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章 青兽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才一亮,天闲已经背着小包裹出现在大屋门口。

    早起的孩子们正在院子里玩耍,看到天闲全都是一脸幸灾乐祸,起哄的笑了起来。

    “天闲,每天回来听三娘讲书,不许再迟到!”天正则寒着脸站在天闲背后。

    “嗯!”天闲回过身,恭敬的点头,“我记住了,父亲。”

    天正则望着自己的儿子,目光隐隐闪动,“去吧,还有……好好照顾自己。”

    天闲听了后半句话不由愣了一下,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这才说道:“有那条老鱼和我做作伴,没事的。”

    天正则点点头,慢慢转身,走回了大屋。

    再见……

    天闲默默的对父亲的背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大院。

    火雾山上少有水源,倒是山顶云气凝结成水滴后汇成的一跳河流,这条河一直流到山脚下,是整个火雾一族最重要的水源,这条河流经后山一处曲折所在,在这里汇成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水潭,潭水倒映变幻苍云,隐隐发青,被火雾一族称为靑潭。

    这周围十分安静,还有一个干燥的明亮洞窟,每当族人们犯错的时候,大多都会到这里面壁思过。

    对于这里,天闲已经十分熟悉了,所有的孩子中,天闲是在这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

    把小布包往洞穴里一放,天闲来到靑潭边,先洗了把脸,之后从旁边找来一根通体中空的空竹插在水里,又在边上的树林里找了一片上好的树叶,这才回到靑潭边坐了下来。

    深呼吸几下,把树叶含在口中,天闲就在那露在水面外的空竹前吹起了叶笛。

    这树叶受火雾山地炎滋养,周遭常年云气涌动,吹起来仿佛带着一股炙热和轻灵,天闲两世为人,虽是十岁孩童,空寂的山林中,这叶笛声却带着几分沧桑渺远,一缕思绪穿透前世今生,在这黑石苍云间恣意摇摆回响,灵动似水,深沉如山。

    点点微波,随着天闲的叶笛声在靑潭中轻轻荡漾……

    天闲完全醉心于自己的叶笛声中,十年之中,每每遇到不开心的事,大多时候天闲都是这样吹着叶笛,将自己所有的心绪和无法对人提及的秘密寄托给这寂静的大山和无尽苍云。

    在这里,偶然的一个机会,天闲结识了一个不算朋友的朋友。

    靑潭水波鼓荡,刚才平静的水面在短时间内翻涌起狂乱的水花,天闲的笛声正在悠扬飘渺处,潭水岸边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硕大的黑影咆哮着从潭水中跃了出来,重重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大片的水花浇了天闲满头满脸,笛声顿时停了下来。

    “你这条烂鱼!上次就和你说了不要弄我一身水的!”天闲从地上跳了起来,飞快的抖着身上的水,但是衣服早已经湿透了……

    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天闲还是认命的脱下了衣服,一件件晾在了水潭边的青石上,火雾山的地面都是温热的,衣服倒是不怕晾不干。

    “喂!你干什么?那是我今天的食物,不是给你的!”天闲一回头,不由大叫起来。

    刚才从水潭中跃出的是一条通体乌黑,形如娃娃鱼的巨兽,这东西足有十几米长,混身溜光水滑,云光闪动下隐隐能看到细细的金色斑纹布满全身,头部圆润,口眼之间线条细腻,似乎能看出喜怒哀乐的情绪在它脸上不断变换,这东西被天闲的笛声引出水面,却是径直奔着天闲放在一边洞窟中小包裹而去,一口咬住包裹,转身就要溜。

    “又来偷我的东西吃,那是三娘特别给我准备的!”天闲扑上去,一把抱住了这怪物粗壮的尾巴。

    这怪物闷闷的叫了两声,巨大的尾巴摇摆着,整个将天闲的身体挥舞到了半空,粗壮的四肢发力,没两步就回到了潭水边,在天闲大叫声中腾空跃起,就那么四仰八叉的又撞回到了靑潭中去了

    片刻功夫,天闲一脸郁闷的从水下钻了出来……

    “喂!你这条烂鱼!那是我今天的食物!你给我出来!!”天闲对着插在水中的中空竹筒大叫。

    靑潭水波微微荡漾,哪还有那怪物的影子。

    “你要在再不出来的话,我可要撒尿了!”天闲的声音大了几分。

    靑潭的水顿时波动了几下,一阵水花翻涌过后,几道黑影从里面“噗噗”的跳了出来,直摔到天闲身上,却是几条肥硕的银鳞青头大鱼。

    那怪物在水中翻了个身,露在水面的面孔上似乎闪过几分得意,摆摆尾巴又潜到靑潭深处去了。

    天闲看着地上的几条还在拼命蹦跶的肥鱼,心中只好叹气,这东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还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吃,现在居然开始明目张胆的强抢了。

