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章 火雾男儿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火雾山的族人们早被惊醒,吞云兽疯狂的吼叫声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开始是在后山,然后是在天空,现在居然越来越近了。

    “怎么回事?吞云兽?”

    天正则站在大院中,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盯着天空的苍云,族内五位掌事已经全部醒来,都面色凝重的立在天正则背后,女人和孩子们则大多躲在屋子里,惊讶的在从窗子向外偷看。

    “那是什么?”天正则背后一个须发散发出奇异红色微光的中年人忽然双目一凝,指着天空说道。

    一道黑影已经凌空俯冲下来,卷着风暴,咆哮嘶鸣的在大院上空飞掠而过,背上奇异的光芒在夜空下拖着长长光弧……

    巨大的咆哮声震的大院里的窗子和门板瑟瑟发抖,五位掌事也齐齐变了脸色。

    “真的是吞云兽!?”天正则追着那道巨大的身影望去,满脸愕然,“吞云兽居然会如此狂暴!”

    “大哥,这东西不同寻常,我们……”天正则背后的红须中年人脸色肃然。

    “再等等,吞云兽向来温顺,现在这样必然有什么原因,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激怒了它可能更危险!”天正则打断了他的话。

    吞云兽疯狂的咆哮着,火雾山周围没有云气,这让它的速度飙升到了极限,不时急速转弯,极力要将天闲从背后甩下去。

    天闲身上如燃烧着火焰般散发出光芒,任凭吞云兽如何挣扎也不放手,手板在骨刺的破损凹陷处,并用银晶丝进一步固定自己。

    环绕火雾山疯狂的飞行嘶吼着,吞云兽在一个近乎不可能的角度转弯,身体却在疯狂的速度中失去了平衡,两只巨大的翅翼撞在一起,庞大的身体一歪,顿时翻滚着从天上坠了下来。

    “让女人和孩子们去山下避难!这东西只在高处飞,快!”天正则仔细观察,倒是发现了吞云兽只在雾气最稀薄的地方疯狂飞行。

    “立刻去后山!看看天闲怎么样了!?”天正则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正当女人孩子们从屋子里出来,想要离开大院的时候,席卷着暴风的吞云兽却已经翻滚着从天而降。

    “轰!!!”

    一头撞碎院子古色古香的大门,吞云兽狠狠摔在地上,青石地板撞的寸寸碎裂,巨大的身体在地上滑行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直接没了动静。

    女人和孩子们在尖叫声中飞快向后逃去,好在这院子极大,众人还没接近大门口,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躲在五位掌事身后,女人和孩子们惊恐无比的望着那巨大的吞云兽,一时间周围安安静静,任何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大哥?”红须男子询问似的对天正则说道。

    天正则眯起眼睛,“这东西头上的骨甲碎了,看来是受伤发狂,我去看看,你呆在这,保护女人和孩子。”

    “大哥!”红须男子看看吞云兽血肉模糊的头,心中一阵不安,不由也上前一步。

    “回去!我是族长!”天正则脸上变了颜色。

    红须男子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天正则这句话全给堵了回去,脸不由都被憋红了,“那我和你一起去!”

    “婆婆妈妈!”

    天正则心中颇暖,自己这二弟实力最强,平时从不争事,遇到危险却总第一个站出来,瞪了红须男子一眼,天正则迈开脚步,小心的向前走去。

    迈出两步,天正则却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并慢慢张大嘴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个散发光芒的瘦弱身影从吞云兽的背上站了起来,衣衫破烂,浑身是血,暗白的云光下,微微闪亮的丝线紧紧缠在他的身上。

    “天闲!?”

    天正则的眸子一瞬间缩成了一个点!

    大院里霎时间间静的无比离奇,仿佛天空中云气涌动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愣愣的望着天闲,脑子里有些转不过弯来,这小小的少年和这狂暴的吞云兽呆在一起,如此的不和谐,如此的令人惊异,可事实就在眼前,他遍体鳞伤,血染全身,浑身散发着光芒站在那,站在倒下的吞云兽背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惊愕无比,那些平日里喜欢欺负天闲的孩子们更是已经完全无法思考,根本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没受伤吧?”天闲望着大院内大大小小几十口人,心中全是挫败的无奈,没想到自己赌上性命的一搏,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吞云兽头上骨甲被青兽打碎了,头部成了弱点,最后居然撞死在自家的大院中。

    天意弄人……

    天闲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天闲!快下来!”在男人们还震惊的望着天闲的时候,心思细腻的三娘已经紧张的跑了出来,“那东西很危险!”

