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十章 食梦花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随着汉克的冒险团在这座巨大的寂静森林里已经走了二十几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森林里各种奇花异草,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在这个不大的冒险团周围走马灯似的纷繁上演,到了今天,汉克已经带领自己的冒险团来到寂静森林第三层最深处。

    汉克依旧走在队伍的最前头,来到一片小空地上,看看头顶被各种树木和奇高无比花草遮蔽的天空,终于停下了脚步,“天要黑了,今天就走到这,”“瘦子,艾伯!你们两个去看看周围的情况。”

    瘦子和**上身的男人应了一声,迅速一起钻进了前面的森林,越到森林深处,每天休息的地方周围就越要检查的仔细,确定安全才行。

    汉克找了一块枯木坐了下来,解下身上的东西,望着来路有点疑惑的说道:“胖子怎么还没回来?”

    提莫这一路上都沉默寡言,天闲出现后更是几乎一天都不说话,听汉克自言自语似说起天闲的事,忍不住淡淡的说道:“或许是出事了,你不该让那胖子单独行动。”

    “只是去安全的地方找些水而已,而且还有天闲在。”汉克并不在意。

    “那才是我担心的。”提莫看了一眼来路,“我们已经进入寂静森林第三层深处,团长,就算你有再多的把握,但这样的事也该适可为止了,再让那个小子放肆下去,我们或许没等拿到东西就会惹上巨大的麻烦。”

    对于提莫不咸不淡的话,大多数人不由都皱起眉来。

    “提莫,你的口气就好像你才是团长。”没有携带任何东西,只是轻轻靠在树上的露娜冷笑了一声。

    提莫并没有去看露娜,而是在自己的包裹中翻出了食物,“一个外人,不要随意评论我。”

    “外人!?”露娜翠绿的眸子轻轻转动,在黄昏黯淡的森林中隐隐散发着微光,“我和汉克结伴同行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

    “可惜,现在我才是副团长。”提莫棕色的眸子里露出了一分讥笑。

    “哦……你认为是自己的实力赢得了这个称谓。”露娜的身体离开了树干,落日中的森林昏暗不明,她身上的光影摇曳,这让她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而她眸子里散发的微光却明亮了很多。

    提莫神色一紧,急速后退两步,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剑,脸色严峻。

    “好了……”汉克很是无奈的搓了搓脑门,“我们现在……”

    还没等汉克的话说完,一阵笑声已经从树林里传了出来,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个沉重但急促的脚步声在靠近。

    听到这笑声,大多数人脸上露出了无奈。

    “这小东西又把胖子丢在后面了。”露娜的目光从提莫身上离开,看着森林不由叹了口气,“胖子的确该减肥了,居然连十岁的小孩子都跑不过。”

    露娜话音未落,一条蔓藤猛的从树林里甩了出来。

    伴着开心的笑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藤子上飞跃而下,半空中身形舒展,划过一道抛物线落下来,接近地面时身子一缩,直接滚倒在森林满是松软枯叶的地面上,位置正好就在露娜身前不远处。

    人影轱辘了两圈,迅速从地上跳了起来。

    天闲的身上沾了一身枯枝败叶,但脸上却是满满的兴奋之色,一步三跳的来到露娜面前,高高举起了手里的一件东西,“露娜姐姐,看我找到了什么?”

    二十几天过去,天闲早不似开始那样伤重难以移动,现在浑身上下都透着活力,一身的伤竟然已经看不出多少痕迹。

    “天闲,不要用母藤的藤条荡来荡去,我不是已经告诫过你,就算那不是捕手藤……哎?”露娜正打算教训天闲,猛的看清天闲手上的东西,顿时惊讶起来。

    众人这时也向天闲手上望去,看清楚那件东西后,也都是一脸惊讶。

    天闲手中是一朵巴掌大小的金色花朵,灯笼型,在花朵中,半汪金色的粘稠液体正散发着迷人的光晕,即使在森林黄昏的黯淡光线下,这液体依旧显得晶莹剔透,就连花瓣都被这金色液体染成湛金色。

    “食梦蜂的花巢?”

