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章 没有圣痕的少年(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本章段落或许会出现问题,处理中)天闲匆匆跑进树林,但并没有立刻回去听什么“讲书”,而是在树林里三转两转,找到一棵枝繁叶茂,需要二十余人合抱的参天大树。

    跳上树干,天闲迅速爬了上去。

    这个参天古木是天闲的秘密基地,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地方,就连刚才的红衣女孩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弟弟还在这棵古树上有一个小窝。

    在这古木接近树冠的地方,一些枝杈被引到一处,用结实的藤条绑好,再用树枝和树叶简单的搭建成一个鸟巢模样的小窝,上面建一个防雨的顶棚,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树屋了。

    进了树屋,天闲长长吐了口气。自从这个地方建好后,也只有这里才能真正让自己完全安心下来。

    摩云山顶的参天巨木,这座小树屋或许是大陆上最高的建筑了,云海就在头顶幻化变换,天闲喜欢在这里望着苍云发呆,那云海中仿佛有无数景象在上演,而且随时都会掉下一个神奇的东西来。

    发了半天呆,天闲忽的一愣,三娘讲书的时间似乎的确快到了。

    将那个四处透光的屋顶打开,天闲看看天空,再次确定一下时间,这才安静的盘腿坐了下来。

    呼吸吐纳,气走全身,天闲开始今天自己的功课。

    自从身体状况开始允许,在别的孩子在为继承圣痕而不辍努力的时候,天闲就在修炼这套七宝灵心真解。或许是不想服输,或许也不是,总之,天闲不想自己什么都不做。

    这不是什么厉害的法门,但的确有神奇之处,从小一直修炼下来,天闲耳聪目明不说,身体也超乎寻常的强健,比起同龄的孩子更是高大许多。

    而且精气神十分旺盛,也从不生病,有些小伤也比其他的孩子恢复的快上几倍,族内的长辈都对此啧啧称奇,却不知道这是天闲偷偷修炼的结果。

    不过,天闲也知道自己再想进步已经很困难了,因为他手中只有前两层心法,而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第二层末期。

    这心法应该有七层,无奈,当初那个老头给他的只有两层,还是拙劣异常的手抄本。

    凝心静气,天闲按照记忆中的法门引导全身气息缓缓运转,身体慢慢发热起来,暖烘烘的气息让天闲觉得十分舒服。

    虚白的阳光下,一层淡淡的光华在天闲身上时隐时现。

    感觉体内的热流在浑身经脉转了两圈,天闲睁开眼,缓缓吐出了一口白气,眼中的疲惫之色减少了许多。

    活动一下身体,天闲开心的笑了,从石柱上摔下来引起的内伤好了很多,那些孩子拳脚留下的隐痛也消失了。

    红炎姐的炎火圣痕虽然已经到了炼形阶段,但……毕竟不是专门用来治伤的,每次治伤都好像被火烘烤,这滋味可不那么好受……

    想起这位从小就带着自己玩,温柔可亲的表姐,天闲多少有点失落,从小到大,因为自己不能继承圣痕,在一大群孩子中,只有她愿意接近自己,平日里给自己唱歌,陪自己吃东西,生气的偶尔会揪自己的耳朵,但大多只是笑着点点自己的额头。

    记忆中,这个喜欢穿一身红衣的美丽女孩让自己感觉安全,感觉的温暖,那种温婉的每每让自己无法抗拒,只想那么靠在她身边……

    亲人……就是这种感觉吧。

    因为总是护着自己,她被那些孩子说成是自己的老婆,对此她也不介意,就算自己开始对她使坏,她也不抗拒,明明想让她多少讨厌自己,然后安心的远嫁。

    女人真是麻烦啊……

    天闲甩甩头,把这些让自己困扰的事丢出了脑子,瞧瞧天空算算时间,顿时愣了愣,之后怪叫一声跳下了树去。

    ……

    摩云山脉上云雾缭绕,但像那片石林一样常年露在云雾外的地方也不在少数,这些地方大多都成了摩云山居民的聚集地。

    在雾海群山中,一座挺拔的高峰周围云气不侵,仿佛有什么力量守护着这座山体,山脚下一块巨大石碑上写着三个大字:火雾山。

    山腰上,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飞跑。

    看着天色,天闲心中越来越急:没想到一个愣神,时间已经过的飞快,再迟到的话,又要跑到靑潭去和那条老鱼做伴了!

