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十二章 黑暗刺杀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十字镇已经吵成了一团,大家都聚集到十字路口来查看情况,月光酒馆燃烧着大火,这让所有人格外震惊,这个由精灵晶莹的酒馆可是有着强大力量支撑的,这难道是什么厉害对头找上门来了?联想白天古恩的出现,大家不由纷纷猜测,脾气火爆一些的甚至已经在大声争论。

    但是,月光酒馆却十分安静,没有人喊叫,也没人打斗,只有大火噼啪的跳动声。

    忽然间,人群外围传来一个大叫声,“有敌人!就在西面森林里埋伏!是帝国士兵!”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帝国士兵!?”

    “那些该死的家伙怎么出现在这?”

    “难道酒馆是……”

    “我们宰了他们!”

    十字镇里大多都是亡命徒,在各大帝国都被通缉,对帝国士兵这样字眼尤为敏感,一时间一片哗然,惊疑叫嚣声此起彼伏。

    “我们被包围了,东面也有敌人埋伏!”忽然东面传来了另外一个叫声。

    如果刚才的喊声还让大家惊疑不定,那么这一次却是完全打消了某些人的疑虑。

    “难道是来抓人的!?”

    “居然烧了月光酒馆!露娜她们被抓了吗?”

    “和他们拼了!杀一个算一个!”

    “对!拼了!”

    在这里的冒险者可都不是凡事人摆事实,讲道理的先生,眼前燃烧的月光酒馆和纷纷而起的叫喊声足以让他们相信一切。

    怒吼着,大批冒险者拿起武器,顺着十字镇向外冲去,圣灵殿的战士们虽然一直潜伏着没被发现,但那是没人知道,这些冒险者对周围熟悉无比,出了镇子自然是一找一个准,西殿的战士哪还藏得住,黑暗之中冒险者们只看见对方身上穿着制式铠甲,更是认定了对方是帝国士兵!顿时十字镇周围响起了大范围的打斗声。

    等月光酒馆周围的人都走光了,汉克等人才从周围的房子背后溜了出来,刚才的寒声自然也是假的。

    “好了!顺着小路开溜!”汉克也不走大街,推开酒馆边上一道隐蔽的篱笆,直接钻进了树林。

    十字镇外打的热闹,汉克等人却已经顺着隐蔽的小路趁乱远离。

    “露娜,不要绷着脸嘛!这次得到的钱足够你再盖一百座酒馆了,这次情况特殊,你就谅解一下吧。”一路上,汉克都在摇头晃脑的说着这件事,露娜的脸色却是一直难看的要命。

    把大家送走,露娜和胖子与瘦子还必须回去收拾酒馆的烂摊子,一想这件事露娜就觉得恼火。

    “小东西,你……”露娜瞪了天闲一眼,却忽然一愣,天闲和雪靠在一起,正在捣鼓着什么,雪的手指灵巧的绕着一根丝线,正颇为感兴趣的编制着什么,天闲则在一旁指指点点,而这次和众人一起离开十字镇的古丽走在两人背后,偶尔也会说上一句什么。

    “你们到底……”

    露娜见天闲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完全没事人一样,正要大发雌威,忽然间一个声音出现在众人前面,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

    “大将说的果然不错,你们果然可能选这边逃走。”

    众人都以为已经脱离包围圈,闻声讶然望去,发现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已经拦在小路中央,正无声无息的从黑暗中现出身形,轮廓,手脚,腰身……看的出来,这是一个身材十分苗条的女人。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本来已经和黑暗化为一体,无分彼此,而现在正一分一分从黑暗里剥离出来。

    古丽望着那个渐渐清晰的人影,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黑暗慢慢从这个女人身上退去,最后,露出了她的那张冰冷的面孔。

    能拦在这里的不会有太多可疑的人选,虽然大家早有预料,但是真的看清楚对方面孔时还是有些意外,来人正是古恩的另一位得力干将,卓雅。

    而大家最意外的是,她居然独自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和先前的轻甲打扮不同,卓雅今天浑身没有半片铠甲,而是全套的紧身黑衣,连鞋子都没穿,这让她一身流水般的曲线暴露无遗,但她的身体和古丽有着明显的区别,古丽的身材苗条,但显得性感饱满,卓雅却十分纤细,甚至瘦弱,但那水波似柔软的身躯曲线上,却在黑夜绽放着丝丝的危险味道。

    她身上唯一的金属,是手上那把斜指地面的细细长剑。

    十分简单的夜行打扮,但这却让古丽心中一阵阵泛出恶寒,没人比她更清楚卓雅这幅打扮意味着什么。很少有人知道卓雅这种连鞋子都不穿的打扮,因为看到过这身打扮的人,绝大多数已经埋在地下烂成了骨头。

    卓雅是彻头彻尾的杀人者!

