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十九章 我是外人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圣灵殿的西殿大将威名赫赫,或者也可以说凶名远播,在他看来,自己曾经的战友依旧让自己身体中那种年轻时才沸腾不已的热血重新飞速流淌,这个当年离开圣灵殿的战士非但没有因为那次变故而一蹶不振,反而愈发强大耀眼,甚至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再拔出剑来比试一番,一如当年在训练所的艰苦岁月。

    他找到的同伴虽然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但从年龄上来看,也无一不是顶尖的强者,可……

    古恩冰蓝色的眸子紧缩几下,盯着天闲和雪,那眼神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古怪的东西。

    “汉克,你还带着一头火云睛!?”古恩目光落到庞大的巨兽身上,目色更加奇怪起来,“火云睛在天空上自然是一方霸主,但在森林中,只是累赘。”

    汉克自然知道对方说的不是火云睛,而是天闲和雪。

    “啊……这个。”汉克挖挖耳朵,“一不小心就捡到了,怪可怜的,我就带着,反正这次我们也没报什么希望,你看,连你这西殿大将都出动了,我们这些在危险边缘讨生活的冒险者自然是没的指望了。”

    古恩皱眉,“汉克,你还是这样随意。”

    汉克哈哈一笑,“你也还是老样子,这样刻板。”

    两个半老的战士目光在半空对撞,似乎擦出了几分火星。

    “咦?”

    忽然间,古恩身后左侧那个女战士目露疑惑,眼神盯在雪的身上不住游动,再不肯离开。

    “古丽,怎么了?”古恩右侧的女战士见她神色怪异,目光不由也向雪看去,但除了发现这个小姑娘容貌清丽,秀美的有点过分外,却没发现特别的。

    被称为古丽的女战士眸子极为古怪,一抹月牙形的猩红光斑沉在她眸子上,这让她看起来有点骇人。

    “这小姑娘……有点特别。”古丽看着雪,眸子中的猩红光斑在眼中缓缓流动。

    古恩好多年没和汉克见面,正以目光对峙,却忽然听到背后两个部下窃窃私语,心中顿觉不悦,“怎么了?”

    古丽迅速低头,“大将,属下发现那边那个小姑娘有点奇怪。”

    “奇怪?”古恩飞快扫了雪一眼,冰蓝的眸子冷光四射,“去看看。”

    冒险团中所有人顿时一愣,这古恩居然如此霸道,雪就站在冒险团这边,他居然连汉克都不问一声,就要那个女战士来查看。

    “是!”古丽口中称是,人已经动了起来。

    汉克双眸一缩,“站住!”

    古丽才挪动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多少有些忌惮的看了看汉克,虽然这个老战士很久之前就离开了圣灵殿,但是至今,他的那段故事还在圣灵殿中不停的被传颂,不知道多少新晋的战士以他为目标。

    而且,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大将居然还如此重视他,平日里这位西殿大将惜字如金,今天说的这几句话,已经比平常十天还多了。

    “去!”

    古恩毫不犹豫的对古丽说道,眸子盯着汉克,其中几点兴奋之色涌动,一只手按住了自己腰间的阔剑,“汉克,我们最后一次比试,还是在十年前!”

    一片奇异的飒响声平地而起,一圈圈的细碎尘土枯叶从古恩脚下荡开,仿佛有一股什么力量在他脚下的东西向外推开。

    汉克大皱眉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样紧逼过来,现在自己一动,对面的古恩就会发动攻击!

    对方已经开始蓄势,汉克不得不正面对待,一手忍不住的微微抬起,向着自己的大剑摸去,同样一股沉重之气从汉克身上荡开,枯枝败叶被无形的力量挤压的细碎扭曲,不断翻滚着从汉克脚下被推向外侧。

    两股暗劲对撞,汉克和古恩之间一道无形气墙互相倾轧,枯枝烂叶瞬间被挤成碎末,从地面缓缓升起,好像龙卷一样不住扭动,发出嘶嘶刺耳的响声。

    众人尽皆失色,无论是圣灵殿一边还是冒险团一边,谁也没想到两人会如此对峙,沉重如山的风从两人身边吹来,让好多人甚至都有些站立不稳。

    这场面让人有些窒息,每个人都看着两个对峙的老战士,呼吸都不知不觉放慢……

    “别怕!”

