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十九章 铭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所有人都紧张无比的望着天闲,望着这个不大的少年手中握着的那把魔剑。

    汉克眼见天闲碰到了那把剑,不由再次放声大吼:“小子!不要碰那把剑!快放手!”

    大声喊叫着,汉克大剑开路,直接就要冲上去,但围在周围,正愣愣看着天闲的冒险者们忽然一声怪叫,瞬间在汉克面前组成了一道人墙,个个眼中凶光爆射,似乎要一起和汉克拼命的模样,这个时候他们倒是异常团结一致——就算自己不能靠近那件魔宝,那么其他人也别想靠近!

    汉克双眼不由浮出杀机:“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

    古恩面沉入水,一下抓住汉克的肩膀,缓缓摇头道:“现在和他们说任何东西都是白费力气,他们已经疯了!现在……我倒是十分感兴趣,那个小子最后会怎样?”

    汉克怒的钢牙紧咬,一时却没有办法,这些冒险者就好像就好像迷了心智一样,神色和之前已经大不相同,完全没有办法沟通,看来已经被那魔剑的声音迷惑,现在动手的话短时间无法突破,而且恐怕会再次引来混战,不知道多少人要枉死!

    目光向天闲那边望去,汉克眼神一缩,天闲不仅没有放开那把剑,反而正慢慢将它拔出地面。

    一寸一寸……天闲面无表情,缓缓把眼前的邪眼从地面厚厚的灰烬中拔出来。

    剑尖脱离地面的一刹那,漆黑的剑身忽然传来嗡嗡响声,两道火焰在剑身上爆涌而出,游龙般顺剑而上,一眨眼窜上了天闲的手,瞬间烧着了天闲的全身。

    火焰熊熊,天闲立刻变成了一个火人。

    一片光芒从天闲手上亮起,雪留下的那一点火焰似的光芒顷刻包裹了天闲。手臂一甩,天闲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黑色长剑。

    “吼!!”

    天边滚雷般的怒吼声乍起,静静在天闲身边游动的徘徊者猛然转头,庞大的身躯游鱼般急速扭动,转身凶猛扑来,那巨大的头颅上裂开一条长长的缝隙,狠狠咬向正喷吐烈焰的黑色长剑!

    “等!等等!!”邪眼嗡嗡作响,一个沉闷难听的声音在半空忽然传来,满是惊恐和畏惧。

    剑身上的火焰瞬间崩溃,连带着烧上天闲身体的火焰也急速抖动,呼啦啦乱声响动中,眨眼消散的干干净净,几乎在同时,徘徊者巨大嘴巴停在了黑色刀身之前,堪堪只差半个韭菜叶的距离就要咬上黑色的刀刃。

    天闲手上光芒再闪,徘徊者呜咽一声,调头游开,继续绕着天闲静静游弋,不过却时不时会靠近邪眼,似乎对这把黑色的长剑十分感兴趣。

    火焰虽然消散,但短短时间内天闲已经全身都被烧伤,远处,露娜见天闲全身受伤,心中又是惊愕又是焦急,不由也和汉克一样放声大叫,“小鬼!你给我听好!立刻放开那把剑!!”结果,露娜也是和汉克一样,立刻被冒险者们警惕的层层围住。

    天闲浑身被烧的剧痛不已,现在风吹在身上都犹如刀子刺进肉里一样痛,但这疼痛却让天闲感到些许欣慰。因为天闲现在知道自己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这些疼痛是为谁而受。

    “露娜姐姐,我一旦放手,恐怕就再也记不起拿起它的理由了……”

    天闲自语着,慢慢将邪眼举到了眼前,嘴角慢慢勾出了一抹笑容,“聪明的家伙……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邪眼顿时剧烈震颤起来,“你……区区一个人类,居然……不!等一等!”徘徊者巨大的身躯狂风般摆动,瞬间冲到邪眼面前,巨口猛的张开,直接把邪眼罩在了巨口之中!