    圣灵殿行刑使只是一个对外名号而已,她绝大部分工作是进行刺杀!无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还是成名已久的强大战士,卓雅的剑下从不留活口,在她身上没有所谓仁慈与残忍,只有深入骨髓的冷酷。

    每次任务,她都是这样的打扮,入夜离开,天明归来,这是她杀人的装扮,十年如一日,从还是一个小孩时就没有改变过。

    而让古丽更感到畏惧的是,现在正是夜晚漆黑无光的时候,十字镇周围的森林中昏暗无比,而夜晚的卓雅,绝对是凶猛的魔鬼!白天时自己或许可以和她拼成平手,但到了夜晚,她继承的潜影圣痕威力将会大幅增强,甚至一击就可以至自己于死地!

    卓雅静静望着眼前冒险团的人,声音平静无波,“大将吩咐,留下那个男孩,你们可以随意离去。”

    这句话让大家一愣,甚至感到有点好笑,就算是西殿的得力战将,可现在孤身一人怎么能对付的了这么多冒险者,而且每一个冒险者都是极为难啃的骨头。

    汉克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露娜,露娜立刻极为肯定的摇头,“她一个人,周围没有埋伏。”

    这让汉克十分疑惑,望着卓雅说到:“小姑娘,你一个人对付不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么你乖乖让开,古恩那个老不死的不会怪你的。”

    卓雅抬起细剑,轻轻在半空划了一个十字剑痕,身体上的光慢慢暗淡了下去,潜影圣痕已经发动,“古恩大将有令,不留下那个男孩,杀!”

    众人大皱眉头,十字剑痕是礼节性的招式,但大多数时候,它都是用来挑衅的!

    卓雅眼中却没有丝毫挑衅之色,卓雅只想眼前这些人明白,自己站在这,就不会后退。

    汉克见古丽如此,皱眉说道:“最后警告一次,我们时间紧迫,你最好立刻离开!”说话同时,汉克额上一道光痕亮起,大地圣痕沉重的气息顿时弥散开来,空气里的重力陡然倍增。

    就算卓雅不知畏惧,可是面对比自己高几个层次的强者还是微微动容,“我不会自大到认为我可以击败您这样的强者,但……我只要杀了那个男孩,就算完成任务!”

    什么!?

    所有人微微一惊,这女人不是来抓人的,而是来杀人的?

    只有古丽早知如此,但听了卓雅的话还是心中一寒,她果然是来杀人的,上前一步,古丽颤声问道:“卓雅!你是不是……连我也要一块杀?”

    “没有命令,你可以先活着。”卓雅淡淡一句,看也不看古丽,甚至完全忽略在场的所有人,目光紧紧盯住天闲,眼中忽然杀气大涨。

    “动手!”汉克低喝一声,站在汉克身边的瘦子几乎在汉克张嘴的瞬间就扑了出去,动身时弯刀出鞘,刀尖完全抽离时人已经到了卓雅身前,迅若疾风。

    瘦子是冒险团中速度最快的一个,比使用暴风圣痕的提莫还要快!

    弯刀在半空炸出一片火花,猛的停了下来,卓雅居然后发先至,手中的细剑精准无比的刺在了瘦子的弯刀上,立刻挡住了瘦子的攻击,速度居然比瘦子还要快上几分。

    众人心中一沉,如果瘦子都不能在速度上胜过卓雅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在这里纠缠,恐怕要浪费很多时间才能收拾她,等古恩赶到这里,那可是天大的麻烦。

    卓雅的剑被瘦子的弯刀压的弯曲起来,但弯而不断,居然韧性极强。

    一声轻叱,卓雅细剑一抖,弯曲剑身猛然绷直,巨大的力量顿时撞开了弯刀,瘦子被这一股大力直接撞的连连倒退。

    众人大惊,瘦子虽然是以速度见长,但力量绝对不弱,没想到一个照面,居然被生生撞了回来,而对手居然在原地纹丝未动。

    好厉害的女人!

    卓雅一击逼退瘦子,当即前冲,身体急速融入黑暗,两步的距离后她已经完全消失在原地,连她的剑也消失的丁点痕迹不剩。

    “戒备!”

    汉克高喊一声,卓雅要袭击天闲,这一点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而她使用的潜影圣痕在黑夜里将会发挥出完美无比的威力,虽然汉克不觉得这个女人有多么难对付,但从这样一个在黑夜里随处游走的刺客手中救下一个孩子,这却很有难度,而对方既然已经说出目的,显然对得手极有信心,这是对自身实力的一种绝对自信!

