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十二章 初战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有东西?”汉克的目光在森林里迅速搜搜,最终却毫无所获。

    “露娜?”汉克没找到目标,迅速向露娜询问。

    露娜仿佛没有听到汉克的话,也没有向其他人四处搜索什么,天闲发现她半眯着眼睛,目光垂在地上,虽然静静站在那,但身上的微光却奇异的飘离她的身体,围着她慢慢飘舞。

    她仿佛在做什么……

    “还是那只狐妖,已经跑远了。”露娜慢慢睁开眼,看了看森林被破坏的方向,十分肯定的说。

    “哦?又是那个东西?”汉克脸上露出古怪之色,“跟到这里就很奇怪了,居然还会靠近我们,嗯……”

    思索一番,汉克看了看天色,“今天夜里小心戒备,明天天一亮立刻去把那个狐妖处理掉,我们不能带着尾巴进入第四层,否则的话……嗯?”

    正说着,汉克猛的一皱眉。

    大家也是忽然间愣住。

    提莫无声的走了出来,站到汉克身前,手搭在他的剑上。

    看着提莫,汉克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吐了口气,沉声说道:“提莫,现在距离上一次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可一旦进入第四层,情况就不允许再做这件事了!”在天闲惊异的目光中,提莫慢慢抽出了他的剑。

    见提莫亮出武器,方良上前一步,低声说道:“这里已经接近第四层,提莫!这样可能会惹来麻烦。”

    “我不这样认为!”提莫淡淡回答,“既然团长可以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么我想再打上一场也无关紧要。”

    其他人本来也想说话,但一听提莫这样说,不由都看了看森林中被汉克一剑劈出的痕迹,都有些难以再开口。

    汉克的眼神有些复杂,一改往日豪爽之气,商量似的说道:“不能延后吗?我们离开森林之后……”

    还没等汉克说完,提莫已经一字一顿打断了他的话,“不——行!”

    “提莫……我们现在应该集中全部的精力……”

    汉克还想劝说,提莫却再次打断他的话,“你有时间和精力去教导一个可疑的怪物,却没时间履行和我之间的协定?你到底……当我是什么!!?”

    “提莫,他是人类,你不要搞错了。”汉克有些不悦。

    “对我来说那都一样!”提莫把剑指向了汉克,“我胜了话,你就履行协定,让我离开这个冒险团,我对于这次的行动丝毫不感兴趣,更不想进入第四层去浪费时间!”

    汉克看着提莫如火焰般燃烧的眸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看来如果拒绝的话,你也无法安下心来进入第四层,那样反倒会招来很多麻烦,而且……

    汉克眼神闪动,“这倒也是一次机会,你……也该到接受考验的时候了。”

    听汉克这样说,提莫的眼中骤然爆出一层冷光,“很好!老家伙!今天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汉克轻轻推了天闲一把,“小子,去吧。”

    天闲会意,转身对汉克说道:“汉克大叔,一定要打赢这个家伙!”说完,转身向一边跑去。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天闲知道自己现在还是赶紧到一边观战,免得被殃及池鱼,而且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不错的机会,说不定可以学到什么,自己现在还没有圣痕……

    心中想着,忽然间天闲感到脖领一紧,已经被一只大手抓住。

    汉克将天闲提了回来,“小子,我不是要你到一边去,而是要你替我出战。”

    天闲瞬间愣住,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汉克,其余人更是惊愕,谁也没想到汉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啊……汉克大叔,你刚才说……”天闲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

    汉克看着天闲,“小子,我是说,我想让你代替我,迎战提莫。”

    周围的人这才发出惊呼声。

    “团长,你这……”方良惊讶的大张着嘴巴。

    汉克一挥手制止了所有人的话,只是盯着天闲,“小子,你接受吗?”

    “汉克!!”

    一声怒喝打断了汉克的话,露娜一只发怒的雌豹般走了过来,“你又在发疯吗?”

    汉克看了看露娜,轻轻按住天闲的肩膀说道:“小子,你的对手是提莫,你怕吗?”

    直到这个时候,天闲才反应过来汉克到底在对自己说什么。

    看向提莫,天闲发现他脸上现在这急速积聚着近乎歇斯底里的怒火,而那双棕色眸子里闪动的寒光似乎想要将自己直接刺穿。

    仿佛被什么牵引,许多天来积蓄的某种东西在天闲的意识中悄然涌了出来……

    第一次见面时险些被杀,这些天怀疑嘲弄的话语,那种完全不是在看一个活人的眼神……

    所有的东西在脑海里飞速闪过……天闲不由握紧了双拳。

    “别人可以怕,唯独他……不行!”

