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十六章 结锁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也不知道这样的木针是不是能起到良好的效果,更不知道针灸会不会对雪的状况有所帮助,这‘头针’的用法十分讲究,自己虽然很小的时候就被那个赤脚医生逼着学习各种医术,但这头针用的其实并不很熟练,这是一门很不容易练就的本事。

    当然,除了极个别真正的医师,比起以前城里那些打着大医院牌子混吃等死的老中医们,天闲觉得自己的本事还比他们强上几分。

    现在雪的状况是因虚灵而起,这种问题不知道应该归类到精神上,还是应该归类到**上,但无论如何,针灸或许是最好的办法,这是浓缩了中华医术精华,精气体魄一个不落,任何方面都有极好的疗效。

    现在连方良和露娜都束手无策,天闲只能寄望这份前世得到的手段能缓解雪的状况。

    看看少女安静的面庞,天闲伸手在木针之间抚了抚那已经初显秀气的眉毛,但是这眉上却没有因此而消减半分痛苦。

    天闲记得这个女孩一旦睡着的话总是好像做着噩梦般面露痛苦。

    抬起木针,针尖轻轻刺穿女孩耳后稍微下面一些位置的皮肤,轻轻捻动针尖好一会儿,天闲这才拿开手。

    安眠穴,不知道这个对她有没有用。

    定睛看着女孩,过了一会儿,天闲目露喜色,少女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呼吸变得匀称,开始安静的睡了起来。

    有效就好!天闲松了口气。

    这大陆上千奇百怪的种族不知道有多少,这女孩子从头到脚明明就是个人类,可却是什么天眼一族,还是什么唤魔血脉,天闲真怕这些手段对她完全不起作用。

    刺了雪另一面安眠穴,天闲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睡一觉吧,醒过来给我笑一个,就当做谢礼!”

    说完,天闲站起身来,转到了古丽身前。

    冒险团虽然在有条不紊的前进,但每个人其实都在看着天闲古怪的行为,谁也不知道这奇怪的男孩子在那里做什么,他扎了雪满头满脸的木针,看起来恐怖万分,但雪却睡的十分平静,这当真稀奇无比,现在他有跑到古丽那里去!又不知道想出了什么注意。

    古丽还在愣神。

    看着自己手里的七角晶石,脑子里全是虚幻的感觉。

    这东西害的自己被古恩大将抛弃,说起来它失去的容易,没想到自己得回来更容易,自己拿着这个难道真的还有机会回圣灵殿吗?

    当时只有卓雅和一百多战士在场,如果自己能及时挽回的话,这件事只要不被更多人知道,那么……

    想到自己还可以回到圣灵殿,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古丽的心慢慢的发热。

    脑海里正转着无数念头,古丽忽然感到脚上传来一阵密集的刺痛,定睛一看,不由吓的脸色发白。

    那个恐怖的男孩子这抓着一把木针,飞快的把它们插在自己的脚上,这一转眼的功夫已经插了十几枚,而且手如幻影,还在不停的加针!

    “你在做什么!?”

    古丽惊叫一声,天闲立刻皱眉,早有预料般闪电出手,一把扣住了了古丽纤细的脚腕,这不由让想要挣扎的古丽哆嗦了一下,感觉一股凉气顺着拿着小手就窜上了身体,冷的自己浑身发麻。

    无论如何,古丽脑子里也抹不去天闲把她丢进巨兽口里的记忆,见对方抓住了自己的脚,登时再不敢动一下,连呼吸都瞬间屏住。

    “你……你到底……”眼看脚上的针越插越多,天闲的手越来越快,古丽额上流下了冷汗。

    “安静一点,我在给你治伤。”天闲手上不停,“我们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恐怕会遇到好多敌人,你本来就不强,又受了伤,恐怕是死的最快的那个,你肩膀上的伤我没办法很快治好,但起码可以把你脚上的伤彻底治愈,在使用圣痕的时候不会有不适感。”

    古丽惊疑不定的望着天闲,满眼不信,“你……只是给我治伤?”

    天闲毫不客气的用木针刺了古丽的脚一下,白生生的玉足顿时渗出一个细小的血珠,虽然根本不怎么疼,古丽却是立刻吓的不敢说话,眼神里露出难以掩饰的畏惧。

    啰嗦的女人真的只有在不说话的时候才讨人喜欢,天闲哼哼鼻子,说道:“顺手而已,也可以积累经验,以后我一个人在大陆上走动,有了这个也不至于饿死,恐怕这大陆上只有我一个会这门功夫。”

    一个人……古丽稍稍愣了下,这小孩子要一个人在大陆上生活?