    所有人迅速向天闲靠拢,这次古恩以天闲为目标,大家一直都有意识的将天闲围在中间,现在出现了难缠的刺客,防御圈立刻进一步缩小。

    在这一瞬间,漫天剑光倾泻而下!

    黑暗里千百把细剑惊人的从各个刁钻的角度齐齐同时刺出,如乱雨般劈面袭来,瞬间笼罩了所有人,似乎有千百个卓雅同时出现,一起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众人无不骇然!这个女人居然同一时间向所有人发动攻击!这已经不是自信,而是绝对的疯狂!

    卓雅的确在疯狂的攻击着每一个人!

    黑夜将潜影圣痕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和古丽的匿光圣痕相似,但却更具威胁,黑暗中无人能看清那一闪而过的动作,更没法捕捉卓雅下一步将要出现在什么地方,她完全潜藏在黑暗中,整个黑夜都是她随意穿梭的舞台。

    完全超越速度和距离概念移动方式无人能够捕捉她的移动轨迹,超强的脑力事先算计好下一步的攻击,如鬼魅般出现,发动闪电一击,剑光还留在原地时,人已经移动到下一个地方继续发动攻击。

    黑暗中无形的身影,恐怖的移动方式,密集到令人窒息的攻击,这一切让冒险团里所有人在一时间手忙脚乱。

    汉克额头大地圣痕的徽记闪闪发光,厚重的气息凝结全身,双手精准的抵挡着几乎无处不在的攻击,看似轻松,但心中实则震惊无比!

    这个女人比预想的要厉害几倍还多!

    密集的剑光上力量虽然不强,自己凭借大地圣痕的气息用手就可以抵挡,但如果不好好防御被刺中要害依旧会重伤,这是绝对算计好的牵制攻击!每个人都不得不小心应付,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凭借她一人一剑,居然瞬间缠住了所有人。

    卓雅如一个黑夜的魔鬼在进行疯狂攻击,剑光奔雷般疯狂倾泻,面对眼前这些每一个都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潜影圣痕催动到极限,疯狂的力量甚至有些要超出她能掌握的极限,这疯狂的攻击似乎下一刻就要让她崩溃。

    卓雅享受着这一切。

    寒冷如冰的生命中,只有疯狂的战斗才能感到血液的温暖,杀死目标的瞬间才能感觉到生命的意义,她不需要帮手,没人能在潜影圣痕在黑夜里发动后跟上她的动作,黑暗是她最大的武器和帮手,在这漆黑的夜里,她是绝对致命的独行猎杀者!

    没人能抓到卓雅的影子,黑暗中只有银色的细剑如暴跳的雷光在疾走,冒险团里每个人都感到卓雅在自己身边疯狂攻击自己,但她却又似乎根本不在那,甚至她根本没有实体,就算那把在黑夜里疯狂跳动的银色细剑也只有在攻击的瞬间才化为实体,下一刻却立刻变为虚影,而几乎在同一时刻,在截然相反的方向上,这柄细剑已经再次急速袭来,周而复始,无穷无尽的攻击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汉克虽惊不乱,敏锐的感觉到卓雅在等待机会,她只在冒险团的防御圈外围急速游走,却不敢进入防御圈内部攻击天闲,显然是心有忌惮,无法确定能够一击必杀!

    但是!只要冒险团的这个防御圈上任何人出现任何一丝空隙,她都将急速切入,瞬间将天闲斩杀,这种惊人的攻击下,那个孩子眨眼都来不及就会被杀掉!

    这种程度的疯狂攻击必然会消耗巨大,但是自己用大地圣痕的气息阻挡她的动作,捕捉到她的行动轨迹,这都需要时间和运气,而她杀人却仅仅只需要一瞬间!

    “艾伯!!”汉克大吼一声!

    情况已经不容细想,或许下一刻就会有人不慎受伤,这样的一丝破绽就会让敌人成功得手,必须立刻扭转被动的局面。

    艾伯一直在隐忍,并没有催动圣痕,那样会立刻惊退对手,艾伯想要的是直接将对方击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麻烦!但在黑暗中捕捉卓雅的动作根本毫无意义,除了在那细剑的剑锋刺来的瞬间,黑暗中根本没有任何卓雅的痕迹!

    听到汉克的吼声,艾伯也再也按捺不住,怒吼一声,黑黝黝的身躯上火光暴涨而起,狂暴的窜上了半空。

    强烈的火光瞬间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原本无法视物的环境转眼一片通亮,毫无死角。

    所有人精神一振!卓雅最大的依仗已经消失,现在到了反击的时刻!

    半空中密集的剑光在火焰窜起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十几道目光飞速搜索周围空间,毫无死角的搜索卓雅的位置,失去了潜影圣痕的保护,她已经毫无优势。

    但……瞬间大家感到一股寒气从心中升起,明亮的火光中,卓雅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好!

