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十三章 邀请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被天闲一连串出其不意的攻击打的脑子发蒙,一连挨了五六拳后,提莫的脸急速肿了起来,急痛攻心之下,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到底发生着什么!

    “我杀了你!”

    盛怒之下,提莫一声爆吼,手背上的圣痕爆发出强烈的青光,身上狂风怒卷而起,天闲惊叫一声,冷不防被这股无形巨力吹飞了出去。

    隔空招手,提莫先前丢在地上的剑发出一阵轻吟声,直接飞到了提莫手中。

    青光乍现,狂怒的提莫将自身和剑身上的圣痕瞬间催动到极限,整个剑锋化作一道青色光影,笔直的向身在半空的天闲斩去。

    夜色朦胧之中,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如月弯刀微微一转,冷幽幽的刀光暴涨而起。

    “你找死吗?”

    怒喝中,青光幽影交错,冷幽幽的刀光摧枯拉朽般撕破暴风圣痕的光芒,刀锋直逼到提莫喉咙之下!

    提莫瞬间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露娜一手提着天闲,一手握着自己的月牙弯刀,刀锋上流动着月白的光芒,就抵在提莫的脖子上,翠绿的双眸凶灵般散射着慑人的光芒。

    “露娜!”

    汉克已经准备出手救人,却被露娜抢先了一步,见露娜的弯刀已经架在了提莫的脖子上,不由惊叫一声,迅速冲了出来。

    见汉克和其他人都靠了过来,露娜哼了一声,弯刀慢慢从提莫脖子上移开,“我也没有兴趣杀一个这样的人。”

    众人上前,见露娜拿开了弯刀,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要是今天露娜被惹急了不放过提莫,那可是很难解决的大麻烦。

    “天闲没事吧?”汉克第一时间问。

    “应该没事……嗯?”露娜将天闲提到大家面前,忽然一愣。

    天闲在露娜手上晃来晃去……人早已经晕过去了。

    “这个死小鬼,打完就晕,”露娜笑骂一声,直接把天闲丢给了方良,“给他治伤吧。”

    方良赶忙将天闲接过来,首先检查了一下他的双臂,顿时脸色讶然,“手臂完好!?”

    “他的确被提莫扯断了双肩的关节。”莫桑看着晕过去的天闲,脸色疑惑。

    “不依靠外力,甚至都没接触地面支撑,直接就接好了双臂,嗯……这个我也只是勉强可以。”艾伯蹲在天闲面前,出神的看着瘦弱的手臂,似乎想在那上面找出些强健的肌肉作为天闲接好手臂的证据。

    “我觉得……”胖子摸着光头,有点犹豫的想要发表看法,露娜在另一边已经瞪起了眼睛,“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滚远点!现在他需要治疗!!”

    众人被骂的面面相觑,立刻退开了些,再不去打搅方良给天闲治伤。

    大家对天闲出奇制胜啧啧称奇,汉克却来到了提莫面前。

    “提莫,你输了。”

    提莫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没有圣痕的毛孩子击败,脸上疼痛不算什么,难以忍受的屈辱却在疯狂啃噬他的内心。

    “我没输!!”提莫大叫一声,指着晕倒的天闲喝道,“如果是我认真对敌,第一时间就可以砍掉他的脑袋!!现在他晕倒在那,我还站在这里!!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汉克遗憾的摇头,“你输了……”

    “我没输!!我根本不会输!!是你……是你们袒护他!!”提莫近乎歇斯底里大吼。

    “提莫,我说过这是对你的考验,你占尽优势,但你狂妄、傲慢,不明白如何战争坚强的意志!最终一败涂地!”

    提莫气血上涌,怒火再次燃起,“可我……”

    “住口!”汉克一声大吼,声如巨雷。

    提莫猛的一愣,要说的话顿时被打断,围在天闲身边的众人也被汉克这一声巨吼惊的向这边望来。

    汉克神色肃然:“提莫!你难道现在还没发现,他是用刀背砍在你身上的吗!?”

    提莫眼神一缩,愕然向腰间望去,腰间的轻便铠甲已经被弯刀砍的破碎,但刀痕宽厚,明显不是刀刃留下的伤痕。

    一瞬间提莫呆若木鸡。

    “就算你狠毒的攻击使他剧痛的要害!你把他踩在脚下!你扯断他的手臂!可他攻击你的时候却依旧留了手,否则……依照你当时毫无防备的情况,那种力量足够把你砍成两截!”

    摸着腰间的伤痕,提莫的手剧烈的抖了起来……那个小东西,居然在最后翻过了刀刃!?

