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章 露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我照顾他,团长!这是为什么!?”

    森林的空地里,几个人或坐或站的在这里休息,

    一个身着白色短袍,留着半长微卷黑发,两个眸子好像黑甲虫一样闪闪发亮的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天闲,满脸莫名其妙。

    汉克将天闲放到一根枯木桩上,眼神先看看那个中年男人,再看看天闲,“方,你不觉得你们很像吗?”

    那个中年男人听了这话差点把眼睛瞪出来,指着天闲说道:“团长!我和这个小孩子哪里很像!?”

    汉克琢磨了一下,比划着说道:“他叫天闲,你看……从名字判断,他可能是你的同族,你们都是黑发黑眼,嗯……这个就够了吧!”

    “团长……”白袍中年男子近乎**,“这……不能算理由吧。”

    汉克瞧瞧满脸不情愿的中年男子,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们去取水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从不远处的天上摔下来,撞断汲血花茎,撞穿花囊,从这个力量推测,他掉下来的高度比你移位距离还要高,而他现在还活着。”

    “什么……比我的移位距离还高!?”白袍男人顿时满脸惊讶,看着天闲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在汉克和这个中年男子说话的什么,天闲却感到有些紧张……或者说紧迫。

    不仅仅是眼前这个白袍男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小空地上所有人都在用奇怪、怀疑,甚至是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

    算上汉克、提莫、胖子和眼前这个白袍男子,这里一共有九个人,或者说九个像人的家伙……

    在胖子身边有一个极其瘦小的男人,个头比侏儒高不了多少,但是却一脸精悍之气,腰间插着一把弯刀,凹陷的眸子好像两点寒星,神光闪闪。

    在白袍男子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梳着冲天辫,腰间挂着三把极长黑色长刀的家伙一张脸上完全没有表情,目光中却透着淡淡的杀气望着自己,天闲怎么看他怎么像个日本武士,虽他身上套着轻便的铠甲,服侍上有不小的差异。

    而那个蹲在火堆边的壮硕男人,他的皮肤黝黑铮亮,好像打了蜡一样,之所以看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在这阴冷潮湿的森林中,别人都穿着皮衣或者防身的轻甲,他居然赤着上身,筋肉纠结的身体铁块般闪烁着火光,看起来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至于坐在一边的木桩上,身材干瘦,面容奇异,浑身上下只穿一个裤头,脚分两趾,皮肤呈现出褐绿色的家伙,天闲完全肯定他不是人类。

    而所有人中,最显得奇怪的,是这个小团体中唯一的一个女子。

    她靠在一颗大树上,隐在淡淡的树影中,虽然看不真切面容,但渐亮晨曦依旧勾勒出她外包紧身皮甲的诱人身段,一对翠绿的眸子在黑暗中散发着妖异的光晕,正静静的望着这边。

    这些人零零散散,或坐或站,但似乎都和这个女子保持着一定距离。

    目光一个一个在这些人身上扫过,天闲能感觉的到,没人欢迎自己。

    “团长,你又在开玩笑吧?”琢磨了一下,白袍男子脸上露出了怀疑之色,“这么一个小孩子,我也没感到强烈的圣痕气息,他肯定也只是继承最基本的圣痕而已,他都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死的话,那还要我这样的家伙做什么?”

    汉克正要回答,一个声音忽然飘了过来。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声音灵动悦耳,又带着几分懒洋洋的味道。

    那个靠在大树上的女子轻轻一晃身体,走了出来。

    天闲一怔,不由慢慢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未免显得太过奇异了一些。

    这女子一头垂肩长发呈现出湖绿色,行走间光影闪烁,发丝上似乎流动着森林的光彩。

    她的面孔如工艺品一般精致细腻,眉眼口鼻无不恰到好处,完美到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身姿摇曳间,宝石般的翠绿色眸子在暗光下散溢出水波似的光辉,这绝对不是人类该有的面孔!

    而最让天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她的身边缭绕着不明的光斑。刚才她靠在大树的阴影中,看上去似乎是晨光照亮她身体的轮廓,而现在天闲才看清,那是一些细小的光斑附着在她身上,她慢慢走来,那些光斑竟然飘在半空,追逐着她的身体环绕纷飞。

    一时间,这女人似乎踏着晨光而来,安静而神秘……

    周围的人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退,给这个女子让出一条路来。

    望着这个女子慢慢靠近,天闲只是惊讶的发呆,眼神仿佛被吸住,完全无法从这个女子身上移开。

    来到天闲面前,女子笑着,眸子里似乎闪动着什么东西,伸手轻轻向天闲摸去,“汉克,我们现在不该讨论他是如何出现的,而是……他到底是什么。”

    “露娜,他只是个人类孩子。”汉克轻轻挡住了露娜的手,“我保证!”

