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十八章 回家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见到几乎成了尸骸的黑袍人又睁开眼睛,天闲没等靠前,方良却先抬手阻止了天闲,“没事,让我们稍微静一静吧。”

    天闲有些意外,方良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而那黑袍人现在似乎也只剩下身体微微颤抖的力气,没有什么威胁了。

    望着黑袍人惨不忍睹的模样,方良心中仿佛被狠狠揪着,没想到一步迈错,这个和自己同门求学的兄弟居然会如此下场凄惨,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无法死去。

    “师弟,师兄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方良摸着黑袍人肋骨上穿着的巨大铁索,声音颤抖,“师傅临死前并没有赶你出师门,他老人家嘱咐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是师兄没用……师兄没办法……”

    “你困在血牢,被百般折磨,被穿上囚龙锁……师兄我却没办法救你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变成今天这个模样……”方良说到心痛处,不由落下泪来,对于这个堕入邪道的同门师兄弟,自己心中有无数怨恨,但更多的……其实是愧疚。

    天闲完全呆住了,虽然一直没问过这个黑袍人的事情,但是从方良的只言片语中,似乎能听出这个家伙是个丧心病狂,弑师灭祖的家伙,但是现在方良口中的话中,似乎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黑袍人身体轻轻颤抖,身上的锁链轻轻跟着响动,他已经没办法做出更多的动作,但那不断转动的干枯眼珠,却能看出他现在激动无比。

    张开干裂的嘴巴,黑袍人似乎要说什么,但他只能做出这个动作,已经没有办法再出声。

    方良仿佛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我知道,师傅也知道,没关系……没人真的怨恨你,师弟啊……你活着的时候师兄不能救你,最后……师兄送你一程,你安息吧。”

    手掌慢慢抚过黑袍人的双眼,那对干枯的眸子随着方良的手闭了起来,轻轻颤抖的身躯也安静下来,一股似有若无的血色气息从黑袍人身上顿时升了起来。

    天闲眼眸一缩,尝试单独用左右两边的眼睛看去,发现只有自己的右眼能看到那些血色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很快就消失在空气中,完全消失不见了。

    方良长叹一声,放下黑袍人的尸骸,默默看了他好一会,忽然说道:“小子,烧了他的尸体吧,我要把他的骨灰带回去,我救不了他,但至少要让他回到故乡安眠。”

    天闲走上前来,指尖跳出了一点红色的普通火焰,黑袍人的尸骸迅速被烧着。

    望着跳动的火焰,方良的神色慢慢恢复了正常,并多了几分冷意,“小子,你记住,你今天看到的,就是血盟残忍的手段,我师弟本来和我一样安心在师门修行,可惜一次外出中他不幸被血盟的人抓走,他不肯妥协加入血盟,结果被打进血牢,被穿上了囚龙索,受尽折磨,最终……不得不屈服。“

    方良双手紧握,握的手骨咯咯作响,“他中了腐血,变成半死不活的怪物,不得不听命主子的话,为了让他彻底没有退路,他的主子命令他回来杀了我们师傅,他……从此就疯了。”

    说到伤心处,方良不由哽咽的有些说不下去,“他……他是被生生逼死的!而我……”

    天闲心中一片沉重,没想到这黑袍人有这样的来历,看看地上那巨大的铁索,应该就是方良口中的囚龙索,天闲不由心中泛寒,给活人穿上这样巨大的铁索,这绝对是非人的折磨。

    火焰只持续了一会,天闲现在使用的火焰来自邪眼,虽然不是那种黑兰色的邪火,但也比普通火焰厉害的多,黑袍人的骨骸很快烧尽,方良拿出一个随身的瓶子,小心的收了骨灰,这才站了起来。

    “小鬼,今后……你就要面对这样的敌人了,你要心有准备。”方良慨然一叹,掉头离去,这地方以成了他的伤心地,再不想多留。

    天闲一愣,怎么忽然说到自己身上了?连忙跟上去问道:“方叔叔,你说我要面对这样的敌人,这是为什么?”

