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百零一章 琴笛对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城堡后的花园层层环套,不仅占地面积广大,而且路径十分复杂,走到一处尽头,掀开遮挡视线的花丛,却发现眼前又是另一片天地。

    现在城堡中的护卫仆人们都在大厅周围,那些满身煞气的士兵也只在城堡前,城堡后倒没什么人,这里稀少的守卫也没人留意城堡上是不是有客人在荡秋千……

    天闲带着雪毫无难度的落到了地面,收起银晶丝,两人又是新奇又是鬼祟的钻进了花园。

    花园中并没有守卫,外围的青藤篱笆也颇为高大,花园里有层层的花丛,外面很难看见里面的景象,现在仆人们又都进了城堡为了准备宴会帮忙,这里根本没人,倒是成全了两个偷偷溜进来的家伙

    花园的小路上,雪在前面小跑着,双颊微微泛红,一路开心无比的笑着,这座巨大精致,而又颇显得神秘的花园让女孩有些兴奋过头。

    那些精心修剪的花冠,池水里五颜六色的游鱼,柔美细腻的雕像和小巧精致的楼台无一不让雪感到惊奇。

    月光如洗,洒在女孩被吹起的深金色长发上,发丝上银色的光辉迎风辉映,仿佛闪动着月亮迷人的光晕。

    天闲慢慢跟在雪身后,对于这些花花草草,天闲自然没太多的兴趣,不过天闲知道雪会喜欢这里,从寂静森林离开后,这个女孩虽然依旧对待其他人冷漠,警惕,但也对这个世界展现出了无以伦比的好奇心,她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瞧一瞧,就算一颗露珠从草叶上滚落,她也可以看上一会儿,然后开心的笑笑。

    “黑!快来!!”雪似乎有发现了什么。

    又是什么毛毛虫之类的吧,天闲感叹,人家小女孩都对这样的东西怕的要死,雪却兴致勃勃……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天闲甚至开始担心自己会迷路,好在那座巨大的城堡就立在身后,还不至于找不到回去的目标。

    终于,雪也累了,在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微微喘息。

    前面就是一个乱石砌成的小池塘,池塘里不少鱼儿在缓缓游动,雪轻轻晃着小腿儿,笑意吟吟的望着那些游鱼,目光随着它们来回游动,十分难得的露出了一脸惬意之色。

    天闲其实想抓来几条鱼烤着吃,但是看看雪的模样,再想想生火的烟雾,只好遗憾的放弃了这个想法,去旁边的树上摘了片树叶回来,也坐到了长椅上。

    一路走来,半个人影也没看到,看来这花园现在的确无人看管,拿了片树叶含在口中,天闲轻轻吹起了叶笛。

    孑然一身离开火雾山,除了那根银晶丝,带走的只有这叶笛声。

    天闲其实不懂什么旋律,这叶笛一直是在靑潭排解寂寞的东西,吹出来的从来只是随性而来的心绪,如今,经历过生死,这叶笛声中更多了几分沉稳,也更显灵动跳脱,时而沉静如水,时而炙热如火。

    雪不知不觉凑了过来,挨着天闲听着笛声,每次天闲吹起叶笛,雪都会静静的听,定定望着天闲,好像望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宁静的笛声持续没多久,忽的,一段突兀的琴声从不远处响起!

    琴声忽然插到叶笛声中,天闲不由微微一怔,不过这琴声虽然来的突兀,但是却没有任何冲撞的意思,曲调柔和,婉转动听,几个高调也不显得咄咄逼人,倒是颇有几分相邀的味道。

    这里还有别人!

    天闲有点意外,但并没怎么吃惊,自己和雪在这里溜达,别人自然也可以,天闲倒是觉得这琴声十分动听,袅袅如烟,声声撩拨人心绪,着实动人。

    翻过树叶,天闲变了曲调。

    那琴声居然也随之一变,鱼随游水般跟了过来,音色摇摆,和天闲的笛声颇为相似。

    天闲一乐,这人倒是有意思,居然能随着自己的笛声而变换曲调。

    一时心起,天闲曲调再变,声调也高亢起来,那琴声当即一变,声调也扬了起来。

    两世为人,天闲骨子里有着一些其他人不会有的沉淀,上一世匆匆而行,不等脱离那个黑暗的生活就早早离世,这一生受到百般呵护,但终究天意弄人,残缺了这世界上为人最重要的一环,无法继承圣痕成为了致命的伤痛,凭一股心血离开了故乡,踏上可能根本没有归途的旅程,而生死劫难后,世界豁然开朗……

    此时吹起这熟悉的叶笛,起初还有些和那琴声较真的意味,到了后来,天闲却不由得心潮澎湃,对这世界的无限憧憬,对家乡的思念和歉意如洪水决堤不可抑制,一股脑全部融入这一片叶笛声中,浓烈如夜,飘渺消散……

    那琴声居然丝毫也不逊色!