    汉克的手挡住这个女子手腕的一瞬间,这个女子周身环绕的辉光倏然散开,仿佛受到什么力量驱逐,飞快的消失在了空中。

    天闲望着那些消散的光,眼神一动,这才猛的回神,发现这个女子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瞬间,天闲全身抖了一下,就在刚才不知不觉间,一股寒意似乎已经侵入了自己的身体。

    发如绿林,眸如深水,天闲忽然感到呼吸有些困难,这女人站在自己眼前,让自己感到无限的压力。

    “人类的孩子……”女子翠绿的眸子闪动了两下,“人类……为什么没有圣痕?”

    所有人一怔,听了这话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汉克倍感意外,“露娜,你说他没有圣痕,不会……弄错了吧?”

    虽然话里有怀疑的意思,但汉克的口气显然不大确定,似乎对这个女子十分信任。

    “人类的圣痕就好像黑夜里的萤火,就算微弱,却也十分显眼,但他……”露娜的眸子盯着天闲,眼中似有云光雾影闪动,“只有一片黑暗……”

    天闲有种错觉,自己倒影在这个女子眼中的影子,仿佛是完全**的……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提莫忽然开口:“团长,凡是人类……都会有圣痕。”

    简单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看着天闲的目光陡然多了几分冷意。

    在这危险处处的寂静森林里,一个不是人类的生灵伪装成软弱无力的人类来到这里,那么绝对不会是来和大家聊天的。

    汉克深深皱眉,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孩子会没有圣痕,虽然自己还有点怀疑,但是既然露娜说的这么肯定,那定然不会错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孩子或许真的有什么古怪,甚至是个麻烦……

    忽然间,就在汉克凝神思索的功夫,露娜的游鱼般绕过汉克的阻拦,已经抚上了天闲的脸。

    天闲猛然一惊,这个女子的手摸到自己的脸上,居然是凉丝丝的,全不是人类手掌那样温暖。

    同时,她那双眸子也显得愈发奇异起来,晨光的阴影之下,仿佛黑夜里出没的妖魔般散射着奇异的光晕。

    “露娜!”

    汉克回过神来,见露娜的手已经落到天闲脸上,顿时吃了一惊,汉克明白既然对方摸到了这个孩子,那么自己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天闲感到时间似乎被放慢了……

    露娜静静的看着天闲,翠绿的眸子在黑暗中波动着微光,天闲只感觉空气在凶猛的挤压自己,这个女子的目光犹如万钧重山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那只凉丝丝的手在自己脸上游动,让自己有一种灵魂被慢慢揉碎的感觉……

    所有人都静静的望着这边,没人去阻止露娜,大家都十分清楚,这个冒险团队中,她的地位是特别的。

    露娜的手轻轻的在天闲脸上抚弄,最终忽然抹掉天闲脸角的血迹,滑到了天闲胸口上。

    在所有人都预感可能会发生什么血腥场面的时候,露娜却忽然收回了手。

    一根细如发丝,沾满血迹,但在晨光中熠熠生辉的丝线被露娜从天闲怀里拉了出来。

    大家都是一愣,没想到露娜先前对这个孩子满是敌意,最后却没对他出手,只是从他身上拉出一条丝线来,正疑惑中,一个声音已经响起。

    “还给我!!”

    天闲猛的抬起无力的手,一把抓住了被露娜抽出来的银晶丝。

    露娜弯弯的眉毛顿时一挑,实在没想到这个已经被自己吓的小脸儿发白的孩子居然敢伸手来夺这根丝线。

    众人更是齐齐惊愕,就连盼着天闲早点被露娜宰掉的提莫都讶然的瞪大了眼,在这里没人敢惹露娜,就连身为团长的汉克都不敢。

    “这是什么?”惊讶之外,露娜饶有兴趣的望着天闲问道,目光不断在银晶丝上来回打量,“这似乎……是什么生物身体的一部分。”

    “这是我的!”

    天闲知道,这根银晶丝救了自己的命,也是自己从火雾山上带出来的唯一一件宝贵的东西,这也是自己在这世界上唯一真正拥有的东西。

    “哦~~~”露娜点点头,依旧盯着天闲,眸子微微转动,其中的光晕愈发强烈起来。

    天闲感觉这世界上仿佛只剩下那一对翠绿色的眸子,那仿佛就是整个天空,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胸腔里的空气似乎都要被这双眼中释放的巨大压力全部挤出来。

    尽管如此,天闲还是紧紧抓着银晶丝。

    好一会儿,在众人轻轻的惊呼声中,露娜放开了手……

    “奇怪的孩子……”露娜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不过,的确是人类。”

    这句和先前态度完全不同的话再次让众人一愣。

    “露娜,这小子是人类?”又黑又壮,**着上身的男人高声问道,声音又厚又闷,仿佛他那身体太过厚实,连声音都挡在了里面……

    “是的,而且……”露娜歪着头,重新打量天闲的全身,“只有十岁!”

    “十岁?这样的孩子……起码有十二岁吧。”闷厚的声音又说道。

    “十岁!”露娜皱起眉来强调。

    顿时,那个**上身的男人闭上了嘴巴,但马上有点不甘心的嘀咕道:“但……他真的没有圣痕吗?”

