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十章 惊现圣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再次睁开眼睛时,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有点习惯这种昏过去在醒来的事情了,这已经是第三次,第一次是方良给自己治伤,第二次是几天之前被腐血侵蚀。

    坐起身看看周围,依旧是漆黑的森林,空气里依旧飘荡着腐烂枝叶的味道,无数幽光游弋,树上那些小小的树精笨拙的来回扭动……

    还是原来的地方,自己还活着。

    而且,天闲扭头看去,不出所料的发现那只巨大的白狐卧在自己不远处,那个奇怪的女孩坐着白狐的巨尾,倚在它身上正在熟睡。

    似乎只有睡着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多一些表情,不过眉头频频皱起,脸上隐隐有挣扎之色,好像被噩梦困扰。

    晃晃脑袋,天闲站起身走了两步,发现自己依旧很虚弱,不过身体倒是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吃了那些花,然后就晕倒了。

    一想起这个,天闲不由皱眉向那边的女孩望过去,这个小丫头自己只吃了几片花瓣就不吃了,难不成吃多了会中毒!她竟然不告诉我!

    懊恼归懊恼,天闲也没办法,人家现在身边有一只巨型白狐,那白狐张开嘴巴一口就能把自己吞下去。

    目光转动,天闲又忍不住的看向了那些花。

    既然自己好端端的醒过来了,那么是不是说这些话虽然有问题,但也不能致命,如果是这样的话,稍微吮吮花瓣,吸些水分也是好的。

    又摘了两朵花,天闲将花瓣碾碎,仔细的看看手上的莹白色花汁,闻闻气味,立刻大为皱眉。

    仔细探查的话,从手上干涩的感觉和那股花枝干涸后飘散出来的淡淡有毒生物碱味道来看,这玩意恐怕是有剧毒的,别说一连吃上几棵,就连吃一片花瓣都可能致命。

    可是自己吃了好多,为什么却明明好好的活着。

    伸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细碎的花瓣,这次天闲没有吃下去,只是在口中反复的咀嚼品味。

    猛的,天闲脸色一变,张口将嘴里的碎花吐了出去。

    一道让人头晕目眩的甜腻气味在天闲嘴巴里冲起,熏的天闲一阵意识模糊。

    狠狠一拳打在自己胃部,天闲肚子里咕噜噜一阵乱响,趴在地上拼命呕吐起来……

    吐到连酸水都吐不出来后,天闲太一脸苍白的摇晃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种花怎么可能充饥,只是稍微舔上一点就已经让人头昏眼花,吃一片的话绝对会死人的!!

    想到自己居然一口吃掉了好多花瓣,天闲不由背脊发凉,连忙盘腿做好,强自镇定下来,七宝灵心真解缓缓运转,天闲开始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是否存在不妥之处。

    气脉逆走,血脉倒流。

    天闲不去管这些,心情紧张的查看自己是不是中了剧毒。

    刚才只是稍微舔了下花瓣碎片,轻微渗进喉咙的毒素也都尽量吐了出去,但即使这样天闲还是感觉强烈的眩晕感纠缠着自己,天闲完全肯定这花的毒性不是一般的强烈。

    先前吃掉那么多花瓣,现在没事才怪?

    气脉逆转两圈,天闲却疑惑的发现,自己除了经络血脉变得清晰流畅之外,完全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么会儿功夫,先前的眩晕感也飞速消退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

    满心疑惑的天闲加速运转七宝灵心真解,体内气血飞快的逆转流动,片刻功夫,天闲讶然发现自己神经气爽,脑子里的眩晕感彻底消失了。

    这个七宝灵心真解可以解毒?

    这个想法在天闲脑子里一闪而逝,然后迅速被否决。

    前一世和那个满肚子坏水的赤脚医生上山采药时,最初贪吃野果也不是没中过毒,但可没见七宝灵心真解可以解毒,倒是那个赤脚医生告诉自己,“想活命不要练功,要不然气血疾走,毒性发作就只有死路一条,老子可还不想赔上一副棺材钱。”

    眨巴眨巴眼睛,天闲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逆转的气血。

    默默运转七宝灵心真解,天闲静下心来,随着气血流动仔细窥视着自己身体的状况,四肢,身体,甚至是脑袋和五脏六腑……

    这次精细的探查却让天闲感到了些许不妙……

    现在不仅气血逆行,而七宝灵心真解也似乎隐隐出了问题。

    仔细比对后,天闲终于肯定,现在自己使用的七宝灵心真解和之前有了一些细微的不同。

    这套法门之所以叫做七宝灵心真解,是因为在体内引导气息做一个大循环,而在身体局部同时形成相对封闭的七个小循环,是一种可零可整,修炼方便的法门。

    现在这七个小循环虽然看似依旧各自独立,但其实已经互相连接起来,现在不仅气血运行轨迹是反的,而且流动顺序也发生了变化,只是依旧是在原有的气血脉络中运转,这几天自己心中焦急,居然没有发现。

    这俨然已经不再是七宝灵心真解!

