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十八章 交易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城堡毁了一半,护卫们直到现在还在忙碌,二小姐直接将天闲拉到了远处的空地上,由始至终都抓着天闲的手,这让天闲有点奇怪,这位富家小姐似乎一下子就对自己热情了起来。

    到了远离城堡前的小花园里,二小姐这才站住脚步,轻轻咳了一声,“嗯,现在正式的做一下自我介绍。”

    说到自己的身份,二小姐虽然衣衫有点破烂,浑身尘土,看起来有有点狼狈,但脸上还是露出了自傲之色,“黑德尔家族第五顺位继承人,塞纳·黑德尔,就是本小姐了!”

    说完,塞纳二小姐不由得微微扬了扬下巴。

    天闲和雪都是眨了眨眼睛,看看对方,目露疑惑。

    这让让二小姐皱皱眉,怎么这两人没有吃惊,反而很疑惑的样子,“咳……我是因为一点事情,所以才单独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你们……难道不相信我的身份吗?这些天难道你们没有打听我是谁?”

    天闲和雪都摇了摇头,这几天都在为迷雾小镇的事困扰,谁有时间留意这朵百合花。

    见天闲和雪一脸迷惑,塞纳二小姐忽然想到可能,神色顿时古怪起来,“你们……难道不知道黑德尔家族?”

    天闲和雪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呃……”

    塞纳二小姐的脸僵硬了一下,自己一脸炫耀,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没听过自己家族的名字,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要给自己难堪的模样,可在这黄金之都内,居然有人不知道黑德尔家族,这简直有些荒谬。

    “那……那你们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塞纳二小姐十分和善的笑着,丝毫没有富家小姐的傲慢和无礼,“我们黑德尔家族在这座黄金之都,在整个帝国,甚至在整个大陆都有很多生意,简单点说,我们是一个商业家族,有钱人!”

    这个介绍相当的通俗易懂,而且话里透着低姿态的诚恳,虽然明摆着叫自己有钱人,但却没有让人听着很舒服,塞纳二小姐自问这段话还是说的比较合适的。

    不过天闲可不关心这个……

    “你知道雪的父亲在哪?”天闲很直接的问。

    塞纳二小姐眼神顿时微微一亮,露出了几许狡黠的目光:“你们……不是姐弟吧!”说完,在天闲和雪的面上扫了两下,两人相貌上看不出是亲人,但眸子却惊人的相似,这一点的确十分可疑。

    天闲怔了一下,这才想起,雪之前说和自己是姐弟俩,那么刚才自己不该说‘雪儿的父亲’而应该是‘我们的父亲’。

    “我早就怀疑你们不是姐弟,不过没关系,我对别人的身份从来不刨根问底,你们无论从哪里来,做过些什么,那些事我都不想去计较。”

    关于这件事只是当时雪为了脱困随口说的而已,天闲并不在意,索性直接说道:“我们的确不是姐弟,不过现在我只想知道雪儿的父亲在哪里,你真的知道吗?”

    塞纳二小姐笑的满含深意,十四岁的小女孩脸上闪动着惊人的成熟,眸光中狡黠之色更浓,“关于这件事我只是在雪儿那里听到而已,现在,我并不知道她的父亲在哪里。”

    天闲一愣,说来说去,原来这位富家小姐根本不知道雪的父亲在哪,只是在这里绕圈子而已!

    “但!”塞纳二小姐眸子一闪,面上再次透出几分自傲之色,“我们黑德尔家族想知道的消息,恐怕还极少有打探不到的,向这样找人的事,根本不成问题,就算是一个死人,我们也能挖出他的骨头来!”

    说着,二小姐望着天闲和雪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莫名的炙热和渴望。

    天闲心中倍感奇怪,这位富家小姐忽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昨天她还是一个对雪流着口水,让人实在不敢恭维的百合花,但现在,她却露出了极尽渴望和炙热的眼神,那绝不是什么扭曲的**。

    虽然衣衫有点破烂,但这个之前把自己打扮的好像一个精致少爷似的女孩却全不在意,一双眼盯在自己和雪身上,她的呼吸微微急促,仿佛有一丝丝紧张。

    天闲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你是说,你愿意帮我们打探消息?”

    “是的!”塞纳二小姐毫不犹豫的回答,“你们两个连黑德尔家族都没有听说过,消息闭塞,想要在这大陆上找一个人谈何容易,不借助其他的力量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天闲看着二小姐那毫不掩饰,又热切了几分的眼神,心中已经了然一片,“那么……条件呢?”

    二小姐的眼神微微缩了两下,也不说废话,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教我剑术!”

    啊?

    天闲和雪听这话齐齐愣住,天闲更是摸不着头脑,“那个……你能再说一遍吗?”

    “教我剑术!”二小姐表情异常的严肃。

    天闲感到有点好笑,“我说塞纳大小姐,你这样的有钱人干嘛找我教你剑术,你身边的护卫们一大堆,哪个不是厉害的家伙,我看那个卢克就十分厉害,你和他学的话……”

    “我不是大小姐!”塞纳猛的站了起来,眼中涌出一片莫名的激动,大声说道:“我有三个长兄,一位姐姐,你今后可以称呼我为二小姐,或者塞纳二小姐,但……绝对不能是大小姐!!”

