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十六章 凝固的虚灵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目瞪口呆,甚至有点搞不清状况,这位二小姐盯着雪,一脸的痴迷和狂热,那表情就好像登徒浪子忽然间发现了哪家美人,不受控制的开始感情泛滥。

    这家伙真是女的!?

    天闲仔仔细细,上上打量这位二小姐,虽然她一身超越年龄的男孩打扮,但皮肤白皙细腻,四肢纤细柔软,小腰蛮蛮一握,面孔虽然仔细打扮,似乎刻意画重了眉毛,描锋利了眼角,但樱口琼鼻,十分靓丽的外貌还是暴露了她的性别。

    慎重起见,天闲特意打量她的胸前,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如初放的花苞,胸围已经和男孩子有不少差别。

    如果这是男孩的话,恐怕要比童虎长的更壮实才能有这样的胸围。

    天闲眼前不由闪过浓眉大眼,虎头虎脑的童虎模样,显然……这二小姐是货真价实的女孩子!

    可女孩子干嘛这么盯着雪!?

    这位二小姐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主儿,年纪不大,倒是似乎已经很精通一些奇怪的爱好,这个……自由恋爱是不反对的,可是不是不要这么明目张胆!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就开始传情达意……

    天闲一阵恶寒!难道现在流行这个?

    周围的人群里开始传来窃窃私语声,虽然嘈杂混乱,但是天闲倒是凭借从小敏锐的五感听清一些。

    “这二小姐又犯毛病了。”

    “可不是,也不背着人,真是家门不幸啊。”

    “那女孩子真是可怜,被她盯上恐怕一生都会留下阴影的。”

    “小小年纪就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啊。”

    议论声慢慢大了起来,大家不敢上前,但是磨磨嘴皮子找找心理平衡倒是很简单的事,周围海多的人,所谓法不责众,大家一起议论,最后也就无所顾忌,简直就好像是在开万人批斗大会一样,千夫所指,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听说啊,这些骑士的兴趣也很奇怪的。”

    “对啊,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狗,我亲眼见过他们在酒馆里勾肩搭背,那眼神……说不得……

    “还有啊,据我所知……”

    非议的重点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就转移到了那些骑士身上,议论纷纷,议论纷纷……

    那些骑士明显变得不安了起来,频繁注意人群,本来整齐划一的马匹步伐也开始混乱。为了主子可以流汗,可以流血,可这样被当面诟病,而且还是一些敏感问题,但凡心中有几分骑士荣耀感的都有些顶不住这些议论。

    卢克骑士长也是满脸的黑云,关于骑士们的议论声中,他是最为‘邪恶可憎’的一个。

    “二小姐,我们还是尽快赶回去,这样的地方人流密集,不适合久留。”卢克寒着脸说道。

    二小姐好像压根就没听见别人的话。

    瞪大一双俏丽的眸子死死盯着雪,再多的非议,再多的指责似乎也和她没有关系,对于卢克的话更是仿佛没听见。

    “你……你叫什么名字?”二小姐死性不改的继续问。

    “雪。”

    天闲大吃一惊,雪居然开口回答!

    赶忙捏了一下雪的小手,示意她不要出声,天闲可不想这个根本没怎么接触过人类的小丫头不知不觉的走上不归路。

    但让天闲有点惊讶的事,雪在对自己笑,笑的从容温婉,还带着几分俏皮的得意。

    这小丫头居然在得意!

    忽的,天闲猛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在那个二小姐肩头,眯起金色的那只眸子仔细看去,那是一只小鸟似的东西,回过头来,天闲发现雪的肩膀上也蹲着这么一只奇怪的东西。

    雪暗中做了什么!

    对面,二小姐勃然大怒!一眼看到天闲和雪十指相握,模样亲密至极,而且片刻间眼神交流,脸上居然几次神情变化,显然心意互通。

    “脏猴子!给我放开她!卢克,你这个蠢货没听到我的话吗?把他拖走!给我打断双腿!!”二小姐怒声咆哮起来,在她眼中,天闲这个愣头愣脑,浑身脏兮兮的男孩简直就是一只该关进笼子的野猴子!

