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十八章 逆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提莫这个小白脸暗算我!

    被食魂鸟抓在空中,在森林里飞速穿梭的天闲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

    天闲清清楚楚的看到大家轻松击杀零星的食魂鸟,提莫也是一剑一个,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两只食魂鸟穿过他的防线冲到自己身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故意放过的。

    肩膀被食魂鸟的利爪刺穿,但这并不是天闲在意的,天闲在意的是自己浑身火一样燃烧的剧痛。

    提莫最后一刻杀死了一只食魂鸟,似乎是要救人,但天闲现在清楚无比,这个该死的家伙是怕自己不死!所以他放过来两只食魂鸟并且杀掉一只,让一只抓走自己,另外一只的黑色的腐血溅到自己身上!

    “一旦沾染的话……几乎就等于丧命。”露娜当时第一次提及腐血时说的话天闲还记忆犹新。

    天闲想去摸怀里的银晶丝,这小小的食魂鸟和当初的‘吞云兽’自然无法相比,天闲自信立刻就能将它拉到地面上……

    但是浑身的血在沸腾,烈火一样灼烧着的身体,不仅剧痛无比,自己的力气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天闲发现自己现在只能像木偶一样任凭这只食魂鸟抓着自己,根本无法反抗。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结局?

    天闲看着森林中无数怪异的发光物体,或是植物,或是动物,或者根本说不清是什么,这其中一定有孤魂野鬼吧,自己是不是也要成为他们之中一员?

    还是说,因为这食魂鸟的存在,自己连灵魂都不会剩下,会被它彻底吞噬殆尽……

    离开火雾山,难道就是这样的结局?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重生一次,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掉,还是被一只鸟吃掉!

    为了新的生命,自己背井离乡,不惜拼上性命肉搏吞云兽,最后就这样死在这里,这是何等可笑!

    或许是愤怒,或许是不甘,意识模糊的天闲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心中膨胀起的到底是什么情绪,不过这拼命也想活下去的念头却让天闲发现了一件事。

    腐血侵蚀身体,浑身的血脉筋络中似乎流动着烈火,前所未有的膨胀起来,这让所有的筋络血脉前所未有的在意识中清晰起来。

    心念一动,七宝灵心真解随即运转起来

    腐血的侵蚀虽然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剧痛,但却仿佛明灯一样照亮了全身血脉,许多从前不解,不知道体内气息该如何运转的地方豁然明了,七宝灵心真解在清晰的血脉筋络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运转起来,天闲的身体猛的放出一阵强光。

    腐血消磨着身体的力量,但却助长了七宝灵心真解的运转,又生生不息的催生出新的力量,天闲在这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互相倾轧之下痛苦无比。

    那只食魂鸟不知道自己的猎物正在承受非人的痛苦,但却被天闲身体冒出的光芒吓的发出尖锐的嘶鸣,双翼一阵乱抖。

    天闲借着食魂鸟身体摇晃的机会,将七宝灵心真解催生的一点点力量全部凝聚在一只手上,对着食魂鸟就是一拳。

    猛然遭到重击的食魂鸟惨嘶一声,翻滚坠落。

    不过天闲现在力量有限,一拳打的食魂鸟身体歪了几下失去平衡,却没能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摇晃几下,在落地前食魂鸟已经调整好姿势,迅速再次飞起。

    忽然间,一道白影从森林中高高跃起!

    挨了天闲一拳的食魂鸟没等重新加速,这道白影已经怒扑而下,凌空将食魂鸟按住,狠狠扑倒在地。

    食魂鸟摔在地上,爪子不由一松,已经快失去意识的天闲随之歪倒在了枯枝烂叶里。

    扑倒食魂鸟的白影赫然是不久前出现过三尾白狐。

    这白狐有狮子大小,通体雪白,三条尾巴末端呈血红色,双眸青绿,眼下各有一条红色斑纹,嘴长耳长,形态奇异。

    巨大的爪子来回摆弄几下,白狐直接将食魂鸟的脖子脑袋一齐踩碎。

    正要享用美餐的白狐张开大口,猛然发现食魂鸟残余的身体依旧扭动不止,细碎的头颈冒出的黑血如有生命的翻滚,顿时低吼一声,迅速跃开。

    虽然后退及时,但白狐的爪子踩碎食魂鸟的头颈,还是沾到了黑色的腐血。

    血色迅速在白狐爪子上蔓延,但白狐没有挣扎也没有痛叫,退后几步后,迅速伏低了身体。

    一个少女轻轻从白狐背上了下来。

    少女一身雪白衣裙,烂泥处处的森林中却一尘不染,一头金发垂腰,却奇异的流动着银色光辉,如雪裹冰封的金丝,圆润的面庞看起来大概有十一二岁,却一丝表情都没有,蒙着一层迷雾般的双眼隐隐透出金色的微光,却似乎没有再注视任何东西,而是看向遥远的什么地方。

