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六章 大闹宴会(五)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这根银晶丝,天闲从不离身,不仅是因为睹物思人,这也是一件很有实战作用的东西。

    这次天闲把它直接穿在礼物外面,看起来好像亮晶晶的装饰用银色丝线,谁也不会想到这件东西其实可以随时拿下来当做武器来用。

    巴克的攻击看起来不见得有多精妙,但是却凶猛无比,整个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蕴含杀机,只要能碰到你,似乎就连他那灰白的头发都能置人于死地。

    天闲也是被逼无奈,跑出来跳舞已经很惹人关注了,现在要是再暴露了邪眼的火焰力量,那么恐怕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现在唯一能当做武器使用的,只有这条银晶丝。

    但是,让天闲有点意外的是,巴克这样凶猛的攻击下,他那种高大沉重的身体居然还能做出那样精妙的闪避动作。

    刚才的一下如果能缠住他的脖子或者手臂的话,只要火力爆发,自己也就赢了这场决斗,却没想到偏偏缠上了他的肩膀铠甲。

    邪眼的火力灌满银晶丝,这让它整个放出火炭似的红光,不时有一道道的火焰从丝线上跳起。

    场外观战的宾客们脸上一片惊讶之色,几乎没人知道天闲手中这条火亮的线是从哪里来的。

    巴克却看的一清二楚。

    “火焰系圣痕吗……”上下扫视天闲的身体,巴克眼中愈发兴奋,“拿剑来!”

    在不远处,那些随巴克进入城堡的骑士们当中立刻有一个走了出来,远远丢来了自己的佩剑。

    巴克回手抓住,甩掉剑鞘,已经是双手持剑,两把长剑在身前交叉,鹰一样的双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小鬼!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一把剑还是两把剑对于天闲来说没有多少区别,但是观战的宾客们当中,有一些人的脸色却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那些聚在一起,如今已经是帝**界中流砥柱的那些老将们,看到巴克手握双剑,眼神都不由露出几分缅怀和向往。

    如今这个宴会大厅中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今的帝国大元帅巴克,鼎鼎大名的黑德尔老爷,他当年赖以成名的,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的,其实就是这样的双剑,几十年时间过去,人们只知道战功赫赫的黑德尔老爷,却很少还有人记得当年那个在战场上冲锋在第一线的双剑死神。

    双剑在手,巴克怒吼着再次冲上,天闲先前已经吃过了亏,这次更不敢大意,果断后退,手中银晶丝火蛇似跳起,对着巴克远远横扫而去。

    “锵!!”

    巴克狂吼一声,长剑直挥而出,银晶丝狠狠颤了下,生生被砍断了一截!

    天闲大吃一惊!这根银晶丝刀剑难伤,还经过邪眼火力简单的淬炼,韧性极强,居然被一剑砍断!

    眼见巴克手握双剑,猛兽般冲了过来,天闲银晶丝再抖,半空中火蛇猛的一跳,结成一道火环向巴可罩去。

    双剑向外一扬,巴克那高大的身躯以一种不可思的角度斜了过来,双臂飞舞,整个人风车般转了起来。

    “锵锵锵…………!”

    一阵密集的爆响,旋转的剑刃劈的银晶丝节节败退,无数火星在半空飞溅。

    天闲骇然,渗透着邪眼火力的银晶丝这次被巴克生生砍断了五截,他绞肉机似的在半空一个凶猛的旋转,剑锋所到之处,银晶丝的长度几乎只剩下了一半!

    两米多高,浑身套着沉重铠甲的巴克在半空一个灵巧的转身,重重落地,金属战靴踩的地板轰然爆碎,狂吼一声再次跳了起来,双剑又一次展开,暴风一样向天闲卷去。

    活见鬼!!

    天闲心中猛的一寒,巴克似乎有些杀红了眼,他已经不顾周围的情况,他这一次的攻击,长长的手臂伸展双剑,扑过来的路上绝对会砍中立在旁边的雪!

    大吼一声,天闲扯回银晶丝,一脚踩爆了地板,人如炮弹般向着巴克冲了过去。

    逆心诀近乎狂暴的原状,天闲身上的血色气息如火般飞涨,银晶丝急速收回,在天闲手上急速缠了无数圈,顿时将天闲的拳头包住,好像一只手套。

    邪眼的力量猛然爆发,拳上火光迸射,狠狠砸像迎面扑来的旋转剑刃。

    剑锋猛的收了回去!

    势如猛兽的巴克却在最后一刻用不可能的力道将双剑收回了身侧,还在半空旋转的身体借着这种力道猛的一个翻身,不仅避开了天闲的攻击,而且翻到了天闲上方。

    “砰!!”

