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三章 大闹宴会(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宴会的开场舞会自然是属于年轻人的,这是年轻贵族男女最好的交际场所,请一个心爱的姑娘跳上一支舞,肢体摩擦,情话绵绵,之后就可以随意发挥了……

    不过,这里并非是年轻人扎堆狂欢的地方,而是黑德尔家族的古堡,就算是舞会也要遵循古礼——男士们列队上场,踏上十六个邀请舞步,之后才到邀请女伴的时候。

    天闲本想拉着雪就去跳舞,好在四姑娘眼疾手快把两人拦了下来,急急忙忙说了一遍程序,天闲这才明白过来。

    跳舞而已,干嘛这么麻烦?天闲肚子里不免嘀咕。

    “雪,你等一下,我马上来接你!”天闲笑笑,匆匆忙忙混进了那些入场的男宾之中,但站在了场边,就在雪几步远的地方。

    天闲自然是不会跳舞的,不过还是那句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而且现在满场现成的“猪”都在跳着,想看不到都不行。

    音乐舒缓了下来,正式进入舞会的第一支男士邀舞乐曲。

    弯腰、收脚、行礼,起身踏步,双手轻动……

    逆心诀缓缓运转,身体高度活跃起来,天闲就盯着眼前那个高大男人的动作,现学现卖,血脉渗透出的力量让身体精确的模仿着别人的动作,一摇一摆似模似样,兴致所至随意挥洒,倒还添了几分自在的味道。

    看着天闲动作自如流畅,四姑娘更加惊疑不定起来,这个少年难道真的是哪家贵族的公子?这邀请舞的动作看起来精熟流畅,而且还有一些自己的动作在里面,这应该是已经熟悉了这样场合的表现。

    再就是……既然已经被通缉,居然还能这样大模大样跑进这样的场合来跳舞,显然背后有不小的势力撑腰!

    天闲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已经走在钢丝上,倒是有些兴奋。

    舞曲轻柔,在整个大厅中恣意流动,男宾们的邀请舞步渐渐加快节奏,每一个踏步都会发出轻柔而整齐的声响,年轻的女宾们聚集在舞场周围,也会立刻随着发出莺莺燕燕的轻笑惊呼声。

    黑德尔老爷的古堡中向来安宁,无人敢喧哗造次,但就算是那位性情古怪的黑德尔老爷爷也不会打搅这样的场景,在场所有的大人物,几乎都是从这样藏着炽热情怀的年轻时代走过来的,这个场景可以说是宴会中最被所有人喜欢的桥段。

    舞曲在变得热烈,男宾们的舞步依旧舒缓而优雅,但每一次踏步,每一个转身却似乎透出丝丝热气,将这舞会的气氛靠的慢慢炙热起来。

    而最后三个平移的邀请舞步把气氛推到了**,男宾们开始向女宾靠拢,舞曲也跟着变得浓情绵绵,男宾们眼神炽热,女宾们则大多含情脉脉。

    男宾们迈着整齐的舞步站到了舞场边上,齐齐向女宾伸出了手,大厅内顿时响起一片男人的大笑和女人的尖叫声。

    一起数星星看月亮,分吃一块点心,这些贵族少爷小姐们是无法享受那种乐趣的,这一刻,几乎是他们大部分的浪漫。

    “雪!走吧!”

    天闲自然是把手伸向了雪,期间还不客气的打开了一个见猎心起,想要邀请雪的男人,老大的岁数,还这么讨厌……

    “我……不会跳舞。”雪一只浅笑的看着天闲,现在才意识到一件有点无奈的事情。

    天闲嘿嘿一笑,“没关系,我也不会!”

    “可……啊!”

    少年已经风一样卷带走了女孩。

    四姑娘站在那,眼神里透着淡淡的凝重,她就站在雪身边,一身含而不露的妖冶之意极为抢眼,在这样的舞会上绝对是无数男士的猎物,但……没人邀请四姑娘。

    没人愿意,也没人敢……

    天闲拉着雪进了舞池,从寂静森林走过生死来到这里的女孩第一次显露出了明显的慌乱,“快……放我回去!”

    天闲哪会放手,向回一闪身,正好让雪撞个满怀,一手拉着她的手,另一手扶住纤细的腰肢,天闲笑眯眯的说道,“雪,陪我跳一支舞吧,今天……是我生日呢!”