    天闲十分突然的抬起头来,有些殷切的看着古丽,“你想学吗?”

    “学……学这个?”古丽看着自己脚上的一排排木针就感觉毛骨悚然,虽然只是麻痒,但无论怎么看,好像下一刻都会发生无比恐怖的事情,这比自己的那些刑具似乎还要骇人几分,而且……这可是这个恶魔般的孩子手里的东西!

    “你只要把那枚七角晶石做学费就可以了!”天闲指了指古丽手里的晶石。

    古丽瞬间抱紧了晶石,脸上又是警惕又是惊惧。

    天闲看来她这个模样顿时有点失望,“果然不愿意啊……”

    低下头,继续扎针……

    很快布好了全部的针,天闲拍拍手站了起来,“保持这样别动,过一会我来起针!”

    流着冷汗,古丽看着天闲天下火云睛,跑到队伍前面去和汉克说起了什么,这才仔细打量自己的脚,看着细密的木针,不由又是头皮发麻。

    不过,虽然这种感觉很微弱,但古丽还是不由得想,这难道的确是在为我治疗吗?

    天闲又跑过去缠着汉克了……

    软磨硬泡,天闲的目标还是汉克腰间的皮袋子,那里可有不少圣痕呢……

    汉克对于这个在自己身边绕来绕去,有时候甚至会爬到自己背上来的小无赖真是没什么办法,一口一个“汉克大叔”叫的亲切,眼睛却贼兮兮的望着自己腰上的袋子。

    按住天闲的小脑袋,免得这个小东西绕来绕去,绕的自己头晕,汉克笑着问道:“小子,你才把灵品高阶的圣痕送人,现在却来我这里要圣痕,这可不合理的。”

    “不是送给她的,是给她的报酬!”

    “只插了几根木针,就得到一枚灵品圣痕,你真是大方。”瘦子在一边忍不住接口说道。

    “人无信不立!”

    天闲眼睛看着汉克的皮袋子,有点随意的回答道,“父亲这样对我说过,古丽不信任我,这关系到雪的安危,我只能用那个她最想得到的。”

    周围的人都有点诧异,没想到这个小不大点的男孩子居然还很有原则,但是……似乎先前就是他说胖子喝掉了食梦花的花浆,结果气的露娜把胖子狠狠收拾了一顿……

    汉克听了天闲的话哈哈大笑,用力揉头天闲的头说道:“小子,男人就应该言出必行!你有一个好父亲!你没有圣痕却能做到这点,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嗯……那么我告诉你一件事吧!”

    天闲目光还是没从那皮袋子上挪开,“是好事吗?”

    瘦子听了不由苦笑,这小东西倒是到处想着占便宜……

    汉克思量着说道:“我们这次的目的地,可能有什么治疗效果强大的宝物!”

    天闲猛的一怔,目光立刻从那个皮袋上挪开,“治疗效果强大的宝物!那是什么?”

    汉克摇头,“这是我们得到的消息,还有方的推测!”

    “方叔叔!”天闲看向方良。

    方良不大确定的说道:“我是一个寻路人,其次是医师,越靠近目的地,我就越清晰的感觉到柔和,安详的气息,这很可能是带有治疗效果的宝物,或者直接是圣痕,而且……一定很强大!”

    “真的!”天闲大喜过望,跑过来一下抱住方良的腿,“那可以医好雪吗?”

    方良笑了,这孩子虽然有点顽皮,还会耍无赖,但却十分善良……

    “或许吧,但我也不能确定,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天闲的双眼明亮如星,“雪只要不在使用那种力量,再有强大的治疗宝物,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方良又笑,挤了挤小眼睛,“你很喜欢这个小姑娘?”

    “嗯!”天闲点头,“如果不是她,我在森林里死过好多次了!我一定要救活她!”

    方良暗暗叹气,这孩子好像还没长大啊……

    “小鬼!不要再说那些没用的事了,到了目的地,我们自然就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有时间的话,你不如陪我解解闷,不活动一下,这身体难受的吱吱作响了。”莫桑抓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一脸无聊,又补充道:“我不用刀,那是杀人的东西,你打到我一下,我就给你一枚凡品圣痕!怎么样?”

    天闲看看莫桑,拿出那枚六角晶石晃了两下,“欲品圣痕……好抠门!”

    众人听了不由大笑。

    莫桑一下涨红脸,“臭小子!你有了灵品圣痕,难道就以为圣痕是那么好得到的东西!?”

