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章 没有圣痕的少年(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大院的正堂大屋中,一个身着黑色绒袍,面相颇具威严的中年人坐在那里,一手端着茶,却迟迟不喝,目光有点出神的望着地面,似乎在思索什么。

    门轻轻被推开,天闲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怔了一下,放下茶,看着天闲皱起眉来,“昨天去哪了,一晚上都没回来?”

    天闲很亲近的凑上前来,笑着的答道:“我去找铁翅鸟的蛋了。”

    “什么?”中年男子一听不由大怒,一掌拍在桌子上,“逆子!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不要去碰那些异兽!你……你居然……”

    “我没有受伤的,你看!”见父亲发怒,天闲并不着慌,原地拧拧身子,活动一下胳膊腿,笑嘻嘻的说道,“三叔说了父亲您找我可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好事呢!”

    看着天闲一点也不怕自己,倒是似乎对那件好事十分好奇的模样,中年人顿感一阵头疼,这孩子自小迥异,大多时候老实诚恳,但是有时却又倔强叛逆,规矩之类的东西全不放在眼里,可又不像其胡乱折腾的他孩子那样讨厌,对认准的事情所表现出来惊人执着谁看了都啧啧称奇,就算屡遭惩罚也绝对不会放弃。

    瞧瞧天闲那期待的眼神,天正又是则暗暗摇头,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自己真是又爱又恨,他的降生夺走了自己爱妻的生命,这让自己对这个儿子的感情有些复杂,而他又天生秉异,无法继承圣痕,可他身上总弥散着一种让自己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仿佛这摩云山中的山峰,这孩子隐在雾里,总让自己琢磨不透,那双眸子总有奇异的东西闪动,全不似十岁的少年该有的目光。

    有时自己甚至会做梦,梦到这孩子化作一阵雾消失在火雾山上……

    怔怔望着自己这才只有十岁的儿子,心中无数想法翻腾而过,最后,父亲的心绪还是冲散了所有的东西,天正则轻叹一声,对天闲招招手,“过来。”

    天闲应了一声,又上前两步,带着几分亲近,也带着几分恭敬,“父亲,是什么好事啊?”

    看看儿子这淡然而有些期待的眼神,天正则不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心怡女孩子的感觉,忍不住哈哈一笑,“天闲,你马上十一岁了,这火雾山上,十一岁的男儿就要寻找合适的女孩子定亲了,我为你定了一门亲事!”

    天闲恍然,“是……瑶瑶?”

    天正则愣了下,用力按住自己儿子的脑袋揉了几下,“小子!原来你早就盯着她了,哈哈!我儿子眼光果然不错,我看遍族内所有的女孩子,就只有瑶瑶和你最相配。”

    天闲心中没有丝毫喜悦,这才明白之前瑶瑶为什么那么生气,而且还说死活不嫁给自己的话,还有红炎姐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到头来是自己的父亲给自己定了亲。

    “可是,瑶瑶好像不愿意。”

    “小女孩子家懂什么!?”天正则不以为意,“我已经和你二叔说好了,等你十五岁的时候就成亲!”

    说着天正则满是慈爱的拍拍天闲的头,“天闲啊,瑶瑶是个好姑娘,你今后要好好照顾她,别让你二叔总说咱们家欺负瑶瑶,知道吗?”

    “可,我连圣痕都没有,怎么照顾瑶瑶?倒是瑶瑶要照顾我。”

    天正则闻言脸色骤变,满是温和的双目中瞬间透出两道冷光来,一把抓紧天闲的肩膀,沉声说道:“没有圣痕能怎么样!?我火雾山的好男儿岂能区区于一枚圣痕之下,我的儿子就算没有圣痕也一样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天闲!你给我记住!你没有圣痕!但你必须比其他有圣痕的孩子都强,现在是,以后……也必须是!!”

    天闲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许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激动的对自己说这些话,从前一说起这些事,他总是带着无奈的眼神轻轻叹气。

    “父亲,是不是……二叔说什么了?”

    天正则眼神一抖,这孩子居然看穿了我的心思?

    望着天闲还带着几分天真的眼神,天正则暗暗摇摇头,或是自己多心了,这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而已。

    “天闲啊……”天正则的目光恢复了柔和,轻轻说道,“你没有圣痕,别人会看不起你,会辱骂,会诋毁你,你怎么办?”

    “不去理他!我有我自己的事做。”天闲立刻答道。

    天正则大笑,“不愧是我儿子,哈哈……嗯,不对不对……”

    笑了几声,天正则却发现自己要说的事被眼前这个小子一句话给带偏了,咳了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天闲,你必须付出二十分的努力,拿到一枚圣痕!你才只有十岁,在你和瑶瑶成亲之前,必须拿到一枚圣痕,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听清楚了吗?”

