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章 没有圣痕的少年(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长风游荡,云卷云舒。

    巍峨的摩云山脉游龙般在漫漫云气中穿梭,时而露出瘦骨嶙峋的背脊,蜿蜒无尽。

    站在山脊向远处望去,脚下雾海蔓延,头顶云气流转,其间更是白云苍狗变幻莫测,这里的天空,似乎远比大地辽阔。

    云海之中,时而传来悠长的鸣叫声,在阳光穿过翻滚的云气时,隐隐可见一些庞大的身影,显然这里不是生命绝迹的地方。

    而在云海的某一个地方,一段山脉从云气里冒出尖来,这片山地中石柱林立,正是一片天然的石林。

    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一根石柱上慢慢攀爬。

    这石柱三四十米高,上下几乎一边粗细,顶端也就六七米见方,仿佛是一整块巨岩插在地面上,和周围几乎相同模样的石柱比起来,它倒是也算高大了。

    正在慢慢攀爬的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少年,这石柱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摔下去的话恐怕小命难保,这少年也不带任何攀爬物件,紧衣襟小打扮,居然徒手爬了上去。

    少年虽然身形瘦小,但手脚却显得灵活有力,在峭壁上攀爬速度不快,但却也不见吃力,很快,少年接近了石柱顶端。

    “终于……到了!”

    已经磨破皮的小手抓紧了峰顶凸出的岩石,一张清秀的小脸儿顿时从绝壁下冒了出来。

    这竟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

    凌乱的黑色短发在呼啸的风里胡乱抖着,一对眸子漆黑如夜,闪着星辰的微光,转动间隐隐灵气浮动,蹭着黑灰的面孔上满是稚气,却也透着几分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该有的柔和味道。

    “哈!真的在这!”

    少年目光飞快扫了扫峰顶,顿时双眼一亮,以最快的速度兴冲冲的爬了上来。

    这只有六七米方圆的狭小峰顶上,有一个老大的鸟巢,几枚外皮上带着奇怪彩色花纹的巨蛋正躺在那里。

    来到鸟巢边,望着鸟巢里几枚巨大的鸟蛋,少年的小脸儿皱了起来。

    “三娘可没说这蛋这么大啊……”比量一下,少年发现自己要两只手才能把最小的那枚蛋抱在怀里,顿时发起愁来,自己千辛万苦的爬上来,绝对不能空手而归,可是自己总不能只用两只脚就爬下去……

    “嘎嘎!!”

    正当少年没注意的时候,一只宽翅大翼、嘴喙圆顿厚实的大鸟怪叫着从天空扑了下来。

    少年暗叫一声不好,转身就跑,才迈出一步,立刻想起自己还在几十米高的石柱顶上,哪有地方可跑?

    就这么愣了一下的功夫,那只大鸟已经扑到了石柱上,宽大的翅膀狠狠一扫!

    “砰!”

    少年被这大鸟直接拍飞了出去。

    这鸟力量大的出奇,少年被拍的眼冒金星,但危急时刻,还是反手一下抓住了石柱上凸出的岩石,把自己飞出去的身体拽了回来,重重撞在了石柱外壁上。

    这一撞少年更是头昏眼花,没等再作反应,那大鸟已经“嘎嘎”叫着来到悬崖边上,厚重坚硬的嘴喙对着少年的脑袋就是一阵乱啄。

    这鸟喙沉重无比,剧痛之下,少年手上力气一弱,顿时翻滚着落下了悬崖。

    三四十米的高度,一眨眼间,少年已经快要摔在地上!

    紧要关头,少年四肢收缩,在半空抱紧身体,阳光下,细小的身躯似乎散发出些许微光来。

    “彭!”

    一阵破草乱叶飞舞,少年重重摔在了事先就准备好的干草垫子上。

    虽然说一再加厚了这个垫子,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从三四十米高的悬崖上摔下来,少说也要丢掉半条命。

    却没想到,这少年在草垫上滚了几圈,竟然坐了起来,看起来竟然没受什么伤。

    抬头看看石柱顶上,少年见那大鸟正在对自己“嘎嘎”乱叫,似乎是在警告自己最好别再来打她孩子的注意。

    “看来……还是再换一个比较好。”少年嘀咕着,一脸惋惜。

    就在这时,不远处高大的峰石后,忽然跑出六七个孩子来。

    为首的一个孩子看起来也是十二三岁的年纪,生的虎头虎脑,身体极为壮实,一见坐在那里抱着脑袋愁眉苦脸的少年,顿时瞪圆了眼睛。

    “臭小子!你在这!”