    “你一心取胜,轻敌自大,战斗中毫不冷静,而这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却看穿了你的一切,他顽强的等待时机,一击将你击败,而且最后还心存善意的饶过你一命!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赢过他半分!你明白吗?”汉克大声怒喝。

    提莫身体一晃,踉跄几步靠在了一颗树上,脸上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双眼睁的大大的,犹如恐惧般的望着汉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反省吧……提莫!否则,你不会再有丝毫进步。”

    叹息一声,汉克转身离去。

    来到昏迷的天闲身边,汉克望着天闲才被方良抹净血迹的小脸儿,眼中露出几分歉意,“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

    方良老实不客气的哼了一声,手在天闲身上轻轻揉捏着,手腕上十字双翼圣痕散发柔和的光芒,缓缓渗进天闲的身体,“他是很坚强!可这样的事最好别有第二次!他还是孩子!可禁不起你那些古怪注意的折腾!”

    汉克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位老友居然会因为一个才相识一个月的孩子和自己生闷气,心中不觉苦笑。

    “他没事吧?”

    “比起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当然没事!”方良一把打开了汉克想要去摸天闲脑袋的手,“现在不要乱碰他!”

    汉克讪讪缩回手,看看周围的人,大家显然对自己都有些不满。

    “既然他赢了……我们给他一枚圣痕作为奖励吧!”汉克抓抓下巴说道。

    大家一愣。

    “你舍得?”瘦子很尖刻的问。

    “我都还没在团长这拿到过圣痕呢……”胖子和瘦子配合默契,口气酸酸的说道。

    汉克看着天闲:“这是他应得的,虽然说他在战斗中也得到了好处,但……这也算我给他额外的补偿吧。”

    大家都没说话,直接默许。

    ……

    “给我的!?”

    天还没亮,天闲已经早早从昏迷中醒来,瞪眼望着汉克手中的东西,嘴巴眼睛都张的老大老大。

    汉克手上,是二十几枚玉片,每个大概拇指大小,玉片上都刻着一个古怪的痕迹,这些痕迹颜色不一,在玉片上隐隐闪动光芒,好多玉片放在一起,光芒交相辉映,五彩琉璃。

    看着天闲瞪眼张口的模样,汉克笑着说道:“你打赢了提莫,这是实力的证明,我们决定给你一枚圣痕,这些……你可以随便挑一个。”

    “挑……挑!”天闲大喜过望,打赢了居然会有圣痕,这个先前可是没说的!

    这么多圣痕,自己要选哪个?这可是和火雾山上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圣痕,或许……自己就能继承一个!!

    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天闲挑选老半天,最后用力抓抓脑袋,拿起了一枚火红色的圣痕,“我要这个!”

    “哦……火焰系的!”汉克点点头,“火焰系的圣痕有很多种,这是比较常见赤火圣痕,欲品中等层次的一个,你确定要这个?一旦决定,可就不许反悔了!”

    “嗯!我要这个!我的家人大多都有火焰系圣痕!”天闲看着这枚圣痕,不由想起了红炎那三缕红色的发丝,还有二叔满脸的红色胡子。

    汉克点点头,将其他的圣痕全部收起,“火焰系圣痕是大陆上最普遍的圣痕,因为这种圣痕不仅力量强大,而且高品圣痕带来的便利也最广泛实用,如果你能以此为基础,将来继承更高品的火焰系圣痕,甚至能以此为基础,打造带有圣痕的武器,那时候……你将会是炙手可热的锻痕师。”

    “锻痕师?”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这个词儿三娘似乎没说过……

    汉克拔出自己的大剑,插在天闲面前的地面上,“小子,这就是锻痕师打造的武器!”

    天闲望着这把漆黑剑身,双刃火红的大剑,眼中不无艳羡,“我以后……可以做这样的东西?”

    汉克望着天闲,语重心长的说道:“锻痕师并不需要很强大的力量,但他们都有坚强的意志,控制锻火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一旦他们成功,将会收获比其他人更多的财富和名誉。”

    天闲似乎听懂了。

    “汉克大叔,你是说我如果无法继承什么别的圣痕,也可以把这个作为目标努力对吗?”

    汉克点点头,“小子,诸神从不是公平的,但你自己可以走一条其他人不去走的路,那一样可以收获很多东西。”

    “可以成为世界最强吗?”天闲努努嘴吧,想起了之前汉克说的话。

    汉克大笑起来,“如果你能锻出最强的武器,那么你也可以是第一强者!”

    “现在,我只要有一枚圣痕就行了,然后我要去西南大陆找红炎姐,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天闲看着手上的圣痕,满脸期望,说起自己那个处处护着自己的姐姐,不由露出几分傻笑。

    “西南大陆?你早有打算……”汉克点点头,“那么……现在就来看看这枚圣痕到底适不适合你!”

