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十二章 寂寂叶笛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根本不知道该向哪里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跑,在这庞大漆黑的森林里,无处不存在危险,无处不存在未知的事物,但天闲知道自己必须跑,那奇异的绿色光芒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幽深的森林中,任何不明的事物都可以看做是潜在的危险。

    漆黑的森林在眼前飞驰而过……

    女孩茫然着……

    这个少年在拉着自己奔跑,他的腿应该受了重伤,白刚才清晰的告诉过自己这一点,可他依旧拉着自己,没命的在这漆黑的森林中奔跑。

    他挡在前面,把所有的树枝和草叶都撞开……

    为什么……丢下自己才会跑的更快,而且……他为什么要跑?

    女孩踉跄着,心中挣扎着,被那只手拉着,无数次想要挣脱逃走,可是……

    寒冷的森林里这似乎是唯一的温暖,人类的手也可以如此温暖吗?甚至比父亲的手还要温暖……

    茫茫森林中寂静寒冷,恐惧伴随孤独,这就是自己的全部……

    不知何故,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才是正确的,女孩任由男孩拉着,飞奔向前,脚下偶尔磕绊,男孩会轻轻扶住女孩,然后继续向前……

    天闲感觉自己好像拉着一片轻叶,女孩的身子轻飘飘的,好似没有多少重量,自己拉着她好像就能带着她飞起来,一阵风吹来,天闲甚至担心她就此消失。

    默默的握紧五指,天闲这才发觉,女孩不知何时也抓紧了自己的手……

    用尽一切力气向前跑着,天闲运起已经变样的七宝灵心真解,已经衰竭的力气又凝聚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天闲只知道自己快要用尽了力气,再也跑不动了,背后的女孩虽然被自己拉着,跑起来不需要太多力气,但现在也已经气喘吁吁,似乎到了极限。

    那翠绿的光芒,不知不觉间已经消散无形,天闲向背后看去,森林重新归于黑暗,那奇怪的光芒仿佛流火一样闪烁一阵,终究还是被犹如巨怪般的黑暗吞没。

    似乎一切都被甩在了后头,只剩下寂静和黑暗。

    “好像……好像没事了……”天闲看着周围漆黑无比的森林,总算是松了口气,之前倒是从未想过看到这样阴森黑暗的森林会有这种感觉。

    女孩轻轻的,把手从男孩手中抽走。

    共患难的时间,似乎只有一刹那,天闲看着收回手,后退了两步的女孩,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女孩子和所有的一切保持着距离,冷漠寡言,仿佛想把她自己从这世界上隔离一样。

    而且,她的手凉丝丝的,比露娜的手还要凉……

    忽的,天闲想起了什么。

    “在外层森林时,我从天上摔下来,你见到过我吗?我好像……听到过你的声音。”天闲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清冷如霜的声音如此特别,应该不会弄错。

    女孩默默的后退,眸光缓缓转动,似乎在打量周围的环境,最终慢慢垂下头,再无动作。

    天闲抓了抓头,“你又不是哑巴,干嘛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会说……”

    女孩立在那里,心中一片空白。

    从未和什么人这样接近,现在只有这个少年和自己,自己没有了白狐,何去何从……

    见女孩还是不说话,天闲无奈的叹了口气,暂时打消了和这个小小冷美人沟通的念头,除了那只白狐,她似乎根本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天闲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龇牙咧嘴的扯开了腿上包着的布条,这一阵狂奔,伤口裂的更大了,好在先前封住了穴道,现在也没有流太多的血。

    匆忙再次处理伤口,天闲举起手来正打算进一步封闭伤口周围的血脉,忽的一愣……

    气血逆转,奇怪的法门急速运转,一连转了几周,天闲的血脉筋络依旧在意识中分毫毕现……

    天闲呆住了……

    手臂上的圣痕没有再亮起。

    愕然看向手臂,天闲发现那里的圣痕居然消失了,只有一点红色的痕迹,仿佛被火焰烫过的模样……

    “不见了?”天闲双目慢慢放大,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

    就在刚刚还使用过的圣痕,迸发出火热的力量击伤了白狐,这救了自己一命的圣痕,现在却又消失在自己手上。

    天闲感到一阵恍惚,气血急速上涌,不顾一切的开始催动气血运转,当时圣痕出现就是因为气血超出常规的急速运转,天闲认定这枚圣痕还会出现……

    睚眦俱裂,天闲浑身血脉膨胀,身体要爆裂的痛苦撕扯着神经,天闲不去管这些,双目死死盯着自己的手臂。

    那圣痕再未出现……

    一再催动血气,天闲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却再也感觉不到那一闪而逝的圣痕力量……