    少年刚才还觉得自己浑身摔散了架,但一见这七八个孩子,也不知从哪冒出了力气,登时跳了起来,撒腿就跑!

    “天闲!你给我站住!!”

    这七八个孩子中,有一个身着红布罗衫的女孩子,看起来比其他孩子年龄还要小一些,但面容白皙,五官精细,眉目间隐隐可见秀丽之气,虽然年幼,但以可以看出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只是,现在这女孩子满脸气愤,看起来恨不得立刻把逃跑的少年抓回来狠狠暴打一顿。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抓他?”女孩子指着少年跺脚的喊道。

    七八个孩子顿时叫嚷着向少年追了过去。

    少年身上再次浮起淡淡的微光,兔子似的在前面撒欢儿的跑,刚才他从高空摔下来,现在却看不出有半点损伤,那七八个孩子非但追不上,反倒被越甩越远了。

    跑过乱石穿空的石林,在少年就要钻进一片树林的时候,地面上一条藤子猛的弹了起来,少年一脚绊在上面,顿时扑倒在地。

    一早埋伏在林边大树后的两个孩子跳了出来,一下堵住了少年前面。

    追着少年的七八个孩子本就在不远处,少年一跤摔倒,他们顿时都赶了上来,瞬间把少年围在了当中。

    “你……看你,看你再跑……”红衫的女孩子体弱,早已经气喘吁吁,看着少年的目光里更增恼火。

    少年从地上爬起来,看看围着自己的孩子,灵动的眸子里露出几分疑惑,虽然说平时大家就是这样的关系,但今天好像有点特别,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异乎寻常的恨意。

    而且这个红衫女孩从来不和这群坏小子们混在一起,今天居然也跑来围堵自己。

    “瑶瑶,你来干嘛?”少年不解的问。

    “瑶瑶也是你叫的!?”红衫女孩俏脸一绷,眼圈居然红了起来,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

    少年摸不着头脑,平时大家都是这样叫的啊,虽然她和自己并不亲近,但总算还过得去,今天怎么一副要咬自己两口的样子。

    正想再问,瑶瑶已经伸手一指少年,对身边的孩子们喊道:“打他!”

    顿时,围着少年的**个孩子里有四个冲了上来,剩下的在边上守住方位,防止少年逃跑,俨然对这种围殴的事情已经驾轻就熟。

    这些孩子打起架来全部普通孩子胡乱围殴,拳脚有模有样,还懂得掩护遮挡,进退有度,显然是经过训练。

    被围殴的少年却在这个时候显出与众不同来,虽然被打的左闪右躲,连滚带爬,但却从不被四个孩子真正围住压制,在有限的空间内极其灵活的保持移动,利用对方和自己接触面有限的条件躲避攻击,泥鳅一样的窜来窜去,四个孩子根本压不住他。

    瑶瑶见四个孩子还打不过少年,指着剩下的几个孩子说道:“你们也上,给我狠狠的打他!!”

    剩下的几个孩子听了这话却看了看瑶瑶身边那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显然是在等他发话。

    那虎头虎脑的孩子早跃跃欲试,见四个孩子压不住少年,也不叫另外四个孩子帮忙,反而大喊一声:“你们都让开!”

    说着,他推开外围防止上年逃跑的孩子,独自一个大步走了上来,

    围殴少年的四个孩子立刻推开,重新站在了外面将少年围住。

    少年虽说耐打,但现在也已经鼻青脸肿,满身尘土,不过眼中倒是没有丝毫惧色。

    “童虎,你还嫌挨罚挨的不够?这次你再犯,小心去青潭面壁一年!”少年虎着脸,向单独走上来的孩子说道。

    童虎把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天闲!你不想着怎么继承圣痕,整天抓什么异兽,就算去靑潭面壁也是你去!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为瑶妹妹出口恶气!”

    说着童虎向身后的红衫女孩看去,刚才还满是恼怒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有些傻傻的笑容来。十二三岁男孩,正是对女孩子开始有朦胧好感,却又不怎么明白的年纪。

    红杉女孩见童虎傻傻的看着自己,细细的眉毛不高兴弯了两下,“你还不快打他!?”

    童虎仿佛得了命令,一下转过身来,稚气的脸上多了几分凶狠,“上次用银晶锁捆你,没想到你还是跑了!但今天,我看你往哪跑!?”说着,童虎撸起袖子,露出了小臂上一个云团似的青色图案。

    这图案只有大拇指甲大小,好像一个纹身,但在天空云层透射下的阳光中,却似乎有隐隐的微光在其中流动。

    周围的孩子见到这个纹身似的图案,顿时被吓了一跳,全部向后退去。

    那个红杉女孩也愣了一下,“童虎,你做什么?