    方良老早就在一边听着汉克和天闲说话,这时说道:“十岁可以继承这样的圣痕,已经是天赋极佳的范畴了,知道怎么使用这种圣痕吗?”

    天闲点点头,“唤痕令对吧?这个我很熟悉……小时候每隔几天就会听到一次,长大一些后自己也做过很多次。”

    围在周围的人眼中都闪过些许诧异,使用过很多次唤痕令,这孩子难道真的无法继承任何圣痕?

    天闲双手合十,将承载玉片的圣痕握在手中,深吸一口气,轻轻念起了什么。

    这是一段颇为拗口的口诀,艾尔达大陆上的人们对这段口诀都熟悉无比,继承者要用身体接触圣痕,念诵这圣灵殿以无限智慧破解的口诀,如果继承者得到了圣痕的肯定,除了一些极特别的情况,那么就可以继承这枚圣痕了。

    天闲认真的念着这段自己不知道背过多少次的口诀,双手之中一道红色的光芒缓缓飘起。

    大家看着这道光芒,心中暗暗高兴,这是圣痕回应继承者的表现,一旦圣痕有了反应,那么十有**是可以继承的。

    这道光芒如细蛇般,在半空扭曲了几下,很快形成了一个古怪的符号,光芒闪动中,这符号仿佛跳动的火焰。

    唤痕令并不长,天闲小心翼翼的念诵着,生怕说错一个字,当最后一个音节被吐出,空中那道火红的痕迹猛的向天闲手臂上撞来。

    “呼!!”一道火焰从天闲手臂上烧起,顿时将衣袖烧了个窟窿。

    天闲痛叫一声,强行忍住没有躲闪,那道火焰猛的窜起,又急速熄灭,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等火焰消失,天闲心中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迫不及待的向自己的手臂上望去。

    天闲的衣袖被烧了个洞,露出里面的小细胳膊,手臂上一道焦黑的痕迹,正是刚才那个火焰行的圣痕模样。

    “这……”

    大家看着焦黑的痕迹,不由都皱起了眉,如果继承者得到了圣痕,那么样子可不是如此的。

    天闲仔细瞧瞧自己的手臂,丧气的摇了摇头,撩起衣袖,用手指轻轻一戳那道焦黑的痕迹。

    “啪!”

    随着一声轻响,那焦黑的痕迹崩裂开来,急速化为灰白色的灰烬,慢慢从天闲手臂上滑落……

    天闲手臂上,只留下一个被轻微烧伤的红色痕迹,再无其他……

    每个人都不由愣住,圣痕……居然碎了!

    如果继承者无法继承圣痕的话,那么圣痕不会有任何反应,既然圣痕回应了继承者的呼唤,那么本该顺利的继承,从未听说圣痕回应了呼唤,最终却碎裂的事情。

    天闲看看手中的玉片,玉片已经变成透明色,上面再没有圣痕的刻印和光芒。

    天闲郁闷的丢掉了玉片,“又是这样……看来这个也不行呢。”

    抬头看看大家惊愕的目光,天闲摸摸脑袋,“这个……一直是这样的,我都习惯了,不过没关系,我父亲说世界很大,有很多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我想我就是那个奇怪的人吧,如果我遇到那个奇怪的事,我一定可以找到属于我的圣痕的!”

    听了天闲的话,汉克叹然,揉揉天闲的脑袋说道:“你这样想……总有一天会找到属于你的圣痕的。”

    所有人看着天闲的目光都有了几分变化,人类无法继承圣痕这种事,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绝对难以相信,圣痕在艾尔达大陆的人类生活中,就好像食物和水一样重要和普遍,就好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如果无法继承圣痕……

    见大家的目光古怪起来,天闲说道:“我早就说过我没有圣痕的,但你们都不相信,这下都看到喽,嗯……”

    天闲还想说什么,但却又有点说不出来,又一次失败了……满怀希望的少年多少受到了些打击。

    “这没什么!”

    露娜忽然开口,眸子中光芒闪动,“除了人类,其他种族并没有天生就继承圣痕的权利,但他们依旧活的好好的,我也没有圣痕,可那根本无关紧要!”

    双目望着天闲,露娜言语中鼓励之意一览无遗。

    天闲看着露娜开心的笑了笑,“我知道,虽然有点失望,但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得到一枚圣痕,然后回去给大家看!”

    “哈哈!小子!就该是这样的!”汉克大笑起来,蒲扇一样的大手用力拍在天闲肩膀上,拍的天闲一晃一晃,“你不如加入我们,我们在大陆上四处游走,遇到的奇人异事数不胜数,找到几枚圣痕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所有人齐齐愣住。

    天闲也呆了呆,奇怪的看了看汉克,又打量一下围在自己身边的人,“加入……加入你们?”

