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十七章 我是男的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迷雾小镇之内。

    朦胧的灯火照耀着这个现实和虚幻夹缝中的小城镇,无数虚灵四处游荡,七扭八歪的街道上拥挤着无数古怪的店铺,但这里的人却比平常还要少一点。

    人大多都集中到了小镇中心的那尊巨大雕像周围。

    渡婆用长长的指甲拿着一块玉简,将它凑到脸前瞪大眼睛审视着,昏黄的眼珠滚来滚去,那模样甚是骇人,周围的人也都在等待渡婆的结果,并且不时把目光向天闲那边扫过去,显然是期待着什么结果。

    天闲和雪并排站在渡婆面前,两人脸色说不上开心,巴哈的死反倒让两人心中仿佛压了一块石头,虽然早就知道食灵者大多最后会消失,但亲眼看到巴哈的那个下场,那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嗯……”渡婆终于放下了那块玉简,浑浊的眸子里闪烁过一丝精光,“这……的确是巴哈的玉简。”

    等待结果的食灵者们听了这话不由一阵动容,这两个孩子带回了巴哈的死讯,还拿来了他的姓名玉简作为凭证,但这种事实在难以让人相信,巴哈虽然是个实力不怎么样,而且胆小怕事的窝囊废,但却是经验丰富的食灵者,他能活到现在,干掉过无数对手绝对不光凭借阴险和运气。

    这两个毛孩子才到这里三两天,居然就干掉了巴哈?

    而渡婆的话让所有人吃了一惊,这迷雾小镇上每一个食灵者的玉简都出自她的手,没人比她更熟悉这些玉简,而且这玉简材质特殊,找遍整个大陆都找不出相同的来,根本造不得假。

    “渡婆,那真的是巴哈的玉简吗?”

    立刻有人质疑渡婆的判断。

    “是啊……两个毛孩子,我看他们连巴哈的脸都看不到就会没命,怎么会干掉巴哈!?”

    “渡婆!你不会是老了,所以开始喜欢照顾小孩子了吧?”

    众人中传来哄笑声,有人带头,无数疑问顿时都抛了出来,两个才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能做什么,而且很显然他们身上波动的虚灵力量只能用幼稚来形容,恐怕连凝结一个实体的虚灵都是问题,干掉巴哈更是痴人说梦。

    渡婆缓缓转身,眸子扫了扫那几个带头提出疑问的家伙,嘴角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意。

    人群却因为渡婆这个动作而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很多人都开始躲向两边,闪出了渡婆的视线之外,开始那几个说话的人还在笑着,等回过神来,愕然发现身边居然只剩下几个人而已,大家居然都躲到了别处,顿时满脸诧异,“你们……”

    意识到躲开的人神色古怪,这几个家伙才发觉不对,回看渡婆,猛然间全是大吃一惊!

    一只顶天立地般巨大的猛兽蹲在他们面前,硕大的头颅遮蔽着天空,一双海岛大小的巨眼饶有兴趣的望着自己。

    几人顿时吓的脑门出了一层冷汗,周围的场景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改变,没有迷雾小镇,没有虚灵,那些人也全都不在这。

    “你……老太婆!是你在搞鬼!”为首的一人大叫一声,当先开始凝聚虚灵,准备反击。

    但……根本没有任何虚灵汇集过来……

    这里没有虚灵,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庞大到根本看不到全身的巨大猛兽。

    巨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几个人,仿佛在欣赏他们会怎么挣扎,而慢慢咧开的巨口中,獠牙开始闪烁血光……

    完全无力抗衡!

    巨兽慢慢咬来,仿佛整个天空都扑了下来,几个人瞪大双目,失去虚灵力量茫然和恐惧急速在心中滋生蔓延……

    天闲很惊讶,因为那几个最开始对渡婆质疑的人忽然间好像发疯了一样,望着半空满脸恐惧,嘴里胡乱喊叫着什么,身体拼命的发抖,甚至有人抱着头缩在了地上疯狂大叫。

    其他人脸色都微微发白,远远的避开那几个家伙。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渡婆忽然叹了口气,目光不再注视那几个疯狂喊叫的家伙,“现在的食灵者居然连小小的幻境都破不开,这还怎么能叫做食灵者?还不如两个十岁的孩子……”

    渡婆叹了一声,目光扫向其余的食灵者,周围数百人,顿时人人面色发白。

    这个老太婆难道做了什么?

    天闲见大家被渡婆目光一扫就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心中有些不解,要说虚灵,自己虽然是个半吊子,但好歹是可以看到的,但刚才别说虚灵,渡婆身上连半点力量波动都没有。

    渡婆轻轻晃了晃玉简,沉声对众人说道:“老太婆我刻下第一枚玉简的时候,你们的祖爷爷还没出生,这样幼稚的问题我不想再听到!”