    提莫的脸色瞬间扭曲,黑如墨云,“小子……你找死吗?”

    汉克望着天闲和提莫,眼中没有喜悦,只有几分不甚明了的沉重,“露娜,你听到了吗?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露娜有些吃惊于天闲的话,这孩子居然如此倔强!提莫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没想到……

    “汉克,你居然算计一个孩子!”露娜怒然望向了汉克。

    “不,露娜姐姐,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天闲忽然转过头看着露娜,“我没有圣痕,倒是想去试试,看看有圣痕的家伙到底有厉害!”

    “而且……”天闲看着提莫,“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更可怕的事,我也经历过。”

    天闲一句话,差点把提莫的鼻子气歪。

    不远处,莫桑眼神闪动的看着天闲,“奇怪的孩子……”

    “已经不只是奇怪了。”艾伯缓缓摇头,“如果他不死的话,我就教他锻炼身体的方法。”

    “闭嘴!”露娜喝了一声,莫桑和艾伯顿时住口。

    转过头,露娜声音严肃,“天闲,你不是他的对手,要实现愿望,先要聪明的活下来。”

    “嗯,我一定活下来。”天闲点头回答。

    露娜皱眉,不由十分不满的盯着天闲,翠绿的眸子中甚至露出几分威逼。

    但露娜看到的,却只是一双明亮而带着几分渴望的眼神,无论自己怎么去注视,这眼神也没有动摇半分……

    最终,露娜只好摇了摇头。

    “好吧……”走到天闲身边,露娜拔出了她腰间那把弯刀。

    刀光如洗,没有星月的晚上刀身却闪闪发亮。

    “握刀,侧身,减少敌人的攻击面积,保护好自己,伺机进攻……”露娜将弯刀握在天闲手上,演示着这把弯刀的使用方式,“你能赢!”

    说完,露娜看了提莫一眼,翠绿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惊人的寒光,刺的提莫身体一抖……

    天闲有点惊讶,这把弯刀轻如蝉翼,握在手中凉丝丝的,好似没用重量。

    对于露娜明显偏袒天闲的做法,汉克没有去阻止。

    等露娜退开,汉克轻轻揉了揉天闲的脑袋,“小子,这是你的一次考验,一定要认真对待。”

    “嗯,我知道了!”

    目光落到提莫身上,汉克沉声说道:“提莫,这同时……也是你的一次考验。”

    提莫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天闲说道:“你是认真的吗?你让这个孩子替你出战!我要是胜了!就等于打赢你了吗?”

    汉克沉吟半晌,“可以!”

    众人对提莫的决定再次发出了惊呼声。

    “团长……”瘦子实在忍不住开口,却被汉克用眼神打断。

    望着提莫,汉克缓缓说道,“不过,规则要改一下!”

    “怎么改?”提莫眼中闪动着狂热的光,汉克或许很难战胜,但要打败这样一个连圣痕都没有小孩子,简直易如反掌。

    “你如果能让天闲认输,你就是胜利者,如果……”

    “他能打到我一下,就算我认输!”提莫心中又怒又喜,直接截断提莫的话,生怕汉克反悔。

    汉克见提莫如此轻敌,不由暗暗摇头,“好……那就这么决定吧。”

    提莫一把甩开了身上的黑袍,剑锋对准了天闲,苍白的脸上全是一片阴沉,“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到底多么可笑!”

    天闲拿着露娜的弯刀跨前几步,盯着提莫,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这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自己真正有敌意,甚至是杀意的敌人!

    天闲很清楚,火雾山上的长辈们其实很呵护自己,那些孩子们虽然总是找碴欺负自己,但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恶意,两世为人,天闲了解孩子的世界单纯却又残酷,他们只是很单纯而已……甚至还不懂得残酷。

    但眼前的提莫不同,他……真的想杀自己,如果没有汉克保护的话,自己恐怕早已经死于非命。

    同样的世界,同样的地点,截然不同的人……

    握紧手上的弯刀,天闲如露娜说的那样,刀身在前,身体微微侧过去,目光紧盯着对手……

    就算输……也要斗过之后再输!

