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五章 大闹宴会(四)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决斗!?

    尽管天闲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冰冷而浓稠的杀气迎面扑来,但是……难道说这位七旬老人现在要亲自上阵,明刀明枪和人大战一场!

    这可是他的寿宴上!

    凡事脑子里多还算正常的人,谁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心里飞速这样想着,所以当天闲看见那些仆人们飞速的将大厅里碍事的桌子和其他摆设全部迅速挪走的时候,瞬间感到这个世界有些荒谬……

    决斗地点,居然就在这寿宴大厅中!

    天闲愕然望着眼前的巴克,这位老者手中一把样式普通的长剑,普普通通在那一站,全身却散发出一股让人难以承受的无形压力,一股寒意含着血腥气息迎面扑来,让人的心不住的收紧,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的缠住……

    看着巴克手里那把剑,天闲眼神轻轻跳了一下,剑锋上有些地方颜色发暗,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如果这和火雾山上族人猎杀异兽的情况差不多的话……那应该是鲜血没有及时擦干净而留下的铁锈……

    这剑,这几天才大量的沾过血。

    大厅中的宾客们早早能躲多远躲多远,这位黑德尔老爷的威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这城堡里要是他不小心杀了你,那么……

    就等于白杀了!

    四姑娘一直目色微沉的看着失态发展,眼中略显犹豫,这种情况自然是意料之外的,如果是别的地方还好处理,可这里是黑德尔老爷的古堡,是丹特帝国法典之外的自由领域,自己贸然行事,万一出了事情,这位黑德尔老爷才不管你血盟不血盟,一剑斩了你才是他的道理!

    “黑德尔老爷!妾身……还有一事想要说明!”犹豫再三,四姑娘还是站了起来。

    巴克只盯着天闲,握剑的五指有节奏的舒缓收紧,也不回头,“小姑娘,这里没有你们血盟的事了,你看着就好。”

    “小姐……”四姑娘背后的独龙轻声提醒,作为一个战士,独龙能清晰的感觉到巴克那一身浓稠如血的杀气,这个时候再说话就不明智了。

    硬着头皮,四姑娘又说道:“还请黑德尔老爷见谅,妾身想说的是,帝国已经十几年没有征战,老爷您大寿之际,还是免了这些刀剑吧,我和这位天闲小哥也算有缘,不知您能不能网开一面……”

    巴克直接一声冷哼打断了四姑娘的话,“黑德尔家的事,血盟也要管吗?”

    四姑娘心中不由一怒,这个老头子已经七十岁了,可是说出的话来却好像十七岁的莽撞少年,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回旋的余地!

    可是,四姑娘现在却是敢怒不敢言,看了天闲一眼,心下不由无奈,这次……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等仆人把舞池周围彻底清空,巴克握剑的五指猛的收紧,缓缓举起了长剑,“少年,你们两个,打算一起吗?”

    天闲直接摇头,小声对身后说道:“雪,去边上等我。”

    雪无声的后退,但却没走远,就在天闲身后五六步的地方站了下来。

    金色的眸子中雪雾瞬间消散,雪的眸子中如有实质的丝丝金光吐了出来,一身长裙无风自动,染在雪身上的蓝色光晕水波似的翻滚,一道一道向空气中扩散,眨眼间形成一个蓝色波光闪动的圆形区域。

    这道屏障般的区域以雪为圆心,十几步半径,刚好延伸到巴克脚尖之前。

    大厅上顿起一片惊呼,天眼一族和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更别说看到他们施展什么招数,作为被深深忌惮的种族,雪这道屏障一出,顿时让在场的宾客又向一起挤了挤,很怕那屏障砰到自己一丁一点。

    巴克带回来的那些骑士,见雪忽然有了动作,其中的两个直接走了上来。

    “退后!”巴克扬起了手,那两个骑士顿时止步,迅速退了下去。

    巴克眼中射出了兴奋的目光,直接用手摸了摸这道屏障,手指却毫无阻碍的传了过去,凉丝丝的感觉从手指上传来,没有丝毫危险的气息,反倒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黑……好好看清楚他!”

