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二章 大闹宴会(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有点后悔,刚才光顾着高兴,也没仔细问问那位四姑娘倒是哪里哪家的人,只说了一句有缘再聚,这艾尔达大陆茫茫无边,哪有那么巧的缘分?

    不过看样子对方是今天宴会的宾客,天闲想着回来问问塞纳二小姐,肯定会有收获,没想到的是,和雪偷偷再溜回房间时,塞纳二小姐已经好像一只随时会爆炸的气球等在那里。

    二小姐已经换了女装,华丽的百褶晚裙,略施薄粉,一下显得明艳动人起来,不过……这丝毫掩饰不住她的火爆性子!

    把雪送上阳台,天闲才从阳台一露头,二小姐那张能吃人似的面孔已经压到了天闲脸前。

    一把将天闲从阳台外揪了进来,二小姐愤怒到了极点,“你这个该死的杀人魔!你到给死到哪儿去了!?”

    天闲只是淡淡道:“你派人堵住了房门,我们自然就从窗户出去了,怎么?难道我们连走动的权利没有,是你的囚犯吗?”

    一句话问的二小姐脸色急速涨红起来。

    放开天闲,二小姐哼了一声,“我只是不想你们惹麻烦,今天是老爷的寿辰,宾客很多耳朵身份复杂,而你们有身份敏感……”

    虽然听起来不情愿,但顿了下后,二小姐还是说道:“派人守住门口是我不对,但我真的是没办法,今天不能出意外!”

    天闲虽然十分不高兴这位二小姐的做法,但对方既然道歉,那也就没什么好计较的,何况这位二小姐一脸的黑云压山,有苦说不出的模样……

    “我们也溜达过了,今天不想再出去,你去参加宴会吧,别忘了叫人再预备些好吃的,嗯……还有新鲜的花。”

    二小姐脸色依然难看,定定看了天闲几秒,“很遗憾,你们……也要去参加宴会!”

    什么?

    ……

    大概十几分钟后,早等的不耐烦的二小姐开始拼命的敲天闲的房门,“还没好吗?再快一点!”

    房门有点无奈的打开,已经梳洗打扮一番,把倔强的黑发梳理整齐,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天闲出现在了门内。

    “大……二小姐,你这也太着急了吧!”天闲一边扣着领口的扣子,一边叹着气。

    二小姐微微一愣。

    眼前这个显得十分俊秀的小公子难道,难道是是那个脏兮兮,脸上总带着那么几分恨人坏笑的臭猴子!?

    惊讶的上下打量天闲,礼服出奇的合身,小小的少年却显得英姿挺拔,一头黑发倍显精神,双手扣着领口的扣子,似乎有些仓促,但眉眼间笑意淡淡,又显得从容不迫。

    短短功夫,这家伙居然大变了一个模样。

    不过二小姐只是哼了一声,打死她也不会说自己觉得天闲英俊的,“洗干净了话,就快走走!”

    而当雪打开房门的时候,二小姐直接呆住了。

    雪今天是一件白色的晚礼服,这件礼服可是二小姐的珍藏,是她最喜欢的礼物,但小孩子长的太快,这件礼服对她来说已经有点小了。

    开门的一刹那,一股霜雪寒意迎面扑来,洁白精致的礼服裹着她一身雪肤冰骨,说不出的寂静与幽美,夜色在女孩子身材出具模样的线条上静静流淌,那一头深金色的长发奢华的绽放着内敛的银色光晕。

    雪站在那,仿佛一朵奇异的金色莲花,释放着独属于她的特有魅力。

    天闲也是眼前大亮,这么许多天一起旅行,天闲却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表情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也不梳妆打扮的女孩子竟然如此美丽。

    “黑……”雪的目光只看着天闲,嘴角含着浅笑,“你好奇怪……”

    天闲顿感尴尬,这一身行头可以说有点别扭,别人看着没什么,但被这个小姑娘取笑却觉得有点难为情。

    “明明是你很奇怪嘛!”天闲嘿嘿而笑。

    二小姐恶狠狠的瞪了天闲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女孩和你在一起,简直是暴殄天物。

    “走吧,没时间了!”虽然很想立刻拉住雪的手好好亲近亲近,但二小姐知道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

    去一楼大厅的路上,天闲忍不住奇怪的问:“我们为什么也要去参加宴会?”