    卢克眼角抽动,表情简直痛苦,堂堂骑士长,居然要为女主子在街上争风吃醋而对一个小孩子动手,还是为了抢女孩子……

    “你要带我走吗?”

    雪横跨一步,从天闲背后闪出,一句空山霜雪般的话,瞬间让二小姐所有的火气全都烟消云散。

    “好美的声音……”二小姐看着雪的双眼简直冒出绿光来,先前只说一个字还不觉得奇特,这一句话,却好像一股微微寒风扑面,凉到人心脾之内。

    二小姐愣神的功夫,雪又说道:“这是我弟弟,我必须和他一起。”

    哎?

    天闲和二小姐同时一愣。

    弟弟?

    天闲顿时瞪起眼,一连捏了雪的小手好几下,自己怎么就成了弟弟?怎么看自己也要比她大那么一些吧,但天闲却只见雪偶尔瞟来的目光里,含着小女孩恶作剧的笑意。

    二小姐简直不敢相信,这个野猴子居然是这个女孩的弟弟?两人从头到脚都没一分相像,怎么可能……

    猛的,二小姐一愣,少年和少女都带着帽子,只有仔细看去才会发现,他们的眼眸都是一金一黑。

    真的是姐弟!?二小姐感到世界简直无法理喻,这样美丽的女孩怎么可以有这样一个野猴子似的弟弟!

    收拾凌乱的心绪,二小姐还是很快抓住了雪话里的重点,“你……你是说愿意和我走?”想到这个,二小姐的心又热了起来,那个野猴子根本不重要,要是这个女孩心甘情愿和自己走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接受。

    “对我弟弟必须和我在一起。”

    “没问题!!”二小姐当即一口答应下来,“卢克,带她上车!那个……那个小子!你不能进女士的马车,给我跟着我的部下,明白了吗?”

    天闲简直傻在那里。

    “雪,你想干嘛,刚才你似乎……”

    雪对天闲抿嘴一笑,“放心,只是个普通人,我们可以避开卫兵。”

    一语惊醒梦中人。

    天闲左右一看,因为这些骑士和马车堵住了大街,这条街上的卫兵已经全都聚集到了两边,只是忌惮着什么,全部都在远处观望。

    冲出去可能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冲出去之后引起的麻烦,弄不好没等出城就招来厉害的家伙,那样绝对大大的不妙。

    这小丫头,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天闲讶然。

    “黑……记得来救我哦,晚了话我会生气的。”雪对天闲悠然一笑,放开手,向二小姐走去。

    天闲抓抓头,只要任由雪做主,这二小姐看起来恨不得把雪供起来养着,到时候一定不会太限制自由,离开卫兵的视野后,找个机会带她离开就是了,就算无法顺利出城,到时直接召唤火云睛一走了之就是了。

    雪对二小姐笑了下,自顾的上了马车,二小姐骨头都被笑酥了,欢欢喜喜的跳上了马车,脸上再无半分怒色。

    “我们走!”关上车门,二小姐看着眼前的雪,声音里都透着几分喜气洋洋。

    天闲多少有点无奈,一屁股坐在那个卢克的战马后,卢克虽然百般不愿,但主子发话,也只好硬着头皮让这小鬼坐在自己背后,

    战马嘶鸣,车队再次上路,不过这次速度倒是慢了很多。

    马车窗子上的窗帘先前被二小姐撕了下去,天闲一路上都在观察车内的情况,二小姐兴奋不已,一路上都在雪不停的说着什么,还好没有动手动脚,要不然自己就亏了。

    车队离开拥挤的街道,走了好一会儿,这才在一座黑色大门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微型庄园,这不由让天闲大开眼界,能在这样巨大的城市中画出一片地来建一座小小的庄园,这绝对是财大气粗的商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小庄园不大,进了大门,很快就到了一座只有两层冒尖小城堡前,城堡前水池雕塑,草坪花园一个不少,周围树丛也修剪的十分用心,倒是个精巧别致的地方。

