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十九章 燃灰封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感觉有一只冰冷无比的手在拉自己,力量大的出奇,脚下不由向前迈了一步。

    世界在这一步之间发生了剧变!

    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空气里**的气味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花草香气。

    抬头,天闲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刚才眼前的山谷中,而背后……漆黑幽深的森林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条洒满了斑驳阳光的小路。

    幻觉?

    天闲惊疑不定的打量四周,刚才自己身后还是昏暗的森林,只走了一步,森林怎么可能消失。

    正想向回走,天闲立刻感到手腕一紧,那股抓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时又强大了几分。

    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但自己的手臂却似乎被什么抓着,高高的悬在那里……

    天闲眯起眼睛来,“什么东西?出来!”

    急速扫视周围,但却没有任何动静。

    天闲用力挣扎几下,却发现那股力量随之增强,死死抓着自己,就好像生怕自己逃走一样。

    看不见的东西!?

    天闲皱眉,逆心诀瞬间发动,淡淡的血色光晕在天闲身体上涌起,握紧拳头,天闲轻喝一声,手臂上的血光瞬间膨胀起来。

    血色的光芒膨胀,顿时顺着什么东西的轮廓扩散开来,好像将那个看不见的东西刷了一层红漆,顿时一大团奇怪的东西出现在天闲眼前。

    这是!?

    这段时间在森林里见惯了各种古怪的东西,天闲对现在的古怪情况倒是本能的接受,但看到眼前的事物时,天闲还是吃了一惊。

    这似乎是一团云霭,也不知道有多大的体积,血色光晕映照出它的一部分,而随着血光的蔓延,它其余的部分还在不断的浮现而出,它伸出一条细细的,好像锁链似的雾霭,缠在自己的手臂上。

    这团云雾似乎是活的,在不断的扭动翻滚,血色光晕照耀下,仿佛一个狰狞的怪物。

    天闲有一种感觉,这与其说是云霭,不如说是一团以极慢速度蠕动的巨大火球……

    忽然间,天闲似乎听到这团似火似云的东西发出了奇异的啸声,手上感觉一送,这东西疯狂的扭动起来,猛的一缩,居然急速后退,眨眼消失在了逆心诀的血色光晕之中。

    惊愕的眨眨眼,身前再次空无一物,要不是半空还残留着刚才蔓延出去的血色光晕,天闲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难道就是众神的遗迹?果然古怪!

    压下心中的惊愕,天闲缓缓运转逆心诀,开始向后退去。

    天闲可不会冒失的自己冲进山谷去寻宝,这样的地方多半走错一步就会丢掉小命儿,现在联系上大家才是最重要的。

    但很快,天闲就停下了脚步。

    走了大概十分钟,这条细细的绵长小路似乎根本没有尽头,更看不到寂静森林的影子,眼前只有明媚的阳光和布满花草的山谷小路。

    而再回头过去,天闲发现自己依旧能看到小路尽头的山谷,自己和小路出口的距离……居然没有变化。

    回不去了!天闲马上明白了这一点。

    在原地等?

    汉克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来,而且万一进来的不是汉克他们,或者直接就是血盟的人……

    思索一番,天闲还是向前走去。

    这一次小路迅速缩短,天闲很快来到了小路出口,整个宽阔的谷地完全展现在了天闲眼中。

    这谷地十分宽阔,奇石怪树陈列其中,花草树木异常繁茂,不知名的鸟儿起起落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天闲打算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观察情况,一路小心走着,心中一面思索着。

    莫名其妙进到这个山谷中来,天闲十分困惑,冒险团中所有人都无法通过那面奇怪的屏障,唯独自己可以……

    而且那屏障明明会对圣痕产生强烈的排斥,但是却没有排斥自己,一伸手就穿了过来……

    自己身体中那奇怪的血脉……难道不是圣痕!?

    运转逆心诀,气血在体内逆行倒走,天闲仔细观察着自己的筋络血脉,那微微鼓动着,伸出奇怪枝蔓,散发出淡淡红芒的痕迹,真的就犹如圣痕一样……

    整个身体的筋络血脉都是圣痕……这种事的确有点不敢相信,而且圣痕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死物,还没听说圣痕会自己生出新的痕迹,而且好像身体一样跟继承者一起长大的……

    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答案呢?

