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十五章 丢骨头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所有人都惊讶的望着天闲,尤其是那些冒险者们,目光盯在天闲身上就再也无法挪开,当然了,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看着田先生手中的那把灰刀。

    众神消失之后,人类重新崛起,发掘出来的大大小小宝物数不胜数,随着时间的推移,贵重的宝物越来越少,而像灰刀这种级别的东西,可以说要十二分的运气才能遇上。

    如今,每一个冒险者都认为自己是幸运儿,就算不是,就算是在先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的,也一样宁愿相信自己是那个最幸运的家伙。

    邪眼重新出世,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晓,愿意穿过危险的寂静森林,前后耗时几个月的时间来到这里的,要么是对自身实力有着极大自信的,要么就是极度贪财想要搏一次的,以及一些眼光极为独到的人,无论是哪一种人……在冒险者中都是少数的。

    今天还能站在这里的人,说到底……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幸运儿,并不是所有想要来的人都能见到邪眼化刀的一幕,但反过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倒霉事,虽然现在冒险者们浑身热血沸腾,但是空气里丝毫不掩饰的杀气却让所有人的脚步都凝固起来,再谁也不愿前进半步。

    天闲握着灰刀静静站在那,比他身体还长的漆黑刀身静静燃烧火焰,火焰一摇一摆,缓缓吞吐,如风中的飘带,刀锋直指冒险者这边,每个人都感觉那刀锋好像抵在自己脑门上一样,让自己浑身不由得发冷。

    虽然刚才这少年的话显得有些怪异,而且从这么一个小孩子口中就算是再怎么凶狠的话也不会让人有实在感,但……那把刀散发出的气息却太过让人心惊胆战。

    冒险者们满心炙热的想要冲上去夺刀,但又不得不顾及这把邪气森森的武器所有散发出的威慑气息,一时进退两难,互相顾盼,都希望能有哪个替死鬼先上去做垫背,到经过前几次厮杀之后,留下来都是脑筋比较好用,身手也相对厉害的冒险者,哪有傻子肯上前替别人挨刀。

    场面一时僵持了下来,冒险者们呈半圆的队形将天闲和雪围住,全都瞪眼盯着两个孩子,没人敢上前,也没人肯离开。

    “黑……”雪轻轻拉了拉天闲的衣袖,“我们……”

    雪也感到很奇怪,眼前的男孩怎么忽然间就横眉立目起来,而且他这样子有点好笑,脸上完全配合到位的凶狠表情,却在努力去挤,自己在他身边,这景象看的再清楚不过了。

    天闲轻轻按住雪的手,直接摇头,小声说道:“没办法完全击退所有人,而且……这样也太冒险了。”

    握着灰刀,生生震慑了所有冒险者的天闲现在却有苦自知。

    这把灰刀自然是无上的宝物,可是现在它本身就没有完全脱离封印,力量大损,又在虚灵界高强度消耗了一次,现在被雪威胁更是沉寂下来,如今我在自己手上的这把刀,力量几乎已经干涸。

    雪对虚灵的操控似乎更加厉害了,起码比自己要厉害好多倍,但从刚才她凝聚虚灵时的力量做一个预估,按照她现在的能力,想要击退这些厉害的冒险者,除非再次召唤近乎无敌的徘徊者,那样……或许雪会再一次被虚灵吞没,如今绝对不能再依靠她的力量脱困。

    可……这样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啊!再过一会这灰刀上的火焰可能都会熄灭,到时候自己可就真的变成了软柿子,人家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这么多的冒险者外加那个虎视眈眈的血盟女孩,就算汉克大叔他们立刻全都跑到自己身边来帮自己,结果也就是多了些被宰掉的尸体而已。

    “喂……喂!醒醒,你再睡的话我可要被杀掉了!”天闲虎着脸,颇为自在的轻轻挥动几下手中的灰刀,长长火焰在半空拖延半空,好像随时会飞射而出,那些冒险者们顿时惊惧的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天闲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忌惮,同时又多了几分极度的渴望。