    天闲就近找了些干木,支起一个小小的柴堆,然后迅速把鱼洗剖干净,穿上粗木棍,架在火堆上慢慢烘烤起来。

    很快,一个浓浓的肉香弥散开来,肥鱼上油脂“吱吱”的向外冒出,天闲将旁边已经在石头上晾干的盐巴佐料拿来在鱼上一抹,顿时这香气更显诱人,天闲的肚子也不由咕咕叫了起来。

    “哗啦!”

    一声水响,那黝黑的怪物这时又从水里钻了出来,不过这次倒是安静的多,扭着身子慢慢来到了火堆边,曲起尾巴绕着火堆的趴了下来,那一对棕黄色的眼睛眯缝着,却盯着火堆上的烤鱼。

    “才吃了我一天的食物,还想来吃烤鱼!?”见这东西又来打自己烤鱼的注意,天闲的眼睛不由瞪了起来。

    这怪物却只是咂咂嘴巴,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摆动,一副等着吃东西的模样。

    天闲不由好气又好笑,看看火堆边的一圈烤鱼,分出两支插在了那怪物的那边,“那是你的,这边是我的,不许过来吃,知道了没有。”

    这怪物却不理睬天闲,目光盯在全部的烤鱼上。

    天闲意识到自己似乎要饿肚子,拿起一串已经烤熟,但是骨刺最多,吃起来需要很小心的鱼递到了那怪物面前,“这个是你的了。”

    那怪物口中发出闷闷的吼声,撑起身子,却向其他的烤鱼咬去。

    “喂喂喂……那不是你的!”天闲忙用烤鱼挡在这怪物眼前,却不料这怪物长长的尾巴早绕到身后,异常灵活的将所有的烤鱼一股脑全部卷走。

    天闲愕然发现这怪物开始对好几条烤鱼大快朵颐时,才意识到自己手上这条是自己唯一的食物了。

    “你这条臭鱼!烂鱼!”天闲气急败坏,可却拿这东西没办法,指着它的鼻子骂了一通,也只好坐下来吃起自己的烤鱼。

    这肥鱼是靑潭的特产,肉厚而细,香而不腻,加上天闲好几年中练就的精细烤制方法,更是味美无比。

    吃了半条,天闲就吃饱了,这鱼实在大的很,一条鱼足可以吃一天。

    那怪物倒是早把所有的烤鱼吃个干净,现在已经在咀嚼鱼骨了。

    天闲一直觉得这怪物真的很奇怪,族里的老人们都说这东西在火雾一族来到这里之前就在靑潭中了,现在最少也有**百岁,是极为少见的灵兽。还说这东西十分厉害,严禁族内任何人去招惹它,不过好在这东西天性温良,一直居住在靑潭中,几百年来从来没有袭击过火雾一族,只以靑潭里的肥鱼为食,平时都呆在水底,偶尔才会出来晒晒太阳。

    老人们都叫这东西青兽。

    不过就天闲看来,这东西浑身黑溜溜的,明明该叫黑兽,而且这东西似乎除了贪嘴之外,就没看出它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这东西吃鱼居然是先吃肉,没肉吃才去嚼骨头,简直馋到了一定程度。

    想了想,天闲还是将自己是剩下的一半烤鱼递到了青兽眼前,青兽立刻将嘴里的鱼骨吐掉,咬过那半条烤鱼大嚼起来。

    这东西是不是只会吃啊?天闲看着青兽的模样忍不住的想。

    和这东西结识也是因为烤鱼,那次自己的食物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全部湿透,只好抓了靑潭的鱼来烤,正吹着叶笛,却发现这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身后。

    那次倒是把自己吓的不轻,但好在看起来这东西只是想吃鱼,再之后,自己每次到这里挨罚的时候,这东西都会在靑潭里捉好些鱼出来给自己烤,一人一兽也就算这么认识了。

    这件事天闲没有对族里人讲,因为族里是严禁和这只青兽接触的。

    吃过烤鱼,天闲又去树林里选了一片树叶回来,坐在靑潭边的石头上,再次吹起那悠扬的旋律,整个人的思绪跟着叶笛声飘向云端。

    那青兽就那么盘在燃尽的火堆前,舒舒服服的趴在温暖的岩石上听着天闲的叶笛,一副惬意的模样,尾巴尖还会时不时随着天闲的旋律在岩石上轻轻敲打。

    安安静静的大山靑潭边,一人一兽如有默契,苍云悠悠,一时这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一曲婉转的旋律。