    “生日!”雪愣了下。

    “嗯!”天闲眼神感慨而炽热,“仔细算起来,我今天正好十一岁了!在火雾山!我已经是大孩子了。”

    “十一岁……”雪喃喃,略有些迷茫。

    舞曲已经响起,邀请了舞伴的男宾们已经开始迈动脚步。

    这一次,天闲没有再去看其他人,而是望着雪,耳中听着舞曲,凭着感觉轻轻迈出了步子,不自觉的,雪随着天闲移动了脚步。

    十一岁对于大多数人还是一个十分幼小的年纪,但在火雾山,这已经是一个决定未来一生的时刻,在那个远离这个世界的地方,孩子们都早早懂事,并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几个月前,天闲从未想过自己的十一岁生日会是在外面世界,在这黑德尔老爷的古堡中度过,而现在,天闲只想以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庆祝自己的生日,火雾山的亲人们远在千里之外,现在最希望陪在身边的,是这个带着几分幽怨,畏惧又渴望这个世界的女孩,那一黑一金的两只眸子仿佛在召唤自己,让自己一定要拉着她,一定不能放手。

    “跟着我……”天闲小声说着,感受着舞曲的旋律,望着雪的眸子,轻轻迈动脚步。

    女孩心中一动,这句简单的话,却是这世界上最动人的声音……在那个漆黑的森林里,在那片迷茫不定的虚灵世界中,这个男孩拉着自己,让自己跟在他身后,一路走到这个地方,他真的从未放手过……

    “黑……”

    轻轻搭住天闲的肩膀,雪的身子好像一片羽毛,随着天闲舞动而起……

    天闲和雪谁也不曾跳过舞,但在这个时候,这些已经无关紧要,天闲满怀飞扬之意,逆心诀运转全身,五感协同,耳中听着舞曲,双目注视着雪,脚下已经自己动了起来,脚步如同踏着舞曲已经安排好的步伐,轻轻迈出舞步,丝毫不显得迟滞。

    雪的步子起初十分生涩,但雪的情况也是天闲舞步的一部分,倾听着优美舒缓的舞曲,感受着雪身体的摇摆,一切在逆心诀的运转下化为身体的本能反应,变成一个个舞步,精妙而沉稳的向前迈出。

    很快,雪就发现其实根本不必自己去想着如何移动脚步,只要感觉着眼前少年身体的移动,自己要做的只是随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迈出脚步,一切简单的不需要思考。

    大厅中舞曲迷离,舞池中不知多少青年男女相拥而舞,而雪眼中只有眼前的少年,这个平时有点脏兮兮,三句话就会把你气死或者逗笑的男孩子,今天他忽然摇身一变,变的庄重,深沉而内敛,梳洗干净后,也变成了一个英俊少年,那一双眸子如同遥远的星辰,闪烁着璀璨和迷离的色彩。

    舞会,这个颇具浪漫色彩的巨大符号下,舞曲在肆无忌惮的撩拨着所有人的心绪,雪不去看,但却能感觉到这舞池中炙热的温度,听到那些灼热的呼吸,衣衫飘飘,舞裙轻摆,舞池外喧哗的声音也渐渐不那么讨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热了起来,望着眼前一瞬不瞬看着自己的少年,雪有些迷惑,有些茫然……

    雪醉了……

    但凡女孩子,心中总有奇怪而又美丽的幻想,无关乎美丑胖瘦,那是源自心灵的向往……

    一丝不起眼的淡蓝色波光从雪的发丝上悄然腾起……

    四姑娘一直在看着天闲和雪,惊叹于天闲舞步奇特,自己根本没见过之外,四姑娘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雪的身上,雪身上一股若有如无的气息让四姑娘好看的眉毛又皱了几分。

    而当她看到雪的发丝上忽然升起一丝淡蓝的光晕时,不由瞪大了眼睛:“美人泪!?”

    在舞池对面,除了四姑娘外,还有一个人死死盯着天闲。

    塞纳二小姐看见天闲和雪出现在舞池当中时,险些把一口果汁喷到眼前那个器宇轩昂的青年脸上!

    明明叫他们在宴会边上躲着,等开场的舞会告一段落,父亲说几句话答谢宾客后就可以退场!可是……头上顶着通缉犯的黑色光环!居然还敢大模大样的跑出来跳舞!?这里千百双眼睛看着!简直是找死!

    舞池中,这一支舞曲已经进入了最热烈跳脱的阶段。

    天闲带着雪,风一样旋转飞舞。

    开场舞后的舞蹈没有限制,舞池中一对对各自组成奇妙的小世界,没什么人去注意其他人的模样,天闲和雪一路奇异的舞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但当天闲拉着雪的手,一路碎步向前疾走,雪的身体轻轻旋转,那一身洁白的晚礼服如荷花般绽开,深金的长发在舞池中迷幻的灯光下划出冰蓝色的光晕时,无数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来。

    舞曲弹跳波动,如风在高空摇摆,满心兴奋的天闲拉着雪的小手,一路飞旋向前,摇曳的舞曲似乎带动着两人,根本无法停步,舞曲愈发高昂激荡,天闲的舞步也随之变化繁复,雪围在天闲身边,回旋转动之间,金发飞扬,洁白的长裙摇曳着舞池的灯光,迷离如夜。

