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章 寂静森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啊!!”天闲被眼前这张面孔吓的一声大叫。

    “哦……”那张面孔也向后退去,并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居然还很精神!”

    天闲这才看清,这张面孔其实也不那么巨大,只是刚才距离自己太近而已。

    出现在天闲眼前的,是一个黑袍白甲的高大男人,看起来五十几岁,短发根根雪白,脸上的线条刀劈斧砍一样棱角分明,深蓝色的眸子隐隐精光流动,在他背上,一把大剑插在剑囊中,看起来分外沉重。

    蓝色的眼睛……

    天闲在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见到蓝色眼睛的人类,火雾山上所有的族人全都是黑发黑眼,和自己从前的祖国一样,唯有三娘,她虽然是黑发,但眸子是漂亮的酒红色。

    三娘也说过,这大陆上黑发黑眼的人其实很少,容貌也不像火雾山上的人这样细腻,西南大陆的七大帝国中,只有龙渊帝国的人大多是黑发黑眼。

    天闲盯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打量着天闲,目光里全是疑惑,“小家伙,你怎么在这里?”

    “我……”天闲吐了一个字,顿感五脏如火,浑身剧痛无比,剩下的话立刻变成了痛呼。

    看着天闲浑身是血的模样,男人没有犹豫,大步走了上来。

    “团长!”

    一个声音立刻在男人背后传来,“这里是寂静森林!”

    天闲这才注意到,在那个白发男人身边,还有一个黑发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只是这白发男人太过醒目,自己一时竟然没有注意到那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也黑袍白甲,有一头顺滑的黑色长发,但是面色十分苍白,棕色的眼眸中,望着天闲的目光藏着几分阴翳。

    白发男人好像没听见这句话,几步来到了天闲身边,这让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瞬间的不满。

    蹲下身,白发男人看了看天闲身上的伤,“我叫汉克,是个冒险者,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自称汉克的男人按住了天闲的肩膀。

    天闲心中警惕,但身体却动弹不得,眼看着对方把手按到自己肩上,忽然一愣。

    这只手上,有一枚十字型的金色斑纹。

    圣痕!

    天闲的双眼不由睁大了些,这圣痕的痕迹清晰而细致,十字斑纹周围有极其细小的文字,绝对不是普通的凡品圣痕!

    汉克留意着天闲的眼神,见他望着自己手上的圣痕又是惊讶又是艳羡,不由嘴角一翘,眼中暗暗闪动的精光终于渐渐化为平和。

    这目光,自己小时候也常在镜子中看到……渴望圣痕和强大的目光。

    金色的十字圣痕散发出和煦的光芒,天闲顿觉肩膀上一暖,有股热流进入了身体,全身顿时暖烘烘的受用无比,伤痛也随之减轻了不少。

    七宝灵心真解习惯性的发动,带着这股暖流游走全身,天闲舒服的差点哼出声来,不知觉间,丝丝微光从天闲身上透了出来。

    “团长!”

    那黑发年轻人见天闲身体发出光芒不由一声惊喝,黑袍一抖已经扑了上来,腰间长剑在半空出鞘,直接向天闲头上劈来,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年纪轻轻,却似乎已经久经战场。

    天闲愕然一惊,正要挣扎,汉克的身体已经一瞬间换了方位。

    一声刺耳的剑鸣暴起。

    年轻人的长剑狠狠劈在了汉克拔出一半的大剑上。

    “团长,你……”年轻人眸子一缩,迅速收回剑后退了两步。

    汉克默默收回剑,皱起眉看着天闲,却对那年轻人说道:“提莫,你战技谋略都很出众,而且修炼刻苦,可惜……还有致命的不足。”

    被唤作提莫的年轻人沉声说道:“团长,寂静森林里怪物出没,这个家伙来历不明,我认为我们靠近他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刚才……你也看到他身上的光了。”

    汉克点点头,打断了他的话,“的确,这孩子很奇怪,不过……”

    天闲感到面前这个蓝眼男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刀子一样划过,那目光简直要将自己身体剔除半斤肉来。

    “但我相信,这只是个大难不死的孩子而已。”

    “有什么依据吗?”提莫紧接着问。

    “经验……和自信。”汉克轻轻答道。

    “团长,这样的理由……”

    汉克不再理会提莫的话,站起转身向高大的汲血花从后喊道,“胖子,带上他,我们回去。”

    “带上他!?”已经极度不满的提莫当即一愣。

    “你有异议?”

