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十三章 逼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冒险团迷路了。

    众人围在一棵大树前,全都皱着眉看着树干,树干上一片纵横交错、犹如泼墨狂草的刀痕,那是莫桑逼退哈格时漫天刀光留下的零星痕迹,没想到冒险团离开了那里之后,居然又走了回来。

    这几乎是不可能事。

    森林里迷路的只能是经验不足的新人,一个老练的冒险者是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迷路困境的,何况……这里有一大票老练到成精的冒险者。

    “吉吉?”汉克有点奇怪的看着身边满脸错愕的吉吉,这一路上露娜负责预警,他负责引导道路,自己和瘦子走在前面侦察情况,这种配合从来没出过问题,今天居然会迷路?这要是说出去话,简直会让其他冒险者笑掉大牙。

    吉吉晃晃了土豆似不规整的脑袋,第一次用沙哑的声音对大家说话:“不可能……就算我没去过的森林,也不可能迷路!”

    “可我们却走了回来,而你毫无察觉。”露娜就靠在那棵树上,一手揪着莫桑的衣领,正在让他进一步确定这树上的刀痕是不是真的。

    吉吉有点无话可说,作为森林的土著居民——树栖人,犯下这样的错误是绝无可能的,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汉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困惑的问道:“莫桑,是你的刀痕没错吧。”

    被露娜提着的莫桑点点头,“不会错的,肯定是我留下的……”

    “嗯……”汉克挠挠下巴,思索一阵向瘦子问道,“你察觉到我们在走回头路了吗?”

    瘦子摇摇头,“我感觉我们一直在向一个方向走。”

    “你们呢?”汉克回头大声问。

    所有人都是摇头。

    “方,可以移位吗?”

    方良向远处望去,眼中渐渐放出光来,奇异的圣痕从眸子下浮现出来,盯着森林中看了一会后说道:“没问题,可以。”

    “好奇怪啊……”汉克抓了抓短短的胡子,“迷路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的,别说吉吉在这里,就算是只有我们自己也不会迷路,难道……我们被算计了?”

    “是那个哈格?”提莫皱眉提醒道。

    “他恐怕没有那个能耐……”汉克更加困惑的说道,“但方还可以移位,这就更奇怪了,想困住我们的话,不会允许我们移位的……”

    冒险团的人满头雾水,而坐在火云睛上的天闲却有些心跳加速起来。

    又是迷路!?

    和自己当时在森林里时一样,不知不觉就绕到了原地。

    天闲才想告诉大家自己也遇到过相同的经历,提莫却在这时忽然说道:“团长,我一直觉得我们贸然让身份不明的人跟着我们并不妥当。”

    汉克不由看了提莫一眼,微微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个可能摆脱困境的办法。”提莫的眸子向天闲和雪望去,冷笑一声又说道,“或许这样就可以看到某些家伙的本质。”

    很快,冒险团分成了两部分。

    其他人依旧在前面探路,天闲,雪,露娜和提莫却组成了第二个小队,远远的吊在队伍后面跟随,一如当初雪跟着冒险团的样子。

    “提莫,你认为是他们在搞鬼?”露娜对于这个决定很不满意,但奈何汉克慎重考虑后给予了首肯。

    提莫冷笑一声,“不错,我们怎么可能迷路?这只可能是中了什么圈套!”

    “提莫,你太多疑了,难怪汉克要你加强心性的修炼。”露娜看着提莫一阵摇头。

    “那是无法得到力量的弱者才必须去修炼的东西,强者只追寻力量。”

    瞟了一眼天闲和雪,提莫哼声说道:“很快我就会让你们看到事情的真相!”