    汉克有些怂恿的说道:“你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在大陆上怎么生活?你吃什么?喝什么?你身上有钱吗?在和森林里你能保护自己吗?小子!你跟着我们,这些就全都不用担心了!”

    冒险团的成员们脸上终于露出惊讶来,这个冒险团虽然不大,但可以说每一个成员都是精锐,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吸纳新人了,当时十三岁的提莫由于一些特别的原因加入了冒险团,他也是最后一个加入冒险团的成员。

    那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了。

    这十二年中,有许多人想要加入进来,但都被汉克拒绝了,今天他居然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发出了邀请。

    天闲眼神亮了起来。

    汉克见天闲动心,嘿嘿一笑,“小子,和我们在一起的好处还不止这些,我们和佣兵不同,我们在……”

    “还是不要了……”天闲忽然回答。

    汉克还一脸兴奋的想要说什么,猛的一愣,“什……什么?”

    周围的人又是齐齐一愣,这个小子……难道是在拒绝?

    见大家诧异的看着自己,天闲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特别,要找到我的圣痕一定很困难,我需要更坚强一点才行,而且大家也不可能一直都去找圣痕,这一次大家就不是来找圣痕,而是来找一件其他的宝物吧,汉克大叔那天说过的。”

    汉克微微愣住,自己那一天只是开玩笑似的说了无关紧要的话,这个孩子居然留意到,还猜到了什么……

    “我也很想留下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但……”天闲咬咬嘴唇,讷讷说道:“我怕留下来就再也舍不得走,而我必须去找我的圣痕,离开森林后,我就打算和大家告别了。”

    众人不由沉默,汉克也一时语塞。

    的确,这个冒险团是不能为了一个成员一直寻找圣痕的,而且这个孩子没有圣痕,他又不是非人的异族,像露娜那样具有特别的能力,留下来也几乎无法提升实力,只会在众人的保护下渐渐软弱……

    这个孩子很清楚这一点,他唯一能支撑自己的……只有坚强的心而已。

    见气氛似乎有些低沉,天闲嘿嘿笑了笑,“大家不必担心,我们今后都在大陆上寻找什么的话,总有一天还会见面的,而且我也要离开森立之后才和大家分开,在那之前,这么危险的地方我可不敢自己乱跑,这段时间足够我学会生存的技巧了。”

    气氛一送,汉克首先笑了起来,再次用力拍了拍天闲的肩膀,大声说道:“好!既然这样,那就随你吧,今后如果你得到了圣痕,而且想要回来的话,记住,我的冒险团欢迎勇敢无畏的人加入!”

    “谢谢汉克大叔!”

    汉克哈哈大笑,“没想到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发出邀请,却被拒绝了,这件事可千万不要传出去,要不然那些从前想要加入的家伙一定会回来追杀我的!”

    大家不由莞尔,正要说笑,露娜忽然面色一变。

    “有东西靠近!”

    所有人怔了一下,一瞬间急速散开,在空地上围成一个小圈背靠背站好,目光死死盯着森林之中,就连在一旁咬牙切齿的提莫也毫不犹豫的加入到了防卫圈中,森林中处处危险,大家早做好了随时应变的准备。

    “哪边?”汉克凝声问道。

    “你的正前方,正在迅速靠近!”

    “那个狐妖?”汉克疑惑。

    “不!”露娜皱起了眉,“声音很大,不是狐妖!速度还在加快!”

    这时,已经不需要露娜再说什么,森林中已经传来了糟乱的巨响,沉闷的碰撞和嘶吼声撕碎寂静的夜色,寒风般呼啸而来。

    “吉吉?”汉克面色一变,向高处的大树喊了一声。

    吉吉尖锐的声音立刻传来,“没听过的声音,不是森林里的东西!小心!”

    不是森林里的东西?大家听了吉吉的警告不由诧异。

    森林里的撞击嘶吼声急速向这边靠近,而且从声音判断,靠近的速度竟然在不断的增长。

    “小心,出现了!”

    汉克沉喝一声,背后的大剑早已经握在手中,所有人武器出鞘,身上各自亮起了不同颜色的光芒,天闲被围在所有人中间,这才第一次见到每个人不同的圣痕颜色。

    碰撞嘶吼的声音怒风一样袭来,轰然巨响中,空地外的巨木林被生生撞断,一个庞大的黑影凌空跃出,怒吼着向所有人扑了过来。

    “这……这是什么东西!?”

    冒险团的每个人都在这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

    今天晚了很多,抱歉啦。

    还有,趁天黑打劫推荐收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