    提莫脸色阴沉了下来,“团长,就算这里不是寂静森林,我们也不能带上来历不明的人,你要为我们所有人的安全负责!”

    汉克眼神动了动,静静望着提莫,提莫眼神锋锐如刀,丝毫不示弱望着汉克。

    汲血花从中,一老一少静静对峙,落针可闻。

    慢慢的,汉克的嘴角露出了笑容,眼神也柔和了下来,“提莫,你长大了。”

    提莫听了这话微微一怔,眼前的白发男人恍惚间变了一个样子,十年之前,他还英姿勃发,满头黑发,十年间……

    感觉到心神动摇,提莫迅速回神,再想说什么时,却发现汉克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

    伸手拍了拍提莫的肩膀,汉克笑着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取代我的位置,但在那之前,你要先发现自己的弱点。”

    “我……弱点?”

    “收起剑吧。”汉克似乎很高兴,又对着花丛深处喊道,“胖子!快一点!我们找到了水就立刻离开,别让大家等急了。”

    “哦……”一个浑厚的声音这才传来,高高的汲血花顿时剧烈的左右摇摆,一个硕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这是个十足的大胖子。

    身高足有两米五以上,从头到脚水桶般一样粗细,光溜溜的脑袋大的出奇,但五官去十分紧凑的挤在面孔中央。

    这个被汉克叫做胖子的高大男人身上的皮甲绷的紧紧的,背上有一个大到惊人的木箱。

    这木箱看起来沉重无比,但他背在身上却行走自如,显然是个天生神力的家伙。

    “团长,真的要带上那个吗?”胖子偷眼瞄了瞄天闲,迅速扭过头来,脸上竟冒出冷汗,用极小的声音又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妖狐了,这个小子……”

    汉克看着胖子一脸冷汗的模样,心中又无奈又好笑,这个家伙忠厚老实,就是胆子太小了。

    “我确定那是人类孩子,去带上他,在别的地方我们可以不管,但把他丢在这里,他只有死路一条。”

    胖子本就紧凑的五官又缩了缩,脸上挣扎几下,最后点了点头。

    深吸一口气,胖子往天闲这边走了过来。

    天闲生的比其他孩子都要高大的多,但是现在看着胖子,天闲有种被巨人当做蚂蚁来看的感觉。

    伸直胳膊,胖子用两根手指捻住天闲的脖领,迅速将他丢到了背后的木箱上,这才似乎松了口气。

    跌坐在箱子上的天闲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巨人般的胖子,似乎有点害怕自己……

    汉克在前,胖子居中,提莫断后,三人迅速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森林。

    那一片汲血花简直让天闲目瞪口呆,花居然可以长到二十几米高,巨大的花冠好像大水盆一样,那血色的花蕊伸向天空随风摆动,仿佛无数只柔软的小手……

    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痛,天闲眼珠滴溜溜的转着,渴望似的望着身边的一切。

    那一大片汲血花从很快到了尽头,郁郁葱葱的丛林出现在天闲面前。

    古木参天,蔓藤纠结,空气里弥散着潮湿和**的气味,明丽的阳光穿透细细碎碎的枝叶空隙,朦胧的照在地上,让这丛林更多了几分迷离的色彩。

    周围似乎有许多东西在动,但仔细看去,却有看不到什么,这种感觉很奇怪。而且周围安静无比,硕大的森林中却没有虫鸣鸟叫,寂静的仿佛一座巨大的坟墓。

    隐隐的,天闲似乎能在周围的空气中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汉克他们三个也是不出声,始终保持着相同的距离和方位不疾不徐的移动,似乎时刻在警戒着什么,这森林,似乎有不少危险存在。

    正四处打量,天闲的注意力忽然被一根从树上垂下的蔓藤吸引,这条蔓藤半枯萎的垂在那,但上面还是开了一串好看的白色小花。

    一只笨拙的昆虫在花上爬过,花朵自动闭合,等昆虫走开又缓缓绽放,十分有趣。

    坐在胖子背后巨大的木箱上,天闲刚好能够到这一串小花,无力的抬起手,天闲轻轻碰了它一下。

    天闲发誓,真的只是出于好奇……

    所有的花倏然合拢,已经半枯萎的蔓藤猛的一抖,活物般缠住了天闲的手腕。

    天闲愕然,藤子怎么会动?

    “啊!!”