    二小姐小心翼翼的把雪接下车,一脸笑意的进了小城堡,至于天闲,直接被丢进了柴房去帮忙劈柴,瞬间变成了杂役。

    天闲倒是不在乎这个,来的路上已经仔细看过这庄园的防御力量了,似乎除了这十几个骑士之外,这里就只剩下普通的仆人随从了,那些骑士聚在一起倒是麻烦,但回到这里他们要分散站岗巡逻,那么想溜出去就简单的很了。

    看看天色,天闲准备天黑再走,在这之前,就先对木柴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

    入夜,天闲偷偷溜出杂役们睡觉的柴房,猫着腰,一路轻手轻脚的摸向了小城堡,这微型庄园不大,躲过几个巡逻的骑士,天闲很快就到了城堡背后。

    黑夜里,天闲那只闪着金芒的眸子微微发亮。

    雪……似乎就在二层左边第三个房间里。

    天闲盯着小城堡,心有所感,心中似乎能浮现某些欢迎,这只眼和雪总是有着奇怪的联系,天闲甚至觉得自己看到雪看到的东西。

    漆黑的夜幕下,无数虚灵在飞舞,天闲金色眸子中迷雾尽散,不由微微一笑,城堡二层第三个房间周围有虚灵在徘徊游荡,似乎不愿离去,那是雪吸引着虚灵聚集的表现。

    这个小丫头倒是有勇气,也不怕那个二小姐吃了她,天闲一边想着,一边手脚麻利的爬上了墙壁。

    邪眼融入血脉之后,逆心诀虽然没有没有什么飞跃的突破,但**倒是强化了不少,逆心诀能调动的力量也翻了一倍还多,体内奇怪的血脉明亮起来,仿佛圣痕进入了踏进了元动中期,现在爬个墙简单至极,就算没有什么借力的地方,用邪眼的火苗现烧出个凹坑来也方便的很。

    壁虎似的爬上墙,天闲挥挥手,手上邪眼的火苗窜了几下,赶跑了那些烦人的虚灵,悄悄向那窗子里看了看,不由大呼倒霉。

    二小姐居然还在!

    现在杂役们都已经睡了,这位富家小姐居然还百倍精神,她换了一身装束,但还是男装,而且显得十分正式,连头发都小心的梳理挽起,尽可能减少女孩气息,现在正坐在雪的对面,十分兴奋的说着什么。

    让天闲更惊讶的是,雪已经卸下了这些天赶路时的伪装,看来已经洗过澡,梳洗过一番,并换了一身新睡裙。

    华丽丽的金色长发在灯光下却奇异的闪动着银辉,半透明的睡裙下,冰肤雪骨若隐若现,雪倚在床上,黑金两只眸子望着二小姐,眸光里透着几分无奈。

    居然是卧室!

    天闲不由懊恼起来,雪穿着睡裙,按时间算现在可能已经睡了,这位二小姐却又跑过来,穿的倒是齐整,但眼神总往在雪的身上瞄来瞄去,显然是不怀好意!

    不过……雪这个小姑娘倒是蛮漂亮的,天闲也不由在雪的身上来回打量,一路上也不见她打扮自己,现在只是仔细梳洗过后,却颇有几分光彩照人的味道。

    不过,这样的话摸样也就完全暴露了。

    仔细留意二小姐,天闲倒是见她没什么异常,显然没发现自己眼前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是个赏金高达十万金币的通缉犯!现在立刻抓了话,估计又能买一座这样的微型庄园了。

    回想那两张通缉令,琢磨一下,天闲心里倒是稍微放松下来,那画像只有黑白两色,雪的长发和眸子都无法准确描绘,而且那画像本身也比较拙劣,想要认出真人来还真不大容易。

    倒是自己比较危险,画像上黑发黑眼,喜滋滋一个小男孩,虽然样貌有出入,但神色倒是七分相似。

    夜已经深了,二小姐却赖在这里不走。

    天闲在外面趴了将近一个小时,见雪已经有些困倦,二小姐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不由恨的牙痒痒。