    天闲其实只是想尽力晃晃灰刀,好让它能立刻给自己一个反应,现在这种情况,或许还是它才能应付得来。

    邪眼完全没了动静,天闲无论是自己小声嘀咕,或者是在心中对它大叫,得到的全是沉默。

    天闲皱起眉来,这家伙看来是想等待时机,等到自己走投无路,再提出什么条件让自己就范,看来……它依旧是不甘心被压制。

    逆心诀瞬间再次运转,天闲身体上腾起了淡淡的血光,紧皱双眉,天闲凝声说道:“我劝你不要再打什么恶毒的注意!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受你的控制!你如果不肯妥协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握紧灰刀,逆心诀急速运转,血色气息从天闲的手上飞快缠上了乌黑的刀身,刀身上黑兰色的火焰顿时也多了一抹血色,看起来更显得诡异起来。

    天闲的想法再简单不过!自己这奇异的血脉可以掠夺式的吸收圣痕的力量,而圣痕也不过是从远古的各种宝物中提炼出来的东西,这邪眼是远古巨宝,就算它现在衰弱下来,但本身的存在就是极为强大的力量,猜的不错的话,逆心诀将会从这把刀上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

    “人类,你不想死的话,最好给我停手!”

    邪眼讥讽的声音在天闲心中响起,“我的大部分力量被封印,但就算是现在一丝力量也无法使用,你想吞掉我!也只是自寻死路!你会连灰烬都被烧的干干净净!”

    天闲哪管那么多!而且也根本没有什么吞掉它的想法,只是暂时借用一点力量而已,逆心诀依旧飞快运转,天闲也不懂得到底如何从邪眼那里汲取力量,索性就把它当做一枚圣痕,逆心诀的气息笼罩灰刀全身,当即催动!

    一股奔腾巨兽般的强大力量在这一瞬间疯狂的冲进了天闲的身体中。

    这力量狂暴无比,天闲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心中仿佛响起无数疯狂的笑声、喊杀声!震的自己心神不稳,意识都跟着散乱起来。

    意识到大事不妙,天闲迅速停止了逆心诀对灰刀的催动,右手上的血色气息也随之急速收缩,远离灰刀。

    正当天闲想要全力以逆心诀化解冲进身体的这股狂暴力量时,异变陡生。

    “哈哈!人类!你居然是这样的血脉!!”邪眼忽然在天闲心中无比狂喜的大叫,怪不得我感觉你的身体有些奇怪,原来是这样!哈哈哈!”

    灰刀上妖异的黑兰色火焰猛然爆发。

    众多冒险者一声惊呼,纷纷向后退去,灰刀上爆发出一片惊人的火光,滚滚热浪顿时把空气烤的滚烫,火焰疯狂逆卷,瞬间烧上了天闲全身。

    天闲闷闷的哼了一声,双目陡然瞪大,一股极其霸道狂暴的力量正迅速侵入身体,侵入到血脉经络中,疯狂的急速冲撞,好像脱缰野马一样不受控制!

    这和刚才邪眼从半空飞回自己身上的感觉截然不同,刚才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只是它依附到了自己身上,而这次……它却好像要融进自己的身体一样!那股强行介入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逆心诀也无法化解这样狂暴强大的力量,整个身体仿佛都要被这力量完全撕碎!

    身心如焚,天闲感到自己从每一滴血到每一缕灵魂都被这股如火的巨大力量烧的完全化成了白灰!难以形容的力量好像最强大的痛苦反复冲刷自己的身体,身体中不断有一种感觉膨胀起来,不吐不快。

    “啊————————!”

    天闲仰天一声巨吼,七窍之中黑兰色的火焰冲天而起,一道巨大的火环从脚下爆发,向着四面八方狂扫而去。

    无论是那些冒险者还是天闲背后的那个红裙女孩,都在惊叫中飞速后退,但却毫无例外都被这道火环裹着的强大气劲撞的飞了出去,不少人身上还被烧着了火焰,一时间慌乱声大起。

    雪毫无防备,轻飘飘的身体瞬间就被那道火环的冲击力吹飞了出去,火焰直扑全身。

    “黑!”