    天闲极力催动体内气息按照原来顺序运转,可惜现在气血逆行,哪还能找得到原来的规律……

    天闲有点傻了。

    现在自己使用的七宝灵心真解,根本不是自己从小修炼的法门,而是变成了不知名的东西……

    猛的,天闲想起这两天自己运转七宝灵心真解时身上似乎没有再放出光亮来……

    这……到底是什么?

    天闲愕然看着自己的手,那形似七宝灵心真解的法门依旧在运转,而且现在这古怪的法门比从前的七宝灵心真解显然要强上几分,气血流动之间丝丝力量正在填补身体的空虚,支撑自己的身体。

    越是惊愕,天闲越是不知不觉的加速运转气血,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气血喷张,涨的全身难受。

    正想平息体内隐隐有暴走趋向的气血,天闲忽然感到手臂上一阵灼痛。

    惊叫半声,天闲向手臂上看去,后半个叫声生生又被吞了回去,双目惊愕的无以伦比的迅速瞪大。

    一枚火红的圣痕出现在天闲手臂上。

    惊呆了足有数秒钟,天闲死死盯着自己手臂上的火红色圣痕,仿佛想把这圣痕的影子完全刻到眼中,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事实。

    不是做梦!这不是做梦!手臂上灼痛的感觉清晰无比,火亮的圣痕照得手臂纤毫毕现!

    “这是!?”

    天闲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表情,什么声音表达自己难以形容的心情,十年不得,一朝现于自己眼前,天闲狂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

    这一声简直超越人类激动极限的叫声惊的不远处的白狐立刻警惕起来,白衣女孩也被警醒,愕然向天闲这边望来。

    天闲反复看着自己的手臂,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挥舞着手臂看,歪着头看……

    火亮的圣痕散发着红色微光,在昏暗的森林里清晰的犹如夜月。

    “是汉克大叔的圣痕!”翻来覆去的确定这的确是圣痕后,天闲发现这圣痕的痕迹和先前汉克给自己的圣痕是一样的,而且出现的位置也是当时圣痕继承失败的地方。

    “哈哈哈……”

    虽然不清楚继承失败的圣痕怎么又冒了出来,但天闲现顾不得那么多,获得圣痕的狂喜已经让天闲激动到无法自制,兴奋的在原地手足狂舞。

    倚着白狐的女孩望着天闲,面上都了几分疑惑,看来完全不明白天闲在干什么。

    难道……疯了?

    女孩有些担心起来。

    正想着,女孩一愣,已经笑到面孔走样的男孩张着双手大叫着向自己这边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叫:“圣痕!我有圣痕了!!”

    迅速坐上白狐,女孩轻按白狐的头,白狐巨大的尾巴护住女孩,低吼一声战了起来,目露凶光的盯着大叫着跑来的天闲。

    天闲当然并不想做什么,只是想找个人分享自己这份癫狂般的喜悦。

    无论如何天闲都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找到圣痕,起码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找到,离开火雾山的那一刻,甚至已经做好了再也回不来的准备,茫茫世界,一个十岁的孩子是否真的能找到珍贵无比的圣痕,天闲当时甚至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

    天闲怕一旦去细想,自己根本没有勇气离开那生养自己的地方。

    离开这!或许还有希望!那就是当时的全部想法!

    当强烈到让自己痛苦的渴望出现在眼前时,那种感觉居然如此梦幻,甚至让人难以相信!

    难以想象的激动心情在少年胸中冲撞,天闲几乎是扑到白狐面前,对白狐瞬间杀气暴涨的双目视而不见,举起自己的手臂对着女孩用力的晃动,“你看,你快看!是圣痕,是圣痕!!”

    天闲大笑着,笑的眼角流泪……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甚至少年还没来及做好准备,一切居然就这么虚幻般的发生在眼前。

    女孩惊惧的望着眼前的少年。

    他又哭又笑,极力的向自己展示着手臂上的圣痕,完全无视自己的护身兽,却连一点防备都没有。

    火红的圣痕的光晕中,少年凌乱的黑发下是一张有些肮脏的面孔,只是那双墨如深夜的双眸却闪闪发亮,难以形容的狂喜在他眼中跳动,纯粹而又炙热。

    见天闲停在自己眼前,女孩默默按了下白狐的头,白狐警告似的吼了一声,慢慢向后退去……

    “啊……你别走!我没有恶意的!”

    兴奋过头的少年脑子中只有圣痕,见女孩居然再次退开,忍不住向前一步,正好白狐转身,巨大的白尾轻轻扫来。

    下意识的,天闲伸手抓住了白狐的尾巴……

    “吼!!!!”

    白狐双眼青光怒闪,暴戾吼叫声瞬间响彻森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