    曲调随着叶笛高低起伏,在有些地方虽然显得艰涩一些,但却依旧圆润动听,琴声颇含古韵,一拨一弹间随心而发,虽然和叶笛声色相差许多,却依旧配合的几近完美,宛如合奏一般曲调曼妙。

    一曲终了,天闲不由泪流满面,那琴声婉转凄切,却又灵动鲜活,听来动人无比,天闲想起自己的际遇,又感于琴声中传来的哀婉之意,泪水想止却止不住……

    男儿有志,却并非无泪。

    “黑……”雪轻轻抬起衣袖去擦天闲的脸,目中也是泪光隐隐,很多事只能意会,说出来就变了味道,这总是笑着的少年,心却似乎比谁都要深沉。

    天闲惊觉,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雪,都是男孩子给女孩子擦眼泪,哪有让雪拿衣袖蹭自己脸的道理。

    胡乱蹭了蹭面孔,天闲展颜一笑,抬手抹抹雪的眼角,“笨蛋,你哭什么?一哭就不好看了。”

    雪只是轻轻笑了笑,无声的靠在了天闲肩膀上。

    天闲挠挠头,正不知说点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花木响动声,花篱后的小道上似乎有人影正走过来。

    “小姐……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这次丢了贺礼,宴会再不现身的话……”一个急急的声音传来。

    “好啦,闭上你的嘴巴。”另一个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顿时打断了她。

    “小姐!”第一个声音有些不屈不挠。

    “闭嘴!”

    天闲和雪立刻站了起来,正两个声音显然是冲着这边来的。

    人影晃动,那道通向小路的的篱笆小门被一只手推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天闲眼前微微一亮。

    这是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子,一身简单的红裙,却显得身姿摇曳,月光下俏生生站在那里,正用一双好看的眼睛打量自己这边。

    “小……小姐!你慢点!”篱笆里又跑出一个人来,这次却是个年纪更小一点的女孩,看起来顶多十岁,她怀里抱着一把硕大的竖琴,那竖琴看起来分量不轻,压的她跌跌撞撞从篱笆门里跑了出来。

    “没规矩!”站在前面的红裙女孩立刻皱起眉。

    从篱笆门里跑出来的小姑娘赶紧收住脚步,抱定了竖琴站在那里,脸上有点委屈,却一动也不敢动。

    天闲转转眼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哪家的贵族小姐,可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像。

    望了望天闲和雪,那红裙女孩似乎有点意外,上前一步,盈盈一拜,“妾身不知两位在此小聚,刚才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天闲听了这话,直接傻在了那里。

    艾尔达西南大陆被七大帝国割据,绝大多数人类聚居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从人文风俗到人种特点,可以说龙渊帝国最具有东方特色。

    居民多为黑发黑眼,体格匀称,女子更显窈窕,举止言辞也谦和有度,身上透着那么一股东方人特有的含蓄和柔和。

    但这里毕竟不是地球,其中还是有许多差别的,这一点天闲在方良身上就能看的出来。

    可眼前这个女孩子!

    刚才踏前的那一步,那轻轻的一拜,眉眼间含蓄的笑意和口中吐出的言辞,活活一个古韵十足的东方人。

    仔细看去,这女孩一身红裙虽然简单,不加装饰,但却十分贴身,显然经过精心裁剪,肌肤白皙细腻,月光下熠熠生辉,一对柳眉下明眸凤目,鼻子小巧,红唇淡淡,她年纪不大,看起来和塞纳二小姐相仿,但一头乌发却在头上成一个成年的发式,让脸上多了几分成熟。

    浅笑站在那里,这女孩浑然如一片绯红的夜色。

    天闲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的眸子,那对黑色的眼睛在夜晚微微放着亮光,顾盼间眼波流转,虽然似乎刻意的控制,却还是流露出一种妩媚横生的感觉。

    这女孩子……天闲好几个念头在脑子里翻转着,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她的字眼。

    妖!