    雪惊叫一声,却感到腰间一紧,自己的身体已经靠到了什么东西上,微微愣了下,雪忽然明白自己被天闲抱住,这个感觉……竟然有点熟悉。

    挥手驱散雪身上的火焰,接住雪的天闲长长吐了口气,“抱歉,刚才有点失控了……”

    雪惊讶的望着眼前的天闲,在天闲双眼口鼻附近,丝丝缕缕的火焰黑兰色火焰正缓缓消散。

    “黑……你这是怎么了?”雪清晰的感觉到,天闲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呼吸也极为急促,他的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极为燥热的气息,一金一黑两只眸子居然隐隐泛出红光。

    “我……我没事。”天闲摇摇头,眸子居然在空中拉出细细的火线,双眼内好像有火焰在燃烧,“只是……只是有些,有些……不适应!”

    “黑……”

    天闲摇头,“不,先别问……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必须把麻烦解决掉,否则我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很快回来!”

    雪一阵茫然,天闲的举动忽然奇怪起来,他全身释放着惊人的热浪,说话间细细的活丝从他身体中外溢出来,整个人就好像一团火一样。

    将雪放下,天闲却没有去看那些冒险者,而是看向了背后,红裙女孩已经被刚才的火焰冲击逼退到远处,此时她满眼极度惊愕的望着这边,手上握着一块血色宝石,宝石散发出淡淡的血色光幕将她罩在里面,刚才正是这道光幕保护了她。

    “不要再过来,我没有欺负女孩子的经验,所以一旦着急的话,下手可能会很重!”说完,一道黑兰色火光从天闲手中燃烧而起,迅速化为长刀模样,并急速凝结成实体。

    轻轻一挥,天闲在雪身前的地上切出了一道刀痕,痕迹上火焰燃烧,黑兰色的火焰醒目无比,“以此为界!踏过这道界限……别怪我无情!”

    也不理红裙女孩那一下黑如锅底的脸色,天闲转身向那些冒险者走去。

    冒险者们早已经乱作一团,刚才被强烈的火焰冲击撞的东倒西歪,现在还没有全部爬起来,那些被火焰烧伤的人更是哀嚎不已,好在天闲当时还有理智,那道爆发的火环只是普通的火焰,否则这里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是活着的了。

    这一次,天闲握着灰刀慢慢走来,给人的感觉已经和刚才明显不同,聪明人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这个少年,好像一团慢慢燃烧的火焰,很奇异的给人一种寂静的感觉,但在这寂静之下,却似乎隐藏着惊人的狂暴。仿佛幽谷深潭中静静蛰伏的巨兽。

    冒险者死死盯着天闲,脸上一片狠厉之色,脚下却在不由自主的后退,天闲向前走一步,他们就飞快的退两步,两方随着天闲慢慢向前走,距离却越拉越远……

    天闲只好站住脚步,望着眼前无比紧张的冒险者们,心中只有无奈的叹息。

    “这样,你就满意了?”天闲小声的喃喃自语。

    “人类!你该感激我才对!”邪眼傲然的声音在天闲心中响起,“我完全融入你的身体,你才会有现在这样强大的力量!”

    天闲嘴角微微一动,“是你觉得自己太过弱小,解除封印无望,然后……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吧?你……根本就是想借着我的血脉汲取力量!”

    “不错!”邪眼直接承认,“虽然你的血脉劣等了一些,但毕竟还是比较罕有的,我为什么要放过机会,你得到你需要的力量,我得到我需要的力量,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

    好事?天闲才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不过现在倒也不是仔细计较这些的时候,现在的情况完全是突发事件,自己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解决眼前的难题,先脱身才是正理。

    “各位!麻烦你们现在让一条路出来!虽然现在的结果让大家很失望,但这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恳请你们……放过我!”