    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天闲早被这条蔓藤扯上了半空。

    汉克三人闻声齐齐抬头,见天闲挣扎着被拉上半空,顿时都吃了一惊。

    寂静的森林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活物。

    周围数十米范围的蔓藤全部发狂的移动起来,地面上的蔓藤触手般向汉克三人袭来,粗壮的藤条顺着树枝而下,犹如万千毒蛇。

    “这小子,还真是个麻烦!”汉克一直望着天闲,直到天闲被卡在了一个粗壮的树杈上,终于松了口气。

    汉克正要拔剑,提莫腰间的长剑早已经出鞘,青幽幽的剑锋在空气中散发出奇异的鸣响。

    胖子闻声,二话不说直接堵上了耳朵。

    一个青色的符文从提莫的剑身上浮现出来,散发出青幽幽的光芒,剑锋迅速也被染成青色。

    狂风平地骤起。

    提莫手中的剑青芒爆吐,无数道青光卷着狂风向四面八方疯狂射去,仿佛空气爆弹在林地中央炸开。

    那些扑上来的蔓藤瞬间被切割粉碎,绿色的汁液到处喷溅,居然发出了吱吱的叫声,但这些声音直接被风声淹没,连带那些被切碎的蔓藤一股脑被吹出了老远。

    几乎是眨眼之间,周遭数十米范围的一切被提莫的剑光砍的七零八落,除了那些蔓藤之外,大树矮草也齐齐遭殃,碎枝烂叶漫天飘飞……

    “啊————”天空的树枝早被砍断,天闲大叫着掉了下来。

    黑袍舞动,提莫怒喝的跳了起来,青色的剑锋笔直向天闲刺去。

    一只大手凭空抓来。

    天闲感到脖领一紧,人在半空已经改变了方向,青色剑锋堪堪擦脸而过,剑锋的似乎环绕着冷风,冻的天闲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两道人影在半空交错而过。

    汉克稳稳的落地,手上提着惊魂未定的天闲,眉头深皱的说道:“提莫,我说过他是一个人类孩子。”

    提莫身如一片轻叶,缓缓落下,剑不入鞘,目光死死盯着天闲,“团长,他差点害死我们。”

    “这点程度就能害死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来这里。”汉克缓缓摇头,“提莫,冷静下来,在这里,无论什么时候都必须冷静。”

    “团长,我觉得……我现在是最冷静的。”

    “冷静,并非苛刻和残忍……”汉克有些叹气,也不多说,提着天闲转身离去,“我们走吧,已经耽误时间了。”

    提莫深深皱眉,见汉克自己提着天闲,只好收回剑,又慢慢跟上。

    汉克似乎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事,倒是对天闲多了几分兴趣,身材高大的他将天闲提在手上,颇有兴趣的问道:“小子,你不认识母王藤花吗?”

    “母,母王藤花?”天闲脸色还有些发白,刚才的景象自己在半空看的一清二楚,自己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那朵小花,却没想到……

    “对……对不起……”

    “哈哈哈哈……”

    汉克却好像听到了什么异常好笑的事情一样放声大笑起来,一指头戳到天闲脑门上,大笑的说道:“你这鲁莽的小子,母王藤花可是这寂静森林的一大霸主,你连这个都不知就敢乱砰森林里的东西,啊哈哈哈……”

    “团长,你的声音太大了……”提莫警告的声音传来。

    汉克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闭上嘴巴,压低一些声音说道:“我们都叫那东西母藤,它的花很大,足够吃好几个人去,而它生出的藤子可以伸到很远很远地方,如果你触动了其中的捕手藤,那么它所有的藤子就会把你抓住,拖回去丢进母花里,再然后……你就完全消失了,明白吗?”

    天闲忙不迭的点头。

    “这森林里类似这样的东西很多,而且我们还只是在最外层而已,很快……更稀奇的东西会频繁的出现,现在我们救你一次,但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最后还要看你自己。”

    又打量天闲几眼,汉克琢磨了一下,“黑发,黑眼……东部王国,要么就是龙渊帝国……果然还是方良好一些……”

    天闲完全听不明白汉克在嘀咕什么。

    “你叫什么?”汉克忽然问。

    “天……天闲。”

    “哦……果然还是交给方良的好。”汉克立刻点点头,“名字都这么像。”

    “方……良?”天闲多少能感到这个白发男人对自己心怀善意,不由小声的问了一句。

    “哈哈……他是个有趣的家伙!”

    ----

    求票喽!!求收藏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