    宾客们不由渐渐惊讶起来,舞池中的青年男女们更是开始注意到身边有一对风一样飘动旋转的孩子。

    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雪的身上。

    金发银辉,一身洁白长裙的雪,身上浮起了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光晕。

    雪伴随着天闲急速前行,舞步轻柔飘逸,再无半分生涩。

    而那淡蓝色的光晕急速变得浓郁了起来,雪那一头金发上奇异的银色光辉被染得仿佛一片冰蓝色的霜雪。

    这股淡蓝色的光晕显得奇异无比,好像淡淡的水波,随着雪的舞步,从那闪耀着光晕的发丝上,从摆动的长裙上飘洒而出,如一道道波纹散播到空气中久久不散,雪带着一身奇异的蓝色光晕,好似裹着一身美丽的雪花,在天闲身边尽情的飞舞。

    雪的脸上没有贵族小姐的矜持与娇羞,有的只有一片迷醉,那一头深金色长发被蓝色波光包裹,绽放着璀璨的光芒却又显得内敛而神秘,一袭白色长裙荡漾着蓝色水纹,安静的释放着奇异的魅力。

    天闲有些忘我,雪身上的淡蓝波光闪烁跳动,天闲的逆心诀随性而动,逆行的血脉瞬间通亮,天闲身上立刻腾起一层淡红的血光,和雪身上的淡蓝色波光交织在一处,两人舞步旋转飞旋,煞是好看。

    一直望着这边的四姑娘看到这个景象,眼中一瞬间爆发出一道精光。

    宾客们不由都望向这边,连那些对跳舞不感兴趣的老家伙们也露出了疑惑的眼神,,舞池中大部分人也都停了下来,惊讶的望着天闲,更望着那飞旋舞动,却有偏偏仿佛精灵般飘逸优雅的雪。

    女孩就好像一天一地的霜雪之中,山峰之巅独自怒放的冰晶花。

    从头到脚,不含一丝杂色,纯纯粹粹的美丽!

    满厅争丽斗艳的贵妇小姐,在这一刻尽皆失色。

    一曲终了。

    天闲停下了脚步,雪轻轻回身,靠在了天闲身上,大厅中一下安静了下来。

    轻轻把雪拉开一些,天闲微微屈膝,捏着那只软如无骨的小手,轻轻吻了一下,“谢谢!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雪依旧有些迷醉的望着天闲,这对于天闲是一个礼物,对于少女来说,却是一个纯粹的梦幻。

    直到天闲起身,四周这才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舞池中的男女们并不吝啬掌声,舞池外的人们更是满脸笑意。

    舞会自然需要些美丽的色彩,谁也不会去计较两个孩子抢了风头,倒是大多数宾客啧啧称奇。

    能在这黑德尔老爷的古堡内出现的,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两个孩子一个俊逸非常,一个美的简直不真实,但是黑德尔家族的友好盟友中,似乎并没有哪家有这样的子弟。

    男孩一头黑发,面相柔和,倒是有几分龙渊帝国人的味道,至于女孩,浑身都裹着说不清的神秘味道,根本说不准是哪里人。

    两人都是一黑一金的两只眸子,显然关系亲密,很可能还是亲人,但这就更奇怪了,哪家要是有这样出色的子弟,那肯定早就闻名遐迩,怎么可能完全不认得,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宾客们小声的打听着,但却无人知道天闲和雪的来历。

    塞纳二小姐见宾客们已经开始打听天闲和雪的身份,不由感到头皮发麻,圣灵殿的人也受到了今天宴会的邀请,但圣灵殿的地位超然,他们的人现在还没到,但就算这样,现在这两个家伙被认出来的几率也已经暴涨,要是有人知道自己带了圣灵殿的通缉要犯进到古堡里来。

    那么……自己恐怕就要永无翻身之日了!

    上前一步,二小姐已经不能再等,正想不顾一切将天闲和雪拉回去,但另外一个人已经先她一步走来出来。

    四姑娘嘴角含着浅笑,就在天闲和雪笑着对望,在宾客们还在疑惑的时候,悄然走到了天闲和雪身边。

    二小姐一见四姑娘走了出来,顿时愣住,脚下也停了下来。

    所有的宾客看到四姑娘站了出来,议论声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舞池中的人也是脸色微变,迅速远离了天闲和雪的位置。

    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古怪了起来,就连那些军部的大佬和一些帝国政要看到四姑娘都皱起了眉。

    天闲一愣,忽然发现了大厅中气氛古怪,大家都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着这边,望着自己身边的四姑娘。

    四姑娘见天闲奇怪的望过来,忽然压低声音,“天小哥,妾身被你瞒的好苦,若不是妾身亲眼所见,真是无法相信。”

    天闲莫名其妙,“什么……瞒的你好苦?”

