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十七章 消失的圣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感觉自己有点喜欢昏过去在醒过来的瞬间了。

    生命还在延续,一切都可以成为的可能的感觉撕破黑暗,让人在绝望中倍感鼓舞。

    当然,如果醒来的时候别总是伴随强烈的眩晕和头痛就好了……

    天闲发现自己躺在火云睛上,轻轻咬着嘴唇的雪正在一旁很认真剥着果子,但她皱着眉,似乎不怎么顺利……

    重新闭上眼,天闲小心的运转逆心诀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之后不由大大松了口气。

    身体似乎没什么问题,不过似乎筋脉有些奇怪……

    从来只听说有打不通的经脉,可是还没听说过能凭空生出来的经脉!体内气息缓缓在新生的经脉中流动,天闲感觉很奇怪,这些经脉和真实的一样,可是……似乎又有点不同,

    气息运转了几圈,天闲还是没能找出什么更奇怪的地方,只好暂时放弃纠结这个问题。

    重新睁开眼,天闲还是被半空明晃晃的阳光照的有点目眩。感觉脑子里的眩晕感减弱了不少后,天闲勉力撑起了身体。

    雪正在一旁微微蹙眉的剥着一枚果子,见天闲忽然醒来,一愣之下,竟然呆在了那里。

    天闲本来想等着对方惊喜的说些什么,却不想对方看着自己,好像傻了一样。

    “你……不会以为我死了吧?”天闲忽然想到了一种万分无奈的可能……

    女孩立刻飞快的摇摇头,迷雾笼罩的眼睛内似乎有点点晶莹闪烁不定。

    见对方眼带泪痕,天闲稍稍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心中释然。

    或者越是自己独自生活很久的人,一旦有了同伴,就越是害怕再回到孤独的日子中……

    天闲心中一叹,这就和自己一样,有生以来都不曾真正拥有圣痕的自己,真的很害怕自己得到的圣痕再次不翼而飞……

    摸摸自己的手臂,天闲的呼吸不由自主的有些急促……

    晕倒前,那枚圣痕就是消失在这里的,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的手臂上应该有什么痕迹才对……

    雪见天闲的神色忽然奇怪起来,斟酌一下,问道:“怎么了?”

    天闲被问的一愣,想想自己的模样,不觉心中笑起自己胆小来,答道:“没什么……醒过来稍微有点头晕。”

    自然的抬起手臂,自然的撸起乌黑肮脏的衣袖,自然的在手臂上扫了一眼……

    天闲目光猛的一缩——手臂上一无所有。

    眨了几下眼睛,天闲定下神来仔细观看,手臂上除了污泥和灰垢,再无其他的痕迹……

    一头倒了下来,天闲仰望天空,一时间脑子里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从最最基本的凡品低阶圣痕到灵品中阶圣痕,没想到自己全部都无法继承,就算圣痕出现再怎么样的反应,最后依旧无影无踪。

    雪有点担心的看着天闲,现在眼前的少年显然心事重重。

    “吃东西吗?”雪将剥好的果子递给天闲。

    天闲机械的接过果子,咬了一口才发现果子上有股特别的味道,仔细看去,才发现果子上有不少利刃切割似痕迹。

    这果子果皮坚硬无比,自己拿那些冒险者的刀剑都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弄开,怪不得一个柔弱女孩能剥开果子,却是在火云睛的嘴巴里滚过一圈,用那些獠牙咬开的……

    天闲苦笑一下,三口两口吃掉果子,继续对着天空发呆。

    雪轻轻问道:“你继承了那枚圣痕吗?”

    天闲撅撅嘴巴,心想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干脆不回答。

    “我听说,继承两个以上的圣痕需要符合很多条件,不是……有了圣痕就可以继承的。”

    天闲的眼睛猛然一亮。

    雪还没反应过来,天闲豁然起身,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瞪大眼睛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雪被天闲吓了一跳,“我……我……”

    “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我说,两个圣痕的话……”

    “两个!”天闲猛然叫了一声,“对……是两个!哈哈!我明白了!”

    雪愕然的看着天闲重新撸起衣袖,之后迅速盘腿做好,深深呼吸后,闭上了眼睛,居然再不理会自己。

    天闲一下想起,雪说的第一个圣痕是自己打伤白狐时使用的圣痕,那个圣痕开始的时候也是消失过的,但是……

    凝聚全部精神,天闲急速运转逆心诀,经脉鼓荡之下,顿感手臂上一阵奇异的感觉出现。

    低头一看,天闲欢呼着从跳了起来,那枚形状奇异的圣痕赫然出现在手臂上。

    “哇哈哈哈哈!!”

