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十一章 炼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古恩的到来让冒险团所有成员都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却是亢奋,凡是踏入冒险者这个行当的人,每一个都喜欢这种感觉,享受这份紧张刺激带来的奇异愉悦感,天生都是不安分的家伙。

    计划没有改变,大家一股脑冲出去进行采购,十字镇不大,但作为寂静森林周围一个冒险者重要的据点,这里针对冒险者使用的物品却相当齐全,而且!绝对没有山寨货!

    敌人就在几百米之外的丛林里埋伏着,但天闲也没有多少紧张,和刚刚森林里的经历相比,现在这种情况的确已经不值得去大惊小怪.

    对于外出,雪显得十分谨慎,而对于陌生人,雪始终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甚至是警惕,不过被天闲拉着,只好勉强跟着出门,很快,这个微微皱眉,一声不吭的女孩被天闲买给她的几枚亮晶晶的小饰物彻底俘虏,高高兴兴的跟着大家大肆采购。

    当大家在街上扫荡一圈回到酒馆的时候应经临近黄昏,胖子直接钻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瘦子则去挑选美酒,酒馆的桌子再次被拼了起来,汉克他们兴致勃勃的开始赌钱,这次寂静森林之行每个人都赚的盆满钵满,一时间桌上财宝乱飞,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天闲从不赌钱,因为十赌九输,赢的总是庄家,只要看看坐庄的露娜那灿烂的笑容就知道这个真理适用于任何世界了。

    “汉克大叔,你和古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他在森林里和你一起战斗,翻过脸来就要对付我们呢?”

    天闲很好奇,不明白这两个老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间酒馆的老板是露娜,帮手只有胖子和瘦子,汉克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而且看样子是要带自己硬闯出去,似乎又是一场拼斗,但这样的争斗似乎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汉克大手一挥,丢出三枚翡翠,“我压大!!”之后才回过头来,随口应付道:“那个家伙以前大多数时候是我的朋友,现在大多数时候是我敌人,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嗯?露娜……你不会出老千吧?“

    露娜掀开色盅,四枚色子清一色全是一点,汉克输了四倍,不由瞪圆了眼睛。

    看看大家兴奋无比的模样,出手就是成吨的财富,天闲叹了口气,现在是没人会理会自己了,瞅瞅旁边,雪安静的呆在那一大堆财宝前,正有些为难的挑选着什么,看来想找一件最漂亮的饰物,但面对这一大堆财宝,这似乎是个不小的难题。

    看看窗外,日渐西沉,而等到天再次亮起时的破晓时分,众人就会突围。

    再看看赌桌前大呼小叫的众人,天闲只能叹气,这些人真是一点紧张情绪都没有。

    独自上楼,天闲往床上一趟,索性拿出了那本古籍来打发时间。

    这古丽说很有用,不过天闲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能从诸神的书籍中直接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人类研究这些古籍两千年的时间,也就只能弄出几枚圣痕而已。

    一页一页翻着,这书很难懂,不仅要一个字一个字破译,就算译成人类通用语,也十分晦涩,天闲大概的扫着树上的内容,心中一片无奈,这书还是丢掉的好,免得费神

    现在还是修炼自己已经掌握的逆心诀比较靠谱,起码这和圣痕似乎还有不少的关系。

    才想丢掉手里的古籍,天闲忽的停住,最后翻到的这一页上出现了图形,这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一页上文字很少,只有寥寥几个,似乎是注释,天闲脑子转了转,倒是没费多少力气就看懂了。

    内容上依旧是能量的转换,只是这里的内容似乎稍微复杂一些,所以加了些图示,天闲又看了几页,不由心中一叹。

    就像露娜说的,这些很有价值的东西对现在的人类来说就是天书,要么是人类无法理解的领域,要么就是需要人类无法达到的条件才能实现的景象,可以说是完全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能从这样的东西中领悟到一些什么,并且研究出圣痕这种玩意,天闲真是感叹人类智慧的强大,但……显然这智慧也是有限的,否则两千年时间的开掘,众神无数遗物现世,人类早不是人类,而是新的神灵。

    继续翻了几页,后面的内容依旧是如何将力量进行互相转化,并且提到了怎样叠加增幅,但天闲只能明白大概意思,具体细节完全不是人类能看懂的玩意。

    大感无趣,正要把这书丢下,天闲心中猛的一动,忽然间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

    力量的转换,如果以现在人类的角度去看,那么最重要的一件事……

    就是圣痕的提炼!

    把古代物品上强大的力量通过特殊手段转换,并封印,成为能被人类,甚至被异族所使用的力量,这正是人类两千年来最伟大的成就,也是称霸西南大陆的最强依仗。

    从床上跳起,天闲拿起那飞快的翻了起来,来回翻了两遍,最后停在了其中一页上,瞪大眼睛来来回回把这页内容看了好几遍,天闲一黑一金两只眸子里齐齐放出了光来。

    圣痕!!

    天闲心中重重印上了这两个字!