    嘿嘿笑了一下,天闲往火云睛那边跑去,“莫桑大叔,我知道啦!但我现在忙着呢,你找那个小白脸陪你吧。”

    说着天闲指了指提莫,然后迅速爬上了火云睛。

    提莫这段时间异常的沉默,几乎从不开口,脸色一如从前阴沉,但有时却似乎在思考什么,紧紧皱眉。

    莫桑看看提莫,顿时摇摇头,再不提这事。

    古丽又紧张起来,因为天闲大大方方的坐在了自己脚边,仔细的看起自己的脚来。

    “嗯……很好看。”好一会儿,天闲才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古丽愣了下,接着脸急速红了起来,这个比自己年龄小一半还多的小孩子难道在**自己!?虽然这只是个孩子,但女人的脚被人盯着看,总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我是说你的脚骨很好看,不好好治疗的确可惜,明后两天再针灸两次,你的挫伤就会痊愈了,而且这只脚应该比以前还好用。”

    说着,天闲也不理古丽奇怪的眼神,飞快的将木针挨个的拔了下来,“好啦,休息一会儿,你可以下去走走,对你有好处,但别从火云睛头上走,会咬你的。”

    古丽看看火云睛的脑袋,特别是摆头是从侧面看到的獠牙,肩膀上的伤口就似乎更痛了……

    虽然天闲真的不确定自己的针灸是不是能对雪起到作用,不过这可以安神凝体,舒活气血的针法对她总不会有坏处。

    而让天闲万分欣喜的时,隔天,雪居然醒了过来。

    当发现自己眼前似乎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时,意识模糊的女孩一阵迷茫,好在天闲行动飞快,风卷残云般将那些木针摘了去,等雪眼神清明起来,天闲早把木针藏的一根不剩。

    雪坐起来,一头金银混色的长发掩着有些脏兮兮的白衣,显得瘦小而虚弱,而一件泛着微光的东西已经轻轻递到她眼前。

    “给你!”天闲拿了一朵漂亮的花来。

    雪眼神微动,这是自己喜欢吃的那种花。

    对于雪总是不吃不喝,只吃几片花瓣就可以好好的活着,大家都曾经十分惊讶,露娜也尝试过吃些花瓣,但吃了半片后就吐的昏天黑地,再不敢尝试,不过没过几天,大家到时也对雪的情况不以为奇了,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节约食物……

    “黑,我感觉,头上有点奇怪……”雪静静吃着花瓣,迷雾笼罩的眸子里透出疑惑。

    “嗯,才醒过来,一定会觉得头上奇怪的!”天闲十分肯定的说。

    “以前也昏倒过,但这次……”

    天闲微微一怔,“以前……也昏倒过?”

    “偶尔会……”雪摘下第三片花瓣,轻轻把那支花收进了袖子,“不过……这次醒来感觉最好,除了头上麻麻的……”

    天闲转过头去,望向露娜,眼中一片询问,雪说先前也晕倒过几次,难道和虚灵有关系?

    露娜也听到了雪的话,见天闲看过来,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并不了解详情。

    这女孩子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天闲看着雪,心中迷惑。

    她就在自己眼前,却又仿佛只是幻影,那金底银辉的双色长发,好像蒙着雪雾的双眼,没有太多表情的面孔和一身白裙似乎都裹着什么秘密。

    就仿佛,要一个人孤零零的逝去,谁也无法进入她的世界……

    “黑……能给我吹叶笛吗?”

    天闲一怔。

    雪见天闲没有立刻回答,目光垂了下来,“不行吗……”

    “不!可以!”天闲这才回神,“我马上去找叶子!!”

    天闲心头一热,这还是这个女孩子第一次主动要求自己去做些什么!

    在大家古怪的目光中,天闲抽出银晶丝,敏捷的窜上了参天古木,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后,天闲跳了下来,银晶丝一收,手中早捏了一片树叶。

    叶笛声在森林里响起,清脆而欢畅,虽然声音不大,却好像渗透着这森林里千年往事,飘扬着少年数不尽的梦想,灵动跳脱。

    少女缩在少年身前,出神的望着少年,面庞上一片安宁。

    队伍前面,汉克听着若有如无的笛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小子心情不错,难为他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开心。”

    瘦子回头望望,“都是不错的孩子,只可惜……诸神无眼,分别给了不同的残酷命运。”

    汉克笑起来,“对有些人来说,平凡的命运才是最残酷的……”

    天闲吹了一阵叶笛,雪轻轻抬手拍了两下“真好听……”

    笛声被打断,天闲有点发傻的看着雪,似乎这次醒来……雪的确精神了不少,或者说,她好像有点和之前不一样起来,刚才拍了拍手,是在给自己鼓掌吗?