    不问还好,一问这个二小姐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是父亲的命令!但凡客人都要被请到客厅用餐,我们黑德尔家从不怠慢朋友!”

    说着二小姐一咬牙,“说到底,还不是塔克那个杂碎!要不是他多嘴……”

    深吸一口气,二小姐沉声说道:“到了宴会厅,我会安排你们在安全的地方休息,你们吃些东西,不要和别人说话,等到舞会结束就可以离开了,记住……”

    二小姐回过身,严肃的强调,“绝对不要和别人说话,特别是我家里的人!我们家族所有人都是淡蓝色眼睛,遇见这样人就背过身去!”

    天闲对此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雪倒是不在意,只是一个劲的打量天闲的模样,不时掩口而笑,弄的天闲十分无奈。

    一楼巨大的宴会厅早已经人满为患。

    帝国各界巨头精英几乎全部露面,现在正各自和相熟的人寒暄,虽说宴会开始了有一会,而且现在黑德尔家的实际管事人——穆勒·黑德尔已经露面,这笑容满面的在宾客们中间游走,但黑德尔家族的真正主人,黑德尔老爷却不知踪影,宴会没办法进一步进行。

    宾客们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现在正是扩展人际关系的好时候,而且那位黑德尔老爷性情古怪也是出了名的,虽然今天是他的寿辰,但说实话,就算他压根不露面,宾客们都不会感到很奇怪……

    “记住,不要和别人说话!”塞纳二小姐把天闲和雪带到了宴会厅的角落,反复叮嘱,这才颇为紧张的离去。

    天闲才懒得和别人说话,这里的气氛让天闲不怎么喜欢,而且显然雪也不喜欢,她性子安静,而且抵触人类,这样喧哗的地方让她早早皱起了眉。

    “走,我们去找些顺眼的花。”天闲捏了捏雪的小手,牵着她就走。

    一路上无数衣冠楚楚的先生小姐相伴而行,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这样上流社会的聚会,其实目的也没有特别之处,人脉积累,感情交际,只是方式更加含蓄而已。

    当然,离开了这宴会厅,那么就不一定含蓄的住了,特别是那些幽深的花园中,每每会传来些急促的气喘尖叫声。

    顺着宴会厅外围的小餐桌,天闲和雪一路溜达着,虽然不曾参加过盛况如此的宴会,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走过半个宴会厅的距离,天闲一手轻松的背后身后,挨着雪的手臂微微弯曲,步伐也渐渐有了节奏。

    雪不曾看过那些贵族小姐夫人们是如何模样,但她却能感觉到天闲的变化。

    很自然的,雪挽住天闲的手臂,脚下的步伐也慢慢和天闲统一起来,两人慢慢而行,一对金玉人儿惹来好多视线,尤其是雪,那一身冷霜般的气息和这宴会格格不入,但却又和身边的男孩契合的恰到好处,不免让人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

    不过,倒是一直没有人上来找麻烦,雪一身气息逼退了三成登徒浪子,身边又有男伴,而且怎么看雪的注意力都在天闲身上,两人眸子都是一金一黑,相伴而行,显然关系不浅,哪还有人来自讨没趣。

    最主要的……这对孩子还太小了,雪要是再年长几岁,所不定会有多少人来搭讪……

    没人打搅,两人乐得清闲,天闲偶尔拿起小餐桌上的点心来吃,顺手将合适的花交到雪的手中。

    宴会嘛,以吃为主!天闲的想法很简单。

    “你怎么……身上好像有点奇怪。”走了一会儿,天闲古怪起来,雪的身上……若有若无的似乎在冒出淡淡的蓝色光晕,之前就这么觉得,现在似乎又明显了几分。

    雪不解,“怎么了?”

    仔细瞧瞧,似乎那光晕又不见了,天闲摇摇头,或许是今天雪的打扮有点不同,多心了吧。

    “没什么,我们去对面,那里有一大排点心!”

    和雪缓缓走到大厅对面的长排餐桌前,天闲正想对那块诱人的点心下手,却不想边上同时伸来一只小手,两人指尖相触,顿时都缩了回去。

    “是你?”天闲一愣。

    “居然是二位!”

    对面,正是刚才花园里的那位四姑娘,她换了一身黑色晚裙,乌发盘起,露出洁白细腻的脖颈,凤目神光流动,一身妖冶气息更显清晰。

    看着天闲和雪,四姑娘着实惊讶,这两人在花园里时衣着有些破旧,也不见有保养仪容的痕迹,显然不是贵家子弟,现在居然也作为宾客出席宴会!

