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黑德尔家的友谊

时间:2017-10-14作者:无来

    <content>

    还有?

    大家默默看着塞纳不情不愿的挪到老爷子身旁,都是满心纳闷,这还有什么大礼吗?说句实话,对于老爷子来说,能把和他征战一生的铠甲当做礼物,这件礼物可谓价值连城了。 .vo.

    老爷子的面孔严肃起来,凝视着天闲,一手轻轻抚摸着塞纳的头说道:“小子,你收了黑德尔家的嫁妆,那么塞纳是你的未婚妻了,你将来要好好对她,我知道你身边的女人很多。”

    一边说,老爷子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所有的女孩,一个都没有放过。

    “今后,或许会更多,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男人决定着这个世界的一切,这无可厚非,但男人也应该好好保护她的女人,让她们安心而幸福,否则的话不配成为男人,你听到了吗?”

    天闲吞吞口水,“这个,老爷子,我想说的是……”

    “你想说什么我并不想知道,你只要明白我想说的可以了。”老爷子直接打断天闲的话,然后皱眉,“难道,你收了嫁妆,而且让塞纳在这里陪了你这么久之后,却想要拒婚吗?”

    天闲顿时微微愣住,心神一下子被拒婚这个字眼儿勾了去,脑海不由自主浮现出数年前那个灰白色的夜晚。

    自己站在小灰背,满身是血,而在大院的尽头,是愤怒的瑶瑶。

    众人听到老爷子说出这样的话,都是暗暗摇头,关于瑶瑶的事情现在大家已经十分了解了,当初天闲虽然没有拒婚的意思,但孤身出走,的确也算是拒绝了这门婚事,这才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事件,这让天闲久久的自责,甚至为此险些丧掉了性命。

    这是天闲心的一道魔障。

    果然,天闲沉默了。

    老爷子微微点头,“很好,小子!你还很年轻,有许多浪漫天真的想法,你想要你喜欢的女人,但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世界,真正最后能陪着你的,仅仅是你喜欢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她们喜欢你才行。”

    “爷爷……”塞纳近乎于呻吟的抵抗着。

    老爷子深深的看了塞纳一眼,沉声说道:“丫头,不要认为爷爷说错了,也不要觉得自己下贱的非要嫁人,在这个时候,在这种风云际会的时候,可不是你们能够平平静静,亲亲密密的时候,未来将会十分艰难,有喜欢的人,必须立刻去他的身边,一刻也不能耽误!”

    塞纳无力辩驳。

    老爷子轻轻摸了摸胡须,淡淡说道:“我征战一生,攻城略地,杀敌无数,我的敌人都已经死光了,我的战友们也都死光了,我还活着,我也毫无遗憾,我现在唯一还想再做的事,是为了家族的延续再尽一份力。”

    轻轻拍拍塞纳的肩膀,老爷子把她推向了天闲,塞纳顿时尴尬无,面对眼前的众人无论如何也迈步出脚步。

    老爷子索性直接用力,塞纳惊呼一声踉跄的向前摔倒,古丽手疾眼快,连忙前扶住了她。

    塞纳一脸羞愧难当,“姐姐,我……我其实……”

    古丽的脸色却很严肃,只是轻轻点头,直接拉着塞纳回来坐下,用眼神安抚她,塞纳也只好先安静了下来。

    老爷子看着古丽的举动不由点头连连,“我的家族现在已经转型为商业,当然不言自明的是,这是为了自保,毕竟现在丹特帝国太多的领土都是我带兵打下来的,作为皇帝,也不得不提防我这样的家伙,可惜的是……这样家族环境下出生的子弟都太不成器,等到我的儿子垂垂老去,黑德尔家也走到了尽头,我也不得不早做打算。”

    抬起手,老爷子指着天闲,用不容辩驳的口吻说道:“小子,你要好好对待塞纳,不要欺负他,否则只要我还活着,拼了这条命也会来找你算账的,还有,塞纳要生下至少一个男孩,这个男孩要继承黑德尔家的族名,并且回归族内,你有意见吗?”

    天闲深深的望着眼前的老爷子,忽然间感到,原来这位叱诧风云的黄金狮子,也真的了年纪,到了苍老的时候。

    他这分明是觉得自己无力回天,在为黑德尔家铺后路了。

    深吸一口气,天闲缓慢的点头,“我明白,我也保证……”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缓缓放下手来,但天闲又说道:“但我只保证督促塞纳生下一个男孩,并且回归家族,而且……我会做男孩的义父。”

    老爷子眼顿时闪过一丝寒芒。

    天闲挺起胸膛,淡淡说道:“尊敬的黑德尔老爷,请您注意自己说话的口气,这里是火叶城,并不是黄金狮子的黑德尔古堡。”

    老爷子刚刚张口,听了天闲的话不由眸子微微一缩,眼神疑惑起来,根据他的了解,似乎这不是眼前这个小子能说出的话。

    天闲看了看塞纳,塞纳坐在那里,看起来委屈而无奈,眼角还带着点点的泪痕。

    “老爷子,我了解您的苦心。”天闲放缓了语气,“您的礼物,我也收到了,但这件软甲我并不当做是嫁妆,而是黑德尔家的友谊的象征。”

    摸摸眉毛,天闲自嘲的一笑,“您说的不错,我还年轻,有一些浪漫天真的想法,但正是这种想法左右着我现在的决定,这是天性,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我不想我的财务大臣,我的朋友塞纳,这样被好像货物一样被转交出来。”

    轻轻抚摸自己身的软甲,天闲承诺似的说:“我发誓会好好保护她,会好好珍惜黑德尔家的友谊,将来我会亲自监督她找到一个喜欢的男人为止,并且生下一个黑德尔家的子孙,优秀的子孙,并且回归家族,我以我的生命承诺这一点。”

    老爷子凝望着天闲,眼的神色复杂难明,他抿着嘴唇,默然不语,显然对于天闲的决定并不满意。

    “世事没有完美无缺,老爷子,您不能指望把岁女嫁出来嫁出来,这世界因为各种原因逼死了自己亲人的事情皆是,塞纳她离开黑德尔家,是因为不想被家族那些东西所缠绕,您现在不要再用家族那些东西来打搅她了,现在她肩的担子已经十分重了。”

    老爷子垂下目光,棱角分明的脸肌肉在缓缓的扭动。

    过了很久,老爷子终于重新抬起目光,确定似的问:“这件软甲,你收下了?”

