么回事?”巴克的兴趣显然全在这里。

    不要自己赔偿就好……天闲暗暗松了口气,自己半年后还有二百万金币的生意要归化呢,可赔不起这样贵重的东西……

    解下银晶丝,天闲把他拿在巴克眼前,想了想说道:“这是我家乡的特产,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不过……之所以弄坏了老先生的剑,是因为我稍微做了改动。”

    “哦?”巴克眼神亮了亮,“改动!开始的时候这东西只有被我砍断的份,最后才挡了我一剑,难道……是在战斗中做了改动?”

    “呃……是的!”天闲笑了笑,“我的力量……啊,那个……我的圣痕是火焰型的,可以对武器进行淬炼,刚才我一面游走,一面对这根银晶丝进行了淬炼!”

    巴克大吃一惊,“一面游走,一面…………你是炼痕师!?”

    这一声大叫立刻引来了无数的关注。

    这是个误会啊……

    天闲挠头,这完全是因为邪眼的火焰力量比较特别,但是现在却想不出别的说法,只要咧嘴笑笑,“算是吧,但只是最入门级的!”

    这边巴克和天闲说话,旁边可是好多人都在听着,天闲话一出口,众人顿时微微吸了口气。炼痕师可是极为罕见的,和大陆上随处可见的锻痕师一字之差,意义可完全不同。

    煅痕师是捣鼓圣痕的,专门在武器上附加圣痕,算是高级铁匠,炼痕师却能直接淬炼宝物,从宝物中提取圣痕。

    从古代器物中炼化出圣痕!这是人类之所以强大的根源所在!

    向来,炼痕师绝大部分都归附于圣灵殿,极少有闲散的炼痕师出现,这个小小的毛孩子!居然是炼痕师!?

    这可是块宝啊!

    巴克眼珠转了转,扫了一眼其他的宾客,那些瞪着天闲的宾客们赶紧收回了目光,帝国里流行一句话,任何时候别和黑德尔老爷的目光对视,无论如何……你都会倒霉的。

    “小东西!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的?要是我转身让护卫们杀掉你,你可逃不出这古堡!”巴克忽然换了话题,“说实话……我的那些护卫们,其实都比我厉害的多!”

    天闲笑笑,“是雪告诉我的!”

    说着天闲看了看身边的雪,女孩身上的淡蓝色光晕正在逐渐消散,陪在天闲身边,始终一言不发。

    “哦?什么时候!?”巴克一愣。

    “嗯……”天闲再次挠头,“我们是兄妹来的,有时候想法可以被对方感觉的到。”

    这个小东西,又开始胡说了……

    巴克心知肚明,天闲和雪根本不是兄妹,对方也明白自己十分清楚这点,这样说,显然是有什么问题不想明说。

    天闲现在只能笑,如果说自己心中忽然莫名其妙的响起了雪的声音,这种事似乎也不大可信。

    瞧瞧雪,女孩安静的呆在那,对刚才忽然传来的声音似乎并不想解释什么。

    “圣殿骑士罗德曼大人到!!”大厅之外,忽然传来了高喊声。

    才歇了口气的宾客们面色一紧,赶紧开始整理衣装,神色严肃起来,纷纷向大厅门口聚集过去。

    “圣殿骑士?”天闲心中隐隐感觉不妙。

    巴克嘿嘿一笑,“圣灵殿的大骑士好大的架子,这个时候才来!小东西!你自己去玩吧,我去应付一下,圣灵殿的面子总要给的。”

    圣灵殿的人!

    天闲心中一跳,自己和雪那大大的通缉令在眼前飞速闪过。

    顿时,天闲对这位巴克印象加了一百二十分,这个时候让我自己去玩儿可真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雪,我们走!”

    拉着雪,天闲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子。

    有了“黑德尔家的朋友”这个耀眼的光环,天闲在城堡了再也没人敢阻拦,一路溜回楼上的房间,把房门一关,天闲这才放下心来。

    多亏巴克放自己离开,要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被认出来!

    “黑……”雪忽然拉了拉天闲,目光看着天闲背后。

    “对啦!”天闲一下想起了什么,“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忽然……”

    一个声音立刻打断了天闲的话,“我也正想问!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

    一转头,天闲顿时发现塞纳二小姐燃烧着熊熊怒火的面孔已经出现在面前,几乎就贴着自己的脸。

    天闲吓了一跳,但还没等叫出来,二小姐已经一把揪住衣,“你这个混蛋!白痴!没有脑子的臭猴子!!”

    二小姐才不管眼前的少年刚才用怎样惊人的手段击败了家族的支柱,现在她心中只有一片难以遏制的恼怒,“我是怎么嘱咐你的!?我要你老老实实呆在,你居然跑去跳舞!!?你是通缉犯!!通缉犯你懂不懂!?”

    用最大的力气晃着天闲的身体,二小姐好像一只要吃人的豹子,“你居然还敢用真名!你居然还敢说的那么大声!!今天这些客人一出门,说不定立刻就有人发现你是个通缉犯!你这个通缉犯!你这个白痴!!”

    懊恼的对天闲又晃又打,天闲也不吭声,二小姐这样的柔弱小姐自然很快就没了力气,气喘吁吁的瞪着天闲,“你……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还手?内疚,心虚了是不是?”

    天闲苦笑,怎么还手?这样娇滴滴的大小姐,戳一下就倒了……

    “我不是没想过这件事啊……”天闲无奈的摊摊手,“但是你看,今天没人认出我们来!”

    “那是你走了狗屎运!”二小姐的声音一下又拔高了几度。

    “这个,这不是走运,而是有原因的!”

    “原因!”二小姐瞪大眼睛,“你又想胡扯什么?你被通缉,还跑出去惹人注意,现在还对我说有原因!?”

    “是有原因的……”雪轻轻说道。

    二小姐当即一呆,看向雪的目光立刻柔和起来,但依旧有些惊讶,“真的……有原因?”

    雪点头,“通缉令……画的太丑了。”

    二小姐险些摔倒,这算是哪门子的原因!

    天闲一笑,“画的丑是一方面,而且描述上有许多地方和我们不一样,甚至我和雪最显眼的眸子都没有提到,有些描述还是错的,所以我猜……”

    “猜什么?”回头看向天闲,二小姐的脸色立刻不善起来。

    “在寂静森林里,其实圣灵殿的人关注的是那件宝物,也没人真正注意我们的模样,特别是眼睛,不在近处看的话,其实也不是很明显,画像上自然有很多出入,还有主要的一点,就算他们很清楚我和雪的模样和特点,但也不会大张旗鼓的通缉我们的。”

    “什……什么!?”二小姐仿佛听到最不可思议的事,

    “你留意我们来的路上是什么情况了吗?”

    二小姐微微一怔,“来的路上!?”

    “嗯!”天闲点头,“坐马车到城堡的路上,我特别留意了街边的大型告示板,但没有再发现我们的通缉令。”

    “再没有通缉令?”二小姐听了这句话不由微微皱眉,“这……能说明什么吗?”

    天闲眸子里闪过几分狡黠的光芒,“我和雪被通缉的原因,其实比较隐秘,这件事是不能太过声张的,圣灵殿应该明白这一点,否则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人,那么他们可能就得不到好处了,现在嘛……”

    摸摸下巴,天闲嘿嘿笑了两下,“应该只是在尽可能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做些努力,希望能得到一点效果罢了,我和雪被通缉这件事……绝对不会有太多人知道,但圣灵殿的人应该已经都得到了内部消息,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消息怎么传递的这么快。”

    ====

    忘记求票了……

    推荐票请扔过来吧,谢谢!收藏一下就更感激不尽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