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十章 邪魔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心知受骗,但现在想做什么却已经晚了半步,身体吊在祭坛上,眼看着自己的血慢慢的盖住了祭坛上那些细密的金色文字。

    恐怕……那圣痕上的血迹就是这样来的!天闲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心中对现在的情况更明白了几分。

    这柄怪异的长剑引诱别人来到这里,在想办法让他们说出特定的话语,这似乎关系到某种被限定了言语的契约,一旦不小心说出什么的话,立刻就会变成血淋淋的祭品!

    那圣痕!一定是先前某个人带到这里来的,而他现在恐怕早就被这里的奇怪云气杀掉了!

    望着祭坛上自己的血慢慢覆盖那些文字,受了重伤一时无法反抗的天闲猛的想到了什么。

    对方这是要自己的血!

    逆心诀强行运转,全身气血随着意念流动起来,天闲圆整一双黑眸,气血走向在伤口处直接岔开,顺着那些从前没有的血脉流过。

    只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天闲伤口流出的血顿时少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那个声音顿时发现天闲的情况异常,怒喝一声,那好像火焰又好像云团似的利刃重重抖了几下,天闲的身体随之颤抖。

    但天闲身上的血,却已经不再流了。

    “你的血?”

    见天闲诡异的不再流血,那个声音瞬间恼怒起来,一道黑影顿时从半空再次刺来。

    “噗!”

    天闲前胸又多了一个伤口,又一道利刃刺穿天闲的身体,鲜血顿时喷射而出。

    但,只喷了一小片血,天闲的伤口却再没有流出血来!

    “混账!给我血!!”那个声音暴怒如狂,半空里一片黑影雨点般落下,无数道怪云化成的利刃刺向天闲。

    “噗噗噗噗噗……”

    天闲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有的利刃贯穿了身体,有的则只是砍伤了肌肤……

    瞬间天闲好像一个被戳了无数口子的水袋,血爆射而出,全部浇在了祭坛的金色文字上。

    喷射的血如昙花一现,刹那间再次消失不见,天闲身上的伤口,无论大小都迅速止血,眨眼间连一个血珠都不再渗出。

    天闲面色凝重,双眼死死的盯着祭坛上那些被血沾染的金色文字,半空又有利刃挥舞而来,天闲已经根本不再去看!

    逆心诀以一种极其微妙的方式运转着,全身气血以最慢的速度流动,并且尽可能避开所有的伤口。

    天闲现在肯定两件事,第一个就是自己的血沾满了这个祭坛的话,这个不知名的邪物恐怕就会冲破封印。

    而第二件,就是它不能杀自己,它要自己活着才能取血,否则早一刀砍掉自己的脑袋!

    咬紧牙关,天闲嘲弄道,“你这见鬼的东西……恐怕,要倒霉了吧!”

    天闲眼看着那些被血覆盖的金色文字在失去光芒后又再度缓缓亮了起来,那把黑色长剑刚才还嗡嗡作响,但随着这些金色文字变得闪亮,它的声音已经渐渐衰弱。

    没有足够的血它无法破开封印,但它只能取活人的血,现在自己浑身是伤,它已经无处再下刀了!

    “该死的人类!一个区区的人类居然……”那个声音颤抖着,已经陷入了极端的暴怒之中,“你竟敢在我面前,在我邪眼……”

    声音忽然一顿,似乎被什么掐住了喉咙,再无法说下去。

    天闲眼见那些被血沾污的金色文字以更快的速度亮起,血迹正慢慢的被驱散,那把剑上黯淡下去的金色文字也再次闪亮,黑色的长剑开始发出“吱吱”怪响,好像那些金色文字组成的锁链正慢慢收紧,勒得他发出痛苦的**。

    那些金色文字越来越亮,再次开始散发出闪耀的光芒,黑色长剑吱吱作响,似乎随时都会被那金色文字组成的锁链勒成碎片,天闲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或深或浅的伤口,剧痛简直无法忍受,但天闲强运逆心诀,一口气憋在心中等待最后的时机。

    这把诡异的黑剑看来很快就会失去力量,那个时候自己才有机会离开这里!

    就在那些金色文字要完全将祭坛上的鲜血驱散,所有文字重新放出光芒时,半空里忽然传来一声崩碎的响声。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天闲眸子猛的一缩,那些要完全亮起的金色文字居然再次黯淡了下去!

    “该死的人类!!!”

    那个声音的怒吼再次从空气里炸响,真的岩壁轰隆隆裂开粗大的缝隙,“我等了几千年!岂能因为你一个区区人类功亏一篑!?就算祭血不足,冲破这封印也绰绰有余!等我破开这封印,再好好把你砍成烂肉!!”

    随着这饱含愤怒和恨意的吼叫,一道黑色火焰从那长剑上燃了起来,火焰瞬间吞没了祭坛上所有残留的血迹,颜色瞬间变红,火焰疯狂抖动,缠绕黑色长剑的金色文字顿时光芒黯淡,再次被染上了血色。

    “砰!!”