    天闲眨眨眼睛,“能不能……用一只铁翅鸟代替?我再过两年就能抱得动鸟蛋了,到时候我给瑶瑶也带一个回来。”

    天正则缓缓的,沉重的摇摇头,“必须……是圣痕!”

    天闲低下头,沉默起来。

    再一次揉揉天闲的头,天正则轻声说道:“天闲,你不用难过,人和人是不同的,这大陆无比辽阔,奇人异事多不胜数,你就算现在和别人不同也无关紧要,重要到……是你自己必须比别人坚强,并且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知道吗?”

    天闲觉得今天的父亲和往天有些不同,作为族长,他平时很少这样感叹的和自己说话。

    “父亲,我记住了。”天闲重新仰起脸,笑着答道。

    天正则点点头,“去看过你母亲了吗?”

    “一会就去。”

    “去吧,告诉她你定亲了,她会高兴的。”天正则说着,眼内多了几分回忆的恍惚。

    见到父亲这个神色,天闲知道今天的谈话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父亲会坐在这里,直到回神,这个父亲,对已经过世十年的母亲用情很深,直到现在说起母亲,脸上还会露出哀伤缅怀之色,久久不散……

    退出正堂大屋,天闲来到旁边一个小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屋子,穿过苍白云团的阳光在屋子里恣意流淌,细细微尘轻轻翻动,屋子里没什么陈设,地上几个软垫,一张木桌,桌子上放着一些供品,桌子后有一张女子画像。

    这是个颇为美丽的女子,但看起来过于柔弱,面上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但眼神温润,唇角含笑,一身白衣静静坐在那里,一股温良贤淑之意透纸而出,让这画卷栩栩如生。

    这画是天正则为追念亡妻亲手所画,这个一生连字都写的歪歪扭扭的粗汉,却画出如此细腻的画来,一勾一抹似乎都透着他对亡妻的眷恋和不舍。

    “母亲,我来看你了。”

    天闲在地上软垫上坐了下来,望着那张画卷,不由心绪起伏。

    好多年来,除了树林中的树屋,这里是自己第二个可以感到心绪宁静的地方。

    这画上的女子是自己的母亲,却又不完全是,自己或许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却成了她腹中的孩儿,并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前生今世,自己都未体会过母爱是什么。

    前生自己是个孤儿,被一个行走江湖的赤脚医生收养,四岁就开始为他打杂,六岁跟着他上山采药,闲着的时候还修炼过一些传说十分厉害的功法,现在想来,那大多是胡诌的。

    十四岁那年,自己已经算是个小有心得的医生了,一个雨夜,自己趁着那个老头不在,为一个中枪的黑帮老大出诊,还收取了不菲的酬金,本以为从此可以一走了之,但或许老天爷对黑医生深恶痛绝,一道天雷劈在自己头上,再醒来时,已经是人腹中马上就要降生的婴孩。

    那是个奇妙的经历,在母亲的腹中,温暖,仿佛被整个世界包裹的感觉,没有不安,没有狭小空间的局促,那个女子好听的柔柔声音每每让自己想亲眼看看她的模样。

    可惜,或许自己天生不详,自己的降生却夺走了这个体弱的女子生命。

    自己可以清晰的听到她不甘的声音,无论如何,她都执着的选择诞下自己,原本……她可以活下来的。

    这或许……就是最大的母爱吧。

    降生后的自己无法继承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能继承的圣痕,这一度让刚刚失去妻子的父亲发狂,虽然那时自己还无法说话,无法行走,但那种近乎歇斯底里的悲痛却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个粗犷的汉子就在自己小小的身体前泣不成声……

    火雾山的孩子们大多会有一个象征意义的小名,比如童虎,虽然这圣斗士似的名字让天闲觉得有点可笑,但他的确健康结实,好像一只小虎一样。

    自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名。

    自己的名字是父亲取的,单名一个闲字,三娘曾对自己说过,这是希望自己能不被愁苦困惑,闲适安逸的度过一生。

    火雾一族中,几乎所有男人的名字都带着希望和抗争的意思,唯有自己不同……

    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父亲看着自己的目光日趋平和,但那种隐藏的伤痛依旧时而闪现,自己知道,他无奈、失望,却又渴望自己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继承圣痕,对他来说,自己身上寄托着他对亡妻的一份追念,这份追念,十年来居然不曾衰减,反而日渐浓烈。

    这火雾山上一千多口族人之中,只有自己无法继承圣痕,甚至于没人听过这世界上有和自己一样体质的人,或许这是因为自己带着异世界的记忆,或许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据说,先祖们曾经也是西南大陆的贵族,后来在战争中避乱来到这里,在这扎根之后,繁衍生息,这里与世无争,过着与白云黑山为伴的日子,先祖们以火雾山命名此地,自称火雾一族。