    山腰上有一个村落,这里古色古香,没有高屋大堂,但是所有的房屋却都建造的十分用心,房屋排列错落有致,门窗整齐,云瓦水檐上多雕刻云团火焰的图案,村落里小巧溪水点缀其中,显得闲适而有情趣。

    天闲一路飞奔,淌过溪水,踩过青墙,很快来到了一个颇大的院子门前。

    这院子周围的建筑倒是颇为高大,基本都是几层的阁楼,红色云瓦铺顶,青石墙壁刷成雪亮的白色,阁楼四角和屋顶雕刻着模样狰狞的怪兽,装饰的刻画图案和其他房屋倒是一样,都是云团和火焰的图形。

    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正从大院里传出来:“破碎时代,众神纷纷陨落,大概两千年前……”

    天闲蹑手蹑脚的摸进了大门。

    大院中三面是高大的房屋,中央的空地上摆着一排排木桌,几十个孩子正坐在那里听讲,看模样大概都是十二三岁,童虎和瑶瑶这一群孩子早已经坐在那里。

    一个身着翠色衣衫的美妇正手拿一本古书,在孩子们之间慢慢走着,表情严肃的讲着古书上的内容。

    这女人看起来三十出头,容貌明艳,长发在脑后盘起,翠色衣衫下描火焰,上绣云团,走起路来风姿飘飘,韵味十足。她虽然脸色严肃,但看着这些孩子们的目光里却时不时露出柔和之意。

    “三娘,是天闲!!”

    忽然院子里响起一个稚嫩的童声,其中还饱含愤恨。

    那中年美妇顿时一愣,目光向大门口看去,正见天闲偷偷溜进来,顿时大皱眉头。

    天闲满脸苦相,喊自己名字的不是别人,正是瑶瑶。

    “天闲,你过来!”中年美妇声音严厉了许多,全不似刚才讲书时口气柔和。

    天闲磨蹭到中年美妇面前,低着头,“三娘……”

    三娘美目中闪过一分怒意,“昨天又去哪了?一整晚都不见人!我们就差把整个山头都翻过来找你了!”

    “嗯……我,嗯……”天闲支吾起来,自己总不能说自己去偷铁翅鸟的蛋了……这件事可还关联到另外一件自己会受重罚的事情。

    三娘手里的书重重敲在了天闲脑袋上,“是不是却抓铁翅鸟了!?”

    这句话一出,在一边幸灾乐祸孩子们都是一声惊呼,那东西可不是惹的!瑶瑶更是吃惊的张大了小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天闲。

    天闲一愣,抬头看了看三娘,“三娘,你……怎么知道?”

    三娘手里的书又重重敲到了天闲脑袋上,“你偷偷溜进祖屋,查看兽谱!兽谱就翻到铁翅鸟那一页!你当我是瞎子吗?”

    天闲不由暗叫不慎,当时做贼心虚,又发现三娘如常来清点祖屋的物品,一时慌张的逃走,却忘了掩饰痕迹。

    “抓到了吗?”三娘寒声问。

    天闲丧气的摇摇头,“蛋太大了,我搬不动。”

    三娘顿时满面怒色,“你居然真找到铁翅鸟的巢了!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你……你要是出了事……”

    三娘怒不可遏,又用书重重敲了天闲脑袋一下,喝道:“给我坐回去!明天去靑潭受罚!三个月不许回来!”

    在所有孩子又是惊讶又是嘲弄的目光中,天闲垂头丧气慢慢挪回了自己位子,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凳子少了一条腿,斜斜的靠在木桌上。

    这些小混蛋!