    “呼!!”

    强风扑面!天闲猛的一怔,提莫的身影倏然间消失,隐约间,那张苍白而满是狠戾的面孔已经到了眼前。

    弯刀直接向前劈去,而一只拳头已经擦着弯刀而过,狠狠砸在了天闲脸上。

    闷哼一声,天闲的身体向后飞去,一头撞在树干上弹落在地,登时没了动静。

    手背上青色圣痕还在隐隐发光的提莫站在刚才天闲的位置上,慢慢收回了还带血的拳头,眼中闪动着狂热之色,“团长,你不会食言吧?我赢了。”

    汉克摇头,“提莫,你还没赢。”

    提莫目色一紧,回头看去,却见天闲已经爬了起来,鼻子嘴角鲜血长流,脸上也沾了污泥,但那双眼睛却还死死盯着自己。

    “哦……我就知道大概是这样。”提莫淡淡一笑,慢慢的收起了手中的剑。

    看着汉克,提莫有些讥讽的说道:“你说要他认输,我要是杀了他,他不能认输的话,自然就是我输了,对吧?”

    众人一愣,露娜更是脸色一冷,怒然直视汉克。

    汉克只是沉默不语。

    “没关系……”提莫将自己腰间的剑解了下来,随意丢在地上,“这种小伎俩难不倒我,我只要小心一些不要杀掉他,自然有办法让他认输。”

    手背上的圣痕亮起青光,提莫轻喝一声,空气里发出震动的爆响,他已经向天闲扑了过去

    天闲被刚才的一击打的脑子有些发晕,见提莫又扑了上来,急忙挥动弯刀砍去。

    提莫的人影瞬间消失,天闲感觉自己左半边脑袋又挨了一下重击,身体顿时再次飞了出去……

    提莫的暴风圣痕几乎是欲品中的顶尖圣痕,在寻常冒险者中可并不多见,十年苦修,天分绝佳的提莫已经将这枚圣痕提升到了炼形末期,圣痕隐隐显出奇异的形状

    对于天闲来说,这样的对手实在太过强大……

    不知道挨了多少拳,不知道摔倒过多少次,天闲感觉一阵风包裹着自己,凶狠的攻击着,也不打击自己的要害,但是却专挑能让人感到强烈痛楚的地方攻击。

    这家伙想逼自己认输!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天闲肋下再次遭到重击,远远的摔了出去。

    天闲身在半空,提莫已经暴风般追来,凌空一脚踏在天闲胸口,那小小的身体直接被踩到地面上。

    借着前冲的势头,提莫踩着天闲在地上滑出了十几米远,几乎冲出了空地的范围。

    踩着天闲的胸口,提莫冷冷看着这个才只有十岁的少年,“认输!否则……我踩碎你的骨头!”

    天闲浑身剧痛,从未有过的剧痛!火雾山上十年中那些孩子所有的拳脚加在一起都没有提莫这些攻击来的疼痛!

    第一次,天闲觉得一个人居然可以如此可恨!

    怒喝一声,天闲挥舞手里的弯刀向提莫的脚砍去。

    死小鬼!

    提莫暗骂一声,不得不缩回脚,身体向后一跃,轻飘飘的落回到了空地中央。才站稳脚跟,提莫一愣,天闲居然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一阵凶狠的打击后,他居然似乎全未受伤。

    看着慢慢走回来的天闲,提莫眼角抖动几下,“团长,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已经手下留情,他却只是无赖的不肯认输,这……并不公平。”

    汉克轻轻说道:“提莫,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开手里的弯刀,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提莫眸子猛的一缩,眼前这个该死的小鬼被自己打的东倒西歪,在这空地里不知道滚了多少圈,但那把弯刀居然从未脱手,现在依旧死死握在他的手里……

    看着天闲,汉克眼神沉如静水,“他不只是没有认输而已,提莫……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你可以认输。”

    “你……说什么!?”提莫瞬间面容扭曲,怒声喝道:“老东西,我是在给他机会!大不了我杀了他!一个月后我再打败你!!”

    “这是你们的战斗,我们不会干预。”

    提莫听着汉克的话,心中的怒气火山般爆发出来,怒吼道:“战斗?这个该死的小鬼也配和我战斗?这个怪胎!废物!连圣痕都没有的蠢货也配……”

    忽然,提莫的声音止住,猛回头望向天闲的眸子一下缩成了针鼻儿大小……

    众人面上齐齐露出了差异之色。

    天闲改换了姿势。

    挺直身躯,弓起步伐,双手握紧弯刀,将它斜斜的拖在身侧,眼神紧紧盯着提莫……赫然是汉克才刚刚使用过的蛮斩!