    天闲正吃惊,想要去阻止雪,雪已经先一步说话,天闲不由为之一愣,忽然间明白了什么,转头再看向巴克,那只金色的眸子中的雪色急速褪去。

    这一看之下,天闲脸色陡然一变,险些直接叫出声来。

    巴克站在蓝色屏障外,正有些感兴趣的看着这道屏障,而和蓝色屏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身上凝着一层骇人之极的浓稠血光。

    这层血光看起来就好像一团活物!

    不断翻滚着,蠕动着伸出无数长长血色触手,不断将血色的光晕散成一片片灰尘似的细小碎片散发到空气中……

    整个巨大的宴会大厅中,一片血色弥漫……

    这……这是什么东西?天闲骇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是灵魂……”雪仿佛知道天闲在想什么,“黑,不要离开我的防御范围,否则他的灵魂会压垮你!”

    灵魂?天闲瞪大了眼睛,同时也发现了一件,在蓝色的屏障内,并没有那些细小的血色碎片,而且……

    天闲不由摸了摸心口,自己忽然冷静了下来,巴克依旧站在那里,但自己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毫无来由的恐惧,巴克虽然依旧显得十分具有威胁,但……并不向刚才那样让自己觉得仿佛一头无法战胜的猛兽。

    “黑……他不知杀过多少生灵才有这样的灵魂,小心!”雪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身前慢慢交握,金色的眸子猛然一缩,一道蓝色波光涌起,整个蓝色的屏障再一次向外扩张,瞬间将巴克罩了进来。

    天闲愕然,蓝色屏障笼罩巴克的瞬间,他身上的浓稠血光急速萎缩下去,转眼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贴在身上。

    巴克瞬间愣住,脸上闪过一丝茫然之后,再看向雪的双眼中猛然爆发出一层精光。

    长剑直指天闲,巴克脸上忽然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兴奋,甚至几分狂热之色,“小鬼!如果你死了,我会善待这个小姑娘的!”

    我呸!

    天闲差点骂出来!七十岁的老头子!居然打十来岁小姑娘的注意,你还能更无耻点吗?

    “要是你输了,我们能安然无恙离开这吗?”

    巴克忽然笑了起来,“小鬼,你无论是血盟的人,还是我孙女的朋友,又或者是随便什么身份,今天……你都得死!”

    天闲眸子缩了缩,这个老家伙是铁了心要杀自己了!

    沉吼一声,巴克直接冲了上来,手中长剑高举,剑身上“嗡”的一声亮起一道橙色痕迹,毫无花哨的一剑狠狠劈下。

    逆心诀加速运转,邪眼的热力透体而出,天闲身上的血色光晕又蹿高了半分,一跃而起。

    所在墙边伸长脖子观战的人不由惊呼,那个不知死活的孩子居然用手臂去挡那把战剑。

    “砰!!”

    没有一剑分尸的场景,巴克的剑也没有被挡住,这一剑劈下,居然好像一棍子狠狠敲下来,巨响声中,把天闲直接砸飞。

    一头把地板撞的四分五裂,天闲就地滚了两圈站了起来,心下骇然,这老家伙好大的力量!

    邪眼的火力凝聚在手臂上,虽然有些勉强,但还算可以当做盾牌使用,可是对方这种力量的话,说不定几下之后自己就被打烂砸瘪了!

    巴克一击打飞天闲,想也不想,脚下两道青光亮起,高大的身躯风一样追了上来,这一次居然又是长剑高高举起,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一剑劈来!

    这次天闲不敢再挡,急速后退。

    天闲前脚抬起,后脚还没落地,一道寒光已经逼到面门前。

    巴克狠狠一剑劈下来,中途居然双手一松,那把长剑直接扔了出来,天闲惊出一身冷汗,双手一抬,那把剑重锤般的力量砸的天闲一个后仰,脚下连退几步,险些摔倒。

    “砰!!”