    少女轻轻转到白狐身前,望着白狐前爪上漆黑的腐血,柳梢画眉微微一蹙。

    白狐慢慢站了起来,轻轻举起黑色血迹正迅速扩张的爪子,痛苦的呜咽的一声。

    收拢衣袖,少女小心的伸出手,轻轻搭在白狐被腐血沾染的前爪上。

    也不知少女使用了什么方法,或者是什么神秘的力量,正在扩张腐血猛然止住势头,似乎不敢靠近少女的手。

    少女的手掌顺着白狐前爪缓缓向下抚摸,腐血翻滚扭动,畏惧似的飞快后退,从白狐前爪上滴落,白狐的前爪迅速恢复成了雪白的颜色,丝毫看不出有被侵蚀过的痕迹。

    等最后一滴腐血也不甘的滴落地面,检查了白狐的前爪,少女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等白狐伏低身体,重新坐到它背上,用一条巨尾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白狐看了看天闲,但天闲身上腥臭的腐血味道让它立刻打消了食用的念头,无奈的转身离去。

    由始至终,少女不曾看地上的天闲一眼。

    “哇!!”

    就站在少女即将离去之际,天闲体内的腐血和七宝灵心真解争斗到了最激烈的阶段,对撞之下,天闲猛的喷出一口污血,痛苦的扭曲挣扎起来。

    巨尾轻轻挪开,白衣女孩露出面容来,奇怪的看了看在地上慢慢挣扎翻滚,浑身沾染腐血的天闲。

    居然还活着?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想了想,轻轻摸摸白狐的头,白狐长长的耳朵顿时抖了两下,转身又走了回来……

    ……

    烈火焚身,筋络血脉寸寸化为灰烬,天闲感到难以承受的痛苦折磨着自己……

    “啊!!”

    猛的一声大叫,天闲坐了起来。

    惊恐的圆整眼睛,天闲的脑子里还在闪动着记忆中最后的片段——提莫、食魂鸟、白狐……还有一个女孩子……

    没等脑子完全清醒过来,天闲猛然一愣。

    眼前,一头巨型白狐盘卧在一棵大树下,漆黑的森林中青绿的眼眸闪烁冷辉,正盯着自己。

    白狐巨大的尾巴放在身体边上,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孩缩着身体卧在那,静静的睡着,她的眼帘时不时轻轻抖动,仿佛在做着噩梦,或许是累了,天闲惊醒时的大叫声居然没能吵醒她。

    天闲呆呆的望着近在眼前的巨大白狐,呆呆的望着那个缩着身体的女孩,愣了好几秒种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晕过去……又醒了过来。

    猛的想到什么,天闲顾不得眼前的白狐和女孩,飞快的看看自己的双手和身体,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腐血的痕迹。

    腐血侵蚀时那种烈火灼烧的感觉也已经完全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

    天闲明明记得自己被食魂鸟抓走,又染上了腐血。

    记得腐血侵蚀时,全身血脉剧痛,现在……

    想起腐血侵蚀身体是筋络血脉的状况,天闲不由运转七宝灵心真解,体内的气息沿着筋络血脉缓缓流动,迅速检查身体,这一查下,天闲魂飞天外。

    筋脉逆流!?

    天闲发现七宝灵心真解运转时,体内气息流动的方向竟然是反的,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血脉也跟着一起发生了变化!

    筋脉气息逆转,血脉倒流!这不是要一命呜呼!

    发现这件事事情,天闲的衣服瞬间汗透全身。

    生生被吓的好一会不敢喘气,天闲生怕自己一做什么就立刻血脉爆裂而死……

    不过,天闲却很快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不适,小心活动一下手臂,扭扭脖子腰身,全身上下都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反倒是好像比从前还要舒服很多。

    这……

    经过最初的惊惧,发现出了血脉逆转外没有任何异常的天闲很快纳闷起来,正常来说自己现在应该浑身抽搐,七窍流血了才对,但现在好好的坐在这里,哪有要死的征兆……

    正疑惑之间,天闲不经意的抬头,却发现倚在白狐身上睡着的女孩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看着自己。

    天闲十分惊讶,这女孩静静倚在白狐身上,白衣胜雪,流金似的长发闪动银辉,美玉雕琢的面孔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如果不是她双眼中透出些生气来,简直好似一个人偶。

    “你……救了我?”天闲明白自己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好端端醒来的,露娜明明说沾了腐血几乎就等于没命。

    女孩不答,只是静静的望着天闲。

    见对方不答话,天闲不由看了看那头巨大的白狐,见它青幽幽的眸子里全是敌意,立即打消了凑上去念头。

    “你……是谁?”天闲又问。

    女孩不答。。

    天闲骚骚头,“那个……我叫天闲,你叫什么?”

    依旧没有回应,只有淡如清雪的目光轻轻望过来……

    天闲心中大为疑惑,这女孩子骑着白狐跟着冒险团就很奇怪了,现在不说话瞪着我干嘛?

    “你……是哑巴?”天闲故意问了句对方可能会生气的话,如果这是瑶瑶的话,一定会瞪起眼骂回来,“你才是哑巴!”

    对方依旧没有回应……

    天闲心里不由升起一道寒气,这女孩……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

    稍后还有一章,求推荐,求收藏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