    汉克眼中闪过一抹异彩,“这个小混蛋,身体该弯曲一些才对,不过……我倒是也更喜欢这样。”

    一条一条的青筋从皮肤下跳起,提莫感觉前所未有的怒火在自己的血管中疯狂蹿动,这个该死的小东西居然还想反击!!

    “一个杂碎!你还想战胜我!?”提莫狂吼着,疯魔般向天闲冲去。

    “喝!!”

    吐气开声,天闲猛力挥动手中弯刀向提莫砍去,提莫的身体早化作一道青影子躲过简单的攻击,包着坚硬轻甲的手肘狠狠砸在了天闲的脸上。

    嘴角拖着血线,天闲直飞出数米,身体摔在地上,猛的又弹起,沉腰,弓步……将握紧的弯刀摆到身侧……

    提莫看着又爬起来的天闲,怒的头发倒竖,野兽一样疯狂怒吼着又一次扑了上去。

    “砰砰砰砰!!!”

    密集的打击声在不大的空地周围爆响,提莫如疯了一样攻击天闲,出手比刚才不知道沉重了多少倍。

    天闲几乎七窍流血,每次挥动弯刀只会招来更沉重的打击,但每一次被击倒却都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准备进攻……然后再次被击倒。

    场面迅速变成了提莫单方面的狂殴。

    “团长!这简直太荒谬了!这样的战斗根本就不该发生!!”看着天闲满面鲜血,提莫依旧毫不留情的攻击,方良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大步上前就要去阻止提莫。

    一直黑黝黝的大手扣在了方良肩膀上,将他一把抓住。

    “艾伯!你?”方良回头一看是艾伯,顿时又惊又怒。

    艾伯闷闷的说道:“他是一个战士,他还有武器,还能站起来,他在战斗,方……我们谁也没有资格去阻止他。”

    方良挣了几下,见挣不开艾伯的手,眼中猛的精光一闪,眸子上竟浮出一道奇型光痕。

    “方!”露娜轻喝了一声,“住手!”

    方良一愣,“露娜,连你也……”

    露娜面沉似水,轻轻咬着下唇,一双翠绿的眸子中片片寒光急速闪动,死死盯着空地上的战斗,“还没丢下我的弯刀……他放手,就算认输!”

    空地周围的人都开始紧张天闲的时候,天闲的状况依旧没有任何改变,提莫无论是速度和力量都超出天闲不知道多少倍,一阵风般卷着天闲疯狂的攻击。

    狠狠将天闲甩飞撞在一棵树上,提莫正要追击,猛然间气息一乱,一口气闷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提莫大吃一惊。

    迅速后退两步,惊疑不定的望着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天闲,提莫猛然醒悟。

    自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一直为了泄愤做了无数不必要的攻击,根本没有考虑战斗的准则,不知觉间,自己居然了这么多力量,甚至呼吸都已经凌乱,那个小鬼还没倒下,自己居然已经累的满头热汗。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提莫深深的呼吸,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扭曲的面孔也缓缓恢复了平静。

    汉克望着场中的提莫,这才微微叹气的点了点头……

    长长的呼吸着,提莫被怒火灌满的眼睛重新恢复了冷漠之色。

    看着站起身,走上几步再次摆好姿势的天闲,提莫脸上露出几分阴狠,“小东西,最后警告你一次,立刻认输,否则……我让你知道地狱是什么滋味儿!”

    天闲深深呼吸,又紧了紧手中的弯刀。

    见满脸是血的天闲依旧盯着自己,全无认输的意思,提莫冷笑一声,“很好,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身形一扭,提莫再次扑了上来。

    天闲知道对方速度快如鬼魅,自己想攻击到对方难如登天,挥刀的一瞬间心中猛的闪过一丝灵光!

    脚下一扭,天闲大叫一声,身体完全转了过来,背对提莫向自己身后砍去!提莫的身影如同配合好的一般适时出现在了天闲身后。

    天闲大喜!