    方良微微苦笑:“小子,不要把其他人当做傻瓜,你以为你的小伎俩真的能瞒过那么多人吗?当时那些冒险者疯狂厮杀,场面极度混乱,任谁也无法完全保持冷静,注意力都集中在灰刀上,这样……你才能那么简单的暂时骗过了他们,但他们找不到灰刀,自己就会明白自己上当了。”

    吐了口气,方良把眼角的湿润擦干,“很快,他们就会再来找你,那些冒险者,圣灵殿的人,血盟的人,你这次得了灰刀,可是闯了一个大祸。”

    天闲不由皱起眉头,“可我已经在所有人面前真的丢掉灰刀了,他们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我死了才肯甘心?”

    方良眸子一寒,“不错!就算你现在真的没有灰刀,只要你曾经和这件事有牵连,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你,除非你真的死了。”

    天闲这才感觉到事情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件事传扬出去,自己的麻烦恐怕要源源不绝了。

    “小鬼,怕了吗?”

    “嗯,有点……”天闲老实承认,“但我会小心的,虽然这是个麻烦,但也是我现在唯一能依仗的东西,他们不放过我,我只能尽快强大起来!”

    方良点了点头,多少放心了一些,今后这个孩子的路将无比艰难,他能知道这点,并且有所决定,这会让他多几分活下去的机会。

    要么在沉重的打击下顷刻毁灭,要么在漫长的坎坷中成就传奇。

    “小子,没想过加入我们吗?这样你会有很多便利!”虽然能帮的已经帮到,但方良还是禁不住的又发出了邀请,这个孩子实在是惹人喜爱,而且一个小孩子要面对那种即将到来的坎坷命运,实在是残忍了一些。

    “不,我不能留下来。”天闲毫不犹豫的回答,“大家已经帮助我很多了,我不能再给大家添麻烦,而且我也必须马上出发去找新的强大力量,留在冒险团里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方良一叹,这样的心智的确不像十岁的孩子,这却也是让人难过的地方,不知道那个叫做火雾山的地方到底给了这个孩子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他这样早早的成熟。

    “这个给你吧。”方良随手丢给了天闲一件东西。

    天闲顿时惊讶了,这居然是一枚五角晶石,灵品初阶圣痕!

    “这是我师傅传给我的,是移位圣痕!我没舍得用,而是想方设法找到了其他的圣痕继承,现在他是你的了。”

    “方叔叔,这样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方良的师傅已经离世,天闲自然知道这件东西对于方良的意义。

    “没关系!”方良微微一笑,“我已经用不上这个,圣痕就是拿来使用的,师傅他老人家知道我给了合适的人使用,一定会高兴的。”

    说起师傅,方良又是眼中泪光隐隐,天闲这才发现,眼前这个高大的汉子,其实是个十分性情的细腻男人,这枚圣痕他没在大家面前交给自己,完全是私下里给自己的照顾了。

    “方叔叔,那你……就算是我的师傅了。”

    方良一怔,停下脚步看了天闲一眼,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在他脸上一闪而过,“随你吧,但这只是我送你的小礼物,大丈夫处世,洒脱自在,不必拘泥这些。”

    天闲这才喜滋滋的笑了,赶忙收好了圣痕。

    两人回到那座古堡的时候,露娜还在两眼放光的带着大家在废墟里面挖掘宝物,而且看起来收获颇丰,在一片清理出来的空地上已经堆了小山一样的各种金器珠宝,银杯玉石,大多数东西天闲压根就从来都没见过,更叫不出名字。

    显然,没有其他人来争夺,这次大家要吃独食,狠狠的发一笔横财。

    雪正在开开心心的在这些宝物周围挑选着喜欢的东西,专拿那些亮晶晶的,外形漂亮的,能挂在身上的小玩意。这些在冒险者们眼中价值连城的宝物,对雪来说,唯一的价值就是十分漂亮,天闲很怀疑这个女孩子是不是有龙族的血脉,那些亮晶晶的小玩意真的看不出哪里十分吸引人……

    冒险者挖掘宝物的能力是相当惊人的,特别是有一个双眼都在放光的带头者有一群实力不俗的帮手时,很快这个古堡就被翻了个底朝天,空地上堆起了小山一样的宝物。

    “月神在上,这次真的发财了!”露娜望着堆起来比自己还高的战利品,兴奋无比。

    “但愿月神原谅她的信徒这么财宝……”汉克抓着胡子嘀咕了一句,结果半空寒光一闪,露娜的弯刀准确无比的削断了汉克一小片胡子……

    露娜的兴奋显而易见,这次的收获已经抵得上从前十年的分量了,“胖子!全部带上!我们回家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