    虽然站在那有股秀丽端庄的感觉,吐字柔和,但皎洁的月光下,这个女孩越是显得宁静温婉,她身上略微透出的妖媚气息就愈发显得清晰。

    那女孩子也在打量天闲和雪,目光在两人身上走了几圈,心下满是疑惑。

    刚才这里笛声悠扬,顿挫有力,时而跳脱如云,洒脱自在,时而深沉如山,寂静清幽,想来是精通曲艺之人,没想到这里却只有两个孩子,似乎也根本没有乐器。这两人打扮穿戴既不是这里的仆人,可又不像是今天的客人,着实奇怪。

    “不知……”见天闲和雪都没有开口,这个女孩只好又问道,“刚才与妾身琴声对和的,可是两位?”

    原来弹琴的是她!

    天闲摸摸头,讪讪的拿出了那片树叶,和那把华美的竖琴比起来,这片树叶就显得有点寒酸了。

    看着那片树叶,那女孩子眼中闪过几抹异彩,“刚才,就是用这树叶吹出的笛声?”

    天闲嘿嘿笑笑,“见笑了……”

    那女孩忍不住多看了天闲几眼,忽然间似乎发现了什么,神色微微一变,但迅速恢复,:“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天闲心中舒服,这口气话语听起来怎么就这么顺耳,比起门口那两个护卫口里的“先生”可动听的多了。

    “我叫天闲!”天闲干脆的回答,同时指了指雪,“这是……我妹妹,雪儿!”

    雪立刻皱皱眉,不动声色的踩了天闲一下。

    “天……闲……雪……”女孩子慢慢嘀咕了两下,若有所思。

    “你叫什么?”天闲十分好奇的问。

    那女孩还没回答,背后那个小丫头却急了,“你是什么人?敢问我家小姐的名字!”

    “多嘴!”那女孩立刻皱眉,低喝了一声。

    “小姐啊……”那丫头看起来也不害怕,显然是和这个女孩混的烂熟,央求似的说道,“我们快走吧,宴会都开始了,迟迟不露面的话不是办法。”

    那女孩脸色一寒,“哼!摆明了在算计我!我难道还要去再丢一次人!”

    “可是……可是不去的话,回去没办法交代。”小丫头满脸为难。

    女孩脸色颇为难看,思索一阵,还是叹了口气,“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本来是一桩好事,却变成了自讨苦吃,这次回去恐怕是要挨罚了。”

    “所以啊,我们还是快点去宴会那边吧,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小丫头一个劲儿的催促。

    那女孩无奈,苦笑一下,对天闲说道:“今天有些烦心事,来这里弹琴解闷,本以为这里没人,没想到与天小哥不期而遇,我在家中排行第四,若不嫌弃,就叫我四姑娘好了。”

    四姑娘?

    天闲摸摸鼻子,自己报了姓名,但人家却只说了个排行,看来是有意隐瞒什么。不过看这女孩似乎身份特别,和自己非亲非故,隐瞒些什么倒也不算奇怪。

    但她的琴弹的曼妙妖娆,由心而发的琴声却是动人无比。

    “四姑娘是急着要去参加宴会吗?”忽然,一直静静站在那里的雪开口说话了。

    四姑娘眸子一闪,浅笑道:“正是,两位……不去吗?”

    “我们还有别的事。”雪轻轻答道。

    四姑娘似乎在雪的脸上看到了几分戒备,识趣的说道:“那妾身就不打搅了,不过刚才笛声悠扬顿挫,是妾身平生仅见,日后有缘的话,还希望能和天小哥再合奏一曲。”

    天闲有点兴奋,虽然是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但这女孩琴声动人心弦不说,举止言谈一股子东方气息迎面扑来,实在是倍感亲近。

    “嗯嗯,有缘再见!”见四姑娘望过来,天闲连连点头。

    “光光,我们走吧。”四姑娘对天闲抿嘴笑了下,微微一礼,转身离去。

    “小姐啊……不要在外人面前叫我名字,很难听的……”那小丫头嘀咕着,赶紧跟了上去。

    “就你多嘴!下次把你的嘴巴缝上!”

    “缝上就缝上!就怕小姐你舍不得!”

    “还说!”

    “小姐啊……”

    两个女孩子叽叽咕咕说着,很快声音就消失在了花园的阴影中……

    天闲目送两人离去,心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就如同在异国他乡,忽然一抬头,一个正经八本的老乡出现在你面前,满眼满耳的古怪世界中一下蹦出一个你熟悉的人来!这感觉……舒爽!

    “还看!”雪踩了踩天闲的脚。

    天闲赶忙回神。

    “回去了!”雪丢下天闲,自己向回走去。

    “不再看花园了吗?”天闲赶忙跟了上去。

    “免得再看出来两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