    走着走着,天闲忽然停下脚步,眼中一片讶然。

    这条路,自己已经走过了!

    刚刚的这条岔路,自己走向了左边,现在……自己的脚印还在地上!

    这前后只有三两分钟的时间而已!

    就算自己再白痴,也不至于三两分中的功夫就绕回到原来的地方,天闲回头看去,那确实一条笔直的小路,根本没有弯角!以自己的速度走过来,这段直路起码也要十几分钟。

    山谷里草木茂盛,各种鸟儿鸣叫着,飞起又落下,阳光充足而有温暖。

    而天闲现在却只感觉到彻骨的寒意!明明能看到山谷的大部分地方,但居然会迷路!

    凝望自己的脚印好一会儿,天闲这次向右走去。

    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山谷里根本没人,却有细细的小路,小路总是分成两条,各自在不远处拐弯,消失在树木和草丛后。

    天闲经常总会走回头路,松软的地面上还留着刚才自己踩过的脚印,但只要选择另外一条路,一定就会走到新的地方。

    很快,天闲隐隐感觉到了一件事。

    正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想要自己去什么地方。

    但这种三两分钟就能让自己走回到原地,而且自己毫无察觉,这情况就好像山谷在悄悄的移动地面一样。

    仿佛就是这个山谷在引导自己前进。

    天闲再也没有停止过,既然有什么东西已经发现了自己,那么躲藏已经毫无意义,倒不如走到最后,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逆心诀告诉运转,天闲身上仿佛带着一层红色的雾气,和这森林中翠书绿草的颜色显得格格不入。

    偶尔的,天闲似乎能在自己周围看到什么隐约的影子闪过……刚才那奇异的云团状火焰似乎已经围在自己周围,只是小心的不靠近自己。

    畏首畏尾,肯定不是什么难对付的家伙!!天闲心中肯定这个想法,也好让自己不时发软的脚有力起来。

    转过一片树林,天闲眼神忽然一花,景物模糊了一下,迅速又变得清晰,但周围的环境已然大变。

    打量一下四周,刚才的树林早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一个深深的石井,四面都是见识的岩壁,岩壁直上半空,在头顶聚拢成一个井口大小的空间,太阳在井口露出半张面孔,把这这里大半地方照的一片明亮。

    果然都是幻觉吗?瞬间景物改变,天闲忍不住这样想。

    但咬了咬嘴里的草叶,天闲又不得不疑惑起来,这草叶那是刚才路上摘的,就算周围变成了石井的模样,它依旧好好呆在自己嘴巴里,鲜嫩的草汁在嘴里弥散着清香。

    如果是幻觉,这草叶早该消失才对……

    叼着草叶,天闲在这直径十几米的石井内转了几圈,四周的岩壁十分结实,再没有路可走。

    看来这里就是目的地,而眼前的东西,就是自己要遇到的那个了。

    天闲看向了地面!

    地上有一个奇怪的祭坛。

    这祭坛不大,但是分为上下三层,最上一层面积最小,只有五六米方圆,祭坛上每一层都刻满了细密而古怪的文字,越是上一层的文字就越细小,越密集。

    这祭坛突兀的立在那,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而在第三层上,一把黑黝黝的长剑插在那里。

    祭坛顶层的泥土飞溅起一大片,裹着那把黑色长剑,就好像这泥土本来是一片湖水,那长剑插入的瞬间激起了水花,又在这一刻忽然被寒气冻结……

    天闲打量着这个祭坛,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那把长剑上。

    这柄剑通体乌黑,极细,极长,一半晾在阳光下,另一半隐藏在石井内的阴影中。

    但天闲依旧看的清,这柄剑通体乌黑,一丝杂色都没有,甚至阳光下的部分都没有丝毫的反光,而阴影里的剑刃仿佛已经融入了黑暗,几乎无法辨识……

    祭坛第三层上刻文最为细密,一道道,一条条好像细细的绳索,全部汇集到这把剑的周围,绕在那飞溅而起,凝固在半空的泥土上,锁链般紧紧缠着这把长剑。

    猛的,天闲眼神一跳!