    “是的,没有……”露娜看着迅速收起银晶丝的天闲,眼神里有点疑惑,不过很快笑了笑说道,“但这现在也无所谓了,你们就当他不是人类好了。”

    “这……”梳着冲天辫,面孔好像石头一样坚硬的男子终于露出一个困惑的神色,“露娜,你难道想说……”

    露娜转身,不再理会天闲,慢慢向会走去,才迈出两步,空气中若隐若现的微光再次出现,追逐着她的身体纷飞环绕。

    露娜的声音也柔和了下来,又露出了懒洋洋的味道:“我什么也没说,你们要把他怎么样是你们的事,但是他身上有风割的伤痕,血鸣鸟的抓咬痕迹,还有好多那条丝线的割伤,以及满身汲血花茎叶的毒素味道,看样子他的确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且经历了很可怕的事,现在还活着,只能说他受到了月神的眷顾,或许……他能为我们带来好运。”

    众人听了这话,看着天闲顿觉奇异……这样小的孩子,如果真的是人类,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天闲望着露娜环绕着微光的背影,也在发呆,一只大手这个时候已经凌空拍了下来,险些将无力的天闲拍趴下。

    汉克脸上全是笑意,抓着天闲用力晃了几下,“小子!你很厉害嘛!”

    天闲根本不大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眼睛依旧无法从露娜的身上离开,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如同散发着魔力一般,天闲发誓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女人。

    露娜重新走进大树的阴影中靠在大树上,那些光斑重新依附到她身上,形成了一道美丽的光弧。

    天闲这才吞吞唾沫,湿润一下喉咙,对汉克说道,“我……我是人类。”

    “哦……那已经不重要了。”汉克哈哈大笑。

    “呃?”天闲不由一愣。

    轻轻揉揉天闲的脑袋,汉克十分高兴的说道:“我们这些冒险者从不歧视任何种族,我们只是尽量避开危险,而且绝对不会携带累赘,既然露娜认可你,那么我们也就不会再怀疑你什么。”

    说到这,汉克忽然压低了声音,嘿嘿笑道:“小子,你自己救了自己一命!面对露娜的时候,可不是谁都能拿出你这份勇气的,哈哈……我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可是被吓的哇哇大哭。”

    “汉克……”露娜的声音远远飘来。

    “哦哦……哈哈哈!”汉克哈哈大笑,“人上了年纪,就喜欢想起从前的事,露娜,你是不会理解这种心情的。”

    露娜无奈的摇摇头,对于汉克,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回过头,汉克对天闲挤挤眼睛,“小子,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行动了,但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座森林,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我们来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到时候可没空照顾小孩子,你明白吗?”

    天闲重重点点头,“谢谢……”

    “很好!”汉克十分满意的大笑,一巴掌拍在天闲背上,打的天闲向前一连踉跄几步。

    “方,我把他交给你了!”汉克大声说道。

    天闲站稳脚步,抬头一瞧,自己已经来到那个白袍男子眼前了。

    “好吧……”看着眼前的天闲,白袍男子叹了口气,不过这次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介绍道:“小子!我叫方良,龙渊帝国的冒险者,是个寻路人,你呢?”

    “我……火雾山,天闲。”喘了口气,天闲又补充道,“是人类。”

    “火雾山?”方良眨眨眼睛,左右看看天闲思量了一下,“那是什么地方?我居然没有听说过,真奇怪……不过算了,既然汉克叫我照顾你,那么你就暂时和我行动吧,首先……”

    方良提着天闲的后脖领将天闲提了起来,“你这样的伤还能这么精神可真是不容易,当然,这是以孩子的标准来说。我先给你治伤,这可能会有点痛苦,但你最好忍住,而且你要明白我们不会为你而耽误行程,也就是说……”

    沉下声音,方良十分认真的说道:“我们不带累赘,你如果无法自己跟上我们的队伍,那么你就会被丢下。”

    “嗯!”天闲点头。

    方良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回答的这么痛快,经历了刚才露娜的威逼,这小家伙似乎还很坚强,一点也没有精神虚脱的模样。

    从这一点看,这倒是个不错的孩子。

    “时候不早了,那么……就先开始第一阶段的治疗,之后再去清洗伤口。”

    方良抬起另一只手,一团柔和的白光雾霭般裹住了他的手掌。

    天闲这才看到,在他手腕上有一道金色的十字型圣痕,十字两边有飞翼形的金色纹路,整个圣痕正散发出阵阵光芒,那两道飞翼仿佛在轻轻挥动。

    圣痕会动?

    天闲无比惊讶,这种圣痕连三娘都没有提起过。

    方良闪着白光的五指已经狠狠抓住了天闲的肩膀。

    “啊————————!”

    正惊讶的天闲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

    真想早点发布章节啊……今后会尽量早的

    再有……用推荐和收藏砸我几下吧,我受得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