    弯刀猛的划过半空,却依旧什么也没砍到……

    提莫讥讽的声音风一样从天闲背后响起,“注意不错,可惜……动作太慢了。”

    一手抓住天闲的肩膀,提莫狠狠的一扭。

    “咔嚓!”

    天闲的肩膀关节被这一下狠狠的扯开。

    “啊————!”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任凭提莫如何攻击最多只是哼哼两声的天闲第一次发出了惨叫声,一条胳膊顿时无力的垂了下来。

    提莫满脸凶光,一手按住天闲的头,一手抓住了天闲的另外一边肩膀,怒喝道:“给我认输!否则!我扯断你的四肢!!”

    天闲疼的满头冷汗,眼角余光瞪视提莫,怒喝一声,已经交到另一手的弯刀狠狠向提莫砍去。

    “找死!!”

    见天闲还是抵抗,提莫不由再次怒火上涌,五指发力,又是狠狠的一扯。

    天闲再次惨叫,另一只手的关节也被拉断,手臂软软垂下,剧烈的疼痛让豆大的汗珠瞬间从天闲额头上滚了下来。

    “给我认输!!!”提莫怒声咆哮。

    天闲咬紧牙关,怒然瞪着提莫,半个字也不说,这不由让提莫的面孔再次扭曲起来。

    一旁的空地上,莫桑走到汉克身边,小声说道:“团长,可以了吧……这小子已经到极限了,而且双手也……”

    “他还握着刀。”

    周围几个人不由一愣,这才发现天闲虽然被扯断了手臂关节,但手上的弯刀竟然奇迹般的依旧牢牢握着……

    提莫感觉自己的怒火不受控制的再次燃烧而起,眼前这双黑色的眸子竟然没有半点畏惧,仿佛想要烧起滔天的火焰吞噬自己。

    “好,很好……”提莫放开了天闲。

    “看来疼痛无法让你认输,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提莫看了看自己的脚边,就在自己身后,有一段半枯萎的藤子。

    “鬼藤的木刺会慢慢吸食人血,被勒住的人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慢慢的流逝……”

    提莫转身,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鬼藤,眼中顿升狠戾之色,“我早就该让你知道慢慢死去是什么滋味儿!”

    风,从树林中轻轻吹过……

    “咔……咔……”连续两声脆响在提莫身后传来。

    提莫微微一愣,目光从藤子上移开,扭头回来一看,双目在一瞬间连续放大了几圈。

    怎么可能!他的双手明明废了!一瞬间这个念头闪过提莫的脑子。

    小小的小年立在那里,瘦弱的身躯挺的笔直,双手紧握弯刀,摆在身体一侧,那种奇异的光辉再度出现在他身上,那双眸子如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空地边上,所有人都变了脸色,汉克显得最为惊讶,“他的手居然……”

    一声咆哮已经冲天而起!

    触手可及的距离!猝不及防的瞬间!

    手指,手腕……筋脉,血肉……所有的力量凝聚一点,天闲手中的弯刀如银月般放出幽光,狂风一样狠狠斩出!

    提莫瞪大眼睛,想要躲开,只感觉眼前一片雪亮的光芒闪过,腰间已经受到了狠狠的一击!

    闷哼一声,提莫被打的双目暴凸,五脏似乎都纠在一起,身体生生被巨大的力量撞离了地面。

    观战的所有人一声惊呼,谁也没想到天闲居然真的能打到提莫,而且是结结实实的一记重击!

    这小子……居然?

    提莫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无法理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扯断的双臂居然瞬间重新接好?还能挥动弯刀?

    天闲一击得手,随即丢下弯刀,已经一个虎扑冲了上来,猛的抱住提莫的腰,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提莫完全不知所措,从懂事开始苦修圣痕,锻炼体魄,这些年来对敌无数,但……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冲上来抱腰的敌人。

    提莫错愕间,天闲的拳头已经狠狠打了下来。

    “叫你打我!!”天闲闪着微光的拳头砸在提莫脸上,提莫顿感眼前无数金星乱跳。

    这小子……拳头好重!

    提莫才冒出一个想法,天闲的拳头已经又砸了下来。

    “叫你踢我!!”

    “叫你骂我!!”

    “叫你扯我的胳膊!!”

    ……

    天闲骑在提莫身上,抡圆了拳头左右开弓,对准提莫那张苍白的面孔没头没脑的一阵乱打,提莫顿时被揍的口鼻流血……

    在空地边上,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

    诚求推荐收藏^_^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