    那把细剑上跳起了一丝黑色火苗来!

    火苗顺着剑身滚落,一路雪球般变大,落到祭坛上已经变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接连一串的火苗滚落,祭坛上瞬间烧成了一片火海!

    天闲连忙后退,却一下靠到岩壁上,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退路。

    瞪大眼睛望着祭坛,天闲这才发现这火焰显得极为古怪,火焰外层漆黑,内层幽蓝,在阳光下看起来尤为古怪。

    而且这火焰缓缓噏动,和一般火焰熊熊燃烧的形态完全不同,要说起来……有点像云!

    想到这儿,天闲心中忽然一动,逆心诀加速运转,身体上的血色光晕顿时涨高了几分。

    顷刻间,天闲发现身边一片奇异的云状影子飞速向后退去,消失在了血色的光芒中。

    看了这个面积不大的石井,天闲慢慢握紧了拳头,这里看来早充满了当时拉自己进入山谷的怪云,只是小心的没有靠近自己。

    “是谁在这里,你想怎么样?”天闲大声问!

    石井里回音阵阵,但却无人应答。

    “不回话……就放我回去!”天闲警惕的望着四周,但既没有东西出现,也没有声音回应自己。

    “呼~~”

    细细的声音传进天闲的耳朵,天闲顺着声音望去,这才发现那祭坛上的火焰比刚才更加奇怪起来。

    那些云朵似的火焰在祭坛上缓缓流动翻滚,祭坛边上没有任何阻拦的东西,但是它们却无法离开祭坛最上层的区域,一旦触碰边缘,就似乎会被什么东西吞噬般消失掉。

    仔细看去,天闲发现祭坛最上层的刻文正微微发亮,只是在火焰的看不真切,那些火焰一到祭坛的边缘,瞬间就会被那些闪着光的刻文吸收掉,半点也不会泄露出来。

    祭坛上的火焰忽然聚集成一团,焰尖飞快抖动,猛的犹如疯牛般四下乱撞起来,但就算凝聚成一团却也根本撞不出祭坛顶层的范围,胡乱冲撞一阵,火焰已经被吸收的只剩下小小的一团,缩在那柄黑色长剑下瑟瑟发抖。

    这东西……想出来?天闲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要我帮忙吗?”天闲的目光顺着火焰往上瞄,盯在了那柄漆黑的长剑上。

    那朵小小的火焰瞬间抖了一下,迅速移动到靠近天闲这边来,快速的滚动着,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这真是稀奇!这把剑似乎听得懂自己的话!

    天闲现在已经很清楚,引导自己来到这的,是这把奇怪的黑色长剑,它正在以火焰的方式向自己无声的求助。

    这难道就是埋藏在古代神灵遗迹中的宝物?

    天闲眼神一亮,心也跟着热了起来,这个就算不是圣痕,但看起来也是无比奇异的宝贝啊!

    不过,天闲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这东西看起来……似乎是被封印在这里,这个祭坛,还有那些奇怪的文字显然不是供桌和供品,这剑看起来邪气森森……难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我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帮你?”

    那云团似的火焰一滚,慢慢凝出了一个样子来,天闲不由愕然。

    这火焰凝成一个小人,分明就是自己的模样,小人绕着祭坛边缘走了一圈,活脱脱就是刚才天闲绕着石井走动的模样。

    只见那小人走了一圈后又迈开脚步,并伸手在手腕上切了一下,一溜火焰洒下来,迅速铺满了地面。

    天闲看的一惊。

    那小人走了一圈,洒下的火焰也布满了祭坛顶层,这才又面向天闲,又是点头又是作揖,看起来好不急迫。

    天闲双眉紧皱,脸色已经十分警惕,“你要我的血,洒在这祭坛上?”