    小模样还蛮可爱的……

    “还有别的吗?”雪忽然问。

    “什么,别的?”天闲被问的一头雾水。

    少女似乎有些期待,“除了叶笛,还有别的吗?”

    天闲不由恍然,这小丫头难道是想找点乐子不成?

    可我又不是戏班子的……天闲大皱眉头,这小丫头不会是被自己扎坏了什么神经吧?现在好像一下就和自己熟络起来似的,之前就算说话也不会太多,哪会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

    上下打量雪几下,天闲忽然有了主意。

    “当然有啦!但这个需要你配合!”天闲又从怀里抽搐银晶丝来,满脸的坏笑。

    “配合?”雪迷惑的看着天闲拿着银晶丝靠了上来。

    解下一段银晶丝,打个圈,天闲迅速把它绕在了自己手上,“看,就是这个!”

    雪更加迷惑,见天闲张着十指,银晶丝闪闪发光,缠在他手指间,丝线排成了奇怪的形状。

    “这是王冠!”天闲比了比手里的丝线,雪这才发现,这丝线编制的模样的确有些像王冠。

    “接下来……”天闲十指一阵灵巧的翻动,那丝线如有魔力的光芒乱跳,随着天闲十指停止移动,迅速换成了其他模样,“这是风车!”

    雪眼神微微一亮,天闲手指翻动一阵,这丝线没有变成乱糟糟的一团,却变成了其他模样。

    见雪似乎感兴趣,天闲暗笑。

    这翻绳的游戏,不用体力,只动手指和脑子,女孩子大多都很喜欢,自己当初为了讨好对面杂货铺里专卖干果的那个小姑娘,可是苦练了一番技巧,可惜还没等去进一步拉关系蹭干果吃,就被一道雷送到这个世界了……

    “要不要试试?给你三次机会……要是你能翻出花样来的话就算你赢,嗯……不能的话,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啦!不许说谎的!”

    天闲露出狡猾的笑容,这翻绳的初学者都是笨手笨脚的,别说翻出花样,能解开错综复杂的绳都是问题……

    这个她为什么离开家族?为什么进入这森林?她的父亲是谁?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天闲一肚子疑问。

    正想着,女孩已经伸出手来……

    十根青葱素指轻轻穿如了银晶丝中,婉转翻动,灵巧游走,那十指好像十条跳脱的小鱼……

    银晶丝从天闲手上脱出,倏然一抖,变成了其他模样,“王冠。”

    少女颇为欣喜的望着十指间的银晶丝,仿佛这王座是自己编织出来的一样。

    天闲呆了呆,之后脑子里迅速冒出个想法:这果然是女孩子的东西……

    当初为了能十根指头都稳稳的绕住丝线,自己可是练习了好久,这这女孩子居然看一下就学会了……

    天闲有点无奈,雪似乎天生就很精通这个,自己尽可能翻出新的花样,她就总是翻出前一个花样,从来也不会失误……

    看着小巧灵活的手指在眼前不断的跳动,看看女孩脸上欢喜的模样,天闲心里不觉一笑,自从遇见她,这似乎还是她第一次显得这么开心。

    或许,以前从来也没接触过什么开心的东西吧……

    “你的身体受到那种力量的侵蚀,情况似乎越来越糟了,但你不必担心……”天闲把雪手中的丝线接过来,灵活的翻出了其他的样子,“花!”

    “这次我们的目的地似乎有强大的治疗物品,我会医好你的,放心!”

    雪静静听着天闲的话,嘴角似乎又多了一抹笑容,轻轻接过天闲手上的丝线,慢慢折叠,翻弄,“蝴蝶!”

    天闲立刻愣住,这样式居然是自己没见过的!

    雪第一次翻出了天闲没翻过的样式,小脸兴奋的红扑扑儿的,把手举到天闲面前,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天闲翻出其他的模样。

    “哎……”天闲挠挠脸颊,转移起雪的注意力,“这个……你有没有认真听我的话啊?”

    “嗯!你会医好我,我听到了。”雪又举了举手。

    女孩子就这么喜欢这种游戏吗?

    “好吧……这个我不会了。”天闲比量几次,却发现自己无从下手,只好苦笑的认输,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傅分分钟就被这个女徒弟打败了……

    雪喜滋滋的笑了。

    这不由让天闲看的略有些发怔,她原来也会这样笑的……

    “黑……那我能问你问题了吗?不许说谎的。”雪望着手上的蝴蝶型银晶丝,脸上又露出期待之色。

    “啊?”天闲的嘴巴一下子咧的老大。

    ----

    明天分章两更

    求票求收藏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