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章 新世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火云睛咆哮着在云层中穿过。

    心意澎湃的少年紧抓银晶丝,思绪仿佛如这狂云般翻涌飞扬。

    十年岁月,那炙热的山岩,那变幻的苍云,无数的叹息,无数的伤痛,都如这强风在自己身后远远逝去,仿佛会消失在世界的另一端,再也不会相遇。

    现在随着吞云兽向摩云山南麓迁徙的自己,昨天的梦想还仅仅只是一只铁翅鸟……

    热泪盈眶,天闲不知自己为何流泪,但一切如梦似幻,竟如此不真实,不真实的让自己觉得下一刻自己就要从这梦幻中醒来……

    “呼————”

    强风袭面,天闲的身体猛的绷紧,难以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茫茫苍云消散,一个雄起壮丽的世界在天闲面前豁然铺展开来。

    漫漫长空在无尽高处延伸,数不尽的流云飘飞回转,天光云色直入大地,遥远的弧形地平线上一轮红日正火球般跳起,方丈霞光沾染漫天云霜,璀璨绚烂。

    无数飞兽游弋天空,逐风随云,往来飞翔嘶鸣,好不自在。

    这世界,竟如此广阔美丽!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在这一瞬间,才远离家乡的少年为这眼前世界的雄奇壮美而目瞪口呆,这无尽的世界如有魔力,撩拨着少年心中无法抑制的心绪翻滚波动。

    “哟~~~~~~~~~哈哈!”

    挺直身体,天闲对着远方放声欢呼!在这一刻,甚至离家的哀愁甚至也被冲淡。

    “嘎!”

    正当天闲望着辽阔天空,激动不能自己的时候,一声怪叫从天而降。

    天闲本能的缩头,顿时一道利风从脑后削过,几缕发丝随风飘舞而去……

    愕然扭头望去,天闲瞪大双眼,这才发现一只和铁翅鸟差不多大的血色怪鸟正飞在自己头顶,刚才突施袭击被自己躲过,现在已经瞪着猩红的一对小眼睛又扑了过来。

    天闲瞬间呆住……

    不过天闲惊讶的不是眼前的血色怪鸟,而是高耸的摩云山脉。

    青林裹体,白雪盖头的嶙峋山体高耸入云,山巅雾霭绵延,这山好像一直延伸到天空看不到的地方才算罢休,巍峨耸立如一面世界之墙。

    就是这看来撼人心魄的摩云山,竟在慢慢远离自己。

    吞云兽正在远离摩云山?天闲的脑子里闪过这个让自己错愕的念头。

    秋冬交替,以摩云山的云雾为路线,吞云兽从北部向南部迁徙,最终在摩云山南部温热的山岩上降落,第二年春季再原路返回。

    三娘明明是这么说的!

    怔怔望着就矗立在眼前,但已经越来越远的摩云山,天闲还不知道,自己脚下的,其实并非三娘所说过的吞云兽。

    “喂喂……你是不是飞错方向了?”天闲现在还颇为秀气的眉毛皱了起来,计划居然又出现了意外,先前这吞云兽出乎寻常的凶悍,已经让自己差点丢了小命儿,现在这种情况让天闲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又要发生。

    连续拉了好几次银晶丝,天闲却发现脚下本已经温顺的‘吞云兽’这次却没和之前一样做出反应!

    忽然,火云睛怒啸着疯狂吸气,之后猛的闭上巨口,放平双翼,安静的滑翔……

    风在这一瞬间猛的强烈了起来,吹的天闲身体一歪。

    脚下猛力踩住‘吞云兽’的背,抓紧手中银晶丝,天闲顿感大事不妙。

    从刚才开始‘吞云兽’双翼裹挟的暴风就在减弱!这才让那只血色怪鸟得了机会靠近,现在它周身的风居然彻底消失了!

    在火雾山云层中斗力时,它也曾这样滑翔想用云气将自己撞下去,而现在……

    “嘎嘎!”

    怪叫声再次袭来,天闲抬头看去,顿感头皮一阵发麻。

    刚才那只血色怪鸟还在自己背后追赶,而头顶无数只这种怪鸟已经扑了下来,尖嘴利爪,细小的眼睛中全是嗜血的光芒,看起来比铁翅鸟不知道凶悍多少倍。

    “走开……”天闲才冒出一个声音,已经大声痛叫起来。

    这些血色羽翼的大鸟怪叫着扑上火云睛的后背,疯狂的啃食抓挠,天闲立在火云睛背上,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顷刻间被撕咬的皮开肉绽。

    强忍剧痛,天闲睁圆双目,已经近乎枯竭的七宝灵心真解再次疯狂的运转,身体散发出微光强撑攻击,但依旧被啄咬的剧痛无比。

    “快走!”

    天闲拼命拉扯银晶丝,细细的丝线勒紧火云睛的脖子,勒的它几乎无法呼吸。

    但这火云睛依旧大张双翼,保持在天空滑翔,浑然不顾那些血鸟在它身上疯狂的啃噬!

    见无论如何努力,吞云兽都毫无反应,天闲猛然醒悟!