    呃?天闲奇怪的看看塞纳,虽然称呼上不该出错,但是她对这件事似乎反应有点过激了。

    塞纳吐了口气,看看面色古怪的天闲和雪,意识到自己的口气有些奇怪,不由面露尴尬,“我们家规森严,这称呼上……绝对不能有差错,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们……记住这个就是了。”

    天闲自然看出塞纳是在隐瞒什么,但这显然是人家的家事,不便深问。

    塞纳重新坐下来,面色也迅速恢复平稳,瞟了一眼不远处城堡那里的护卫们,“我要学的……不是那些家伙给我演示的花拳绣腿,我要学的,是能杀人的剑术!”

    天闲听了这话可是着实吃了一惊。

    这位富家小姐居然说要学杀人的剑术!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要学那样的剑术干嘛?难道要自己去杀人不成!?

    塞纳盯着天闲,望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似的少年,眼中露出了几分紧张和不受控制的畏惧,“你……你昨天,杀了那个人,对吧?”

    天闲忽然感觉眼前这位塞纳二小姐满身的疑团,她看到自己把巴哈烧的干干净净,明明怕的要死,可却偏偏要和自己学什么剑术,这样的有钱小姐想要学什么东西的话根本不用来找自己,再说那些护卫恐怕也不是什么软角色,那个卢克可不像是只在训练场上滚过两圈的笨蛋,他身上带着一股煞气,就和那些**老大身边的核心打手一样,绝对是杀过很多人的。

    这位富家女为什么要找我学什么杀人的剑术?

    “你不必知道为什么!也不必问!你只要答应!我不仅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雪儿的父亲,而且还会给你丰厚的报酬,对于你毁坏了这座城堡的事我也不再追究。”塞纳自然看得出天闲摆在脸上的疑惑。继续飞快的说道,“单单凭借你毁掉我的城堡这一条罪名,我就足够在整个大陆上通缉你,到时候你的画像会贴在大街小巷,你将寸步难行,你们两个小孩子……呃!”

    说着,塞纳忽然愣了下,双眼渐渐睁大起来,脸上慢慢露出了惊愕的神色……盯着天闲,盯着雪,嘴巴也跟着慢慢张大。

    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闪过一个画面!二小姐愕然瞪大了眼睛,说起通缉的画像,当时在那条闹市街上匆匆撇了一眼,根本没去在意,但现在想来……那两个画像似乎,似乎……

    那个女孩的画像不怎么真切,也看不出一头金发闪动银辉的美丽样子,但是那个男孩眉眼清楚,一头黑色短发,脸上带着坏笑……

    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当时虽然没有留意看,但那通缉令下却有一个极度醒目的标志——圣灵殿的飞翼印章!这两个家伙居然是被圣灵殿通缉的罪犯!

    “你们!!”塞纳二小姐骇然的站了起来,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天闲转转眼珠,在说起通缉令的时候对方忽然脸色大变,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必再去怀疑别的可能,对方已经认出自己来了。

    看来这里的确不能再呆了,哎……

    天闲心下一片可惜,看来这位塞纳二小姐是有能力找到雪的父亲的,但是既然对方察觉了自己和雪被通缉的身份,这件事已经不再可能,圣灵殿好大的威望,在艾尔达的影响力无以伦比,圣灵殿通缉的罪犯可算得上是罪无可恕。

    想到这天闲就不由恨的牙根痒痒,那个混蛋古恩!居然派人通缉自己!明明是他自己没抢到宝贝而已!

    看了看不远处的护卫,他们正在忙着整理城堡的废墟,无人留意这边,天闲笑着看了看塞纳二小姐,“嗯……很可惜,虽然我很想知道雪的父亲在哪,但看来我们已经不适合在留在这,我只希望……你不要拦着我们离开。”

    “等等!”

    天闲拉着雪正要向后退,塞纳二小姐猛的一声大叫。

    眼睛睁圆,塞纳二小姐看着天闲,已经小有规模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眼内一片挣扎,“等……等一等!让我想一下,很快就好!给我一点时间!”

    见天闲目露疑惑,塞纳二小姐仿佛怕天闲走掉,大声说道“我就在这!你还有什么不放心!我只是个软弱无力的女人,对你一点威胁都没有,你甚至,甚至……”

    二小姐的嘴唇抖了几下,紧紧盯着天闲说道:“甚至把我当做人质,那样你就可以安全离开这!”

    这位二小姐是不是真的有点问题?

    天闲感觉自己完全摸不着这位二小姐思考的路线在哪里,她这么说的话,岂不是在给自己提了个醒,好在自己没有绑票的意思,否则的话……

    塞纳二小姐站起身,来来回回的开始踱步,嘴里还不时嘀咕着什么,就算天闲五感敏锐,可也听不清她到底在念道什么,只是隐隐能听到断断续续的“日期……如果”之类含糊的词句……

    好一会儿,二小姐终于慢慢站住了脚步。

    天闲有些讶然的看着回过头的二小姐。

    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女孩,眼中居然是一片惊人的决然之色。

    “你们留下!我们做一笔交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