    天闲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天闲大概明白提莫为什么如此肯定是自己和雪出了问题,自己被腐血侵蚀的事并没有对汉克他们说起,这件事自己现在也不能完全肯定是怎么回事,可能还会牵连到雪受到怀疑。

    而且提莫显然已经巧妙掩饰了他故意放过食魂鸟攻击自己的事,这种事没有证据,自己揭发提莫也无济于事,说起腐血的事也只能让大家唏嘘一阵,然后心中更添疑惑而已。

    而知道自己被腐血侵蚀的事情,现在只有故意为之的提莫知道。

    在自己重新出现时,他眼中的那种惊愕和不解或许也是由此而来,或许他已经肯定自己不是成了食魂鸟的美餐就是变成了腐血的牺牲品。

    自己好端端的回来!他必然以为自己身后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自己这次又带回一个谜团一样的女孩,这更会让他起疑……

    不过,汉克既然首肯了这件事,就说明他的确有点怀疑雪有问题才对……

    也就是说……

    天闲看来看自己身边雪,她静静坐在那里,静静望着森林,如果不是自己和她说话,她几乎一言不发,不过她眼角噙着几分淡淡的喜悦,目光似乎望着森林,却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自己怎么办?

    很快冒险团停下了脚步,两部分人重新汇合。

    “怎么样?”提莫一赶上前面的人立刻向树上的吉吉问道。

    吉吉站在大树上,慎重的又看了看周围,还仔细摸了摸树皮,这才肯定的说道:“我们走出那个圈了。”

    虽然这是大家希望的结果,但大家还是微微惊讶,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天闲,或者说主要望向了雪。

    天闲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们难道怀疑她!?”

    “不是我们怀疑她,而是她的确可疑。”提莫声音发冷,“她先前鬼鬼祟祟跟着我们,显然怀有目的,现在才加入到我们当中,我们就立刻迷路,我想刚才的事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

    天闲有些语塞,如果对方只是胡乱猜测,自己大可以骂回去,但刚才的事……

    提莫见天闲说不出话,冷笑道:“你真的是在森林里巧遇她吗?似乎……你们两个关系不错,难道是早有预谋?”

    天闲闻言一张小脸不由气的迅速涨红,“你……”

    “黑……”

    雪轻轻站起,伸手拉了拉天闲的衣袖。

    “没事……”天闲压下心中怒火,“不要怕!”

    女孩迷雾似的双眼看了看周围的人,空气里似乎漂浮着怀疑的味道,女孩看不清大家的面孔,但却似乎能察觉到那种自己这一年多来想要忘记的冷漠和猜忌……

    “抱歉,我不知道会这样……”雪垂下了目光。

    “果然是你!”提莫眸子里喜色一闪而过,面色顿时冷厉起来,伸手就要拔剑。

    “等等!”汉克一把按住提莫的肩膀,疑惑的看着雪,“小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咬咬嘴唇,“我迷路在森林中……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了。”

    所有人大吃一惊。

    天闲也张大了嘴巴,“一……一年多!?”

    “一年前,我和父亲走散迷路在森林中,幸好有一只白狐……但我走不出去。”

    汉克面色一下古怪起来,“一年……你都在森林外围吗?就是你开始跟着我们的那一片森林。”

    雪点头。

    众人见雪点头,都不由皱眉,眼中的怀疑之色不由多了几分。

    天闲见众人似乎对雪更加怀疑,大声说道:“这有什么不对吗?对于有经验的冒险者或许在森立里很少迷路,但是对于我们这样没经验的人来说,迷路也不是很奇怪吧?”

    露娜的声音从天闲背后传来,“寂静森林外围树木低矮而稀疏,光线充足还能看到天空,在那个地方很难迷路,何况……是一年也走不出去?”

    天闲愣住,缓缓回头,“露娜姐姐,连你也……”

    “回避事实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露娜教训似的摇摇头。

    天闲咬了几下嘴唇,胸口微微起伏,“可她救过我!那个时候我孤身一人,根本没有利用的价值!她不可能……”

    “黑……”雪轻轻的打断了天闲激动的话,“已经够了……不要再说了。”

    “可是……”

    “你这样说,就可以了……”少女呢喃的说着,缓缓走上几步,站到了天闲身前。

    天闲顿时有点意外,“雪……”

    在天闲的印象中,这个女孩从不愿面对冒险团的人。

    “黑,没有必要为我这样的人……”女孩顿了下,目光中露出几分释然,“我已经习惯这些了……”

    天闲眸子缩了缩,“你说什么……习惯?”

