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十章 炼造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你需要……帮助?”邪眼忽然警惕起来,“什么帮助?”

    “我需要你帮我锻造一批物品,有你的意志主动使用火焰力量,我想效果会更好。”

    邪眼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的火焰可以用来锻造宝物?”

    天闲差点没笑出来,自己根本就没这么说!这完全是不打自招!这上古凶灵或许的确强大无比,但是其他的方面可就不敢恭维了。

    “上一次卓雅来袭击的时候,那根银晶丝救了我的命,它唯一奇特的地方就是在你的火焰中焚烧过,它没有被烧毁,反而更加坚韧,我想这也就不难猜测到一些事了。

    邪眼瞬间没了动静……

    天闲嘿嘿一笑,“你不情愿对吧,但你不情愿我就没有宝贝去卖,都时候只有死路一条,我不知道我死掉你会怎么样,但显然你也会跟着倒霉,这个我很确定!”

    顿时,天闲感到血脉中翻腾起一股暴躁的气息,邪眼定然是不情愿出苦力,但是现在迷雾小镇的事有些挠头,它不答应恐怕也不行。

    “你自己也可以去锻造,不必……”

    天闲当即打断邪眼的话,“我需要精品!以最短的时间做成几笔大生意,摆脱迷雾小镇的干扰,我要去雷霆古城,那里才是我的目的地!”

    邪眼闷了好一会,才咬牙似的蹦出两个字:“好吧!”

    “还有……”天闲的手停了下来,声音也郑重了很多,“关于我的血脉,你似乎知道些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继承圣痕!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

    “哦?”邪眼的声音瞬间从烦躁转为了狡诈,“你想知道关于你自身血脉的事情?”

    “不错!我早就该问你!但你一直沉睡不醒!你当时说过,我的血脉有些劣等!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天闲神色凝重,这件事一直是心中解不开的疑惑,现在这个邪眼说不定真的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我告诉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邪眼轻飘飘的说道。

    “好处?”天闲顿感好笑,“我得到了好处,你自然也就得到了好处!”

    邪眼哈哈大笑,“小鬼,你以为我是和你站在同一个方向上的吗?真是天真!”

    “我从没有认为你和我是一起的!”

    天闲的话让斜眼的笑声停了下来,在邪眼看来,自己眼前的,分明就是一个不经世事,天真无比的小男孩。

    “我很清楚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在吸取我身体的力量,慢慢壮大,等待破开封印的那一天,而我必须尽快强大起来,否则……只会被你吸干力量而死!你只是在利用我!”

    “哈哈,你倒是很清楚!”

    天闲眸子微微一缩,“但……我也在利用你!”

    “嗯?”邪眼有点意外挺闲的说法,

    “短时间内,我们是互利互助的关系,你最好也清楚我们的关系!现在,你帮我,就是帮你自己,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样子,那也要我能活到那个时候才能去讨论!”

    “哈哈哈哈哈!!”邪眼放声大笑。

    “好!!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人类,还是个毛孩子,但总算不是白痴!既然你说的不错,我不妨告诉你一些事,你现在可要竖起耳朵听好了,我只说一次!”

    “洗耳恭听!”天闲说的轻松,心中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十年痛苦折磨,现在就要有答案了。

    “嘿嘿……”邪眼笑的依旧很奸诈,“你的确和普通人类不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可以把自己当做一枚圣痕来修炼!”

    天闲心头巨震!真的是这样!

    自己真的就相当于一枚圣痕!自己的血脉……

    猛的,天闲又愣住——不对!邪眼的话有所保留!

    “什么叫做我可以把自己当做一枚圣痕来修炼?我无法继承圣痕又怎么解释?为什么那些圣痕会被我的身体吸收的无隐无踪?”

    “嘿……嘿嘿嘿!”邪眼奸笑,“那些……你还没有必要知道!”

    天闲脸色微变:“你还要隐瞒?”

    “不不不……”邪眼轻松自若,“只是以我这段时间对这个世界,对圣痕的了解来看,你的确还不必知道那么多事,知道了也没有好处,反而可能会有坏处,你只要把你自己当做圣痕慢慢修炼就好了,至于以后的事,如果你是一个天才,自然会有机会接触,不过,以人类的资质,嘿嘿……”

    虽然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天闲还没资格知道其他的事。

    这让天闲稍微有点郁闷,邪眼到头来也只是说了一个模糊的概念,而且听它的口气,它是不会再透露什么了,那完全是完全不必要,甚至是不屑的口气……

    一个老掉牙的古董,居然还敢鄙视我!

    心中不满,但天闲也不想强求,正如刚才说的,邪眼暂时和自己是站在一个方向上的,如果是对自己有利的事,它应该会说出来才对,既然没有,看来是自己还真的没必要知道。

    尽管邪眼的态度让天闲有点不满,但邪眼的话其实还是让天闲十分兴奋的,真的可以将自身奇怪的血脉当做圣痕来修炼,这一点……是最最最重要的事!

    原来自己不是不能继承圣痕,而是这圣痕在出生时已经深深烙印在自己身上!至于其他的圣痕,恐怕是受到了强烈的排斥,并被吞噬了吧……

    想起这个,天闲眼前又闪过火雾山大宅那个小房间里的画像,那个执着的伟大母亲,她用生命为自己换来了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一枚完全不同于他人的圣痕……

    不知道……火雾山的大家都在做什么……

    想着,天闲忽然一惊,赶忙收回手,仔细看去,二小姐脸上已经又刺了四五根针……

    老天爷!这下面瘫了可真是我的罪过了!