    火雾山下通地火炎脉,热量让弥漫天空的云气无法靠近山体,而族人也大多继承与火和风相关的圣痕,而对于自己这个连最基本的强身圣痕都无法继承的孩子,老人们只有叹息。

    族人们善良而平和,十年时间中,对于自己这个异己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宽容,但……这依旧难掩他们眼底的无奈和怜悯。

    年纪小一些的孩子们总是找自己的麻烦,因为自己和他们不同,对此自己不想去理会,那些毕竟只是小孩子而已,而自己真正算起来已经是二十五岁的青年了。

    但,自己真的无法继承任何圣痕,和所有人不一样……

    望着那画中的女子,十年岁月在天闲脑海里飞速闪动。

    久久的坐在那里,日渐西沉,天闲居然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

    门被轻轻推开,天正则威严的面孔出现在门口,“天闲,该吃晚饭了,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下午了。”

    天闲蓦然回神,看了看门口的天正则,父子目光相对,眼中都似乎藏着什么。

    “我就来。”天闲轻轻应道。

    天正则点点头,无声的离开。

    回头看看画中的女子,天闲站起身,又重新跪下,恭恭敬敬对画像磕了三个头。

    “母亲,我要走了,今后或许不能常来看您,但孩儿会时时记住母亲的恩情,这一生是您舍命所赐,天闲会好好珍惜,他日……孩儿一定会回来看您的。”

    抬起头,天闲抹掉眼角的泪光,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

    火雾山上常年苍云涌动,天色暗的及早,但夜里涌动的云层却映着周围苍山白雪,山上只暗不黑,景色奇异。

    夜深人静,天闲偷溜出房间,借着暗白的云光,迅速攀爬上大屋的阁楼,轻手轻脚的向西边的屋子摸去。

    这大院内住着族内五位掌事,也就是天正则和四个兄弟,西边第一幢大屋正是二掌事的的居所。

    天闲极其小心,七年多来修习七宝灵心真解虽然让身体灵猫般轻巧,但是这大屋内住着的二叔可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年轻时曾进入火雾山炎脉,亲手挖出了古神遗迹,得到了一枚欲品圣痕,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炼化末期,在这火雾一族中是响当当的第一高手,就连自己父亲天正则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天性随和,凡事不争,族长的位子几乎是没有任何波澜的就传到了作为长子的天正则手中。

    蹑手蹑脚,天闲慢慢沿着屋檐来到了三层阁楼的小窗子前。

    这是瑶瑶的房间,火雾一族的小孩子们大多都睡在高层,因为地火炎热,年纪太小的孩子受不住这股热量,特别是女孩子,都睡在最高的一层上,向红炎那样天赋秉异的女孩子是及其少见的。

    轻轻推了推窗子,天闲发现窗子果然没锁,只是虚掩着,瑶瑶向来不喜欢热烘烘的地气,入睡是也总是敞着窗子。

    无声的推开窗子,天闲小心又小心的跳了进去。

    瑶瑶这两天失眠了。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昨天父亲忽然说自己定亲了,定亲的对象是天闲,自己想问什么,父亲却似乎很不高兴,根本不让自己问。

    要说天闲……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比起其他的孩子要好看的多,笑起来也让自己很喜欢,但是他没有圣痕,其他的孩子却都有,就连自己在出生后都得到了祝福的圣痕……

    所有人都有圣痕,只有他没有……这要自己怎么办呢?姐姐因为圣痕的强大力量已经要远嫁他乡了,自己将来难道要嫁给一个没有圣痕的人吗?

    小小的女孩子脑子里还不大清楚嫁娶是什么意义,但她知道天闲和其他孩子不同,他没有圣痕……只是这一件事,已经让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无比困惑和苦恼。

    今天晚上姐姐又找自己谈心,可是……可是他就是没有圣痕,别的孩子都瞧不起他……

    辗转反侧,小小的女孩在**上根本睡不着,脑子里都是其他孩子们的讥笑和嘲弄声……

    忽然间,云白的光迅速暗了下去。

    意识到什么瑶瑶扭过头来,猛的发现一个不高的黑影居然站在自己的**前,背着光的面孔正望着自己。

    “啊…………唔唔!”惊吓之下,瑶瑶就要大声尖叫,天闲哪能让她叫出来,豹子一样扑了上去,一下按住瑶瑶的嘴巴。

    “瑶瑶,是我。”天闲用极细小的声音说道。

    “呜呜……”不说或许还好点,一听是天闲,瑶瑶眼中立刻滚下泪珠来,小小的女孩很自然的想到,这个白天被打了的家伙是来报复自己的。

    见瑶瑶挣扎不停,天闲有点无奈,犹豫了一下,另一手摸到瑶瑶后脑下,七宝灵心真解急速运转,气冲指尖,用力按了一下。

    哑门穴。

    天闲知道自己的功夫还很粗浅,但是暂时封住一个小小女孩子的声音还是能做到的。

    瑶瑶顿感一阵头晕,等脑子清明时发现天闲已经放开了自己。

    立刻又要大喊,瑶瑶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声,顿时小脸惨白起来。

    “瑶瑶,你别害怕,过一会儿就好了。”天闲抓抓头,脸上带着歉然说道,“我只想和你说说话,然后就走,不会打你的。”