    露娜一再仔细确认后,不由惊叫了起来,其他人听了这话更是意外,并迅速凑了上来。

    “哦……不会吧!真的是食梦蜂的花巢!”方良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不相信的样子。

    “真香!”腰上挎着三柄长刀的墨桑嗅嗅鼻子,“要是能吃一点的话……”

    “嗯!?”露娜顿时秀眉一皱。

    莫桑见露娜眼中露出明显的不满,立刻咂咂嘴吧,嘟囔道:“只是说说而已……”

    “哼!这东西可是天闲拿回来的,谁要是敢打主意的话……”露娜口气里全是警告的意味。

    众人飞快的摇头。

    露娜左右看着这朵花,一对翠绿的眸子都被花中液体的光晕染得金黄一片,显然是十分喜欢。

    不过最后,露娜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伸手挠挠天闲的小脸儿,将那朵花小心又小心的松了回来,“小心拿着,这可是很贵重的东西。”

    “这时送给露娜姐姐的!”天闲喜滋滋的说道,“前几天你不是说想要这个,今天我刚好发现一个!”

    露娜顿时愣住,“送给我……”

    “嗯!”天闲点点头,“这么漂亮的花,当然送给漂亮的露娜姐姐啦!”

    露娜听了这话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这个孩子居然只是认为这花很漂亮而已。

    忍不住伸手捏捏天闲的鼻子,露娜笑容满面的问道,“这么讨好姐姐,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天闲立刻摇摇头,“哪有!露娜姐姐又没有圣痕,就算打主意,我也去打汉克大叔的注意。”

    “哈哈!”露娜顿时笑的花枝烂颤。

    “食梦蜂的花巢十分难找,而且就算在寂静森林里也十分稀少,没想到这次能见到一朵。”露娜显然十分开心,手指在这朵花上轻轻绕了几下,仿佛在搅动什么东西。

    一缕金色的气息顿时从花中飘了起来。

    这金色的气息如雾似霭,森林里没有风,但它却急速向四周散溢开去。

    众人齐齐惊呼,金色的雾气中传来了奇怪的声响,似乎有什么在暴躁的嚎叫,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的呼吸,隐约之间金色雾气中光影闪动,竟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的形态……

    没等众人看清楚,听清楚那到底是什么,金色雾气已经完全散开,所有的声音和形态全部消散……

    “是上等的花巢啊!”露娜惊喜无限。

    众人看着消散的光,眼中都离奇无比,天闲更是瞪大眼睛,眼珠咕噜噜乱转,似乎在想着什么。

    “露娜,这个东西我也听说过,但……有什么用?吃吗?”梳着高高冲天辫的莫桑在这个时候又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除了你的刀和吃之外,你还知道些别的吗?”露娜瞪了他一眼。

    莫桑皱眉,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正要回答,方良已经一下按住了他的嘴巴。

    这个家伙脑子里真是一根筋啊!方良有点无奈,再开口的话肯定会惹露娜生气的,这东西怎么能拿来吃……

    虽然对于莫桑的问题感到有点恼火,但露娜现在心情很好,看着手中的花巢,笑眯眯的解释道:“食梦蜂居无定所,而作为花巢的花,种类也从不固定,它们集满一朵花的蜜浆后就会将蜜浆吃掉,然后交配产卵,一朵花巢从积累蜜浆到完全被吃光,最多只能存在一个月短时间,从数量上讲,这种东西是十分少的,就算在寂静森林里也很难见到。”

    “花巢里的蜜浆注入了食梦蜂从其他生灵身上得到的梦境,是制作幻药最好的材料,幻药在各大势力的权贵层十分流行,这是不折不扣的宝物。”

    “幻药……”方良一脸沉思,“那种东西……还是不要碰的好。”

    露娜一笑,“人类只把心思花在穷奢极欲上,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自然碰不得,不过幻药也有很多种,其他的一些……才是真正价值连城的东西!”