    天闲看了看周围的孩子,见他们正捂着嘴“呼呼”笑着,显然这是他们干的好事。

    拿开凳子,天闲一屁股坐了上去,只是少了一条腿而已,给那个赤脚医生干活时,自己坐在铺子里,两条腿儿的凳子也不是没坐过……

    周围的孩子们见天闲就那么坐在了三条腿的凳子上,居然还稳稳当当,不由都愣住了,在一旁的童虎更是瞪大眼睛,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三条腿的凳子也能坐的稳。

    “都认真听讲!”三娘见大家都向天闲那边看去,立刻喝了一声,一群孩子赶忙扭过头来,对于眼前这位三娘,大家可是怕极了的。

    “你们不仅要好好修炼圣痕,对于摩云山的一切也要了如指掌,更要多学习外面世界的知识,这才可能像红炎一样有机会离开这里,否则……”三娘有意无意向天闲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重新拿起古书,三娘的口气恢复了平静柔和,“人类第一次在地底挖掘出诸神遗迹是在一千八百年前……”

    对于三娘讲的事,孩子们大多都不感兴趣,但却怕考核的时候三娘处罚,都瞪圆小眼睛,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天闲就没有这个心思了。

    这些事,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仔仔细细的反复学习梳理过了,只有那些小混蛋们根本不想去学,所以现在还是要三娘反复强调……

    说起这个世界,曾经存在过无数强大的神灵,是个充满了奇迹和不可思议的地方。

    历史记载,诸神分成两派彼此争斗,那是一段极为动荡混乱的岁月,史称“破碎时代”。

    破碎时代末尾,毁天灭地的“七日灭世战争”爆发。

    短短七日,疯狂征战的诸神以无穷神力将整个世界完全摧毁,大地崩碎破裂,飘起的烟尘遮蔽了整个天空,曾经美丽的世界面目全非。

    辉煌的诸神文明在战争中变成了废墟的沙尘,最后的神灵也在这场灭世之战中陨落殆尽。

    等天空的烟尘散尽,在战争中躲藏起来而幸存的弱小种族惊愕的发现,原有的月亮已经分裂成了八块,并且呈现出八位神灵徽记的模样。

    当一轮月亮闪亮时,其余的月亮就会消失,八轮月亮轮流照耀大地,一个轮回正好是一年。为了纪念这场毁天灭地的战争,幸存的生灵们制定了新的历法,并以这八位神灵的徽记命名。

    春季:曜日、云狮。

    夏季:狂龙、棕熊。

    秋季:蝰蛇、神鹰。

    冬季:海妖、残血。

    很快,残存的生灵发现了八轮月亮神奇的力量,云狮之月下出生的生灵更具勇气与威严,棕熊之月出生的力量强大而忠诚可靠,蝰蛇之月照耀下降生的生灵更具智慧,也更加狡猾……

    每一轮月亮,似乎赋予了新生命不同的命运!

    苦难中的生灵们受到了极大的慰藉和鼓舞,将八轮月亮称为“命运之月”,认为这是诸神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祝福与引导,并以古神语重新命名了这个世界:艾尔达!

    古神语中,艾尔达意为:安宁,和平。

    重建世界的岁月里,所有种族团结一致,艰难但和平的生存着……

    而这种和平与安宁,随着第一个古神遗迹被从地下挖了出来,很快被撕的粉碎。

    古神遗迹中残留着无数具有强大力量的器具,记载着深奥智慧的书籍与画卷,然而,残存的生灵无法承载古神强大的力量,触碰这些宝物的生灵全部爆体而亡。

    在这个时候,人类以超越其他种族的智慧和创造能力发明了一种取巧的手段。

    将古神器具中的力量引出一小部分,之后把这力量加以疏导、转化……经过很多手段的处理之后,重新封印在特殊载体上,使其变成人类可以承受,并且能够自如运用的力量。

    人类称这种全新的力量为——圣痕!

    和平,由此打破!

    满是残存病弱种族的世界上,人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很快人类驱逐了曾经共患难的盟友,将所有的异族赶出了肥沃的土地,甚至对他们赶尽杀绝。

    霸占了艾尔达大陆西南肥沃土地的人类,将这里直接命名为“人类大陆”。

    人类从此以圣痕为依托,开启了自己的时代,甚至想要以此重新踏上逐神之路,直到如今,对圣痕的挖掘和研究依旧是各个国家最重要的事,几乎所有的国家活动都和圣痕有关。

    圣痕啊~~~~

    天闲暗暗叹气,难不成自己不是人类?为什么就只有自己不能继承圣痕?从出生到现在,自己继承过上百种圣痕,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就连最最基本的,凡是人类都能继承的强身圣痕自己都无法继承。

    “天闲!”