    汉克猛的明白了一件事,狂吼一声转过身来,但……已经慢了一步。

    火光熊熊,毫无死角的照亮了周围所有的空间,但却无人留意火焰本身。

    卓雅浑身包裹着火焰,魔鬼般从艾伯头顶冲天的火光中冲了出来,早在这一切发生前,全部的事情都在卓雅的计算之内。就连对手会释放大面积火焰这一点也全在预计之中

    火焰型圣痕的使用者,艾伯!他才是这次刺杀成功的关键所在!精密的布置,准确的判断是刺杀者的必修课,毫无疑问,卓雅是其中的佼佼者!

    艾伯自己都没有想到过敌人会在瞬间冲进自己的火焰中,不顾烈火焚身来创造这一瞬间的机会!这虽然不是自己攻击的火焰,但和比普通的火焰还是厉害的多,这样冲进来简直是疯狂!

    之前的一切,只为对方发现自己消失后的瞬间惊愕,而这转眼即逝的瞬间,已经足够卓雅完成自己的任务。

    骗过所有人,卓雅带着浑身的烈火扑到了天闲面前,这一刻,只有汉克反应过来,但却只来得及转身,根本没有机会再去阻止已经冲到天闲面前的卓雅。

    “冥神刺!”

    细剑上再次爆起银光,毫无花哨的一剑笔直刺向天闲心口。简单的一招却是卓雅刺杀剑法的精髓所在,快!准!狠!所有多余的动作已经在无数次练习中全部剔除,剩余的只有最简短,最凶狠的杀人之剑!在这个距离上,根本不会失手!

    “噗!”

    天闲根本来不及反应,被这一剑狠狠刺中,血迸射而出。

    然而,卓雅却在下一刻瞪大了双目,这必杀的一剑虽然刺中对方,但居然只入体半寸,再也无法刺的更深,甚至剑身已经微微弯曲,这一剑仿佛刺在了什么极为坚韧的东西上。

    这小子明明一身布衣,片甲全无,怎么会有这种事!?

    电光火石之间,天闲的手闪电般飞起,一把抓住了卓雅的细剑,“抓到你了!”

    卓雅大惊失色!

    望着少年忽然抬起的面孔,这样还带着稚气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恐惧微缩,奇异的金色两色眸子里闪闪发光,嘴角一抹笑意中,全是阴谋的味道!

    陷阱!

    剑锋一抖,卓雅的细剑猛然绷直,天闲猝不及防,和瘦子一样被巨大的力量撞飞出去,而几乎同时,汉克的巨剑已经狂风般怒吼着袭来,卓雅只来得及震退天闲,却再躲不开这大剑。

    “砰!!”

    闷哼了一声,卓雅被汉克横过来的大剑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远处的地上,顿时一口血吐了出来,无力站起,不过汉克这一剑,却也带着沉重的圣痕气息将她身上的火焰全部熄灭,免除了她被烧成灰烬的下场。

    汉克总算吐了口气,收起大剑,闷声说道:“回去告诉古恩,最好不要再打这个孩子的注意,我们亲眼看到他丢掉了那把灰刀,你们自己找不到宝物,也不要来为难一个孩子,西殿这样的做派,真是丢人现眼!再有下次的话,我汉克必然找他算账!”

    回头看看天闲,汉克不误担心的问道:“小子,你怎么样?”

    天闲皱眉捂着心口的伤,摇摇头:“没事,只是很浅的伤。”

    汉克点点头,也不啰嗦,“我们走!在耽误下去,古恩那个老东西就要找上我们了!”

    没人再理会倒在地上的卓雅,古丽也只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迅速跟着冒险团离开了原地。

    等众人离开,卓雅才艰难的爬了起来,汉克那一剑虽然是横了拍过来的,但双方实力差距明显,这一剑打的卓雅全身好像散了架。

    摇摇晃晃站起,卓雅却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根本没有想要疗伤的意思,而是双眼盯着自己的剑尖。

    细长的银色剑锋上,刺着一个奇怪的薄片,薄片是用极细长丝编织而成,做工有些粗糙,似乎还是刚刚赶制的,但就是这么一片粗糙的薄片,却挡住了细剑的攻击,剑锋只刺穿了这薄片一点点,还是挤开了细丝的缝隙,再就无法刺穿下去。

    取下薄片,卓雅大为惊讶,难道就是这东西挡住了自己的攻击?救了那个孩子一命!

    顺着薄片一个明显的线头一拉,卓雅居然把薄片拉成一条丝……

    仔细打量这条隐隐光晕流动的细丝,卓雅不由面色渐渐凝重起来,“这……怎么可能?”

    ---

    求推荐票啦啦啦啦啦~~~求收藏啦啦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