    天闲没等反应,沉重如山的金属战靴已经踹到了天闲的肩膀上!

    这一脚沉重无比!

    天闲的肩膀发出一声脆响,前冲的身体凌空倒飞出去,冲出雪的防御屏障范围狠狠摔在地上,滑行出七八米远,一头撞在大厅厚实的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另一面墙根上观战的宾客们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声,这一击出乎意料的沉重,正常人的话先不说那一脚,就单单撞在墙上的力道怕是也足够致命了。

    “这小子看来是没命了。”

    “黑德尔老爷真是威风不减当年哪……”

    “啊,和年轻时一样狠,不过对一个孩子……”

    “你懂什么……要不是那个四姑娘……”

    “你们两个都闭嘴吧……”

    天闲被这沉重的一脚击飞,眼看似乎胜负已定,宾客们开始议论纷纷,四姑娘却只是在一边皱着眉。

    “独龙,他就只有这样?”四姑娘忽然问。

    “一个小不点,还能怎么样……”光光忍不住沙嘴,没等说完,就被四姑娘给瞪了回去。

    独龙低声说道:“属下在森林的暗处看了那天的事,这个小鬼不只是这些本事,但他现在心有顾忌,没本法全力应战。”

    “这样……”四姑娘秀眉微皱,带着几分妩媚味道的凤目中露出几分无奈,“这段时间碰到的都是麻烦事……”

    一脚踹飞了天闲,巴克高大的身躯轰然落地,站起身也不追击,目光却落在了雪的身上。

    奇异的笑意从巴克闪烁凶光的鹰眼中掠过,“小姑娘,看来从今往后,你要成为城堡里的一员了。”

    雪的额头微微见汗,支撑这个领域已经是她的极限,而见到巴克望来的目光,雪不由脚下慢慢后退。

    忽然,宾客们之中又传来惊呼声。

    一头撞在墙上,刚才已经没了动静的天闲站了起来。

    天闲撞的头破血流,被巴克踢中的肩膀已经变形,一只手暂时废掉了,但尽管狼狈不堪,天闲眸子里却依旧闪动着火光。

    “雪,到这来!”天闲对雪挥了挥手。

    雪的淡蓝色屏障猛然收缩到身边几步远的距离,转身向天闲跑去。

    望着天闲的模样,雪极力保持镇定,但声音还是不由得发抖,“黑,你……”

    “没关系,我还好。”天闲吐了口气,瞧瞧紧张的雪,她虽然脸色苍白,但看起来的确没受伤,这让天闲送了口气。

    “去一边等我,我很快就处理好这边的事。”

    雪一怔,随即紧紧抓住了天闲的手臂,“不行!你不是天生的食灵者,根本无法抵抗他的灵魂威压!你一走出防御屏障,就会心神动摇,根本无法取胜!”

    “可这样下去一样无法取胜,不如放手一搏!”天闲反握住了雪的手,“雪,你就站在我们身边,我最怕的不是我败给他,而是怕你受伤。”

    雪身体微微一颤,心中顿觉一种不曾体会的甜蜜混着难言的酸涩一起涌了出来。

    “可……”

    “去吧……如果连这道关都过不去,怎么去找你父亲,怎么去雷霆谷城查找我血脉的真相……我可不会把你丢在这的。”

    少年看着眼前的女孩轻轻笑着,眸光中一半自信,一半决然。

    雪默默的看着天闲,眼中渐渐浮起雾气,轻咬下唇,轻轻解下了头上的蓝色发带,绑到了天闲手臂上,颤声说道:“黑……早点把它还给我!”

    天闲嘿嘿一笑,“老规矩!我不会忘的!”

    扭过头,雪死死抓着自己的白裙,快步离开了舞池中的斗场,每走一步雪都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本想支持这个总是保护自己的少年,却没想到只是增加了他的负担而已……

    雪离开的一刹那,天闲顿感一股森寒之气扑面而来。

    金色的眸子清晰的看到巴克身上那浓稠的血光又膨胀起来,伸缩吞吐,将无数血色碎片散发到周围的空气中,大厅中仿佛被一片血色的薄雾笼罩一般。

    冰冷的恐惧又开始在心中蔓延……

    这真的是人的灵魂?天闲望着巴克身上活物似的血色光晕,完全无法相信这是人类灵魂所展露出来的状态。

    逆心诀一再的稳固心神,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心脏加速跳动,浑身紧张的肌肉紧绷,天闲长长的呼吸,心中清楚想要战胜这个老人,实在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雪在这里时情况完全不同,她所展开的不知名领域可以压制巴克身上的气息,但是对于决斗而言,这个领域太小了,半径只有十几步的距离,很多时候完全施展不开,而且雪就站在那里,这样实在太过危险了!