    迅速翻看这页前后的相关内容,天闲的心如火般燃烧起来,这书上记载的东西人类的确大多是无法实现的,但是,有些地方使用特殊手段却完全可以办到。

    仔细看着这两页的内容,天闲心中越来越热,飞快的凝聚精神仔细研究起来,精神头儿比在火雾山听三娘讲书时不知道认真多少倍,甚至于胖子来连催了三次,天闲这才醒过神来,赶紧跑到楼去吃饭。

    饭桌上,大家都说了什么天闲完全没记住,脑子里全是那些难懂的古神文字,关于自己要实施的计划,天闲也没有对大家透露,毕竟这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

    吃过饭直接钻进房间,天闲继续啃书。

    今天雪没有再来天闲这睡,而是被露娜抓到她的房间里去,并且敦敦教导要如何防备男人。

    多少,天闲觉得有些可惜,不过也没在意,虽然年纪小,但这种睡在一起的事情,还是多少有点奇怪……而且这样一来自己倒是清净了下来,抱着古书,天闲卖力的啃了起来。

    等到天闲把书上某一部分的内容都看完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喧闹的十字镇也终于安静下来,沉沉入睡。

    天闲安静的坐在窗前的地板上,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脑海中却在翻腾着今天在那本古籍上看到的内容。

    力量的转换,不仅可以通过那些人类无法理解的方式实现,也可以用一些人类能理解的方法,但却需要苛刻的条件辅助,绝大多数人不会具备那样的条件,但是……

    天闲抬手,指尖上一点黑兰色的火苗跳了起来,望着这朵黑兰色的火苗,天闲终于明白,在今后的时间里,邪眼对于自己的意义将是何等重大,这上古的凶灵虽然已经衰弱无比,但它的火焰却是曾经横行众神年代的强大力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邪眼火焰的强横本质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

    拿出腰间的短剑放在地板上,天闲手指轻轻滑动,黑兰色的火苗在短剑周围形成一个奇异的图案,当最后的火焰连接在一起,整个图案顿时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火焰也涨高了几分,月色下散发着一场奇异的光辉。

    天闲心脏怦怦乱跳,以特别的力量刻画出特别的图案,将会形成用途不同的能量阵,没想到别人要用圣痕的力量才能做到的事,自己居然用邪眼的火焰做到了。

    平静激动的心情,天闲小心翼翼的开始引动这个火焰阵。

    这是一次小小的,尝试性的圣痕炼化。

    从具有强大力量的器具中提取炼化圣痕,这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从器具的种类、力量形态,到炼化辅助的材料、精确操控炼化力量等,涉及到的元素方方面面,庞杂无比,能真正能提炼圣痕的人少之又少。

    而提炼圣痕最大的难关在于,需要一种独特而强大的力量去驾驭圣痕力量,保证圣痕的力量可以完好的融出,再重新凝结成人类需要的圣痕!

    通常来说,能够炼化圣痕的那些独特而且强大的力量可遇而不可求,而想要炼化出高品的圣痕,那更是难如登天。

    天闲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地上的火焰阵,关于炼化圣痕的细节天闲一概不知,但天闲知道自己拥有邪眼这个无比强大的助力,这一次只是轻微的尝试,依照古籍上那部分能看懂的原理,依照另一部分看到的凝聚力量的能量阵,把两者结合,天闲希望能从这短剑上抽出一丝力量来。

    当然,天闲没有什么可以封印这些力量的东西,更无法制成圣痕,对于其中细节也完全一窍不通,但天闲也不关心这个,如果第一步成功了,大可以直接继承这份抽出来的力量,哪还用得着去制成圣痕。

    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下一次总会成功的,有邪眼在,就有可能!

    火焰阵缓缓运转着,奇异的光芒闪烁不定,那把短剑在火焰阵中忽然轻轻抖动,散发出一阵黑兰色的光芒,竟然慢慢的飘了起来。

    天闲大为惊讶,同时也兴奋无比,一根手指压在火焰阵上,小心的操控着火焰阵按照古籍上的说明运转,而那把短剑飘到离地几寸的距离就停了下来,浮在火焰阵上缓缓转动,开始不断的吞吐出红色光芒。

    但过了好一会儿,这把剑却再无动静。

    天闲皱眉,三娘倒是说起过关于炼化圣痕的事,这个过程很复杂,需要很多步骤,还要准备许多材料辅助炼化,自己现在白板一个,空有火焰阵,看来是出了问题。

    不过现在哪还有改变的余地?把心一横,天闲整只手都按在火焰阵边缘上,意念一动,火焰阵顿时火光狂涨,火舌直接缠住了那把短剑。

    天闲很清楚,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按照古籍上的办法,尽可能催动邪眼的力量转化这把剑上的力量,至于那些炼化的窍门和技巧,现在只能让它见鬼去了!

    短剑被火焰阵的火焰直接焚烧,顿时发出嗡嗡响声,吞吐不定的红色光芒顿时强烈起来。

    天闲顿时大喜,那些红色光芒丝丝缕缕的飘出短剑,隐约间能感觉到其中完全不同于火焰阵的力量波动。

    成功在即!

