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现场制作

时间:2017-10-16作者:无来

    虽然对于候选国的竞争非常激烈,但是在骨子里,各国使臣对于后续的投票都是持观望态度。

    毕竟这种东西太容易作弊了。

    然后,闲让人搬上来一件大家伙!

    这是十个身材壮硕的狮人战士抬到高台上的,用一块巨大的布蒙着,外面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在帆布下看得到巨大的木头架子,狮人战士们虽然孔武有力,但是抬着木头架子也是看起来十分吃力,显然这东西无比沉重。

    “轰”的一声,狮人战士们把东西放到了高台上,这坚固的高台跟着抖了三抖。

    闲走过来,笑眯眯的望着各国使臣,“好了!我们今就进行投票,之后呢……如果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再特殊处理,不过总的来,投票的过程会在大家的全程监控之下进行。”

    完,闲抓住帆布,猛的一扯!

    顿时台下传来一片惊呼声。

    那巨大的帆布被撤掉,露出了里面巨大的冰晶体!

    这竟然是一块大的夸张的冰块!

    冰块大概有六七米见方大,边缘并不是很整齐,但是却晶莹剔透,没有丝毫的气泡,从这边看过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冰块后面的东西。

    “香,快过来!别害羞!这东西我可弄不了!”闲转身,对着台下大喊。

    众人一阵阵的疑惑声中,香绷着脸,依旧是一身盛装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然后几乎是低着头,快步的走上了高台。

    虽然香现在也是经过了无数的历练,走出高地见过了很多的大世面,每面对两万士兵教授他们最简单有效的战斗技巧,但是在这上万使臣的目光注视下,依旧还是有些紧张,那张平时本来就有些心翼翼的面孔现在更僵硬了。

    香一上来,闲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香,你难道在害怕?这就是高地儿女在人前展现的姿态吗?”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香漂亮的眸子里顿时闪过一抹光彩,身体立刻挺了起来,“当然……当然不是,生只是……只是,只是……”

    想有些紧张,但又觉得似乎这正中了闲的法,香顿时不知道该怎么。

    闲一笑,“不是就好,来吧,让人们看看高地儿女是什么样的。”

    香飞快的点点头,脸上终于多了几分神采。

    闲转过身,大声对所有人道:“各位,首先我们需要一个投票箱,这个东西有火叶城制作,并且保证不会有闲杂人等接触,嗯……现在马上就开始,大家一定会满意这个箱子的。”

    一边,闲一边向后退,退到高台边缘,看到没地方落脚才停下,“各位,接下来可能会有些凉,所以……抱歉了。”

    各国使臣一阵纳闷,现在已经光大亮,沙漠中的炎热气息跳跃起来,哪里会凉。

    不过许多人其实也在纳闷一些别的事情,那就是这样的沙漠地带,到底是从哪弄来这么一大块冰的,而且这冰块显然不是自然凝结的普通冰块,否则不会如此纯净,如此晶莹剔透。

    就好像是人工制作出来的一样。

    众人这边纳闷着,香已经缓缓的拔出了闪波刀……

    一股寒气从高台上涌出,水银泻地般扑向了高台下的使臣们。

    这炎热之气正在飞快上涨的广场上,顿时被一股寒意所笼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才惊讶的盯住了香手里的水色长刀。

    “这就是闪波刀?”

    “好厉害的寒气!”

    各国使臣都有自己的护卫,许多人自己就是厉害的圣痕继承者,一时间广场上各色的气盾和护罩纷纷亮起,抵御这股浸透骨子的寒气。

    如今,香也是已经明阳大陆了,只是这个比较单纯的女孩子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火叶城几经波折,存活至今,这个高地女孩和她的闪波刀早已经被外人所熟知,甚至还有许多不靠谱的传在大陆上流传,而关于高地人的种种法也因为香有了更多的版本。

    不过在场的使臣们大多是第一次见到闪波刀,望着那波光潋滟,挥动之间仿佛一汪秋水般粼粼而动的刀锋,都是啧啧称奇。

    香早已经不理会外面的声音,闪波刀出鞘,人已经进入另外一个境界。

    凝视着那巨大的冰块,香的神色十分严肃,因为早前闲提出了一个比较苛刻的要求,当然这对于香来其实不算什么,现在香只是在想怎么把事情做到最好。

    毕竟,这是大陆各国看着高地儿女姿态的时刻。

    闲需要一个投票箱,而且是比较特殊的那种。

    首先这个东西要十分坚固,不能被随便摧毁和干扰,还要是透明的,这样可以全程在外面看到里面的情况。

    还有一点就是要以防万一,做一个防御的机制,可以清晰的记录在箱子周围发生的特殊情况。

    所以这个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香的头上。

    闲想要一个冰箱!名副其实的冰箱!

    这个巨大的冰块就是香事先坐好的,以银水精魄的力量凝结冰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制作这个冰块香用了足足两个时的时间,在其中倾注了十足的精力,为了追求材质的纯净,所以并没有在意外形,只是制作了一个足够大的原材料。

    而现在,香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它加工一下,这也是为了让各国使臣无话可,这种现场制作的箱子是不可能藏有什么机关的。

    摆平姿势,香双手握刀,凝视巨大的冰块,犹如凝视一个高大的敌人,闪波刀宁静的呆在香的手中,只有刀锋缓缓的,缓缓的波动……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香始终没有动,只是凝视冰块,台下的嘈杂声却是越来越大了,一个是因为等的不耐烦,另一个……是因为真的冷!