    看着满面紧张跑上来的三娘,天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多时候,这个对自己很严厉的女人,让自己有种母亲的感觉。

    “三娘……”天闲感觉自己十分虚弱,声音都没什么力气……

    “吼!!!!”

    就在这时,那本以为已经一头撞死的吞云兽却怒吼一声,血淋淋的头颅抬了起来。

    一双化为血红的眼睛正盯住跑上来的三娘。

    狂声怒啸,吞云兽巨大的翅翼一展,身躯直立起来,沉重的前爪狠狠向着三娘拍落。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很多人还在惊讶于为什么天闲会浑身是血的出现在吞云兽上,谁也没想到吞云兽还会暴起伤人。

    “三娘!”天正则最先反应过来,冲上去拉三娘,却已经来不及了。

    忽然间,吞云兽的咆哮声仿佛被人卡在了喉咙里,那只已经落到三娘头上的爪子猛然顿住,它的身体再次仰起,前爪狠命在半空抓挠着,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天正则这时总算冲了上来,将已经吓呆的三娘拦腰抱起,飞身急退。

    吞云兽沉重的身体再次落下,四肢疯狂的踩跺、抓挠地面,双翼闪动着凶猛的风,身体扭曲,似乎在极力挣扎着。

    大院里所有人都退到了屋檐下,远远望着在原地狂暴挣扎的吞云兽,脸上是数不尽的骇然。

    疯狂扭动挣扎的吞云兽背上,一个散发着光芒的小小身影立在它背上上,手中闪亮的丝线绕过吞云兽并不粗壮的脖子,正死死的勒着它。

    刚才三娘决定生死的一瞬,却是天闲用银晶丝缠住吞云兽失去骨甲保护的脖子,硬生生将它拉了回来。

    一兽一人,再次开始疯狂的角力。

    吞云兽脖子被勒住,气息不畅无法飞上半空,硕大的身躯在原地疯狂扭曲挣扎,两翼展开,巨型铁饼一样冲撞着周围的一切,房屋被直接撞塌,画墙一片一片的倒下,大院中参天古树在轰然巨响中被吞云兽生生撞成两段。

    躲在大屋屋檐下的人们已经彻底惊呆。

    就连天正则都忘记了让大家进入大屋从后门离开避难,这据说破碎时代就存在的巨兽发起狂来居然有如此威力,而在它背上那小小的身影……

    所有人都明白,天闲不仅救了三娘,也救了所有人,如果现在这狂暴的吞云兽脱开束缚冲过来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于非命。

    “闲儿……”

    天正则看着那狂暴巨兽上如一叶孤舟般上下翻腾的瘦小身影,不由虎目生泪,“我的儿子……”

    吞云兽暴龙般在原地挣扎,几乎将它能砰到的一切摧毁殆尽,就在天闲感觉自己已经气力不续,七宝灵心真解运转困难的时候,吞云兽终于也力尽了……

    四肢伏地,吞云兽胸腹剧烈的起伏着,但却呼吸不到多少空气,双翼终于软软的放了下来,血淋淋的头搭在地上,艰难的喘息。

    天闲的胸腔好像破烂的风箱般响着,浑身散发的光芒早已经微弱下去,吞云兽放弃了反抗,天闲气力一松,顿感眼前发黑,险些直接晕过去。

    强行打起精神,天闲望着终于安静下来的吞云兽,小心的松了松银晶丝,吞云兽立刻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但却再没有发狂。

    天闲终于笑了,这一生第一次露出这样喜悦的笑容。

    “大家……没受伤吧?”天闲尽力站直身体,小声的问。

    夜空下依旧安静无比,仿佛除了天闲和吞云兽一直从未有任何事物发出个任何声响。

    苍云流转,月光浮动,这遍体鳞伤,血淋淋的少年依旧眼神温润,关切的望着所有人,所有人也望着天闲,第二次被问道这个问题,却依旧没人知道如何作答。

    惊愕,不解,怀疑,艳羡,嫉妒……数不清的目光落在天闲身上,这小小的身影立在那里,浑然和那个无法继承圣痕的少年判若两人。

    “那……我要走了。”天闲紧了紧缠在自己手臂上的银晶丝。

    “什么!?”天正则猛的一惊,“天闲!你说什么?”