    良久,曲调渐落,天闲放下叶笛,“烂鱼,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受罚,以后你可能就吃不到烤鱼了,要是你想吃的话,可以多捉一些来。”

    青兽抬起头来,线条细腻的面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之后扭动身子,慢慢钻回了水中。

    不大一会儿,青兽再次爬出了水面,但这次却没有捉什么肥鱼,而是把天闲的小包裹给叼了上来。

    将**的包裹放到天闲面前,青兽又绕着火堆盘卧在了那里。

    天闲不由笑了起来,“原来你每次都没有吃,真是条狡猾的烂鱼!”

    打开包裹,里面已经被水浸透的食物自然是没法吃了,天闲也不理,只是从里面取出一个用油布包裹的小小布团来。

    看着这件东西,天闲笑的开心起来,“要是你不把这个拿出来,我还要自己下水去拿,这次谢谢你啦!”

    青兽盘在那里,只是用略显疑惑的目光看着天闲,似乎不明白这个小小的少年要做什么。

    打开油布包,天闲从里面抽出一根极长极细的银色丝线来。

    这丝线隐隐呈银色,但细看却是透明的,只有头发丝粗细。

    天闲找到这丝线的头,来到青兽面前,把它沉重的脑袋向一边推了推,在地上的一堆鱼骨里翻动起来,不一会儿就找出了几根同样晶莹透明的短丝来。

    坐到一边,天闲小心的把这几根丝线接到长长的线上,细细看去,这一整根长长的丝线居然都是用这样的短线一根一根结成的。

    这丝线其实就是靑潭中银鳞青头鱼才有的一根筋,细如发丝,可直可弯,但却坚韧如钢,普通刀剑都无法砍断,先前童虎提起的银晶锁就是这种东西制成。

    这些年,天闲在吃鱼的同时一直都在收集这个,冥冥之中,天闲很早似乎就感觉到,这东西对自己十分有用。

    结好每根银丝,天闲松了口气,举起银丝对着天空望了望,透明的丝线在云白的光线下仿佛不存在一样。

    “今天,是满月啊……”望着滚滚苍云,天闲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黑夜降临。

    这靑潭周围在夜里比别的地方都要明亮,天空云光辉动,靑潭水波荡漾,有时到显得比白天还要亮上几分一样,特别……是在满月的夜晚。

    天闲没有回到洞窟中去睡觉。

    天闲知道今天将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天,整理好那条银丝,天闲顺着洞窟的石壁爬上了高处的一个石坡,悄悄隐在石壁的暗影中,连呼吸都慢慢放缓……

    数年来,天闲已经掌握了规律,每到满月的晚上,青兽都会从靑潭中爬出来,在靑潭边的岩石上安静的趴上一晚,到天亮的时候才返回水中。

    虽然天闲不知道青兽这是在做什么,但经过好多次的验证,这的确是青兽雷打不动的一个习性。

    而在这秋冬交接的季节里,特别是在这一个月满月的这天,必然会发生一件族内几乎无人知晓的奇异事件。

    季节更替,从摩云山北部向南部迁徙的吞云兽会四处寻找食物,这火雾山周围云气不侵,第一个就会成为吞云兽的目标。

    吞云兽从不伤害人类,每年这个时候都能在云层中听见吞云兽响彻天际的吼声,偶尔还能见到他们巨大的身影在火雾山周围徘徊,但就算他们偶尔落到火雾山上,却也从不伤人,只是慢吞吞的追逐一些异兽,不管有没有收获,都会很快离开。

    每年的这个月夜,青兽都会受到吞云兽的骚扰。

    不过吞云兽的脑子似乎不是很好用,他们的反应比较迟钝,追逐猎物的的时候基本上能慢悠悠追上就有的吃,慢悠悠追不上就放弃。青兽只要在原地摆摆那巨大的尾巴,吞云兽就会迟疑,偶尔有特别执着的,也就是多留一会,之后悻悻离去,从未见过吞云兽展现狂暴的一面对青兽发动凶猛攻击,虽然传说他们被激怒也十分危险。

    吞云兽每年来回迁徙,这样的景象,天闲已经见过七八次

    “吞云兽并不凶猛,属于杂食的巨型异龙,遇到时不要惊慌,只要等待它们离去就好。”

    三娘的话在天闲耳边清晰的回响。

    ----

    话说……求票求收藏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