    香虽然是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各国使臣却清楚的感觉到,这广场上的寒气已经越来越强了,头上是大大的太阳,空气里还有沙漠气候那种特有的沙尘味道,但是却冷的要死,所有人都知道火叶城热的要命,清一色的单衣,现在一些实力差一些的使臣已经开始打哆嗦了。

    闲眨巴眨巴眼睛,忽然抓起领子,直接罩住了半个脑袋,而且直接背过了身来。

    这个动作倒是被各国使臣捕捉到了,好多人立刻意识到什么,飞快的加强了身上的护盾、气罩,一时间广场上五彩缤纷,好像大大的灯泡在不停闪烁。

    香一声清喝,刀随人动,化作一道潋滟的水光冲向巨大的冰块。

    所有人瞪大眼睛望着台上,只见一道水光冲而起,刺的人几乎睁不开眼,同时寒气爆涌,狂潮一般从高台上倾斜而下!久看中文首发.

    几乎每个人都发出了惊呼声,广场上各种护盾和气罩催动到极限,寒气冲击之下发出一连串砰砰响声。

    水光爆涌之中,在巨大的冰晶之后倏然聚合,香拖着一身丝丝缕缕的光辉已经立在那里,手搭刀柄,刀锋早已入鞘。

    “呼……”吐出一口白气,香的神色终于松懈了下来。

    “冷冷冷……”

    闲就站在台上,一阵寒气爆涌,几乎瞬间就被吞没,现在已经在那里冻的跳脚了,“我香,一定……一定要这么冷吗?”

    香一呆,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生,生现在还没办法完好的控制……呃……”

    忽然摸到头上那非常正式的头冠,香立刻想起现在还是在各国使臣面前,连忙放下手来,脸色严肃的望着台下,然后慢慢整理衣衫,缓缓向着四周鞠躬行礼,表达的歉意之后,转身,迈着非常精准的步伐缓缓下台去了。

    闲搓着手臂,无奈的看着香的背影,“什么都好,就是笨了一点……不过这样似乎也是一个好处,哎呀……真的是冷啊。”

    台下,更多的人已经被冻的七荤八素了,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厉害的圣痕继承者的,不过还好的是,这种程度的寒冷不会把人冻死,而且这里的使臣多少也都有人保护。

    不过这其中有些人今是要感冒是肯定的了。

    “啊……那个,那个……我了嘛,一会儿可能会有些冷的,你们……你们这下相信了吧!”闲声音抖着,慢慢的走回了那个巨大的冰块前。

    台下早已经骂声一片了。

    闲也不着急,等着各国使臣骂完,顺便把身上凝结的冰碴都抖落下,香离开之后,这广场上的热气很快就会回升,沙漠的气温也快速的跟上,衣服就会变得潮湿了。

    好一会,下面的情绪才算是平复下来,闲咳嗽了一声,慢慢的道:“好啦,好啦……我们这次盟会就是东征的开始嘛!吃点苦算什么,到时候我们有些人可能都会为此送命的,这还是便宜的呢,而且……这样你们才不会我们作弊嘛,现场制作的投票箱,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台下立刻安静下来,全部都大眼瞪眼的看着闲。

    投票箱?在哪?

    台上依旧只有一个巨大的冰块,纯净透明,就好像一块水晶一样,要不是那不断冒出的寒气还真有些认不出来。

    当然,只有一些深具实力的家伙才能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他们几乎都在和身边的主人耳语。

    其中自然也有例外,比如,塞洛斯!

    当香慢慢走下台去的时候,塞洛斯是用一种无比惊讶的目光一直看着香离去的,这种目光在广场中并不是很多,因为毕竟没有多少人能看清楚,甚至是大概了解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塞洛斯!”

    马里奥特不满的皱眉,因为在龙渊帝国那面,已经有人在和龙渊大帝悄声话了,显然是在汇报刚才的情况。

    塞洛斯这才动了动眉毛,低声道:“四十七刀。”

    “什么?”马里奥特的眉毛皱的更紧,“你在什么?”

    “我在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我们眨眼的功夫,那个妞砍出了四十七刀,全在那个冰块上,而且……”

    “四十七刀?”马里奥特的脸色有些难看,“那倒是……也不算什么,你们不是都能做到,还有,而且什么?”

    塞洛斯微微冷笑,“而且……她自己完全穿过了那个冰块,还有,那并不只是简单的数字,我的马里奥特大人,因为那每一刀都牵动着无数的力量气息,在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攻击了那个冰块多少次。”

    马里奥特的脸色这次真的很难看了,“你也不知道……难道你不是她的对手?”

    塞洛斯这次直接一声冷哼,“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次,但无论多少次,她都伤不到我半根毫毛,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对于塞洛斯明显不够恭敬的话,马里奥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就在昨教皇已经带来的新的指示,对于塞洛斯也是放权了很多。

    他在意的是香本身,这个年轻的高地女孩和闲一样,也是最近几年才进入大众视野的,而且相对来十分低调,关于她的情报十分稀少,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展现实力。

    如果就如塞洛斯所,那么……这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已经是一个实力相当不俗的角色了。

    未来……

    马里奥特深深的皱眉。

    “各位…………”闲的大喊声打断了马里奥特的思绪,抬起头时,看到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把锤子,正拿在手中。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投票箱!”

    闲稍微挪动了几步,然后用手里的锤子轻轻在那冰块上一敲。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冰块被敲击的地方开始出现细的裂痕,裂痕越来越明显,越来越长,越来越多……

    就如同刚才寒气狂潮般爆发一样,细的裂纹疯狂涌向冰块四面八方,一瞬间,冰块的表层碎裂成细的冰粉簌簌而落。

    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就如同一层层金砂从冰块上滑落,晶莹剔透的金砂滚落台下,引得一阵阵惊呼之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