    瑶瑶眼中有泪光闪烁,自己叫不出来,在这个和猴子一样敏捷的天闲眼前跑出屋子去也不可能,现在真的只能任人宰割。

    “我说真的啊……不会打你的。”见瑶瑶还是哭,天闲只能叹气,想了想,有点舍不得的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来。

    “这个给你,不要哭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

    掉着眼泪的瑶瑶不由愣住,天闲递过来的是一根色彩斑斓的羽毛,这根羽毛极长,而且没有一根绒毛散乱,整整齐齐的排列,一眼看上去就带着一种坚硬无比的感觉。

    铁翅鸟的羽毛!瑶瑶惊讶的认出了这件东西。

    “你不是一直想要的,我正好去找鸟蛋,就偷偷拔了一根。”

    瑶瑶望着这根羽毛有点发怔,铁翅鸟可是很凶猛的猛禽,上午讲书时三娘问起天闲这件事,当时自己还有些怀疑,没想到……

    伸手摸了摸这根羽毛,瑶瑶把头一扭,一脸不感兴趣的模样,不过……倒是似乎相信天闲不是来打自己的了。

    天闲把羽毛放到瑶瑶**上,笑着说道:“我听父亲说我们已经定亲了,也知道你不喜欢这门亲事,所以来看看你。”

    原来是来讨好我的!瑶瑶心中闪过一分似是不满,又似是得意的味道。

    虽然半夜里闯进女孩子的房间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这好像也不是不能原谅,而且还有铁翅鸟的羽毛,瑶瑶的目光忍不住又在那根羽毛上来回移动。

    畏惧被冲淡后,充满幻想的小小女孩,对于男孩的举动多少感到些许欣喜。

    “明天,我就要去靑潭受罚了,要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你,红炎姐要我照顾你,但是……”抓抓头,天闲继续说道,“今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嗯……至于我们的亲事,你不喜欢的话就和二叔说,他一定不会委屈你的,记住了吗?”

    瑶瑶有点奇怪,眼前这个男孩的话,好像有些别的东西掺杂在里面,自己想问,但说不出话。

    天闲又抓抓头,看起来很有些无奈和苦恼,“瑶瑶,你说……我真的就那么奇怪吗?”

    瑶瑶终于拿起了那根铁翅鸟的羽毛,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哦……我让你说话,但你可不要喊,要不然这根羽毛我就要拿回来了。”天闲琢磨一下,警告似的看着瑶瑶说道。

    瑶瑶一脸戒备,立刻把羽毛藏到了身后。

    “不许叫啊,要不然我打你!”天闲威胁着,再次伸手到瑶瑶脑后,七宝灵心真解再次运转,轻轻在哑门穴上一按。

    瑶瑶身子抖了一下,不由微微轻呼:“疼……”

    “嘘……”天闲立刻竖起手指。

    瑶瑶这次倒是很听话,立刻闭上了嘴巴,不知道是不是那根铁翅鸟的羽毛魅力实在太大。

    “瑶瑶,我很奇怪吗?”天闲小声的问。

    瑶瑶看看天闲,嘟囔道:“你没有圣痕,当然奇怪了……”

    “那我们的亲事!”

    “我才不要嫁给你!”说起这个,瑶瑶立刻绷起了小脸,居然连铁翅鸟的羽毛都丢了回来,“这个我不要。”

    天闲看看铁翅鸟的羽毛,轻轻笑了,“这个就送给你了,不用担心,你不用嫁给我的。”

    瑶瑶一愣,天闲已经离开**边,又轻轻推开了窗子。

    “瑶瑶,我来这里的事,别告诉别人。”天闲说着蹑手蹑脚的钻出了窗子。

    “哼!明天我就告诉三娘!”小小的女孩又拿起那根漂亮羽毛,赌气的说道,一抬头,窗边已经不见了少年的影子。

    “臭天闲!”

    瑶瑶嘟囔一句,不过看着手里的羽毛,小脸上却全是开心的笑意,这还是第一次有男孩子送给自己礼物,而且是自己最想要的。

    抱着铁翅鸟的羽毛,瑶瑶安心的睡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