    小人顿时连连点头。

    “这么危险……”天闲嘴角勾了勾。

    那火焰小人顿时一阵比划,但天闲却看不懂那么复杂的手语,说道:“我现在自身难保,帮了你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你如果说不清楚的话,那就让我离开。”

    瞬间,那小人的动作停住,天闲忽然感觉到什么,向周围扫了一眼,隐约看到什么锋利的东西在自己身体周围消失……是那些怪云。

    “哼,我不答应……你难道打算威胁我!?”

    天闲心中意念急转,忽然笑了出来,“你能拉我进来,看样子也能影响我的行动,如果你杀掉我把血洒在祭坛上也可以的话,你一定早这么做了吧?”

    那个火焰小人动作停滞了一会儿后,慢慢低下头来,似乎在思考一样。

    “放我离开吧!”天闲打了个哈欠,“你一定有什么理由不能强迫我那么做,但又不能让我相信你,我可不想耗在这里,我还要去找其他的宝贝。”

    忽的,祭坛上的火焰全部再次汇集在一起,那个小人也化作火团融汇其中,火焰顺着那柄黑色长剑滚动而上,很快消失不见。

    “嗯……这是不打算谈判了!准备让我离开!还是和我耗在这?”天闲脸上很轻松,其实心里却万分紧张,这把漆黑的剑看来大有古怪,遇见它也不知道是吉是凶。

    “人类…………”

    石井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这声音仿佛刀剑慢慢刮擦岩石铁片似的刺耳,天闲不由听的一阵头晕眼花。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那柄黑色长剑轻轻抖动,发出了鸣响声,祭坛上的文字顿时亮起金芒,甚至黑色剑身上也一圈圈亮起了金色的文字,好像细密的锁链死死缠着它。

    “你……你会说话?”天闲心中大吃一惊。

    “这很困难……我被封印在这,每说一个字……都很困难。”那声音愈发刺耳难听。

    天闲强忍这声音带来的眩晕感,“你想怎么样?我可不会听你摆布。”

    “我,以父神的名义起誓,不会伤害你!”那声音越来越大,震的石井轰轰作响,一道道裂缝在岩壁上崩裂开来。

    我这就要被活埋了,还说不伤害!

    天闲看着那列出缝隙的岩壁心中突突直跳,“我……我不会相信你的!”

    “叮!”

    什么东西凭空而现,掉在了天闲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是第一份报酬!人类……你愿意接受我的请求吗?”

    天闲看着自己脚下的东西,脸色一片讶然,那竟然是一枚六角晶石!!

    灵品中阶圣痕!?

    捡起这枚圣痕,天闲仔细打量,眼睛不由瞪的更大,这绝对是一枚圣痕无疑!

    这古神遗迹中!怎么会有人类后来才制作的圣痕?

    但如果第一份报酬就是灵品中阶圣痕,那么接下来……

    天闲愕然望着那柄黑漆漆的长剑,“如果,我愿意的……”

    “噗!”

    天闲身体一震,一股炙热如火的剧痛穿透身体,生生将接下来的话打断。

    愕然低头,天闲眸子猛烈收缩,那本来在自己周围不敢靠近,缓慢蠕动似的火云不知何时已经化作利刃,从背后穿透自己的身体,缓缓滚动的火焰上正流淌着自己的鲜血!

    “你……”天闲猛烈咳嗽一声,顿时吐了口血出来。

    那个刺耳无比的声音忽的充满了狰狞之色,“人类,我只要你这句话就够了,接下来的话没有必要……”

    天闲一怔,脑海中电光急闪,不由瞬间明白过来!先前的火焰和后来的声音,以及最后的圣痕都是陷阱!!全都是引诱自己说出某段特殊话语的陷阱!!

    “人类,你是第十三个,也是最后一个祭品!!”半空中化作利刃的火云拖着天闲的身体来到了祭坛上,天闲身体上的血一缕缕洒在了祭坛的细密文字上,金色的文字被血沾污,顿时光芒黯淡了下去。

    “以血为契,以灵为媒,以燃烧的灰烬为名!封印——破除!”

    ----

    更新晚啦,但还是拿起城墙脸皮求推荐和收藏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