    人群里一阵微弱的窃窃声,却没人敢再质疑什么。

    渡婆哼了一声,拿着玉简走到了雕像前,忍不住摇头叹道:“再这样下去,这迷雾小镇恐怕再难渡过一百年了……看来今后不能随便就让人进入这里,现在的年轻人……哼哼……”

    拿起玉简,渡婆将它按在了雕像的一个宽大手印上,这个手印明显比别的手印要肥上一圈,显然是个胖子留下的。

    众人不由屏息,死死盯着那枚手印,如果巴哈真的死了话……

    那枚手印在玉简贴上去的瞬间放出了强烈的光芒,众人见状不由惊呼出声,脸上齐齐变色。

    光芒缓缓闪耀,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那枚手印在光芒中渐渐消失了,仿佛被光芒慢慢吞没,当光芒完全消散后,那个印在雕像上,犹如深深刻痕的手印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原处的雕像完好无损,依旧是粗糙斑驳的石料,那枚手印仿佛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啪!”

    一声脆响,渡婆手中的玉简忽然裂开,自己碎成了几截。

    这个景象又让周围的食灵者一阵惊呼,手印消失!姓名玉简碎裂!这是在迷雾小镇出现的食灵者消失的最有力证明!

    “还有什么疑问吗?”渡婆捻了捻手里的玉简碎片,有些感慨似的问。

    没人再发出疑问,这种情况下根本再不需要任何疑问,巴哈已死是再清楚不过的事,而那两个孩子……

    数百道目光落到了天闲和雪的身上,惊讶和诧异之色比比皆是,这两个孩子居然真的干掉了巴哈,他们或许是迷雾小镇历史上最年幼的成员了。

    天闲和雪不再可能是被驱逐者,也就失去了作为目标的意义,围观结果的食灵者们立刻悻悻散去,再没多少人去关注他们。

    “渡婆婆,要是您确定这件事的话,一年之内我们不会被追杀了吧?”

    渡婆瞄了天闲一眼,嘿嘿笑道:“当然,规矩就是规矩!你们两个做的不错。”

    天闲总算松了口气,这一关算是通过了,“那我们先走了,我们还有急事要办。”

    “等等。”

    天闲正要走,不由努努嘴,“不会又有什么规矩吧?”

    “年轻人,要有耐心,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事很重要,你不好好听着,丢了性命可不要怪我。”

    又是关乎性命!天闲忍不住的皱起眉,这迷雾小镇到底是给食灵者带来好处的地方,还是专门为难食灵者的地方……

    “首先……”渡婆轻轻扬眉,“你们的确不会被驱逐,还会受到保护,但……时间只有半年!”

    “什么!?”天闲顿时一瞪眼睛,“前几天明明说是一年,怎么现在就只剩下半年?您老人家岁数也不小了,怎么……哎呀!”

    渡婆虚弹了一下指头,天闲顿感脑门上挨了狠狠的一下,一个肿包立刻涨了起来。

    天闲捂着脑门,惊愕无比的望着渡婆,毫无痕迹!没有虚灵!也没有圣痕力量波动!

    渡婆伸出的手指指向了雪,“小鬼!不要忘记,你们是两个人!”

    哎?

    天闲一愣,看了看雪,又看了看渡婆,转转眼珠,立刻据理力争,“这样并不合理啊!我们两个小孩子,加在一起的年龄还没有其他一个人多,人家做生意对小孩子都有优惠,我们就先拿个儿童半价票,等我们……哎呀!”

    天闲头上又挨了一下,第二个肿包涨了起来,比第一个还大上几分。

    “油嘴滑舌的小鬼!”渡婆不由鼓了鼓眼睛,“规矩就是规矩!半年!多一天也不行!”

    天闲摸着脑门的红肿,钻心的疼,“半年就半年……到时候做一百万金币的生意好了!”

    渡婆这次满意的点点头,又看了看手里的玉简,问道:“巴哈……是怎么死的?”

    天闲放下手来,淡淡说道:“他不听我的劝告,过度催动虚灵的力量,被吞噬了……怎么,难道怎么杀掉对方还要问清楚吗?”

    渡婆摇摇头,目光在手上玉简上来回打量着,又看了看天闲,似乎颇有深意,“这玉简的材料在真实的世界里是没有的,不客气点说,没什么力量能摧毁它,但我发现你带回来的玉简受到了及其强大力量的侵蚀,已经有些破碎了,你难道隐藏了什么吗?”