    抱着必死的信念寻找圣痕,一朝得偿所愿,却在还没有充分感受这份喜悦的时候,再次被打入了无尽深渊……

    血气渐渐平息,天闲坐在那里呆若木鸡,腿上的伤也不再去理会。

    女孩奇怪的看着天闲,就在刚刚,这男孩子如火焰一般跳动着,他不顾一切的拉着自己奔跑,穿过森林,穿过黑暗,仿佛一切都不会让他停下脚步。

    现在,他却似乎再无任何光彩,呆呆的坐在那,如燃尽的灰烬……

    女孩朦胧的眸子望着天闲,忽的一怔,这感觉……竟如此熟悉,风穿过身体,寒冷而锋利,将这世界最为恐怖的东西带进身体,仿佛要将自己拖进深渊……

    这个刚才闪烁着光芒的男孩子,也在恐惧着什么吗?

    微微错动脚步,女孩微微一愣,立刻止住动作,自己竟想走过去?

    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天闲慢慢将这口气憋在胸中,然后再缓缓的吐出……

    睁开眼,天闲的目中恢复了光彩。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切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已,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天闲扭扭鼻子,强调着心中的想法。

    低下头,天闲开始用布条尽力勒紧伤口周围,封闭穴道是一门很高深的功夫,自己现在的程度根本没办法把穴道完全封闭,很快伤口就会大出血,在那之前必须勒紧伤口,而且要迅速找到水和药草处理,否则的话……

    看看漆黑的森林,天闲明白,否则的话自己只能死在这里变成烂泥!

    女孩向后退了一步,只在眨眼间眼前的男孩似乎有了什么变化,沉默如灰的他又变得拥有了光亮,这光亮仿佛自己无法靠近。

    “你知道哪里有食物和水吗?”天闲绑好伤口,轻轻问道。

    女孩沉默着。

    “我们两个被困住了,你的眼睛不好,自己一定走不出去的,我会带你出去,但我受了伤,需要一些治疗的东西。”天闲望着眼前的女孩,眼中期待着什么。

    女孩沉默……之后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会伤害的,你不要害怕,好吗?”天闲觉得女孩在畏惧自己,她离自己远远的,好像如果不是这巨大的森林阻挡,她早就转头逃走。

    女孩收在袖子中的手慢慢握紧,没有答话。

    天闲挠挠头,苦恼起来,这个女孩子沟通起来未免太困难了,看着她,天闲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寂静的森林中漆黑无比,那些游弋的光影已然不见,唯一的光亮是那些闪闪发亮的植物,它们似乎让森林更显得黑暗可怖。

    没想到不仅圣痕消失不见,自己更陷入了更加糟糕的境地……借着森林的微光,天闲在一棵树上找了一片树叶回来。

    望着手里的树叶,天闲暗暗叹气,再找不到食物和水,只好吃树叶了,树叶有毒的毕竟少一点,不过就算无毒,恐怕这森林里的树叶吃多了也会死人。

    把树叶放在唇边,天闲轻轻吹起了叶笛。

    天闲不敢用力去吹,那说不定会引来什么可怕的东西,笛声在不大的空间中飘荡,悠长却又缓缓跳动,带着几分愁思,带着几许无奈,也带着几分期盼……

    天闲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上会出现圣痕,继承那枚圣痕的时候,那枚圣痕明明碎裂消失了,天闲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枚圣痕出现之后又消失,任凭自己如何努力也不再出现,仿佛根本不曾存在。

    没有圣痕,没有食物和水,没有足够的东西治疗伤口,没有路,什么都没有……只有漆黑危险的森林,还有一个仿佛不会说话的女孩子。

    在火雾山上去抓铁翅鸟时,可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际遇……

    长长叹息,天闲轻轻吹着叶笛,小小的少年稍有些茫然,在这一刻,没有什么能像这陪伴自己七年之久的叶笛更能让惊慌的心平静下来。

    悠悠吹着叶笛,当天闲从笛声中醒来,睁眼一看,不由愣了一下。

    女孩子坐在自己面前,正出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叶子,她似乎有些迷惑,又有点茫然,抱着双膝将小小的身体缩在那里,仿佛一只什么小动物。

    “你……”

    天闲只说了一个字,心中顿觉奇怪,这女孩子忽然抬起头看着自己,这次两人只有三两步的距离,她和自己对视,这次竟没有再向后逃去。

    第一次的,天闲感觉这个女孩子似乎从森林的背景中走了出来,真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白衣沾着污泥,面上如凝霜般没有表情,淡金长发垂在身上,奇异的散发出裹住一身的淡淡银辉,抬着头,静静的望着天闲,仿佛看着什么奇异的东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