    “交给我就好了……”女孩面向惊讶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笑容。

    冷漠的面孔上这个笑容居然如此美丽,美丽到小小的少年瞬间有些失神……

    转向冒险团的众人,雪面上的表情渐渐消失无踪,空气里丝丝寒气在少女面上迅速凝结,“我……没有恶意。”

    众人一惊,这女孩子站在那里漠然望着所有人,神态口气竟先前全然不同,吐出的声音仿佛吹着寒雪,那张似乎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却透出让人为之惊愕的冷漠,甚至是恨意。

    “我几次靠近你们,是因为她察觉到了白狐,为了不失去你们的踪迹,我只好在你们休息的时候自己留下,让白狐远离……”

    “你能避开我的探查。”露娜见女孩瞬间冷漠如霜,眼神不由闪了闪。

    “我有特别的办法……”

    “虚灵吗?”

    雪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避过这个问题轻轻说道:“我不想靠近你们,不想靠近人类,我也从未想加入你们,更不想受到你们庇护,我来到这……紧紧只是因为黑也在这。”

    “你为什么总叫他‘黑’?”汉克奇怪的看了看天闲。

    雪根本不去回答,轻声继续说道:“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迷路,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既然这样,我离开……”

    天闲愕然,一把抓住了雪的手腕,“你说什么?谁说要你离开!?你离我们的话,自己怎么走出森林!?”

    雪沉默了一阵,“对我来说,这其实没有太大区别。”

    “不行!”天闲直截了当的拒绝,“你没有白狐,火云睛又受了伤,你……”

    “等一等。”提莫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天闲一听这个声音顿时恼火无比,这个该死的小白脸心思好不恶毒!先前想置自己于死地,现在又来挑起事端。

    “你又想说什么!?”天闲盯着提莫的眼中跳起几根血丝。

    “哼!她已经承认给我们带来了麻烦,而且她根本来路不明,我要说的是,天下可没有做了坏事就一走了之的道理。”

    天闲双目缩了缩,“你难道还想留下她!?”

    “提莫!不要太过分!”汉克面色有些不满。

    提莫立刻大声说道:“团长!在寂静森林行动本来就处处危险,这次各大势力争相恐后的涌到这里,就算有露娜帮助我们,可我们还是已经和血盟与圣灵殿有过危险的接触!”

    脸色怒然的提莫猛的一指天闲和雪,“可你却非要带着两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一个十岁的孩子在森林里出现是偶然,那么第二个要怎么解释!?居然还带着一头巨兽!居然还是在森林里迷路一年的白痴!两个小孩子在森林里活了一个月!还找到了母藤巢穴!?还得到了大量的圣痕和宝物!”

    提莫简直面孔扭曲,怒声喝道:“团长!你难道真的相信有这样巧合的事!!既然你能毫无理由的相信这些巧合,为什么我不能合情合理的判断他们根本就是有目的的接近我们!他们背后根本就是有什么势力想对我们不利!这一切根本就是做戏!”

    提莫这番话让大家的眼神都古怪起来。

    诚然,大家几乎都觉得天闲和雪其实没什么问题,这是冒险者的直觉,但是相比之下,显然提莫说的更加合情合理。

    提莫盯着天闲和雪说道,“你们两个想走,没那么容易!不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青光出鞘,提莫拔剑在手,眼中凶气大涨:“你们谁也别想走!”