    这东西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它离开摩云山,飞到这里不再扇动双翼滑翔,根本就是打算吸引这些怪鸟的袭击,竟然依旧想至自己于死地!

    眼看天空落下的血鸟越来越多!天闲心中发寒,‘吞云兽’皮糙肉厚,身躯庞大,就算被一群血鸟啃上半天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可是自己身体单薄,站在这里又不能移动,转眼就会被这些怪鸟活活啃成白骨。

    双臂将仅剩下的几寸的银晶丝全部绕在臂上,天闲放声怒喝,七宝灵心真解鼓尽全部的气力,死命将银晶丝绞在一起,细而坚韧的银晶丝将火云睛的脖子勒的微微扭曲,颈骨咯咯作响。

    火云睛血红的双目微微凸出,强烈的窒息感让它身体开始颤抖,但即便如此,它依旧滑翔着,拼死一动不动。

    天闲明白,只要‘吞云兽’振动双翼,这些怪鸟瞬间就会被吹的干干净净,自己不仅能获救,还会顺利的回到摩云山南麓。

    但天闲也十分清楚,这‘吞云兽’体型庞大,就算闭气不再呼吸也能坚持一段时间,况且它之前曾大口的吸过气,分明就是为了现在做准备!

    而这血鸟疯狂啃噬,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光是想想自己被活活啃食而死就已经让自毛骨悚然。

    生死决断,就在一瞬之间!

    更多的血鸟已经扑了下来,天闲牙关紧咬,一只手猛然松开银晶丝,只在一瞬间,银晶急速游动,已经完全脱离这只手臂。

    身体一晃,天闲退了一步……

    强风瞬间裹住身体袭身,失去固定身体的力量,一手拉着银晶丝的天闲好像一只断线的风筝瞬间被扯上了半空,那些血鸟怪叫着,果然没有来那只来追天闲,只是在吞云兽身上继续啄食。

    狂啸怒起,感到脖子上的银晶丝忽然消失,火云睛双目血光爆射,脖颈摆动中,颈骨嘎嘎作响瞬间回位,双翼猛的一振,强烈的风暴再次席卷全身,那些落在火云睛背后的血鸟怪叫一声,除了少数逃得性命,大多顷刻被吞云兽卷起的风暴绞成了碎片。

    嘶叫着,将那些血鸟绞成血雾的火云睛庞大的身躯在半空翻滚一圈,双翼扭转回旋,当即俯冲而下,张开巨口,直向**的天闲咬去。

    翻滚着从天空**的天闲知道自命悬一线,甚至知道就算自己未必能在地上摔死,这‘吞云兽’既然来到这里不惜以血肉和自己搏命,恐怕不会让自己死的那么容易。

    “贼鸟!别走!”

    眼见‘吞云兽’疯狂的扑了下来,自己身在半空动弹不得,天闲拉紧手中银晶丝,猛力向半空抛去。

    血鸟被火云睛一击震散,正没命的四下逃窜,长长的银晶丝随风射来,一只血鸟仓皇飞过,流风回旋之中,银晶丝瞬间粘到它的利爪上饶了四五圈。

    这血鸟身体一沉,嘎嘎乱叫奋力挥舞双翅。

    天闲下坠的身体猛然停住,随着绷紧又收缩的银晶丝再次冲天而起,咆哮而下的火云睛利齿错综的巨口顿时咬了个空。

    巨大是双翼凌空一拍,火云睛硕大的身躯在这广阔的天空上显得异常灵活,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的凌空停住,紧接着倒旋而回,瞬间又扑了上来。

    那血色怪鸟被火云睛吓的疯狂嘶叫,但它本来就没有火云睛的迅速,现在爪子上又拖着天闲,拼命扇动翅膀逃命却根本飞不快。

    天闲吊在血鸟爪子上,眼看‘吞云兽’硕大的身体在面前急速放大,那依旧血淋淋的头上,猩红的眸子戾气爆射,看起来恨不得一口将自己咬碎。

    伸手到腰间,天闲在紧紧系在那里的布袋上抓出了一把粉末,粉末触及到手掌上的伤口,疼的天闲险些没直接晕过去。

    这粉末是天闲偷偷制作的伤药,火雾山上四季温暖,气候迥异于周围山地,这催生了无数奇花异草,凭着前一世多年采药的经验,在大山中往来奔跑的时候,天闲也小心辨识这些草药,慢慢的给自己配出了治伤的药方。

    每次意外受伤或者被孩子们围殴,之后总要擦些药粉药膏,伤势恢复的速度奇怪无比。

    只是这药粉敷在伤口上……绝对是非人的疼痛。

    狂风吹的眼睛刺痛无比,天闲依旧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咆哮冲上来的火云睛。

    那没了骨甲的整个头颅上,一片血肉模糊!