    手指用力,在墙壁上扣了一小点碎片来,对准二小姐的后脑勺,逆心诀运力指尖,毫不客气的一弹。

    半个小指甲大小的碎片在窗子上打了个微小的洞,力道顿时衰减大半,之后精准无比的打在了二小姐的脑袋上。

    “那一次,我拔出长剑,只一下……”二小姐正在向雪吹嘘自己的辉煌事迹,忽然脖子歪了下,双眼一下瞪大,身体慢慢软了下去……

    雪毫不意外,只是静静的望着二小姐,虚灵在骚动,天闲在窗外的事雪早就知道,等二小姐软倒在地,这才开心的跳下床来到窗边,但却没开窗子,而是微微不满的望着窗外的天闲,“黑……你好慢。”

    天闲只能苦笑……

    等跳进屋子,天闲总算松了口气,“去换衣服,我们离开这!”

    “嗯!你转过身去!”

    天闲只好转身,背后顿时传来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天闲转转眼珠,还是立刻转移注意力,目光不由落到了旁边木桌的一个盒子上。

    盒子已经打开,里面是一条漂亮的项坠,坠子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呈水滴形,材质透明,但里面似乎有云烟凝固,灯光下里面的云烟似乎还会流动,奇异非常。

    “这是她给你的礼物吗?”天闲不由拿起了那枚项坠,雪可是非常喜欢这些亮晶晶的小东西的。

    “嗯。”雪轻轻回答,似乎有点羞涩,虽然明明看不见,但在这里换衣服还是感到脸上微微发热。

    “这项坠……有点怪!”天闲忽然愣了下,手握着这枚项坠,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由渗进身体,仿佛……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

    “哪里奇怪?”

    雪对这件东西没什么兴趣,但现在天闲在这里,情况就稍微有些不同了,换好衣服,女孩凑了上来,不经意的靠在男孩肩膀上,一脸好奇的望着那枚项坠。

    “你摸摸看,我总觉得……”天闲感觉有点模糊,但如果猜对的话,雪应该会明白。

    雪摸了摸那枚项坠,顿时微微一怔,金色的眸子微微透出几分光芒,“是……虚灵!”

    果然不错!

    这枚项坠,里面困着一个凝实的虚灵!那些淡淡的云烟就是它的实体!但它的力量似乎已经很微弱了,不像传说中那样被凝结成型的虚灵那样力量强大,却不知道这位二小姐是怎么得到这件东西的。

    “似乎……在呼唤。”得到雪的证实,天闲肯定这里面的虚灵在呼唤着什么,意念微微一动,天闲金色的眸子散发出微光,空气里游散的虚灵力量汇集了过来。

    “黑!等等!”雪见天闲似乎想要和里面的虚灵沟通,立刻出声阻止。

    “嗡!!”

    那枚项坠已经散发出微光,里面凝固的云烟微微翻滚起来。

    “这是?”天闲忽然感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力量涌进了身体。

    脚下白光瞬间升起,天闲和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白光已经裹住两人,化作一条游龙穿窗而出,激起的强风直接打灭了屋内的灯火。

    守在房间的两个骑士听见房间内似乎传来一些动静,正要询问,却见里面灯火忽然熄灭了,不由都摇摇头,看来二小姐又得手了,今晚会睡在这里。

    对视一眼,两人退到了更远的地方,免得到时听到什么声音尴尬,哎……才这样的年纪就这个样子……

    城堡外,听到半空有什么动静的卢克从庄园门口的窗子探出头来,但夜空安静无比,似乎能听见天上星星在叽叽咕咕说着什么。

    缩回头,卢克又皱起眉,在他桌上摆着一块损坏的铠甲,上面清晰的印着一个小小的脚印。

    “这小子……什么来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