    突兀的,一个稚嫩的男孩声音在这紧张的对峙时刻响起,全无人声,只有树枝碎叶噼啪作响的森林里,这声音显得异常清脆。

    众人一愣,古丽的目光不由得从雪的身上移到了天闲身上,此时男孩正拉着女孩的手,并将她的半个身体挡在身后,一对亮晶晶的眸子居然向自己望过来。

    古丽愕然,这小东西居然敢一脸告诫似的看过来,难道是想警告自己不要靠近不成?

    古恩却是稍微倒霉了一些,这一声轻唤太过突然,而且小小少年的声音在这危险的森林中也委实奇怪。

    心中稍微顿了一下,古恩的注意力被抽走了那么一丝。

    高手对决,只争一线。

    分了神的古恩气势出现了空隙,汉克脚下的厚重之气瞬间扑了上来,古恩瞬间回神,再次堵住汉克的圣痕气息,脚下却已经退了半步。

    这半步,却决定了胜负。

    汉克得了便宜就跑,见胜了半筹,直接退了半步,周身的凝厚之气瞬间弱了下来。

    古恩脸色铁青,但人家已经胜了一头,而且还主动后退,自己再逼过去可就太丢脸了

    “你还是这样让人恨不得一剑把你砍成两截!”古恩不得不放开了自己的剑,周身气劲消解,但眼中却是怒意更浓。

    汉克哈哈一笑,“所以我才离开圣灵殿,免得想杀我的人越来越多,古恩!希望这次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我们立场不同,已经不会再有训练所共同举剑的机会。”

    “我倒很期待再见!”

    汉克摇摇头,“我的剑,不想沾染圣灵殿的血。”

    古恩僵硬的面孔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很多事你没法选择,就好像当年一样。”

    汉克似乎并不介意古恩有所指的话,直接转身离去,“再见,最好是永别。”

    古恩在汉克转身的同时,手指无声的向前指了一下。

    古丽再次点头,身形一扭向前跨去,随即消失在空气中。

    冒险团众人都以为汉克震慑了对方,这次可以安静的走人,却不想那古丽跨出一步,身形如光线延长,拖着光纹就到了雪的面前。

    天闲大骇。

    这古丽只有一个光影,绝非移动速度太快显得身体扭曲模糊,仿佛藏身在光芒中,灰尘和暗影才隐约勾勒出她的身体轮廓。

    “古恩!”汉克意识到对方突施暗算而怒然转身时,古丽的光影已经如风消散,身体瞬间重新出现在古恩身后。

    “你……”汉克大怒,目光第一时间向雪望去,见她还好端端的站在那,不由一愣,对方什么也没做?

    “呃……”雪忽的一愣,抬手在脸上轻轻擦拭,白皙的手指上却擦出了一道血痕。

    古丽一来一往,谁也不曾反应过来时,已经在雪的面上割出了一条口子。

    “雪!”天闲吃了一惊,忙仔细向雪脸上看去,发现这只是一道小口子,愈合后疤痕都不会有之后,这才怒然转身:“臭女人!你做什么!?”

    古丽站在古恩伸手,连带冷笑,轻轻抬起指尖来,修长纤细的手中尖上,一滴殷红的血格外刺目。

    张开诱人的檀口,古丽将这滴血慢慢送如了口中,细细吮吸手指,竟似在仔细品尝雪的鲜血。

    汉克望着古丽怪异的举动,沉声说道:“我听说西殿的问刑使不仅是匿光圣痕的继承者,同时可以饮血辩物,看来……的确是这样。”

    古恩根本不理会汉克语气里的恼怒之意,“古丽,怎么样?”