    天闲挥挥手,手上那点火焰行的痕迹微光再次闪动,徘徊者闭上几口,迅速退了回去。

    “你……你想怎么样?”邪眼剑身震动,这一次口气中明显多了极度的不甘和畏惧。

    天闲的手指轻轻滑过眼前的剑身,漆黑的剑身上顿时跳起了丝丝火焰,一下缠住了天闲的手指,徘徊者当即轻吟一声,那火焰闻声立刻消失不见。

    手指顺着黑色的剑身慢慢滑动,天闲感到这把剑其实冷的惊人,“我听露娜姐姐说,你有很多名字,因为你存在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你从上一个世界的灰烬中诞生,是比这个世界更加古老的伟大存在。”

    天闲的口气中忽然多了几分敬意。

    “人类……你知道这些就好,不要真的以为你能威胁我,只要我抛开顾虑……”

    天闲现在没有时间听这些,打断它的话轻声说道:“可你现在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连一个小小的人类都对付不了。”

    邪眼闻声不由狂躁的嗡响起来,怒声咆哮道:“要不是我的封印没有完全解开!我根本不会……”

    “很遗憾!”天闲再次打断它的话,“就算解开封印,恐怕你也不会有多厉害!而现在只要我愿意,你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次邪眼只是剑身抖动,却没发生半个声响来。

    天闲望着手里的漆黑长剑,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它的全身。

    这把细细长长的剑上没有太特别的地方,剑上连一丝花纹装饰都没有,但通体乌黑,通体没有任何杂色,黑的仿佛要把所有的光都吸进剑一样,而剑身极长,足足两米有余,比汉克的大剑也短不了多少,但拿在手中却十分轻巧,丝毫感觉不到沉重。

    目光掠过剑尖,天闲微微一怔,这剑……似乎不是剑,尖端居然是刀型弧刃。

    “我听说……你有个名字叫灰刀。”天闲再仔细查看剑身,这才发觉这把漆黑的武器的确是单面开刃的,只是刀身漆黑无比,有些不好发觉而已,这居然真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把极长的**。

    邪眼听天闲忽然说起其他的事来,刀身振动,显得有些急躁起来,“人类,你到底想说什么?”

    天闲轻轻挥动漆黑的长刀,依旧不找边际似的说道:“你说你被封印了几千年,那么一定是破碎时代的众神把你封印在这里,我们先前感觉这里传出类似治疗圣痕的气息,那其实是封印的气息,对吧?”

    轻轻一笑,天闲面色轻松起来,“那么让那个我猜一猜,你这样厉害的角色,想要把你封印一定很困难,你或许是没有防备,但更可能的……是已经被众神击败!元气大伤,这才不得不臣服,被封印起来!我说的对不对?”

    “小子……你不要试图激怒我!!”邪眼嗡嗡作响。

    天闲根本不理它的话,自顾的说道:“几千年中你找到十三个祭品,我想不是祭品难以寻觅,而是因为符合要求……足够弱小的祭品实在太稀少!比如……我这样连圣痕都没有的小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穿过外围的封印,那其实是你在作怪,你要将最弱小的人引诱到封印处,而强者,你根本无力掌控!”

    “我……又猜中了吧?”

    “小子!你……”

    天闲猛然间一声怒喝,长刀划过半空,之后狠狠插在了地面上,漆黑的刀身被震的嗡嗡作响,徘徊者急速游动,巨大的头颅几乎贴住了邪眼的刀身。

    望着邪眼,天闲的声音寒了起来,“你或许曾经是伟大的存在,但现在……你只是随时会被一个人类捏死的蚂蚁!不要以为你能欺骗或者蛊惑我!我知道你现在的状况!你骗不了我!你这个该死的鬼东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邪眼轻轻鸣响……犹若不甘的**。

    “很好!”

    天闲握紧了邪眼,“现在,你如何回答我的话,如果我感到你有隐瞒……不!如果我不满的话!你就去另一个世界永远的流浪!”

    “人类,你未免……”

    “第一个问题!”天闲当即打断邪眼的话,“虚灵……到底是什么!?”

    随着天闲的第一个问题,徘徊者巨大的头颅开始在邪眼周围缓缓移动,嘴边长长的触须忍不住的在沿着剑身轻轻环绕,只和它保持着一丁点距离而不接触。

    “虚灵……是这个世界无数尽头中的一个,人类……你无法理解那种事!”好一会儿,邪眼的声音才极度不甘的响起。

    天闲点点头,这个说法和露娜说的很相似,看来不是假的。

    “那么,既然是比这个神界还古老的存在,你一定知道怎么去那个地方吧?”天闲再问。

    邪眼的刀身顿时一阵振动,“那是无法回自身溯本源世界尽头,你难道……”

    “我是问……如和去?”天闲凝眉,徘徊者的长须顿时微微收缩,邪眼的剑身顿时大声鸣响,“我知道!”

    “说!”对于这视生命如草芥,疯狂杀戮无辜的邪眼,天闲心中丝毫也没有怜悯顾及。

    “挣脱这个世界存在的束缚,再通过特殊的途径,自然就可以去那里!”