    雪的离开让巴克和那些宾客们都有些意外,但一直寻找机会说话的四姑娘却眼神一亮,立刻站了起来。

    轻轻咳了一声,四姑娘清声说道:“天小哥,既然你不想和我们血盟有什么瓜葛,那么也就不必再顾忌你那苦修的力量和我们血盟十分相似,藏头露尾不是男儿所为,而且最后暴露的话,反倒让人怀疑!”

    贴墙边站成一排的宾客们顿时一片愕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闲也被这话说的一愣。

    要说顾忌,自己当然有顾忌,邪眼的火焰力量十分霸道,就算自己还没怎么掌握,但那也是及其危险的力量,可是在这里绝对不能过分使用,这种独一无二的力量很容易被认出来,更别提明目张胆的拿出灰刀来。

    可是四姑娘其余的话……

    猛的,天闲想起什么,看看自己的身体,不由一呆。

    逆心诀催动着邪眼的力量,身体表面散发出一股奇异的火红色,看起来和血色没什么不同,这气息的形态颜色……

    汉克明明白白的说过,血盟中,大多数人的圣痕催动起来,都是一身血色气息,这几乎已经是血盟的标志,整个艾尔达大陆,其他种族使用圣痕的时候几乎都会刻意的回避这种形态的圣痕……

    难怪自己发动逆心诀后城堡里的士兵会把武器对准自己……自己嘴上说和血盟没关系,可是身体已经在**裸的承认了啊!

    巴克对于四姑娘的话倒是显得有点感兴趣,看了看天闲,“小鬼,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拿出来吗?”

    天闲飞速看了一眼四姑娘,对方这样说……已经是在为自己开脱铺垫了!是在暗示自己全力应战!

    就算你不说,我也一样要这样做……

    天闲轻轻吐了口气,今天必须要冒一次险!而且就算成功,恐怕也要付出代价!

    逆心诀急速停顿,沉寂在血脉中的火焰力量汹涌而且,当逆心诀再次运转时,天闲身上的血色气息猛的抖了一下,开始缓缓的,如有节奏的波动起来……

    巴克目色一变!

    天闲整个人和刚才都不同了,身上的血色气息倒是没有再涨高,可是这气息凝练了很多,而且不再好像风中烛火般飘摆,而是随着呼吸轻轻涨起又落下。

    一股灼热的气息开始在古堡大厅里蔓延开来……

    天闲一扯手中只剩下一半的银晶丝,一串火苗已经在丝线上烧起,手中如同握着一道火焰。

    “来吧!”天闲重新拉开了架势。

    望着天闲的模样,巴克身体轻轻抖了几下,眼角抽动,手微微一松,那把才拿来不久的剑被他丢在了地上。

    双手握住自己的剑,高高举起,巴克鹰眼一瞪,脸上一层浓厚的煞气直透而出。

    大厅中弥散的血色薄雾好像得到了召唤,全部向巴克涌来,一时以巴克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杀!!”

    巴克猛的大吼一声,全身血光爆发向前,全部向天闲涌去,狠狠一脚又踩爆了地板,状若疯狂的冲了上来。

    天闲微微骇然,汹涌的血光中,巴克看来根本就是一头出海狂啸的怪兽!

    狠咬舌尖,天闲瞬间清醒,同样大吼一声,手中的银晶丝暴跳而起,人早跃上半空,迎头冲向巴克。

    长剑卷着血光狠狠披在燃烧着烈火的银晶丝上,巨大的碰撞声和耀眼的光芒在一瞬间充塞了整个古堡的大厅。

    一老一少在宽阔的大厅中展开了近乎疯狂厮杀!

    巴克疯狂嘶吼,那声音完全不像一个七旬老者能发出的沉厚声响,全身五种光芒亮起,继承的五种圣痕已经完全发动。

    宾客们看着看着,渐渐个个面无人色,就连那些早年跟随巴克在战场上一起征战过的老将们也是脸色发白……

    巴克现在完全是上战场厮杀的状态,竭尽所能的疯狂攻击,身份身份体面根本不会去想,飞扑,滚地,背后藏剑,所有的攻击方式一股脑揉成一团狂风暴雨般猛攻。

    战场上一瞬间的犹豫就是生和死的区别,思考招数,想着如何防御再杀敌,那么面对随时会从四面八方杀来的攻击,只有死路一条!

    战场上活下来的唯一办法,就是攻击!再攻击!

    用所有的力量,全部的的手段把你眼前的敌人变成尸体,砍成碎片!这才是唯一的生路!