    天闲心中怒意狂涌。

    这个提莫果然巧言善辩!自己森林中度过的一个月,确实有着许多巧合的成分,如果不是食魂鸟消灭了森林中大多的危险异兽,要不是雪体质特异,要不是碰巧找到了母花的巢穴,要不是在那里找到了食物和水……

    但这些没人作证,根本无法反驳,虽然最后方良在母花巢穴发现了自己,但提莫也完全可以推说那是早就安排好的戏码。

    “这……就是人类。”雪忽的幽幽叹息。

    “雪,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天闲听了这话不由大急。

    雪轻轻摇头,“对不起,我本不想招惹人类,但没想到会这样……”

    一瞬间,雪的双眸中迷雾散的干干净净,金色的眸子毫光毕现,一头闪动银辉的金发轻风一样浮动起来。

    火云睛随之怒啸一声,张开巨大的双翼站了起来,血红的眸子满是层层暴虐之气。

    众人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雪的声音冷漠如霜:“我不想伤害谁,我这就离开,如果你们……”

    一个身影瞬间挡在了雪的身前,切断了她和冒险团众人互望的目光。

    雪一愣,先前的话也被打断,“黑,你……”

    天闲挡在雪的身前,望着满面凶光的提莫,心中已然明白了什么,向后伸出手对雪说道,“把圣痕给我。”

    “圣痕?”

    “不要那个大的,要那些小的。”

    雪顿觉茫然,“你要它们……”

    “暂时借给我,以后我会给你找来更漂亮的,我保证!”

    “可……”

    天闲一下回过头,虎起脸来,“再不给我……我要自己去你身上搜了!”

    一句话吓的女孩子后退了一步,见天闲上前一步来,慌忙从怀里拿出了那一串拼的很漂亮,亮晶晶的,颜色十分好看的欲品圣痕来。

    犹豫一下,女孩又从怀里拿出两枚颜色好看的单独圣痕一起放到了天闲手上,然后又向后缩了缩,似乎很有些害怕天闲真的过来搜。

    天闲接过圣痕,对雪嘿嘿笑了一下,“骗你的,我可不是连小姑娘都欺负的败类。”

    拿着圣痕转过身,天闲的目光和提莫再次碰撞在一起,“雪,很抱歉让你觉得人类这个不可救药,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我虽然只是个黑医生,但我也相信人命无比宝贵,你救过我,所以……不要再使用那种力量了!这个真实的世界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有许多值得你关注的东西。”

    女孩立在那里,刚才脸上的畏缩渐渐全部化为了愕然,“黑,你怎么知道……”

    “我能掐会算!”天闲很不负责的回答一句。

    提莫的目光一直在天闲身上来回打转,见天闲拿了一大把圣痕出来,眼神抖了两下,冷声道:“你难道想挑战我。”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心中大恨,回头看着提莫说道:“不!是你想和我再打一场!对吧?”

    提莫眼眸一缩,自己的想法似乎被这个小子看穿了……

    “哦……”提莫扬扬眉毛,“你的这个提议倒是不错!”

    “团长,依照我们冒险者的规矩,遇到没办法正确判断对错的事,就以公平决斗来定输赢,没错吧?”

    “这并不公平!”露娜见提莫又想找天闲决斗,怒然出声阻止!

    提莫大声说道:“他赢过我!是胜利者,现在他全身完好!决斗有什么不公平!?”

    露娜正要开口,天闲却说道:“露娜姐姐,这很公平!我现在也算半个冒险者了吧,就按照这个规矩来解决这件事好了。”

    大家听了这话纷纷皱眉,谁也看的出来提莫在想方设法逼迫天闲就范。

    提莫眸子里散发出一阵精光,“很好!这是你自己认可的!”

    “小鬼,你找死吗?”露娜压低声音。

    “为了雪,为了我自己,我一定要这个小白脸好看!”天闲握紧手中的圣痕,心中一片怒火燃烧。

    天闲知道就算避过,但很快提莫还会找到理由来找麻烦,“提莫!这次我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

    提莫顿时想起上次被殴打时的屈辱,眼角不由乱抖,“我却要打断你全身的骨头!!”

    ---

    稍后还有一章,今天字数稍多,算是补昨天的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