    难道和黑德尔家暗中有什么关系,那……四姑娘暗暗皱眉,事情似乎有点麻烦了。

    天闲大喜过望!

    “四姑娘!你怎么在这?”

    显然这餐桌边是一些避免接触人的青年情侣或者无聊的人才来的地方,没人像天闲和雪这样专门为了吃东西跑到这里来,这位四姑娘却独自出现在这。

    四姑娘笑意盈盈,“妾身有些走累了,到这里来歇歇。”

    天闲忽然怔了下,因为周围忽然传来窃窃私语声,四下一看,周围的宾客不和什么时候都已经和这边拉开了些距离,虽然只有三五步远,但在这人满为患的大厅内,这短距离就很明显了,而且都是偷瞄这边几下,似乎在悄悄议论什么。

    怎么都躲开了?

    天闲正疑惑,四姑娘已经问道,“天小哥,不知道你和黑德尔家族有什么渊源吗?我和黑德尔家族打交道也有好几年了,却没见过你们呢。”

    “呃……这个……”天闲挠头了。

    “难道是临时来参加宴会的?”四姑娘目色闪动,心中大胆的猜测。

    让四姑娘没想到的是,天闲有点傻笑的点点头,“嗯……差不多吧。”

    临时?黑德尔家族势力庞大到让人无法相信,哪有临时邀请两个没关系的小孩子的道理?

    四姑娘正想再问,宴会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当代黑德尔家族掌事人,穆勒·黑德尔走上了通往二楼的宽大楼梯,站在空旷的楼梯上,这位已经年近四十五岁的男子笑容可掬,在他背后楼梯平台上就是他的巨幅画像,可是和画中那穿着铠甲,颇有几分威武味道的样子相比,他身上却没有丝毫武者的味道,圆滚滚的身子上只有一团和气。

    “各位!”

    穆勒高声喊道,声音洪亮如钟:“我父亲看来是要迟到了,不过想必他老人家一定在马不停蹄的从什么地方赶回来……”

    这句话一出,满厅宾客都笑了起来,不过倒是没有嘲弄不满之意,倒是颇有几分早知如此的味道,那些穿着军服,将星缀满肩章的帝国老将们更是笑的肆无忌惮。

    “那个老东西!一到这样的场面就开溜,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哈哈哈!”

    “下次再去我家喝酒!我也开溜!”

    “快七十岁的人了,还到处撒野,真是……和我们这些老东西一模一样!”

    宾客们笑笑也就算了,可没人像那几个聚在一起的帝国老将们大声说笑,在整个帝国,敢在黑德尔家城堡里大声说笑的,也就这么几个人而已。

    其余人要是敢这样没规矩,惹了那位黑德尔老爷不高兴,哼哼……

    楼梯上的穆勒脸上也没什么尴尬,似乎早就想到会如此,大声说道:“在这里,我代表我父亲,代表整个黑德尔家族,感谢各位多年来对我们的支持!黑德尔家族近年来在我的带领下虽然有些变化,但我始终铭记父亲的教导,在此,我需要重申:黑德尔家族的朋友,必然会得到回报!”

    宾客中响起了掌声,那几个老将军更是又笑了起来。

    穆勒作势看了看外面天色,笑着说道:“时间不早了,我看各位先生小姐们已经有些着急,我这个老家伙还是赶紧离开,让我们的舞会开始吧!”

    这句话立刻在宾客中引来一片欢笑之声,很多人已经等不及了。

    宴会大厅中央顿时空了出来,宾客们纷纷后退,大厅边缘的果盘餐桌也被仆人们迅速扯下,换上正式的,大大小小的餐桌,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美酒。

    餐桌围成一个面积不小的舞场,大厅楼梯中央小平台上的乐队也终于开始演奏开场音乐,这宴会这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大厅边的四姑娘笑声说道:“舞会就要开始了,两位不打算去跳舞吗?”

    跳舞?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这种事自己可是完全不会的,以前没学过,三娘更没教过,但是……

    看了看雪,今天的雪特别的美……

    不去的话……是不是有点可惜?

    忽然嘿嘿一笑,天闲轻轻一勾雪的手臂,“走!我们去跳舞!”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