    天闲眼神微微闪了下,那枚玉简的确很奇怪,邪眼的火焰在本质层次上是几乎超于这个世界的强大邪火,没什么烧不掉的,巴哈的身体连灰都没剩,但这枚玉简却完好的保留了下来。

    “不可以隐瞒吗?”天闲反问,“这里既然是给食灵者提供方便的地方,那么没理由什么事都刨根问底吧?”

    渡婆嘿嘿怪笑,“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把玉简收入袖子,渡婆说道,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就真正是这里的一员,可以自由出入这里,并且进行货物的交易,也可以把这里当做庇护所,随便你喜欢,只要你不破坏这里的规矩。

    天闲有点不信,类似的话她也说过,结果自己却要面临追杀,“什么问题,太难的我可不回答?”

    “小鬼!你觉得,食灵者是什么?”

    天闲一愣,这个问题居然是当时自己问巴哈的问题!

    渡婆浑浊的眸子望着天闲,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天闲有些吃惊的表情,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答案,但那种审视的目光,又似乎含着几分意义不明的东西。

    天闲皱起眉,问巴哈的时候,其实是想确定他的想法,巴哈外强中干,他的虚灵似乎很厉害,其实攻击能力并不高,心中又满是疯狂的想法,确定这两点,也就能判断这不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了。

    现在渡婆问自己这个问题,又是为什么?

    摇摇头,天闲轻声答道:“我不知道。”

    渡婆目光转向雪,雪犹豫了的看了天闲一下,说道:“是掠食者!”

    天闲有点吃惊,这个答案和巴哈一模一样。

    渡婆眼神微微一亮,发出了难听的笑声,“掠食者?嗯……回答的不错!所谓食灵者,就是纯粹的掠食者!”

    天闲愕然看着渡婆,没想到她也会说这样的话。

    渡婆面色却随即一变,口气严肃起来,“这世界上任何生灵都是掠食者,只不过食灵者更加纯粹,更加强大而已,但没有白白得来的里来的力量,食灵者是强大的掠食者,同时……也是被掠食者!”

    “被掠食者!?”天闲有些不解,难道说食灵者还有什么死对头吗?而且是比食灵者要厉害很多的那种。

    渡婆伸出尖锐的指甲,轻轻点在了天闲心口,“小鬼!你看到巴哈的死!那是我们食灵者最终归宿,而你也该明白,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心!”

    “心?”

    渡婆轻轻点了点天闲的胸口,“从前,食灵者很多很多,但随着人类意志渐渐薄弱,食灵者几乎凋零殆尽,我们需要这力量才能活下去,但过分使用这力量,心志又不坚韧的话,就会万劫不复,巴哈……我早就看出他很快会走上末路。”

    渡婆叹了口气,“小鬼!我能看到你心中有所觉悟,但……这还不够!你对将要面对的事,还没有完全的认识,今后……但愿你能活的长久。”

    “而你……”渡婆转头看向雪,“虽然从那个世界回归到这里,但依旧很危险!你的心……只有一片空白!”

    雪轻轻抖了一下,望着渡婆的眸光冷了几分。

    渡婆嘿嘿而笑,“不必问老太婆怎么知道那些事,在这个地反,我知道的事远远不止这些。”

    “现在,我要登记一下你们的具体情况,你们的名字,来自哪里,一些可以对外公开的事。

    天闲这才反应过来,现在自己和雪才真正算是这迷雾小镇的一员,渡婆这位镇长开始登名造册,把自己加入户籍了。

    “那个……我能问一件事吗?”天闲见渡婆拿出一个老厚的本子来,似乎要记录下自己和雪的信息。

    “什么事?”渡婆的态度倒似乎柔和了一点点。

    “我能在这里……买圣痕吗?”

    “当然。”渡婆瞧了天闲一眼,“只要你有合理的价钱,就算是巨龙,这里也是有过买卖的。”

    巨龙……天闲一阵冒汗,天晓得是哪个不靠谱的家伙要买巨龙,那种东西买了做什么。吃完晚饭出去遛着玩吗?

    仔细琢磨一下,天闲觉得还是先查看一下行情,在腰间捣鼓一会儿,拿出一件干巴巴,黑黢黢的东西来。

    “这个,能买到什么样的圣痕?”

    渡婆只看了一眼,立刻就把天闲手里这件东西里里外外看的明明白白,眼中倒是闪过了一分意外。

    “寒水蜥蜴的背甲硬皮,这个现在很难找到了,可惜这块太小了,在这里成交的话,十万金币左右。”

    “十……十万?”天闲呆了呆。

    这么一小块大火烤过的树皮一样的东西,居然能卖十万金币?自己的脑袋才值十万金币而已,自己兜里还有七八块这种玩意,每一块都比这个大。

    这样的话,加起来岂不是就有一百万金币了!

    想到这个,天闲心中一热,立刻又从兜里拿出一颗精光闪闪的珠子来,“那这个呢?”

