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掌 盛装拜访

时间:2017-10-12作者:无来

    上一次闲与黑德尔家的书信往来还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也就是有关塞纳任职的明。

    是租借也好,应聘也罢,或者干脆就只是一个出于礼貌性的通知,在那之后,塞纳就正式作为财政大臣留在了火叶城,而且也再没有返回家族中去。

    那一次的书信,在老爷子的眼中,毫无疑问就是提亲的婚书了,虽然这一点在后来塞纳明白情况后不由哭笑不得。

    当然,这件事塞纳也没有和闲提起过,只是一直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平心而论,塞纳是很有分的,但她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女孩子,火叶城从无到有,从弱到壮大,她亲眼见证了这个过程的绝大部分,可以是功勋元老,同时也让让自己历练的远比同龄人要出色的多。

    不去强求吧,但愿水到渠成,塞纳总是这样想。

    不过,老爷子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尤其是在这一次百国盟会召开周后。

    无论如何,人类东征的脚步是不会停下来的,两千年的历史**裸的昭示着一点,人类这个群体,是一个永不满足,唯利是图的群体。

    当知道东方有一个富饶的国度等待着新的主人时,那么千方百计也会去到那里。

    何况,现在已经有了可行的条件,只有选出盟主,制定好方案,那么这一次东征就可以开始了。

    而且,这一切的一切……可不仅仅是东征之后的那些利益在吸引着众多国家。

    老爷子一面和孙女着闲话逗乐,时不时就会看向台上的闲,眼眸中闪动出丝丝精光。

    纵横大陆数十年的黄金狮子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伶俐目光,神鹰之月似乎真的赋予了这位老人看穿真实,预见未来的能力,他总能洞察先机,甚至兵不血刃的制服敌人。

    但是这一次,就连老爷子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台上那个就好像在耍宝的年轻人,让他有些看不透。

    这个笑的和气善意,很多时候甚至是十分无辜的年轻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想要做些什么,这一点没人知道,甚至老爷子都不确定,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一次东征,完全是人类大陆的一场最惨烈,最持久的战争!

    是国与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地域与地域之间的无情战争!

    表面上,人类团结一心,向东征服新的世界,然后和和气气的凑在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其乐融融。

    但实际上,根本不会如此,人类两千年来从不会互相和和气气,除了暂时还不能讲你一刀毙命的时候。

    以利益聚集在一起的人,最终也一定会因为利益而散伙,这个东征的庞大军团,在真正的走上新大陆的那一就会分崩离析,甚至再一次掀起内战。

    或许,那个大陆上的神灵能成为制止内战的重要因素,当然……如果那位神灵真的存在的话。

    这些,都是后话!

    作为一个征战沙场数十年的老将,老爷子十分清楚战争是一件多么消耗精神,消耗金钱,消耗时间的事情。

    或许在东征的光环和全大陆的动员下,精神和金钱还是次要,但是时间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阻碍。

    穿过寂静森林和摩云山脉如果顺利的话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但是东部王国的情况却无比复杂,就连原本的王族,精灵一族都不敢保证可以重新统治东部王国,迅速制作一条安全大道来让人类大军同行,这一项巨大工程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年,两年,还是五年,或许十年都无法穿过东部王国,甚至需要几十年才能到达东部海岸。

    然后,或许又需要几十年才能研制出可以渡海的船只,又或者上百年都无法成功,毕竟人类两千年都没有真正成功的探索过黑色大海。

    就算顺利,当真正的开始征服大海的时候,现在这一代人应该已经老去了,无法继续东征,甚至已经变成了亡魂。

    穿过寂静森林,越过摩云山脉,再开拓一条大道直通东部海岸,一条要穿过三倍人类大陆面积的广阔土地的安全大道!

    如此漫长的战线,人员调配,运输补充,技术支持,资源的重新分配,等等等等……如果只是短期还不会有太大问题,一旦变成持久战,那么各种矛盾将会接踵而至。

    甚至如果几十年没有东征成功,那么这一代人已经老去,变成了亡魂!新一代人能够继承老一代的理想,能够还继承老一辈达成的协议?

    光是梳理东部王国的各个部族之间的协议就是一项近乎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吧!

    这次东征……看起来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伟大壮举,但……可行性几乎为零!

    老爷子的目光游离在人群中,并在个别国家使臣的脸上稍微停顿,这些都是强而有力的大国,他们大多都已经进入了盟主国的候选名单。

    不过,无论是否进入这份名单,这些使臣们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一样的紧张,兴奋……

    人,毕竟只是区区百年的生灵啊,想到的,看到的……只是以自己的生命来度量是否短暂或者漫长。

    夏的虫子,永远无法想象大雪飘飞的壮美和残酷,它们永远都生于温暖湿润的春季,并且在秋季最美丽的时节幸福的死去,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虽然挣扎求存并不容易,但总的来,和大自然赋予更多的残酷相比,还是十分美好的。

    老爷子觉得,自己看到了群情激昂的夏虫,想象着秋季之后的美好,但是打算的依旧是夏的事情……

    显然,大多数国家并没有把重点放在今后东征胜利的时候,现在大家考虑的,是怎么在这次东征开始的时候,得到更多的好处!