    双手按住火焰阵外缘,天闲正要再加一把劲,一个声音却让惊的天闲险些从地上跳起来。

    “黑……你在做什么?”

    不知何时,雪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天闲背后,穿着露娜宽松睡袍的女孩披散着有些蓬乱的长发,双手撑着银晶丝,显然是才从露娜那边溜出来,偷偷来找天闲的。

    眼看炼化到了关键时刻,天闲正全神贯注,雪这轻轻的一声差点把天闲吓的叫出来,双手随之一抖,火焰阵顿时不稳定起来,那短剑上的红色光芒顿时弱了下去。

    回头见到是雪站在自己身后,无辜的女孩正迷惑的望着自己,天闲顿时叫苦不迭,正是关键时刻,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偷偷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不要靠近!可能会有危险!”天闲见雪绕过自己,好奇的凑到了火焰阵边上来,顿时叫了一声,虽然觉得这次尝试没有危险,但事有万一,要是伤到这个小丫头,那自己可就追悔莫及了。

    天闲这猛的一声大叫和平常的神色大为不同,雪被吓的一下停住脚步,手上也颤了下,那滑溜溜的银晶丝悄然而落……

    双手按在火焰阵上,天闲眼见一缕银光落了下来,没等反应,银晶丝已经被黑兰色火焰瞬间吞掉。

    眨眼功夫,火焰阵直接沸腾了起来,黑兰色的火焰一下蹿的老高,直冲屋顶,立刻将那把短剑的光芒淹没,而几乎同时,澎湃的热力猛的在房间里冲撞起来。

    这小丫头……是个坑啊!!

    来不及细想,天闲直接放弃火焰阵的控制,转身一个虎扑将雪扑到在地,紧紧压在了她的身上。

    “轰隆!!!”

    下一刻,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半个月光酒馆的房顶被直接掀上了半空……

    巨大的爆炸声随之将不大的十字镇上上下下搜了个遍,所有人都醒了过来,瞬间功夫穿衣服的,光屁股的男男女女全部跳上了街道,手里拿着武器或者干脆是板凳,警惕的望着周围,十字镇挨着寂静森林,只要出事就绝对不会是小事。

    不过当大家看到月光酒馆在浓烟中火光飞窜时,不由都呆住了,怎么这两天月光酒馆总出乱子!难道又有对头找上门来?很快,大批人流迅速涌向了月光酒馆坐落的街道路口。

    而在酒馆内,天闲正一边吐着嘴里的灰尘一边暗自庆幸,多亏溜得快,而且这次爆炸的力量都冲上了半空,否则现在可能已经和屋顶一个下场了……

    地板被穿了个巨大的窟窿,屋顶更是早没了影子,火舌正在乱窜,好在爆炸剩余的都是普通的火焰,并没有沾什么立刻就把什么烧成虚无。

    天闲看看周围的情况,赶紧抓着雪的手爬起来,“我们走,这里要塌了!”

    “黑!”雪却一下抓住了挺闲,满眼慌乱,雪自然知道自己闯祸了,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闯的祸。

    看着女孩惶恐的模样,天闲无奈,只好笑了笑,轻轻碰了下她的额头,“一座房子有什么了不起?炸了再建新的,但我们少了胳膊腿儿可没法找新的,别愣着啦!我们快走!”

    正说着,雪亮的刀光已经破墙而出,三道刀光一放一收,那面墙被瞬间砍成了碎片,披着睡袍的莫桑撞破墙壁冲了进来,“小子,你在哪!?”

    没等天闲应声,咆哮声从隔壁传来,莫桑对面的墙壁轰然爆碎,艾伯浑身烈火燃烧,直接冲破墙壁撞了进来,碎石顿时四散激射,打的房间里叮咚作响。

    “嗯?敌人在哪?”撞进房间的艾伯很快发现这里根本没有敌人。

    大家全部急速赶到,等天闲拉着雪从地上站起来,发现所有人都奇怪的望着自己,那眼神,似乎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时,半空一缕银光缓缓飘落,正好落到天闲身前,天闲顿时一惊,伸手接触那缕光芒一瞧,却是那条银晶丝,邪眼的火焰非但没有让它化为灰烬,现在它看起来反而更加晶莹剔透,上面还有淡淡微光流动。

    天闲正奇怪,一只手从背后伸来抓住了天闲的脖领,露娜好像一头发怒的母老虎把天闲提了起来,“小鬼!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对我的酒馆到底做了什么!?”

    “露娜!我们可没时间计较这个了。”汉克的声音终于传来,刚才大家都急速反应来到了这里,只有他现在才姗姗来迟。

    推开裂缝的房门,汉克居然一身齐整的远行装扮走了进来,呵呵笑道:“机会来了,我们的计划提前,现在……立刻就走!”

    --

    努力努力,但五千字就不分章了。

    郑重的求推荐,求收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