    这次渡婆看都没看,哼了一声,“这东西在这一钱不值。”

    呃?

    天闲愣住,离开十字镇后,自己就是用了这样的宝珠换了一些钱,那个珠宝行的老板说这是十分珍贵的宝珠,自己可是卖了大价钱的,这里居然一钱不值?

    见天闲满脸疑惑,甚至是不信,渡婆哼哼了一声,“看在你们是迷雾小镇最小的成员,我就简单说明一下,这里只交易一些稀有的,普通市面交易不到的东西。”

    天闲小眼睛一瞪,“你刚才还说什么都能买到!”

    “不错,但那是你愿意的情况下,你的珠子在这里不会有人要的,那是在大多数地方都能买到的,当然,如果有人急需的话,价格你可以自己来定。记住,这里的货物,比外面通常都要高出三四倍的价格,所以如果不是必需的,没人会买这样普通的东西。”

    天闲顿时苦起脸,这次从十字镇带出来的值钱宝物,大多都是类似的珠宝,因为雪十分喜欢那些亮晶晶的小玩意,大部分都是她挑选的……

    比较奇怪的东西,只有那些寒水蜥蜴的硬皮……

    “那个……我们两个人的话,一年是不是不用做成二百万金币的交易?”天闲忽然间想到一件事。

    “很聪明!”渡婆露出了笑容,“这迷雾小镇,是按照人头来计算一些数字的。”

    天闲想哭……居然要二百万!而且出入权只有半年,这无论从人情还是数学角度都不对啊!绝对是坑人的……

    “这个,算法有问题!”天闲心想虽然我读书少,可你也不能骗我啊!

    “规矩就是规矩!”渡婆可没有要和天闲讨论数学的心情,直接把脸一寒,“留下一些信息,无论真假!其余的事,你们自己去想办法吧!”

    臭老太婆,诅咒你明天就掉光牙齿!

    离开迷雾小镇,天闲好像一只气鼓鼓的青蛙,以现在的状况来看,迷雾小镇没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反倒是惹来了一大堆的麻烦,半年内必须想办法在镇上进行二百万金币的交易。

    二百万金币啊!

    自己的人头才值十万,把自己整个卖了恐怕都不够二百万……

    “黑……不要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天闲把小脸皱的和包子一样,愁眉苦脸的模样再明显不过,雪轻轻拉了拉天闲的衣袖,小声劝慰。

    天闲瞧了她一眼,咧开嘴笑了起来,“这可是个**烦,不过没关系,和之前的事相比,这个就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二百万金币嘛!天闲晃晃脑袋,现在的确是个大问题,但谁知道半年后呢?自己几个月前在火雾山还从来没见过上百个金币呢,现在……现在自己照照镜子就等于见到了十万金币……

    “走吧!皱眉不会皱出金币来的!我们先回去找那朵百合花!”

    雪并不担心这件事,或许是对金钱没有多少概念,或许是根本一种盲目的信任,女孩子心中十分相信这件事会被眼前的少年很快处理好的。

    “黑……百合花是什么?”雪有单奇怪的问,这几天总听天闲说这个,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天闲拿出一脸你可要小心的表情来,“那个二小姐啊……嗯,总之你要小心她,她不会害你,但是呢……这个……很吃亏,所以啊……”

    离开迷雾小镇后,天闲没有离开,而是重新回到了二小姐的住处。

    这座小城堡一半已经成了废墟,邪眼的火焰怎么可能随便泼泼水就熄灭,这城堡还剩下一半是因为大火烧到半途的时候,整个坍塌了一半,火势集中在坍塌的那一边,那些护卫们又拼命清理出了隔离空道,这才保住了另外一半城堡。

    二小姐一脸狼狈,浑身衣衫破烂,脸上带着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阴沉,一双眸子飞速的闪动着,城堡被烧毁大半,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城里的防卫骑士团已经来了几次,她也根本不见,一股脑全挡出庄园去,只是独自坐在这,似乎在等什么。

    “嗡!!”

    半空中传来轻鸣声,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落到城堡背后化作了一个光团,天闲和雪从里面跳了出来。

    当看到天闲和雪从城堡背后走出来的时候,二小姐大喜过望,一下跳了起来,“你们回来了!”

    一路小跑来到天闲面前,二小姐的动作让天闲大为戒备,赶忙将雪挡在身后,天闲可不想这朵百合花教坏了凡事都有些好奇的雪。

    却没想到,二小姐上来一把抓住了天闲的手,眼中一片炙热的光芒,“我有事和你商量,跟我走!”

    哎?

    干嘛?我是男的!不是百合!

    ----

    今天码多了一些……推荐什么的,留着没用对不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