    手忙脚乱收拾了二小姐脸上的木针,天闲左看右看——还好,这还是人的样子,并没有走形成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

    而等天闲起了所有的木针,二小姐身体也渐渐恢复力气之后,她却没有发怒,也没有立刻大声喊叫,让那些门后的护卫冲进来把天闲大卸八块。而是呆呆的坐在地毯上行,呆呆的望着地面。

    地上是几块镜子的碎片,二小姐瞪大眼睛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似然有点憔悴,脸色有点苍白,但自己的面孔居然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似乎……似乎还漂亮俊俏了一点,那些黑针并没有把自己的脸扎的血肉模糊,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你……你是……是怎么做到的?”二小姐有点结巴的问。

    “我是一个医生,而且是最尽职尽责的那种。”见二小姐脸上没有毛病,天闲说话立刻有了底气。

    就很多情况而言,天闲这样的黑医生的确更加尽职尽责,体贴周到,和那些一脸正气,好大名头的医师比较,黑医生的目的单纯直接,毫不掩饰,只要有钱,必然服务到位,拿了钱不做事的黑医生是活不久的,这点和有些医生完全不同。

    二小姐反复摸着自己的脸,看自己镜子里的模样,检查自己的手,没有血迹,手的感觉也毫无差错,二小姐很吃惊,但慢慢确定了自己的情况后,她也冷静了下来……

    这个小鬼……有问题!!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这里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小姐站了起来,但这次没有再逼问,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那就是在自讨苦吃。

    天闲不由哼了一声,“我自然只是路过,要不是你的部下不顾人命,我早已经离开这了。”

    关于天闲的来历二小姐自然早拐弯抹角的问过雪了,只是心中还有些不确定而已,又摸摸自己的脸,二小姐忽然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干嘛?要嫁给我的女孩都要排队的!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了。”

    二小姐才恢复的脸差点又被气走形,“来人!!”

    “砰!!”

    早就等候多时的护卫了冲了进来,一拥而上将天闲围住,但谁也没动手,眼前毕竟是个小孩子,而且二小姐也还没有下一步命令。

    “带他去一楼,给他一个房间,要像客人一样对待。”二小姐说出了让天闲惊讶的话。

    护卫们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二小姐忽然转性了不成?以前通常可是先打一顿,然后远远丢在大街上的。

    “还不快去!”二小姐喝了一声,护卫们赶紧低头,客客气气的把天闲带走了。

    回头又照了照镜子,二小姐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真是聪明,忽然就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嗯……脸居然恢复了,好奇怪的小子!”

    天闲不知道二小姐是心怀感激还是出于别的目的,总之自己的待遇坐着火箭一阵急窜,从砍柴的劳役一下成了尊贵的客人。

    洗了个澡,换了身仆人准备好的衣裳,天闲在镜子前扭了扭屁股,嘿嘿一笑:“我也很英俊嘛!”

    本来想去二楼看看雪的情况,但是却被二楼的守卫拦了下来,天闲耸耸肩,索性直接回房,白天不能去,晚上偷偷溜过去就好了。

    回到房中,天闲把门窗关好,窗帘拉上,然后缩进了里面的小套间中。

    关于二小姐的事,天闲没有多想,她是个普通人,只是家中殷富,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力量,她在对自己和雪打什么主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自己需要在这座城市附近有一个安全方便的地方,使用一切办法迅速解决迷雾小镇的事。

    天闲可不想自己被圣灵殿通缉之外,还要被更恐怖的食灵者追杀。

    现在那个巴哈还毫无线索,但一百万的生意倒是稍微有了些眉目。

    普通的东西是无法打动那些食灵者的,当时在迷雾小镇中看到的货物都是些稀奇古怪玩意,天闲甚至怀疑自己那几件只是单纯值钱的宝贝能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但如果是品质奇异的武器,或者是蕴含奇特力量的宝贝,那么情况就不同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天闲把小套间里的东西都清理掉,中间留出最大限度的空地,这一次可千万不能再让奇怪的东西混进火焰阵,这里不是月光酒馆,一旦炸掉的话可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麻烦。

    掏出那本古籍,天闲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回想三娘教导的神文,一句话一句话认真的理解上面的意思。

    有些内容人类是做不到的,那必须要特别的外力辅助,但……邪眼就是个最特别的存在,而且还恰巧是火焰型的古代巨灵,天闲心中有一种感觉,自己要是不弄出些好用的宝贝来,简直都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闲着的邪眼……

    以特殊的手法,使用特殊的炼火淬炼器具,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进一步强化宝物特性,甚至是使它发生一些质的变化。

    天闲在一页如何让宝物发挥最大作用的文字上反复的翻译琢磨,最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是简单的烧毁不必要的杂质,很简单的工作!自己一定能做到!

    天闲把之前的那把短剑放到了地上,上次提取圣痕被那条银晶丝打断,这把剑倒是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这次……却是又派上了用场。

    上一次让你受了无妄之灾,这次一定让你脱胎换骨!

    一手拿着那本古籍反复对照参阅,天闲另一手烧起黑兰色的火苗,慢慢在地板上画起了炼造的火焰阵……

    黑兰色的火焰安静的燃烧,没有烧坏任何东西,地毯的绒毛随着火焰轻轻摆动,却完好无损,空气里的温度甚至没有因为火焰而出现任何变化。

    一点火苗从短剑上忽然跳了起来,火苗迅速扩展成成片的流火包裹了短剑。而短剑发出轻微的鸣响,慢慢从火焰阵上飘了起来。

    天闲丢下了古籍,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才是最关键的,真正的炼造部分,古籍上很多内容还是没办法理解,但……现在也只能依靠邪眼尝试一下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