    “咕噜”古丽将口中的鲜血缓缓咽下,眸子低那抹猩红顿时浓郁了几分,而脸上已经露出了惊讶莫名的神色。

    “大将,这是……”古丽犹豫一下,念头又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这才肯定的说道:“是唤魔血脉。”

    “什么?”古恩当即眉头一缩,“唤魔?”

    汉克也是一愣,愕然向雪望去,不过雪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而且隐隐的似乎还有些疑惑,看来对于古丽的说法并不理解。

    “你确定?”古恩目光迅速锁定在雪身上,眸子中多了几分异样的东西。

    “属下确定!大将,我们将她带回去,还是……”

    “带回去。”古恩想了想,说道。

    汉克听古恩如此回答,当即一怒,“古恩,你想当着我面抓我冒险团的人?”

    “你的人?她难道加入了你的冒险团?”

    “当然!”汉克脸上丝毫破绽都没有。

    古恩不由露出几分讥笑,“汉克,你的花招还是这样低级!既然是这样,她的铭牌在哪?”

    这句话顿时把汉克问住。

    冒险团虽然自由自在,但也不是几个人凑在一起随便起个名字就是冒险团的,除了一些非法聚集者,冒险团都需要在各大帝国登名在册,否则在出售物品,采购特别物资的时候都会有不小的麻烦。

    铭牌是冒险者加入冒险团的身份证明,这个不大的金属牌子上面刻着本人的一些基本资料,是冒险者出示次数最多的证件,无论是在荒郊野外还是繁华都市,冒险者们都会小心保存这块铭牌,从不离身。

    雪哪有这种东西!

    见汉克一时语塞,古恩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冒险团怎么可能有这样小的女孩子,而且穿着行动不便的长衫衣裙。

    “既然不是,也就和你们没什么关系,西殿办事!你知道阻拦的后果!”古恩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光,“带走!”

    古丽闻言即刻就要上前,冒险团所有成员瞬间拦在了雪面前,这让古丽顿时愣住,眸子中也透出了冷光,“你们……找死不成!?”

    艾伯碰了碰自己的拳头,丝丝火星蹦起,“圣灵殿,没什么了不起。”

    这句话让古丽颇为妖艳的面孔一时扭曲,“黑鬼!你说什么?”

    艾伯平日性子都比较迟钝,只有谈到他的肌肉或者战斗的时候才显得脑子灵活起来,不过‘黑鬼’这个词儿却是艾伯的禁忌,就连一天和艾伯吵十次嘴的莫桑都从不对艾伯的肤色发表任何意见。

    一声暴喝,艾伯上身火焰爆涌而起,看起来有些沉闷的面孔瞬间被火焰吞没,只剩下模糊的黑色鼻眼,形似恶魔。

    狂啸着,艾伯卷着烈焰陨石般冲向了古丽。

    古丽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先动手,而且这黑大个人还没到,炙热之气已经扑面而来,生生烤的自己面皮疼痛,这居然是极为厉害的火焰圣痕,自己先前见他闷闷蠢蠢,却没想到自己看走了眼,这是个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

    怒吼中,烈火飞旋。

    古丽瞬间冒出冷汗,这家伙的火焰如无数又灵性的手臂呼啸飞旋,自己几次想要隐进光芒中脱身,居然生生被对方闪动的火焰预判在先,只要一动就会立刻遭到雷霆一击,可是不动的话……那张隐在烈火之中的漆黑面孔已经魔鬼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硕大的火拳已经凌空砸下……

    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的出现在古丽身前,艾伯硕大的拳头瞬间被一只大手生生握住。

    “小子!很厉害嘛!”古恩一手按剑,另一手单掌握住了艾伯燃烧着烈焰的拳头。

    艾伯吃了一惊,拳头一松脱开对方的手迅速先后退去,对方单手接住自己的攻击,而且手在剑上却没有还击,高下立判,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古恩没去理会后退的艾伯,手掌轻捻,把残留的火焰捏碎,寒声说道:“现在西殿要处理事务,无关人员立刻退避,你们在各大帝国都有记录,如果再出现刚才的事,所有人将被视为挑战圣灵殿!所有人——亲人,朋友,邻居,有密切关联的人,全部一并论罪!”