    天闲的话并没有得到认同,冒险者望着这个小小的少年,眼中一片通红,如果说刚才这个男孩挥舞灰刀的时候大家还心存疑惑,那么现在这个男孩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么就连半点怀疑的余地都没有了。

    那件旷世奇宝,传说烧毁过大海的灰刀……现在已经了有了主人!

    “小子!你伤了我们这么多人命!难道就想一走了之?”

    “不错!杀了我们的人!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真当我们好欺负吗?”

    “对!不能放他走!”

    “要走,也把灰刀留下再走!”

    一片叫嚷声响了起来,不过只是开始时还在计较认命,三句话不到就立刻转移到灰刀的归属上来。

    天闲毫不犹豫的举起了灰刀,刀身上烈烈火焰顿时涨高了两寸,瞬间所有的冒险者一下闭上了嘴巴!

    “你们……”天闲眼中怒意闪动,“只有少数人是因为我而被烧伤!扪心自问!那些死去的冒险者!哪一个不是被你们亲手杀死的!?”

    没人回答。

    有些人是有些惭愧而答不出来,不过更多人是因为天闲手里的灰刀闭上了嘴巴。

    但是,现在只有天闲自己感受的到,自己手中的这把灰刀,其实依旧只是虚有其表而已,邪眼真正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但强大的依旧是它的本体,它或许不可摧毁,或许有着极为特殊的优点,但它现在已经虚弱到发挥不出什么力量。

    就好像一直狂暴的,但却虚弱的猛兽沉睡在自己身体里,

    不过,这次倒也很直接的带来了一个好处……

    天闲缓缓横过灰刀,刀身上火焰慢慢回缩,而天闲身上却涨起了一层血光,和先前黯淡的光芒不同,这一次逆心诀运转时散发出的光晕显得十分明亮。天闲能看得到,自己全身的血脉似乎都在散发着明亮的微光。

    元动,中期!

    似乎,这血脉真的和圣痕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这一次邪眼融进身体,它居然升了一阶。

    吸气凝神,逆心诀急速运转,所有的力量凝聚在右手的刀身上,黑兰色的火焰变成明亮的血色,沸腾似的燃烧。

    怒喝一声,天闲转身向着远处的森林一刀砍去!灰刀上的火焰在半空瞬间熄灭,冒险者们正惊愕的望着天闲的举动,不知道这个男孩在做什么之际。

    一道火亮的血色刀痕在森林深处暴涨开来,灰刀的火焰气劲轰然爆发,怒兽一样疯狂向前冲去,大片大片的森林轰轰倒下,黑兰色的火光熊熊而起。

    冒险者们个个脸色惨白,这……仅仅是空砍了一刀而已,就有这样的威力。这小子……实在展露实力?

    天闲已经快要虚脱了,这一刀已经把所有的力气全都用上了,连刀身上的火焰都消失的干干净净,现在只是脸上还装的一片严肃而已,可能下一刻自己就要晕倒了。

    “你们这么想要这把刀……那就去拿吧!!”

    出乎所有人意料,天闲抡圆了手臂,用力将手中的灰刀抛了出去,漆黑的长刀在森林的烈火中仿佛一道黑影般消失在了远处黑兰色的熊熊大火中。

    这一次……灰刀没有再回到天闲手上!

    每一个人都瞪大了双眼!这一次……这把刀真的被这个少年丢了出去!无论这把刀是不是有认过主人,无论这把刀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变化,但它真的就在那片大火中,而且是没人看管的!

    短暂的寂静过后,是疯狂的爆发,没人再关注天闲,所有的冒险者全部以最快的速度向那个方向扑去,包括那个红衣女孩,甚至包括古恩,以及隐藏在远处的圣灵殿战士。

    天闲看着所有人争相狂奔的景象,不由轻轻笑了,这最蠢的办法,果然是最有效的办法。

    “雪!现在……我们该逃命了!”

    ---

    不分章了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