    童虎目光紧紧盯着少年,举起青色图案所在的手臂,“瑶妹妹,你看好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这个家伙!”

    红杉女孩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但目光触到对面的少年,心中顿时泛出酸涩屈辱的感觉,紧紧抿住嘴唇,把制止童虎的话憋了回去。

    少年盯着童虎手臂上的青色痕迹,脸色有点发白,脚下缓缓后退,“童虎,我们……我们是好朋友的对不对?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打架,呃……虽然是对打,但是……”

    童虎立刻哼了一声,“你连圣痕都没有,我们可不是朋友!”

    “圣痕……那个,三娘说过……”

    “牙风!!”

    童虎哪还听少年废话,喝了一声,五指成爪狠狠向少年虚抓,青色的光芒登时从他指缝间迸射而出。

    平地一道狂风卷起,飞沙走石,少年惊叫着被狂风卷起,高高的抛上了半空。

    红杉女孩一直心中忐忑,猛一见少年被狂风卷上了半空,心中的不安瞬间压过了恨意,大声惊叫:“快接住他!会摔死的!”

    童虎手上青光散尽,手臂上那道青色痕迹也迅速黯淡,脸色有点发白,刚才追了少年半天都没见他喘一下,现在却大口喘息起来,这道狂风却似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没事……摔不死的!”童虎虽然喘着气,但脸上全是兴奋之色,看着已经从半空摔下来的少年,恨恨说道,“但足够趟几个月了!”

    一道红色的影子忽然从旁边的山石上窜了出来!凌空一闪将坠落的少年卷了进去,随之半空传来了愤怒的叱喝声。

    “童虎!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圣痕!”

    地面上所有的孩子听了这声叱喝,顿时一声怪叫,向着地面八方逃窜,“快跑!天闲的老婆来了!”

    这些孩子都十分熟悉周围的地形,钻树林的钻树林,躲石坑的躲石坑,眨眼间一哄而散。

    倒是童虎被天上的叱喝吓了一跳,脚下慢了半步,被凌空落下如流火般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红……红炎姐!”童虎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女孩,眼中立时露出了畏惧之色。

    从天而降的,是一个黑发红衣的女孩,看模样大概十七八岁,身姿纤柔,面容姣好,一身火红的衣裙在这白雾黑石的群山中分外显眼,奇异的是,她直溜溜披在背后黑发中,有三缕红色的发丝,如火焰般在空气里轻轻浮动。

    女孩将从半空接住的少年放下,秀气的眉毛倒竖起来,一把揪住童虎的耳朵,骂道:“好啊!昨天三娘才告诫你要好好使用新的圣痕,你今天就来伤人!看我回去不好好告你一状?”

    童虎被揪住耳朵,痛的嗷嗷直叫,“红炎姐!你怎么老是护着他?你又不是他真的老婆!”

    红衣女孩顿时气的粉面生煞,“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打架斗殴,给我滚回去!自己去找三娘领罚!否则……”

    威胁的瞪了童虎一眼,女孩这才放开他,童虎知道眼前的女孩自己打不过,更惹不起,只好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转身飞快的跑掉了。

    看着跑开的童虎,红衣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声音柔和了许多,但还是有些责备的说道:“瑶瑶,你怎么也在这?”

    看着和自己打扮差不多的红衣女孩,瑶瑶吸了吸鼻子,“姐姐,我……”

    红衣女孩却似乎早知道理由,摇头说道:“你已经定亲了,那些混小子,你离他们远一点。”

    不说还好,红衣女孩这么一说,一直在瑶瑶眼中打转的泪珠顿时掉了下来。

    “我才不要嫁给这个连圣痕都没有的笨蛋!要嫁姐姐去嫁好了!”瑶瑶大叫,之后哭着转身就跑。

    “瑶瑶!”

    红衣女孩叫了一声,想要追上去,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

    回头看看站在那里,仿佛没事人似的少年,红衣女孩又是叹了口气,这一切还不是因为这个小鬼。

    见所有人都走了,少年开心的笑了一声,上前来一下抱住了红衣女孩,“红炎姐,你真好,给我做老婆吧!”

    正想也怎么数落一下眼前的少年,红衣女孩却被少年的话说的一愣,之后不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天闲啊……难道你不喜欢我们家瑶瑶?”