    所有人听了这话不由脸色煞白,这种做法已经不仅仅是霸道,简直是毫无理由,不过……西殿是一个超然的存在,作为西殿为数不多的大将,古恩却实实在在在就有这个权利说这样的话。

    “古恩,你不要太过分!”汉克怒的全身发抖。

    “我只是按照规矩办事,过分的是你们。”

    “团长……”莫桑已经咬牙切齿,手指不受控制在刀柄上不住的跳动……

    汉克按住莫桑的手,脑子里飞速开始盘算对策,正面冲突是不明智的,西殿的势力十分特别,今天一时冲动,可能转眼就会血流成河,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会受到牵连。

    古丽可不会给汉克这个时间,等这个传奇似的战士回过神来,那么还说不定有什么麻烦。

    身形一扭,古丽如隐匿在光芒的身体仿佛根本不受空间限制,直接出现在雪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雪的肩膀。

    “到手了!”嘲弄似的留下一个声音,古丽抽身欲走。

    一只手霍然抓来,精准无比的抓住了古丽那模糊的光影,“放开她!!”

    闪烁模糊的光影瞬间炸碎,古丽的身体出现在原地,愕然间猛回头看去,却见一个少年正抓着自己的手腕,对自己怒目而视。

    这小东西看得见自己!?古丽愕然,这匿光圣痕可是相当出色的隐匿圣痕,真正的来去无踪,一个小孩子不仅能看到自己,居然还能精准的抓到自己的手腕?

    想到自己被小孩子破了得意招数,虽然是自己根本没留意对方的情况下,古丽还是心中大怒,猛的一抖手腕要将对方向旁边的大树上甩去,至于这男孩是不是要被摔死,古丽根本不去在意。

    一阵剧痛从腕上传来!

    古丽瞬间惊的心中升起一股凉意,这小孩子的力量竟然如此惊人!自己不仅没拉动他,他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居然开始发力,捏的自己手腕剧痛起来。

    “放开她!”天闲再次喝道,目中浮出一片怒色。

    一边是冒险团的人,一边是自己的同僚和掌管,自己居然在这里被小孩子制住,古丽心中羞怒交加,“你找死!”

    话音未落,手臂发力,翻转手腕间反而扣住了天闲的手腕。

    天闲早有戒备,而且对这个古丽心中已经全是敌意,天闲感觉的很清楚,这个女人和冒险团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同。

    她面容十分妖艳,身上带着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戾气,而且那看起来光鲜的铠甲上,隐隐升起一股血腥味,眼中那抹诡异红芒藏着暴虐,眉眼之间全是狠毒之色。

    见对方抓住自己的手腕,手指扭动间就要发力,天闲心中不由冷笑一声,别的招数自己不懂,现在这招自己可再熟悉不过。

    手腕急速一抖,只听“咔嚓”一声,古丽没等拉断天闲的手腕,反倒被天闲把手腕卸了下来。

    认定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天,而且看来比自己厉害很多,现在自己逮住了她的手,天闲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手指顺着手腕摸上去,狠命一抖,刚才还忍着痛的古丽一声大叫,整个手臂的关节全被天闲抖开。

    迅速后退几步,突遭袭击的古丽哪还顾得其他,身形一扭消失在原地,光影闪动中急速回到了古恩身后。

    古恩大为奇怪,盯着一脸怒色的男孩讶然问道:“你是谁?”

    “火雾山!天闲!”天闲回瞪古恩,想了想,补充道:“我可不是冒险团的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