    脑子中一个念头飞闪而逝,天闲干脆丢掉手里的药粉,一把抓住整个药粉包,对着下方的吞云兽猛力一挥。

    一片青黄在天空弥散开来,随着狂风迅速扩散成老大的一片。

    迎风冲上的火云睛怒吼咆哮,顷刻间糊了满头满脸的药粉。

    凄厉无比的吼叫声在天空上炸响,火云睛的身体猛的弓了起来,双翼疯狂扇动,巨大的身躯扭曲摆动,嘶声嚎叫着一路翻滚跌下天空。

    眼见‘吞云兽’挣扎着慢慢**,天闲通体冰凉,虽然不知道这吞云兽到底会怎么样,但是短时间内自己似乎保住了小命,不过现在自己身在高空,想要活命依旧困难重重,不快点想办法的话,光是这高空的寒风就足够将自己冻死。

    “吱吱……”

    正当天闲脑子里飞速盘算的时候,一个微弱的颤抖感觉从银晶丝上传了过来。

    这种感觉顿时让天闲背脊升起一股寒气

    猛抬头望去,天闲发现那只血色怪鸟正在用尖锐的长嘴啄咬银晶丝,而刚才的颤抖,分明是银晶丝慢慢崩裂的感觉!

    经历和吞云兽的反复角力拉扯,这银晶丝的韧性已经到了极限!

    “贼鸟!”

    天闲大叫,猛的一拉银晶丝,那血鸟被拽的身体一沉,顿时嘎嘎乱叫,拼命拍打双翼飞行,再不去咬银晶丝。

    没等心中石头落地,天闲忽感身体一轻,最后这猛力一拉,却成了压垮银晶丝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堪重负,已经崩裂的银晶丝瞬间彻底断裂!

    “啊……!”

    天闲翻滚着向地面**,只叫出半声就被狂风塞住了嘴巴。

    情急之下,天闲挥舞双臂,希望银晶丝再能缠住什么,可惜那些飞兽早被火云睛疯狂的吼声吓的四散飞窜,周围的天空空荡荡一片。

    大地在下方急速靠近,细小的色块开始变成清晰的森林与河流,天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这种高度摔下去绝对有死无生。

    猛的,天闲发现侧面一个巨大的东西嚎叫着冲了过来,那因为剧痛发疯一样的‘吞云兽’疯狂扇动双翼在天空转了一大圈之后,居然又向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一丝求生的希望再次从天闲心中燃起。

    甩出银晶丝,天闲希望能再缠住吞云兽身体的什么地方。

    不过接下来,天闲却一下怔住。

    那‘吞云兽’,竟直直的撞了过来。

    已经被头上剧痛冲昏头脑的火云睛根本不辨方向,风雷般疾驰而过……

    “砰!!!”

    银晶丝没能缠住什么,天闲只感觉自己被巨大的翅翼狠狠拍飞了出去,世界开始疯狂的旋转……

    ……

    高达二十余米的汲血花将血红的花蕊吐向半空,成片成片的血色花蕊在深青色的森林中极为乍眼,这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是汲血花最喜欢的时间。

    一道黑影流星般**。

    一连串的汲血花被撞断,黑影在密集而宽阔的花叶上往来翻滚,最后一头撞穿了靠近地面的花囊,清水爆射中,天闲随着水流瘫倒在了地上。

    眼前一片模糊,身体软的好像天空的云团。

    天闲感觉到自己似乎泡在浅水中,再就是……自己没死。

    抓紧地面的青草,手指深深插进潮湿的泥土中,尽管意识模糊,甚至下一刻可能死去,但天闲贪婪的呼吸着这从未体验过的气味。

    那清香的,凉丝丝的……新世界的味道!

    奋力翻滚着,意识已经不再清晰的天闲将身上的银晶丝解开,第一时间塞进了怀里。

    无力的仰躺在那里,天闲不知自己在哪,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只知道自己暂时还活着,在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中。

    近乎昏迷,却沉浸在新世界带来喜悦中的天闲很快发现了什么——一个白色的影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危机感瞬间袭遍全身,天闲本能的想逃,但无论精神还是**都已经到了极限,现在连一根指头都无法移动。

    腥热的气息扑鼻而来,那白色影子似乎一下子靠近,天闲感到脖子上传来尖锐的刺痛感。

    “白,不行。”

    轻轻的,天闲听到一个声音好似从风雪中吹来,空灵而寒冷,寂静尘埃与狂躁,仿佛不带一丝烟火气。

    脖子上尖锐的感觉消退,猩热的气息也随之远去,天闲模糊的感觉到,刚才……一张巨口本打算吞掉自己。

    “谁……是谁……”天闲想看清眼前的一切,但自己眼中只有一片模糊。

    那白色的影子已倏然消失。

    “等……等等……”

    天闲想抓住那个白色的影子,但眼前的一切开始急速模糊,意识似乎在崩溃。

    世界开始被拉长,所有的一切被扭曲,眼前只剩下一片混沌,天闲挣扎着想要看清那白色的影子,挣扎着……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天闲感到眼前猛的一亮,所有的东西都清晰了起来,那白色的影子……

    根本没有白色的影子!

    天闲发现一张巨大的面孔就在自己眼前,一对深蓝色的眸子正紧紧盯着自己……

    -----

    求票啦~~~~

    新书更的稍微慢了点,接下来会尽力快一些的^_^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