    天闲一愣,正要回神,三娘的古书已经打到了他头上,“你又在走神!”

    摸摸头,天闲认错似的笑了笑。

    三娘瞪了天闲一眼,慢慢走开,继续讲书。

    偷偷看看三娘,天闲咧嘴而笑,之后忙回过头来,拿出了一本正经的模样来听讲。

    三娘原本不是火雾山的人,她来自西南的人类大陆,早些年来这里游历,被这里的奇异景致吸引,又在三叔极尽讨好之下嫁给了三叔,从此留在这里,成了三娘。

    三娘从头到脚都是个绝色美人,以前是,现在更是,据说当初她嫁给三叔的时候,三叔的几个兄弟都想不开的要寻死觅活……

    三娘见多识广,是族内孩子们的功课老师,但孩子们私下里都叫她“冷面三郎”。

    不过天闲知道,三娘其实是个很温和的女人,那本古书她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拿在手里是专门打人用的,但她从来都将坚硬的书棱包在书面里,空心的古书打起人的“彭彭”作响,其实却不怎么疼。

    一上午的讲书很快结束了,孩子们一窝蜂般的冲出大院,瞬间跑个干净。

    “今天怎么样?”三娘正收拾自己的东西,身后走上来一个面皮白净,笑容可掬的中年男人。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三娘皱眉,“天闲真去抓铁翅鸟了,这件事必须和族长说一下。”

    “这个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三叔,你又在说我的坏话。”天闲不知道从哪里溜了过来,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嘻嘻笑着,一脸亲近之意。

    被天闲叫做三叔的中年男人看着天闲满脸的笑容,略有无奈的摇摇头,“天闲,你也该老实一些了,这样下去你以后就只能呆在靑潭了。”

    “知道啦!多谢三叔教诲!”天闲说着,笑容灿烂。

    三叔心中叹气,这孩子很好说话,但性子却比谁都执拗,“族长找你呢,快去吧。”

    “哦……找我干什么?”天闲立刻脸色微微一变。

    “放心,不是你去抓铁翅鸟的事。”三叔用力揉了揉天闲的脑袋,“是好事!”

    天闲似乎松了口气,笑着和三叔三娘道别,飞快的向大院正面最大的房子跑去。

    “怎么看……都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三叔捻着自己稀疏的胡须,略有些可惜的说。

    三娘眼中带着隐隐的担忧:“这两年,我讲别的事他不听,一讲到兽谱就精神百倍,刚才我讲吞云兽的时候他听的十分认真,我真怕……”

    三叔笑了笑,“他无法继承圣痕,自然对别的事更感兴趣,不过他这么机灵,自然知道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放心吧!”

    “我看童虎弄坏了他的凳子,他不说话,就那么坐了一上午,我打他,他也只是认错,只是笑,我想……要是他能生气的告童虎的状,能哭一下……一个孩子,没必要这么坚强。”三娘眼圈隐隐有点发红。

    三叔叹了口气,轻轻拍拍三娘的肩,“火雾山的男儿就该这样,天闲他……更需要如此,等他和瑶瑶在长大一些,情况就会好起来了。”

    “可是瑶瑶……”

    “一切有族长做主,你就不用操心了。”

    看看正堂大屋,三娘叹了口气,“红炎明天就得离开,这孩子又要自己一个人了,到时候……”

    “你不是罚他到靑潭去面壁了,多罚几次,时间就过去了。”三叔有点不大负责的说道。

    “你!”三娘顿时杏眼一瞪,气不打一处来。

    “这没什么不好,我们哥儿几个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我的鞋子还被那条青鱼吃过呢!”三叔一脸颇有些自夸似的表情,还配合的伸了伸自己的脚。

    见三娘根本没被自己逗乐,三叔只好悻悻收回脚来,轻轻叹道:“没有圣痕,今后天闲的路艰难的很,这个时候多敲打他一下吧,这个孩子的话……他受的住的。”

    三娘眼中闪过不忍之色,却只好叹息一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默默回了屋子。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