    天闲眼神微微一亮,“这么说……你知道办法!那就好!最后一个问题……到了那里,要如何回来?”

    “那里无法回头!”邪眼疯狂大叫!

    天闲闭上眼睛,长长吸气,最后缓缓点了点头,“很好!现在!我们去那里!”

    一把拔出邪眼,仰头望向天空,头顶上森林的空洞中洒下并不强烈的阳光,但在昏暗的森林里却无比夺目,眼前一片混乱的光,天闲仿佛能在其中看到一个身影,“雪就在那里,她一定还没走远,并且等着我去找她。”

    “人类!!!”邪眼放声大吼,“你难道没听到我的话!那是无法回头的世界!从没有人能从那个地方回来!”

    天闲喃喃说道:“所以……我才要你帮忙。”

    “我……”

    “我需要你明白一件事,你已经十分虚弱,你也无法自行移动,如果你不能帮我的话,那么……”

    天闲后退两步,缓缓举起手中的邪眼,“你就和我一起在那个世界,陪着雪……永远流浪!”

    邪眼疯狂鸣响,无尽的火焰喷射而出,瞬间裹住了天闲,“你疯了!!你想带我去那个世界……人类!那样只会永远的迷失!我绝对不会离开这!就算同归于尽!我也……”

    天闲怒目圆睁,根本不去理会自己身上烧起的火焰,逆心诀瞬间疯狂运转起来,身体上透出的血色光芒混进火光中,看起来好似燃烧的热血,“我或许是疯了,但……我不想忘记一些不该忘记的东西,然后连羞愧和感激都忘记的活下去!”

    双手一扭,天闲紧紧握住邪眼,放声一吼!狠狠向前砍去。

    “不!!!”

    邪眼爆发出滔天的火光,疯狂的怒吼声震的森林轰轰作响。

    “吼!!!!”

    比邪眼的怒吼更加沉重而震人心魄的吼声在空中爆发而起,漆黑的邪眼燃烧着无尽的烈火,狠狠劈在了徘徊者身上,这庞大的巨兽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巨型的身躯疯狂游动而走,眨眼间退出了一百多米,大面积的森林在它的身躯冲撞下瞬间消失无踪,那些高大的古木被拦腰斩断,硕大的树冠轰隆隆砸了下来,徘徊者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了激起的烟尘之中。

    不远处的冒险者们个个骇然失色,任谁也没想到这少年居然会攻击徘徊者!就在天闲身后不远处的红裙女孩更是惊愕满面,已经完全呆在了那里。

    天闲手持邪眼,全身烈火燃烧,火焰仿佛被森林中的大火还要猛烈数倍,双目紧盯着徘徊者消失的方向,眸子中全是几近疯狂的神色,“老兄,很抱歉……但你也不会受伤,等我回来之后,你来找我算账就是了……”

    天闲手上,雪留下的光芒已经几近消失……

    “吼————!”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巨木落下的混乱烟尘中传来疯狂的怒吼声。

    天闲双臂大张,紧握邪眼,“来吧!在我还记得这些的时候!来吃掉我吧!!”

    怒龙般狂暴的吼声响彻整个森林,庞大的徘徊者撞破烟尘,身躯如山一般压迫而来,巨大的头颅猛然裂开,庞大到骇人巨口张开,瞬间已经咬到天闲身前。

    “该死的人类!!!”

    邪眼怒声狂吼,刀身上喷射的火光倒卷而回,以最快的速度向一边逃去。

    巨大的徘徊者飓风般冲撞而过,头颅一摆,庞大的身躯摇晃着再次飘上半空,只在倏然间风平声止,那庞大修长的半透明身躯缓缓游动半空,仿佛刚才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冒险者们和那个红裙女孩脸上早已满是骇然。

    天闲已经消失不见!生生被徘徊者吞掉!

    悠长的鸣声响起,徘徊者轻轻摆动身体,调转巨大的头颅,向着森林高出的破洞游去,雪留下的光芒已经消失,它巨大的身躯渗透着半空透射下来的闪亮阳光,还没等离开森林,已经悄然的消失在了半空中……

    一切……归于沉寂。

    “呼…………”

    一切寂静无声,冒险者们和那红裙女孩呆呆望着少年曾站立的地方,一时无法回神时,一朵火苗跳了起来。

    在最后一刻躲开了徘徊者吞噬的火焰急速跳动着,在冒险者和那红裙女孩讶然的目光中,慢慢的扭动,最终,凝成了一把细长长刀的模样,斜斜插在地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