    爆响一声,那被血染红的金色文字炸碎了一个,天闲看的心中大骇,难道这东西还是能冲破封印不成?

    火焰在祭坛上疯狂的扭动着,血色的火光染透第三层祭坛上所有的文字,一连串的爆碎声响起,那些缠在黑色长剑上的金色文字全部炸成了碎片。

    “破!!”

    空中闷喝声传来,那血色火焰猛的向下一撞,已经被火光彻底染红的第三层祭坛轰然一声巨响,被火光生生撞碎,血色的冲击波横冲直撞,那些金色文字全部被火焰瞬间烧毁。

    破开一层祭坛,那血色火焰显得更加凶猛疯狂,火势再涨三分,急速开始烧灼祭坛第二层的金色文字。

    天闲这才发现,这把黑色长剑的剑身极长,第三层祭坛被毁,它的剑身依旧插在第二层祭坛中,如果第三层也是这样,那么这把细剑已经可以和汉克的大剑等长了。

    “轰!!!”

    天闲稍微愣了一下的功夫,那疯狂的血色火焰已经撞碎了第二层祭坛,那黑色长剑嗡嗡作响,发出阵阵刺耳的鸣声,好像在欢呼着什么一样,同时滚滚热浪从这把剑上冲天而起,空气中温度陡然暴增。

    “哈哈哈哈哈……”疯狂的笑声传来,那个之前显得沉闷嘶哑的声音随着第二层祭坛被撞碎,现在居然变得清晰无比。

    “就算祭血不足!这封印我一样可以破掉。”疯狂笑声中,血色的火焰更显疯狂,洒在第三层祭坛上疯狂的跳动着,那些金色文字急速黯淡下去,被这血色的光芒染红。

    “给我再破!!”

    血红的火焰高高跳起,随后狠狠的砸在了最后一层祭坛之上。

    山崩地裂的巨响随之炸起,最后一层既然爆碎的瞬间,那把黑色长剑上无数的火舌疯狂爆射而出,带着似乎要烧毁一切的猛烈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射去,天闲只看到眼前一片漫天彻底的红光,随后凶猛如潮的滚烫冲击波撞上身体!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全部崩溃。

    这个时候,森林中的汉克等人还在为如何破开眼前的屏障苦恼。

    猛的,一声巨响中,大地剧烈震颤,一道冲击波裹着惊人的热浪从奇怪的屏障中轰然冲出,枯枝败叶瞬间被热浪点燃,这股冲击波瞬间在森林中化为一道巨大的火墙,咆哮怒吼着向前冲去,所过之处火光飞窜,烈焰燃烧,前一刻还安安静静的森林,瞬间化为了火焰地狱。

    汉克等人突遭袭击,好在所有人都高度警惕,瞬间催动圣痕护身,火光狂风一样刮过冒险团周围,留下一片火海向远处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汉克身体上厚重的深黄色光晕护身,望着身后疯狂离去的庞大火墙,满脸全是震惊。

    “团长,屏障消失了!”瘦子叫了一声。

    汉克回头一看,顿时又吃一惊,刚才那阳光明媚的山谷已经不见踪影,森林依旧那个昏暗无比的森林,只是周围大火弥漫,烧的森林中一派通红。

    在前面的林地中,一座不大的古堡赫然出现在那里,四周熊熊的火光中,古堡狰狞的外形好像一个地狱烈火中的怪物。

    “刚才的果然是幻觉吗?”汉克看着周围的火海深深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屏障被破掉,但这样的大火,恐怕会影响我们的行动。”

    艾伯盯着眼前那座被火光包围的古堡,点点头说道:“的确,我们不早点行动的话,这城堡和里面的宝贝就要都烧光了。”

    露娜微微皱眉,“我们动作快点,那个小子还在里面!”

    众人刚要行动,忽然胖子愣了下,“那个……半空有东西?”

    大家顺着胖子的目光望去,却见半空中一个火球正飞速向这边撞来。

    露娜眸子一缩,“莫桑!抓住他!!”

    莫桑也不答话,双肩一晃,两只影手从他肩膀上箭射而出,直抓半空的火球。

    影手伸长了二十几米,抓住半空的东西,急速缩了回去。

    “天闲!?”莫桑一看影手上的东西,顿时大吃一惊。

    从半空飞出来的,正是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天闲。

    汉克大剑一挥,一股沉重之气扫过天闲的身体,火焰瞬间被全部这股气息压灭,“方!”

    方良早快步抢到前边,手上的飞翼圣痕金光四射,直接用手背贴在了天闲额头上,顿时一层金色光芒从天闲身上亮了起来。

    “伤的很重,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方良迅速检查了天闲的情况

    天闲仿佛感到了什么,嘴唇轻轻动了两下,“怪……怪物!”

    “什么……怪物?”方良愣了愣。

    “那个……那个是什么?”提莫没去看天闲的状况,一直在留意古堡的动静,忽然,他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起来。

    众人回头一望,顿时齐齐变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