    “我喜欢红炎姐。”少年一脸依恋。

    红衣女孩心中不由微微一荡,看着少年的面孔,竟有点失神,这孩子虽然年纪小,而且天生无法继承圣痕,但他身上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那双眼中似乎总有某种炙热却又温润如酥的东西,明明才只有十岁,却长的比十二三岁的孩子还要高一些,而且身体结实的让人不敢相信,就算经常被欺负,稚气的面上也总是带着笑容。

    这张清俊的小脸在四五年之后一定会变得很耐看吧,如果能继承圣痕,再大上四五岁,自己或许也会考虑……

    想到此,红衣女孩不由脸红起来,自己马上就要出嫁,居然会对一个十岁的毛头小子有这样的想法,真是羞死人了。

    “红炎姐,你是不是要嫁人了?我舍不得你。”少年抱着红衣女孩,稚气的小脸儿轻轻磨蹭女孩的身体。

    红衣女孩顿时又羞又怒,少年比她矮了一个头还多,现在抱着她,头就埋在她丰润的酥胸中来回的磨蹭。

    “死小鬼!又占我的便宜!”女孩一个暴栗弹在少年脑门上,顿时将少年的头弹了回去。

    看着抱头**的少年,恼火的红衣女孩却又有点哭笑不得,这要是个男人,自己现在立刻就把他烤焦!可……这偏偏只是个十岁大的小孩子而已。

    “哼!有了别的男人就不要我了,女人就是这样三心二意。”少年负气的背过身去,不理红衣女孩。

    红衣女孩哭笑不得,这小鬼居然升起了,吃亏的明明是自己才对。

    看看少年倔强的背影,红衣女孩心中无可奈何,“好啦……不要生气了,快过来让姐姐看看你的伤。”

    少年回头,已经眉开眼笑,一下又扑到红衣女孩怀里,“红炎姐,我才没生气呢!”

    红衣女孩只好任由少年搂着自己的身体,小心查看起少年脸上的伤来,看着少年稚气未脱,但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的面孔,心下不由感叹。

    不知不觉,这个从小就跟在自己屁股后的小东西已经长这么大了,前些年自己还可以把他抱在怀里,给他唱歌,现在他都和自己的胸口一般高了。

    而且,最近一年居然学会了吃自己的豆腐……

    好多次自己都想教训他,不过,虽然有时候会毛手毛脚,但就算自己不制止,他最多也就是像现在这样讨好的来蹭蹭面孔,抓抓自己腰间的软肉咯吱自己,从不得寸进尺,而且脸上全是亲近之意,毫无淫邪之色,再就是……这的的确确就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实在让自己兴不起被猥琐的念头……偶尔的,倒是会感觉很亲近。

    女孩的手在少年脸上轻轻抚弄,自己背后那三缕红色发丝忽然轻轻抖了两下,顷刻间红如火炭,散发出阵阵光芒。

    “疼疼疼……”

    少年顿时龇牙咧嘴的叫开了,脸上那些细小的伤口被女孩用手抚弄,顿时放出火亮的微光,火星点点滑落,伤口居然好像被烧掉一般,最后只剩下几缕灰烬飘散。

    少年一脸的伤,顿时好了七七八八。

    “红炎姐,你这治伤的方法是不是改一改……”等女孩拿开手,少年立刻抱怨起来。

    “给你治伤,你居然还挑三拣四的,下次我……”女孩说着,忽然没来由的一愣,话停了下来。

    “天闲,下次不要和他们打架,知道吗?他们人多,而且以后……”女孩揉了揉少年的头,口气里多了些无奈。

    “红炎姐,你要嫁人离开这了,下次,我就得自己治伤了,是吗?”少年望着女孩问。

    女孩看看少年,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点头,“天闲,今后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瑶瑶。”

    “很快就走吗?”少年把女孩抱的更紧了一些。

    “明天,族内大会结束后。”女孩轻轻答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少年立刻又问。

    女孩望了望远处无尽的云海,轻叹道:“姐姐也不知道……”

    少年怔怔的望着女孩,望着……之后慢慢松开了手。

    “嗯……三娘讲书的时候快到了,我要回去啦!”少年抓抓头,装模作样看看天空,似乎在估算时间。

    红衣女孩柔柔的笑了笑,“去吧,别迟到了,要挨罚的。”

    “嗯!”少年点了点头,转身飞快的跑进了树林,很快没了影子。

    红衣女孩望着少年消失的方向,幽幽一叹。

    这孩子越来越让人心疼了……

    明明只有十岁,明明总是受到欺负,却从不愁眉苦脸,总是被现实撞的头破血流,也从不气馁,看刚才头上的伤,应该是抓过铁翅鸟,那根本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碰的东西……

    而且,他居然知道自己有些放心不下他,放开自己匆匆离去,甚至没有再缠着自己唱歌给他听,刚才那眼神似乎在说:去吧……不要担心我。

    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了体贴别人……

    如果能够继承圣痕的话,一定会是一个好儿郎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