    天闲点点头,“是的,当然!十分合身。”

    “塞纳,你会保护她吗?”

    “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她,并且还而外的负责让她找到一个靠谱的好男人。”天闲依旧飞快的回答。

    “但是这并不对等!”老爷子慢慢收紧拳头,“小子,她所给你的,和你所给予她的,并不对等!”

    天闲微微一笑,“已经十分对等了,她为火叶城做出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她所付出的一切,已经足够值回这些回报了,我以我的生命发誓,难道您还不相信吗?”

    老爷子的目光久久盯着天闲,不时的瞥向塞纳,脸色显得僵硬无。

    天闲抬起眼皮,用力眨眨眼,然后亲自倒了一杯凉茶过去,叹着气说道:“老爷子,我曾经拒绝过一门婚事,之后导致了很多无法挽回的事情,我深深的知道这对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所以我不想再伤害什么人了,您的苦心我明白,今天您是打着黑德尔家的大旗而来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孙女,您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一口,天闲竟然微微的笑了,“您看,我身边……的确已经有许多女人了,或许您说的对,或许是我因为我的肚子里全是花花肠子而已,塞纳也的确是十分美丽可人的,我要说没有动过什么心思也不可能,不过这样的事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还是你情我愿最重要,所以这一件事您不必强求了,让塞纳留在这里,有机会的话我们看对了眼,说不定成了。”

    老爷子还想说什么,天闲已经抢先说道:“足够了,老爷子,这真的足够了,您的意思我明白,而且您今天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成果了,您看……我身边的人都在这里,有我的朋友们,有我未来的妻子,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件事,所有人都没有反对,您难道还不满意吗?”

    老爷子终于闭口了。

    这其实也是他的一种想法,塞纳显然和天闲身边喜欢的女孩是不同的,虽然她可能喜欢天闲,但这一点并没有表露出来,天闲自然也没有过多的心思,那么今天这次提亲会十分突兀,但只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如果没有遭到太大的阻力,也算是全体通过了,这对于塞纳今后的情况会有极大的帮助。

    当然,这很有一些赶鸭子架的意思,有些话逼的别人不得不承认。

    而天闲自然已经看到了这些,但依旧应承了下来,并且做出了严肃的保证。

    看看天闲,看看自己的孙女,老爷子心无声的叹气,或许自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起码今后这件事不会难以说出口,有些东西可能会自然而然……

    “好吧……”

    老爷子吐了口气,“尊敬的大公,今天是我鲁莽了,还请您不要介意。”

    天闲点头,“没关系,您的一番心意我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各有不同的情况,还请您不要强求的好。”

    老爷子也点点头,完全放弃了让天闲直接答应的想法,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你今后,真的……”

    天闲一听只能苦笑,“老爷子,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的,但我一定尽全力让她幸福,这一点我完全可以保证,您不必担心。”

    老爷子这才慢慢点头,“好……好好好,唉……这个世界果然已经不是我这种老头子的了,而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一切都由你们自己做主好了。”

    感叹一声,老爷子正襟危坐,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然后缓缓弯下腰来,行礼。

    “爷爷!”塞纳惊呼一声,但被天闲轻轻拉住了。

    老爷子非常得体的对天闲行了一礼,然后慢慢转动身体,对着左右各是一礼,天闲身边的人都是满脸惶恐,这大陆能受的起这位老爷子一礼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了。

    但是天闲坦然自若的受了这一礼,大家也只好都忍着没动,倒是露娜笑眯眯的非常坦然的受了这一礼。

    直起腰来,老爷子似乎松了口气,直接站了起来,“那么,我不多打搅了,今后塞纳请你们多费心了。”

    天闲点点头,“请您放心吧,不送了。”

    老爷子哈哈一笑,转身大步离去。

    很快大厅里恢复了平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还感到有些云里雾里,在盟国会议进行的昏天黑地的时候,还会出现这么一件事情,大家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塞纳见自己爷爷走了,顿时觉得别扭起来,往天大大咧咧,甚至那种三句话要叫嚣起来的劲头全都没了踪影。

    “塞纳,来。”天闲对她招招手。

    大家的目光顿时瞧过来,塞纳顿时一个大红脸,鼓起眼睛,“你……你,干嘛?”

    天闲也是瞪起眼,“干嘛?给我说说这软甲啊!你看看……好像穿反了,刚才老爷子还说很合身!”

    塞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是你自己说很合身的!一件软甲都不会穿……白痴。”

    “白痴也是你的长官!快过来……哎呦勒住了,救命……”天闲的脸变成了皱纹包子。

    好一阵捣鼓才算卸下了软甲,大家吵吵闹闹,气氛倒是又恢复到了往天的模样。

    不过,今天各自回去休息的时候,塞纳的心情与往日不同,不是尴尬也不是羞涩,而是激动,心脏砰砰乱跳让她无法考虑别的事情。

    在刚刚的吵闹,她清楚的听到天闲小声的对她说:“对老爷的保证,我一定做到,所以……你不妨来勾引我一下,我是色狼嘛。”</content>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