    巴克俨然已经疯狂,根本不去防御,狂吼着如一头猛兽凶暴的攻击,甚至出手就是两伤的招数!只要能把眼前的对手干掉,他已经压根不去想什么后果!

    天闲凛然不惧!

    浑身的火焰气息蒸腾舞动,在巴哈滔天的血气中游走闪动,不时反击,那条银晶丝如火龙般在天闲手中舞动,火光罩定巴克,虽然对拼中银晶丝总是吃亏,但却不显慌乱,两人一个疯狂追击,一个有节奏的闪动退避,一时间战况胶着,竟僵持了下来。

    而焦急等待战斗结果的宾客们却很快骚动起来。

    这一老一少一面飞速移动方位,一面凶狠对拼,从大厅这头拼到大厅那头,转眼有翻滚碰撞而回,巴克身体高大沉重,铠甲分量更是不轻,一把长剑挥舞如风,完全就是一只咆哮的巨兽,他所过的地方地板全部被踩爆,坚实的墙壁上深深的剑痕一道又是一道,石柱被他怒吼着撞出缺口,已经挪到大厅边的贵重摆设也无法幸免,一剑扫过全成了碎片。

    天闲更是让那些宾客们胆战心惊,那条银晶丝火龙般飞舞,抽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火光一片,两人一路疯狂对拼,背后留下的全是火花,偶尔银晶丝被长剑砍断,跳飞的丝线落到地上顿时就是一大团火光窜起。

    仆人们早尖叫着跑出了大厅,那些士兵们不得不紧急灭火,而巴克带回来的骑士也开始迅速带着那些宾客们移动,并找机会爬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免得被殃及池鱼。

    等到宾客们气喘吁吁爬上二楼,向楼下大厅一望,一老一小两个怪物还在凶猛的纠缠着,大厅内的一切几乎都变成了废物,就连那名贵的南楿木大门也被一剑劈开,现在还燃烧着大火,那些士兵绝望的在大厅中四处救火,却发现这火焰根本无法用水扑灭。

    大厅中观战的,只剩下五个人。

    雪,四姑娘,独龙和光光,还有一个是塞纳二小姐。

    那些骑士几次要带二小姐上楼去,最后被怒到极点的二小姐两个嘴巴扇了回去,“我要在这里看着!就算是死!”

    就在楼上的宾客们纷纷对这大厅感到惋惜的时候,大厅中的战况发生了变化。

    巴克将天闲堵在了大门口,进门是一个短短的长廊,天闲不小心退到这里,一下被巴克堵住,再没了出路,想在继续进行游击战,只能破门而出!

    天闲没有再退!

    银晶丝暴跳而起,直抽巴克的胸口。

    巴克巨吼一声,长剑高高扬起,根本不管袭向胸口的银晶丝,直劈天闲的脑袋!

    天闲面色一面,银晶丝在半空一抖,神龙摆尾的一挑。

    “砰!!”

    火花四溅中,巴克的剑被弹飞,银晶丝也又短了一截。

    借着银晶丝上的力量,一个转身,巴克的剑再次袭来,天闲圆睁双眼,银晶丝火焰暴跳,再次迎上。

    “砰砰砰砰!!!”

    剑光乱舞,火舌飞窜,两个红了眼睛的家伙在大厅门口的短廊上开始凶狠的正面对拼!

    游击战变成了近身肉搏战,巴克疯狂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古堡,剑锋和火舌凶猛对撞,声声震人心魄。

    二楼的宾客们看的心惊肉跳,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人似乎势均力敌,但巴克已经渐渐占据了优势,天闲的一只手已经无法使用,巴克正凶猛的从这边攻击,而银晶丝上火焰虽然不曾弱过半点,但这件根本不是武器的武器正在被巴克无情的消耗。

    从开始战斗到现在,这条银晶丝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凶猛的对拼下,长度更是飞速减少,很快……天闲就要变得赤手空拳。

    嘶声吼叫着,巴克的剑再次从天闲侧面看来,银晶丝勉力一挡,当即从中被砍断,天闲不由脚下踉跄了一步,而巴克旋风般转身,一样的方向,一样的角度,更加凶猛的攻击已经袭来!

    “哎……”四姑娘闭上了眼睛,心下无奈,这个时候,她什么也做不了。

    宾客们也默默低头,这一剑,已经没办法抵挡了……

    “咔!”

    巴克的怒吼声中,天闲废掉的那条手臂,肩膀上轻轻的响了一下,手腕轻抖,一把抓住了飘飞的银晶丝……

    “终于等到了!”天闲目光如火……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