    天闲兴奋手舞足蹈,大喊大叫,声音都走了样。

    雪愕然望着眼前忽然间有点癫狂的少年,有点不知所措。火云睛还在打盹,更是烦躁的动了动康复情况不错的双翼,对于这个害得自己沦落异地,如今还在自己背上乱蹦乱跳的人类,火云睛大感烦躁。

    天闲大笑着一路跑到火云睛头边,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抱歉抱歉!吵到你了!今天去给你找花叶加餐。”

    火云睛顿时吼叫一声,脑袋一翻向天闲撞来,天闲早已经闪开,又一路小跑的回答了雪跟前。

    “快看!是圣痕!!灵品中阶的!”天闲在雪的眼前不住的晃动手臂。

    “圣痕?”雪奇怪的看看天闲。

    天闲见雪的神色很疑惑,不由一怔,再向手臂看起,不由惊叫起来,这么短短的功夫,圣痕居然不见了!

    迅速再次催动逆心诀,天闲这才见那道圣痕很不情愿似的再次出现在手臂上……

    雪神色更显不解,“你的圣痕……好奇怪。”

    惊喜万分的心情迅速消失,天闲皱起眉,心想这何止是奇怪,明明就是有问题才对……

    难道这圣痕也是用过一次就会消失?

    天闲反复看着手臂上的这枚圣痕,心中渐渐感觉不妥,虽然一直稳定的维持着逆心诀的运转,可是这枚圣痕的感觉依旧在渐渐变淡,完全就是不使用也会很快消失的架势。

    天下哪有这么古怪的事情,别人的圣痕一旦继承就会用一辈子,我的怎么三两分钟就会消失?

    咬牙切齿瞪着手上的圣痕,偷偷加强逆心诀的运转,但天闲还是感觉这圣痕在慢慢的消失。

    想到自己拼尽全力,甚至是差点丢了小命才得来的圣痕,甚至还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可这圣痕就要在自己眼前慢慢消失,天闲不由心中怒气上涌。

    意念一动,天闲手臂上的圣痕猛的爆发出一阵光芒,随之脚下亮起了一道光圈。

    之后再无动静。

    雪的双眼微微睁大,无比惊讶的看着天闲。

    天闲的感觉比雪还要奇怪,这圣痕不仅看起来完全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用起来也完全摸不到门路。

    而且圣痕发动后,全身顿时有种轻飘飘,似乎随时会被风吹走的感觉,一股十分奇怪的念头开始盘绕在脑子里,那种感觉就好像……

    好像十分渴望去什么地方一样——天闲不知不觉的抬起头来,目光穿过头顶层层叠叠的蔓藤,正见一只肥硕的飞兽从天空飞过。

    一道白光从天闲脚下的光圈上爆发而起,天闲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已经化作一道光芒呼啸冲上了天空。

    雪大惊失色,一抬头,天闲早没了影子,头顶上的蔓藤巨网已经开了一个大洞。

    狂风席卷而来,天闲打了个冷战这才又看清周围的景物。

    白云如流,霞光似火,辽阔的天空上无尽的飞兽往来游荡,脚下雄奇诡异的寂静森林如山脉峭壁般在大地上无尽蔓延……

    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天闲记得自己明明在火云睛背上正气急败坏,怎么一眨眼跑到了高空。

    没等细想,厉叫声从背后响起,天闲扭头看去,顿时面色一紧。

    刚才看到的那只肥硕飞兽已经居然到了眼前,张开大嘴向自己就咬。

    火云睛都奈何不得我,何况你这蠢东西!

    天闲心中怒起,飞起一脚踹在这飞兽上颚的大牙上,顿时把这飞兽踹的嗷嗷直叫,呼扇着翅膀掉头就跑。

    一击打退敌人,天闲却大呼不妙,自己应该用银晶丝抓住对方才对,现在一脚踹下去自己向那飞兽相反的方向飞去,再想抓那掉头的飞兽已经来不及了。

    身下,是万米高空!

    一块石头般,天闲摔了下去。

    狂风吹的天闲面皮水波似的抖动,心中正想自己能不能再用银晶丝保命的天闲忽然愣住,风吹的自己睁不开眼,但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森林里飞了起来,直奔自己而来。

    “吼!!”

    悠长嘹亮的吼叫声从森林里冲天而起!密集的蔓藤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扯的稀碎,怒风般的火云睛冲破蔓藤巨网,狂嘶着重新飞上了天空。

    天闲听到火云睛的怒吼吃了一惊,这东西居然已经可以飞了?没等细想,火云睛裹着暴风的双翼已经降临到天闲身边。

    一头撞在火云睛的背上,天闲痛叫着翻滚起来,最后被一只追来的小手轻轻拉住。

    “黑……不要再滚了……”雪气喘吁吁。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