    四姑娘无奈的摇摇头,之后却颇为狡黠的笑了一下,“既然事已至此,妾身只好请天小哥帮个忙了。”

    天闲完全听不懂四姑娘在说什么……

    而大厅中,宾客们见天闲和四姑娘窃窃私语,脸色都开始变得复杂难明起来,而站在不远处的塞纳二小姐则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目,眼内全是骇然之色!

    这家伙,怎么会认识这个煞星?这次真的死定了!

    四姑娘也不解释,当下转身,面向了人群当中的穆勒·黑德尔,这位黑德尔家族的实际掌事人现在脸色不那么好看,但当四姑娘望过去的时候,却立刻又恢复了笑意。

    四姑娘谦谦有礼的对着穆勒含蓄的点点头,轻声说道:“在此打搅大家的雅兴,妾身深感歉意,但有件事却不得不说,此次前来贺寿,妾身并没有携带贺礼,家主定然是见怪了。”

    穆勒眸子里精光闪了闪,笑呵呵的说道:“四姑娘说笑了,四姑娘能光临我黑德尔家,我们不胜感激,怎么还敢奢求贺礼。”

    天闲听的满心惊讶,这位四姑娘似乎好厉害的身份,黑德尔家的家主居然都这样客气,但是……这客气中好像还带着几分抵触和抗拒,并不是十分的友好。

    四姑娘嫣然一笑,“其实本次妾身并非没有带贺礼,只是想要给各位一个惊喜罢了,不知各位可知道美人泪?”

    美人泪!?

    宾客们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大部分人的表情更是有些疑惑,显然是不明白四姑娘在说什么。

    穆勒掌管黑德尔家族多年,见过识广,听了四姑娘的话不由微微一笑:“四姑娘说的,难道是那种及其罕有,四叶三泪,只出产在极寒地带的奇花吗?”

    花?

    天闲心中一跳,什么四叶三泪?

    四姑娘当即点头,“家主果然博学,这美人泪极其罕有,大陆上知道的人很少,而今天,我带来的,是最为鲜活的美人泪。”

    说着,四姑娘向一旁轻轻退了一步,目光直接落到了雪的身上。

    众人一片惊愕。

    穆勒也是面露讶然,“四姑娘,你是说……”

    四姑娘凤目中精光微闪,“美人泪虽美,但终究只是一朵花,使用了美人泪的女子才是天下绝美!大家,可看到这女孩身上的蓝色光晕?这就是美人泪的光晕!”

    这次大家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目光齐双双盯着雪身上越来越显得浓郁的蓝色波光。

    雪微微蹙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闲可是已经有点心虚了,难道说……那朵花,那朵奇怪的花并不是什么摆设!而是这位四姑娘带来的贺礼!?

    那花……可是已经被雪吃掉了!

    似乎……似乎在花园里的时候,隐约听见那个小女仆似的丫头说什么丢了贺礼的话,还有刚才四姑娘说自己瞒的她好苦,这,这不会那么巧吧!

    四姑娘笑容满面,看了一眼天闲和雪,“美人泪是最能催发女子魅力的花,这两位是妾身的朋友,妾身恳求他们今天在这里用这美人泪献上一支舞,因为妾身听闻当年黑德尔老爷就是在这样的舞会上与夫人相识的,所以……”

    说着,四姑娘露出了几分歉意,“但这件事没有事先透露,还请家主见谅。”

    宾客们脸上多了几分恍然之色,没想到这四姑娘饶了个弯,却弄出这样一出戏码,但不得不说,的确非常漂亮。

    不过,大多数宾客们脸上很快再次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刚才四姑娘说这两个孩子是她的朋友……

    不是她的随从,而是朋友!

    也就是说这两人能站在这,其实是因为其他的显赫身份,但……到底是谁,有胆子公然在这里和这位四姑娘站在一起!

    塞纳二小姐现在简直想立刻逃出古堡去,现在只要有一个人出声说这两个家伙是自己带来的,那么……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而这时,一个油滑强调却好像重锤一样砸在了二小姐的心上。

    “塞纳,你带来的朋友真是交游广阔,居然和四姑娘也是朋友。”

    塔克站在不远处,神色中全是一片恶意。

    无数目光一瞬间集中到了塞纳二小姐的身上,而穆勒听了这话脚下一软,险些栽了一个跟头,瞪大双目,骇然无比的向塞纳看去。

    塞纳二小姐如坠深渊!

    塔克!你这个该死的蠢货!你会害死所有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