    没等天闲站稳,巴克早冲到天闲身前,沉重的战靴踹的天闲手臂狠狠撞在胸口上,只哼出了一声,人已经飞了出去

    伸手抓住跳到半空的长剑,巴克一个转身顺势再次抛了出去,天闲还在地上翻滚,长剑闪电而至,精准无比的刺在了天闲后背上。

    天闲疼吼一声,身体猛的一绷,背上一道火焰窜起,那把剑顿时被弹飞了出去,但天闲背上却留下了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巴克根本不管天闲身上为什么冒出了火焰,似乎早有预料这把剑伤不到对方而且还会被打飞,脚步划出一道弧线,高大的身体一歪,凌空抓住弹回的长剑,人已经冲到了天闲身前,举剑再次劈下……

    不能再躲,雪就在身后!

    天闲怒吼一声,直接向着巴克的身体撞去,巴克身材高大,手臂很长,如果撞到他身边……

    “砰!!”

    天闲只感到眼冒金星,人已经擦着雪的身边倒飞回来,重重砸在地板上。

    肩膀?

    天闲翻身跳起,头上流下一道血痕,巴克根本没有用剑,直接侧身,用盖着厚厚铠甲的肩膀狠狠撞了下来,自己冲过去,就好像送上门一样!

    巴哈一对鹰眼寒光喷吐,脚下一步不停,再次冲上来高高举起了长剑……依旧是一模一样的招数!

    连续吃了几次亏,天闲终于明白了点什么,压根不再想什么反击,直接向一边飞速退去,巴克一剑把地面劈的爆碎,怒吼着急速向天闲追去……

    天闲再不和巴克有任何的接触,开始拖着他急速闪避,绕着雪的这个淡蓝色的屏障来回乱窜。

    巴哈倒是只追着天闲疯狂攻击,根本不理雪,甚至会主动的回避雪的位置。

    很快,天闲终于有了一点明悟。

    巴克的招式异常简单,横斩、竖劈、直刺……除此之外几乎就没有其他了,更没有什么发动圣痕的古怪招数。

    但这也是最惊人的地方!

    这一斩一劈,精确的让人不敢相信!

    一剑直劈下来,你明明侧身就可以躲过,但如果你真的侧身了,这把剑百分之一百的会砍在你的脑袋上,剑锋仿佛在随着你的身体而动。

    或者说,巴克整个人都在随着你的身体在动,他似乎完全知道你要做什么,一剑就能封死你所有的角度,他的每一个疏漏都是陷阱,没一个简单的动作背后都跟着无数种变化,手肘,肩膀,膝盖,甚至是脑袋和脚后跟,这个七十岁的老人以一种完全不可能的方式对你展开疯狂的攻击。

    一招一式毫无花哨,简单直接,但却有效的令人发指,那把长剑在他手中横劈竖砍,时而还会变成飞镖,十几次飞掷出来,却都能在第一时间重新抓回到手上,所有的动作行云流水,一丝一毫的空隙都没有,仿佛天闲是在配合他进行表演一样。

    天闲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这一人一剑,却让自己感到正在经受漫天彻底的攻击。

    而且对方身上现在最少亮起了四种颜色的光芒,也就是说他身上最少有四种圣痕,但直到现在这些圣痕还没有显露出特别的效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动突然的袭击。

    缩在大厅边上的宾客们现在脸上的表情多少都有些苍白。

    巴克咆哮着追杀着天闲,手中那把剑仿佛狂风一样卷着少年瘦弱的身影,那景象……就好像一只暴龙在发狂的攻击着一只绵羊……

    没人知道,今天这个宴会,会不会以血溅当场而结束……

    猛然间,一道跳动的火线在斗场中亮起,巴克一个横劈被天闲远远避过,正要转身,身体却仿佛被什么东西驱使,本能的一歪,火亮的丝线激射而来,一下缠住了巴哈的肩膀。

    火光暴跳,巴克肩膀上的铠甲“砰”的一声跳上了半空,铠甲链扣早被烧毁。

    “哦?”巴克愣了下,“原来……这就是你的武器!”

    居然被避开了……

    天闲抓着银晶丝,大皱眉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