    “可惜……”露娜遗憾的摇了摇头,“这朵花巢里只有一半蜜浆,否则的话,价值还会……哎?”

    正有些遗憾的露娜愣了一下,又仔细瞧瞧这花巢,花巢每一片花瓣都被金色蜜浆浸透,显然是蜜浆曾经灌满过花巢,而花瓣内壁上似乎还留有蜜浆滚动的痕迹,如果是食梦蜂一点点吃掉蜜浆,蜜浆平稳回落是不会有这样的痕迹的。

    “怎么少了一半!?”露娜双眉一皱。

    天闲赶紧舔掉嘴角的暗金色痕迹,眨眨眼睛,伸手指向背后,“是胖子喝掉了!”

    “咚咚咚……”

    呼哧带喘,背着一个大水囊的胖子这时候总算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天……天闲,你……你别跑那么快,我……我……”

    “胖子!”

    一声怒喝将正喘气的胖子吓了一大跳,抬眼一瞧,胖子不由茫然,露娜冒着寒气的眼睛正瞪着自己。

    ……

    夜色降临,一行人升起了火堆,各自拿出干粮烤热,喝些清水,这就是晚饭了。

    晚饭过后,大家各自在空地里选择喜欢的地方休息。

    天闲这些日子心中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中不安分的跳动,既让自己紧张又无比兴奋。

    这寂静森林仿佛一座的巨大的埋宝之地,数之不尽的古怪事物仿佛强风一样扑面而来,天闲只感到自己有些眼花缭乱,火雾山中永远的黑石白云和深墨翠绿的森林完全不同,这里哪怕是一根草叶,一片花瓣都藏着无数的秘密。

    安静的坐下来,飞腾的心思慢慢平复,虽然已经极力不去触碰自己心中的某一块地方,但天闲还是隐隐有种酸酸的感觉……

    火雾山上的大家,应该还好吧……

    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天闲把这些想法压下心底,重新明亮起来的双眼望望天空。

    暮色深沉,森林里更显昏暗。

    闭上双眼,天闲调整呼吸,开始今天的功课——运转七宝灵心真解。

    经过和那头‘吞云兽’的剧斗后,天闲很开心的发现七宝灵心真解已经成功突破到第二层顶峰,这段时间身上的伤能恢复的这么快,和这一点也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天闲也开始发愁了,自己只有这套法门的前两层,后面的法门那个收养自己的赤脚医生根本没给自己,而且据自己仔细观察,他似乎也就只有两层法门而已……

    再想进步的门路已经全部被堵死,这两天隐隐感觉已经到了突破的阶段,可是尝试了很多次,没有下面的法门根本没法突破。

    默默运转体内气息,天闲感觉自己依旧摸不到门路,这些经过无数岁月修炼人士锤炼的修炼法门绝对不是一个孩子想悟到就能悟到的。

    天闲有点无奈,提前结束了今天的修炼,一边思考着自己的事,一边习惯性的打量空地上休息的每一个人。

    这是一个十分十分奇怪的小团队。

    他们来自大陆上不同的地域,带着不同的目的,却大概统一的目标一起行动,似乎是要在这森林里找一件什么东西,每次自己问起他们到底来做什么时,他们总是神秘的笑笑,并不解释。

    而这座寂静森林庞大无比,也危险无比,据说这是聚集了大陆上种类最多,性情最凶残的魔兽野兽的地方。

    常年在这里寻求各种财富的冒险者们将森林由外向里分为六层,越向里面也越危险,据说在森林的核心处有着无人能战胜的强大怪物。

    虽然这森林里很危险,但天闲却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轻松,因为在这里没人在意自己有没有圣痕,甚至没人在意自己是不是人类。

    经过最初的惊奇,现在自己再修炼七宝灵心真解的时候已经不会再有人奇怪了,也没人来问自己为什么在修炼的时候身体会发光,当然,天闲也清楚,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每个人都很好的给别人保持着距离和空间,却又很奇妙的默契配合着在这森林里不断前进。