    握紧银晶丝,天闲安静的说道:“父亲,我要离开火雾山,却其他的地方生活了。”

    一语惊人。

    大院内立刻响起一片愕然之声,所有人终于回过了神来,但望着天闲的目光却更显惊愕。

    “你……你说什么!?”天正则不由身体抖了起来,指着天闲喝道,“你这个逆子!你再给我说一遍!你要离开这!?我是你父亲!我就在这!你的家就在这!你要去哪?”

    天闲平静的望着天正则,望着所有人,答道:“父亲,我要去找圣痕。”

    天正则愕然愣住,“圣……圣痕!?”

    抬头望望天空,天闲目光中炙热了几分,“父亲,你其实知道的,我在这里……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得到圣痕,我想去更远的地方,去更远的世界,你总对我说这世界很大,有无数奇人异事,我想……我终究会找到属于我的圣痕。”

    “你……”天正则听了这话一时语塞。

    低下头,天闲的目光在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了脸色苍白,正用愕然无度的目光望着自己的美丽女孩身上,“红炎姐!或许不久以后我们还会再见,可能的话,我会去西南大陆找你的!”

    “天闲,你……”红炎感觉喉咙发堵,想说话,但眼中却已经流出泪来,什么也说不出。

    “天闲!”

    猛的,一声尖叫从人群里发出,所有人怔住,目光循声而去,却见瑶瑶面色如纸,正用一种无法形容的愤怒目光望着天闲。

    天闲一愣,见是瑶瑶,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瑶瑶,我知道你不喜欢和我成亲,我要坐吞云兽去摩云山南边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的亲事就此解除,今后,你可以找一个……”

    “你敢悔婚!!!”

    瑶瑶用一种常人难以想象,完全不似一个孩子能有的愤怒和屈辱声音放声大叫,望着天闲的眼中竟然是难以言喻的仇恨。

    “呃……我,我不是……”天闲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孩子的愤怒。

    “天闲!你这个混球!立刻给我下来!还没成亲就敢欺负我家瑶瑶!”红须男子怒不可遏,紧走几步就跨上前来,龙行虎步之间,红色须发竟好像火焰般燃烧起来。

    天闲见状猛的一拉手中银晶丝,吞云兽顿时狂啸一声站了起来,猩红的眸子盯上了上前的红须男子。

    红须男子立刻停下,警惕的后退了两步。

    天闲说道:“二叔,我没有圣痕,我在火雾山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圣痕,我知道你们疼我,但我不想瑶瑶被人指指点点,你是他父亲,好好为女儿考虑吧!”

    红须男子不由一愣,“你居然……”

    抓紧手中银晶丝,天闲目中隐隐泛起泪光,“父亲,大家……如有他日,我天闲定然还会回到这里,到时再给大家赔礼道歉,这些年,打搅了!”

    “走!!”

    一声怒喝!天闲猛拉手中的银晶丝,吞云兽顿时随之怒啸,双翼再次展开,空气轰然爆响中窜上天空,茫茫苍云中扶摇直上,转瞬化为一个黑点。

    众人惊呼,目光望向天空。

    天正则踉跄几步,望着天空,颤抖的双手俨然想去抓什么……

    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天正则心中激荡,十年岁月,亲儿忍辱负重,自己看在眼中,疼在心上,如今……

    猛的的张开双手,天正则望着天空的黑影大声咆哮:“飞啊!!飞————闲儿!飞吧……飞……”

    年近五旬的天正则哽咽着,对着天空老泪纵横……

    所有人沉默着,望着天正则忽然间削瘦下来的背影,心中复杂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闲……天闲呢?”忽然一个惊恐无比的声音又将大家神经抓紧。

    “三娘,你没事吧?”三叔见刚才被吓的微微昏厥过去的三娘醒了过来,眼中总算有了喜色。

    三娘却满脸恐惧的一把推开三叔,飞快的跑到天正则面前,抓着他的衣服问道:“天闲呢!天闲去哪了?”

    天正则有些茫然的看着三娘,“走了……我的闲儿驾着吞云兽走了!”

    三娘脸上顿时血色褪尽,嘴唇颤抖着说道:“那……那根本不是吞云兽,而是火云睛!”

    所有人齐齐变色。

    “专给吞云母捕食的凶兽!火云睛!?”天正则的面孔一瞬间扭曲到了极点。

    ----

    新书还是这个惨淡的样子啊,求个票和收藏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