    那个雪白头发,但是却有着十二分精神头,背着一把巨型大剑,每天都哈哈大笑的是冒险团的团长汉克,性格豪爽,是个很能赢得被人形容的长者。

    而那个眼神阴沉,脸色苍白,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提莫居然是副团长,而且这个不大点的冒险团里居然有团长后还会有副团长,这让天闲十分不理解。

    胖子和瘦子的关系比较好,不知道是不是体型差别大的人真的容易成为好朋友,这两个家伙的性子明明完全不同,但休息的时候却总是在一起,胖子天生神力但是却很胆小,他背上的箱子里背着许多必需品,瘦子看起来干干瘦瘦,但是浑身都是一股凶悍气,他是队伍的尖兵,经常和汉克走在队伍最前头。

    穿白袍的方良显得有点神秘,他是这个团队的医师,但天闲很怀疑这只是他众多职责中的一个,他来自龙源帝国,自称是寻路人,到现在天闲也不是很明白寻路人到底是什么,他经常十分专注的在地面或者树干甚至是花草树叶上看着什么,天闲去问,他却并不回答自己在做什么。

    那个**上身,皮肤黝黑的男人叫艾伯,他是个火焰类圣痕的继承者,不过他给天闲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他对自己那身肌肉的极度迷恋,他每天的必修功课是在睡觉前后锻炼他的肌肉,就算在白天行进的时候也不时摆摆造型,似乎只有这样之后才行安心的赶路。

    天闲觉得这个家伙是个十足的自恋狂。

    而那个竖着冲天辫,带着三把超长战刀的家伙,天闲现在肯定他和日本武士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他的信仰比日本武士还要奇怪的多。他叫墨桑,是个追求力量极限,四处历练的强者,不过他的注意力似乎用错了方向,他坚信头发扎起的越高,就越能接近诸神思想——这就是他冲天辫的由来……

    至于那个几乎完全**,迥异于人类的青褐皮肤的家伙,他名叫吉吉,的确不是人类,而是这寂静森林外层的土著居民——树栖人,他是这次行动的第一向导,从不和其他人说话,偶尔会和汉克交谈,他也极少到地面活动,那一双只有两趾的脚在大树上行走如飞。

    最后一个,也是唯一的女性成员露娜,她就显得更为奇怪了,天闲发现她似乎什么都不做,只是跟着队伍走而已,而且……

    正想着,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忽然间从脸边传来,天闲一惊,扭头一看,露娜那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眸子已经出现在眼前。

    “露……露娜姐姐!?”近距离的看着露娜的眼睛,天闲没来由一阵心虚。

    露娜就坐在天闲身边,至于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天闲完全不知道。

    “今天的修炼完成了?”露娜翠绿的眸子里似乎滚动着什么不确定的东西。

    “呃……还,还差一点点。”天闲本能的往一边挪了挪屁股。

    “那就先停一下!”见天闲想溜,露娜伸手捉住了天闲的脖领,“你先告诉我,花巢里的蜜浆是谁喝的!?”

    “胖子!”天闲早有准备,想也不想的回答。

    “哦…………”露娜扬扬眉毛,忽然作色瞪起眼睛来,大声问道,“蜂浆苦辣呛鼻,胖子怎么可能去喝!?”

    天闲一愣,不由也瞪起眼来,“胖子说谎,一点都不苦,我……啊!”天闲一下捂住嘴巴。

    露娜眸子中立刻跳出一连串的火星来,“小坏蛋!果然是你喝了蜜浆!!”

    “哎……啊哈哈,露娜姐姐!汉克大叔叫我呢,你看……啊呀!露娜姐姐饶命!!”

    不远处,汉克和方良坐在一起,看着露娜将天闲扑倒在地上,用力扯着他的脸蛋儿,都是满脸苦笑……

    最近这些天,汉克有点发愁。

    汉克觉得自己捡回来的小男孩简直是个小怪物,二十几天前捡回来的时候还是半死不活的,可仅仅十天左右,居然立刻变得生龙活虎,虽然说为他进行了有效的治疗,但当时他身上的伤很重,自己甚至早有让胖子背着他的打算……

    这种恢复速度……简直就好像顽强的野兽。

    而且……

    看了看把要逃跑的天闲又拖回来的露娜,汉克叹气。

    或许是这个团队中从未出现过小孩子的原因,或许是小孩子容易消除人的戒心,短短时间内,这个小男孩已经和大多数成员打成一片,就连露娜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影响,从前她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事而和别人多说半句废话的。

    “方,这个小子……当初的确是受了重伤的吧?刚才他似乎是抓着母藤飞回来的。”汉克有气无力的问道。

    方量的脸色看起来比汉克还要无奈,“我也正想说这件事,虽然恢复的快是件好事,不过这个孩子未免太过怪异。”

    “有多怪异?”

    “皮肉伤就不说了……”方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当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骨头却一根没断,我发现这点的时候真的很吃惊,虽然孩子的骨头很柔韧,但……应该也不会到这个地步,而且他伤势恢复的速度惊人,这些天居然开始抓着母藤在森林里乱飞,简直和猴子一样。”

    “但的确是人类,对吧?”汉克耸耸肩膀。

    方良点头,“我给他治伤的时候仔细检查过,这个小子的确是人类,不过他也的确没有圣痕,真奇怪。”

    “这么多天,你弄清楚他为什么会时不时发出光来了吗?”

    丧气的摇摇头,方良苦笑,“没有,他没有圣痕,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坐在那里,好像在闭目养神,之后身上就会冒出光来,我仔细的观察过好多次,但都没有结果。”

    汉克点点头,“我似乎看到他摘了些花草抹在伤口上。”

    方良眼神不由一亮,“这个我还没有完全弄懂,但……这孩子似乎知道那些花草可以治伤,除了我给他治疗外,他似乎自己为自己做出伤药来。”

    “伤药……”汉克早有预料,但方良说出来,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这寂静森林的花草连露娜都无法全部识别,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方良摊摊手,“现在知道的只有他来自火雾山,那个地方连我都没听说过,不知道这是不是随口说的而已,这孩子很奇怪,我现在对他的了解只是他的身体好像角齿兽一样强壮,再就是……这孩子性子不坏,还蛮讨人喜欢的。”

    “他很想要圣痕。”汉克补充似的说道。

    “嗯……这也是让人安心的地方。”方良看着已经被露娜追的四处逃窜的天闲,笑着说道,“如果他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绝对不会去渴望人类的圣痕的。”

    汉克皱眉的挠挠脑门,“奇怪的孩子啊!我原本以为三天就能把他所有的事情弄的清清楚楚,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快一个月了。”

    方良压低一些声音说道:“要不要确定一下?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第四层了,那里容不得半点意外。”

    “算了吧,当时既然让他跟着我们,就已经接纳了他,现在又去刻意试探什么,那不是我们的做法。”

    “你还是这么固执。”

    “固执一点没什么不好!”汉克哈哈大笑。

    拿出随身的水壶喝了口水,方良的脸色稍微严肃了一些,“那个狐妖,似乎还跟着我们。”

    “还跟着?”汉克有点意外。

    “嗯,我今天特意问过露娜了,不会错的。”方良看了看周围扭曲怪异的森林,“我们这一路都还算顺利,只有这个狐妖让我有点在意,按理说它早该知趣的离开才对。”

    “难道是很厉害的狐妖,这东西应该最多在第二层就止步了才对。”

    “露娜说那是很普通的狐妖。”

    “哦……”汉克点头,沉吟了一阵,“明天进入第四层后还跟着我们的话,就让莫桑和瘦子去处理一下。”

    “但愿一切顺利。”方良看看头顶漆黑的树林,喃喃自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