    利益,更多的利益,这永远是人们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至于东征数十年后的情况,那就是下一代人要去操心的事情了,现在能做的只是尽量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老爷子自己,并不看好这次东征,甚至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来到这里看着闲的表现,老爷子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个笑嘻嘻的家伙,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当然,这个盟主,就算是现在,或者就是现在才是最有价值的,丹特帝国如果把这个盟主的位子抢到手,那也是大大的占了便宜。

    起码在这一代人的时间内,丹特帝国就十分有可能壮大成超越龙渊帝国的超级存在。

    再有,就是自己的孙女了……

    老爷子瞧瞧自己娇滴滴的孙女,忽然皱皱眉,“丫头,我已经来了几了,那个混球为什么不来见我,难道还要我这个老人家去主动求见他吗?他把我的孙女抢到这里来做苦力,我可是还没有和他好好算这笔帐呢!”

    塞纳扁扁嘴巴,“那个混蛋在想什么我怎么知道嘛!不过……这两似乎一直在跑来跑去的,算啦爷爷,那个混蛋有什么好见的,远远的看一眼就已经不耐烦了呢。”

    老爷子有些无奈,“我的乖孙女,你以为爷爷这次是为什么才来的?”

    塞纳一愣,“当然是为了抢盟主咯。”

    “哈哈!那个固然重要,但是还不用我老人家亲自跑来,丫头!局势正在极具变化,很多时候会变得不遂人愿,所以有些事还是要提前准备才行,你明白吗?”

    塞纳脸颊微微一红,“爷爷,你……你在什么啊,我都听不懂。”

    老爷子摸摸胡子,直白的:“闲这个混蛋,把我们丫头一个女孩子抢到这里来就放着不管,现在谁不知道你是他身边的女人,他到了现在连个屁都不放,倒是和自己那个几个美人腻歪在一起,难道他就要你为她算一辈子账?”

    塞纳顿时脸色涨红,“我……我才没有,你……爷爷你又在胡!他对我才没有那种意思,我自然也……”

    “你也没有?”

    “当……当然没有!”塞纳鼓起眼睛。

    老爷子凝眉思索一阵,然后哈哈一笑,“那就好!那自然是最好,我还担心你在这里无法自拔,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是是嫁了他也是和好多个女人挤在一起,嗯……既然不喜欢,那咱们回去吧!”

    着,老爷子拉起塞纳就要走。

    塞纳急忙拽住他的胳膊,“爷爷!你……你做什么?怎么能走就走?”

    老爷子回过头,用肃然的目光逼视着塞纳,“丫头,火叶城马上就要成为一个无法脱身的漩涡,并不是你施展抱负的地方,如果你对那个子没意思,那就立刻和我回国去,我已经和大帝好了,直接送你进入帝国财政厅,那里才是你真正该去珍惜的地方。”

    “财……财政厅?”塞纳瞪圆了眼睛,“爷爷,你……你怎么能!”

    “现在的财政大臣嘛……”老爷子嘿嘿一笑,“当初在战场上,爷爷救过他的老子,哈哈!要不是爷爷,恐怕就没有他这个吝啬鬼了,一个的人情算不了什么,嗯……走吧!”

    “爷爷!等……你等等!”塞纳拼命拉住老爷子,“我……我不回去!!”

    老爷子沉声:“人的一生可以自由自在,但那是在做好自己的事情之后,而且要做到远超常人的地步才行,丫头!作为黑德尔家的女儿,你别无选择,就算你和家族断绝了联系,你的一举一动还是会牵扯到家族,所以家族不会允许你这样一直留在这里,明白吗?除非……”

    “除非什么?”塞纳赶紧问道。

    “除非你在财政厅段时间内取得骄人的成就。”

    塞纳脸色顿时煞白,“那怎么可能?那种尸位素餐的地方!十年也没有一件功绩,最大的作用就是每年在大帝面前哭穷,爷爷!这不是你自己的吗?”

    老爷子动动胡子,“是吗?哦……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着,老爷子指了指台上的闲,“丫头,很抱歉这样,但作为黑德尔家的女儿,你没有资格任性,现在已经是你最大的选择权力了。”

    “我……我……爷爷……”塞纳近乎哀求的望着眼前威严而不容抗拒的老人。

    “跟我回去。”

    “不!!!”

    老爷子皱眉看着死死拉住自己,眼中开始涌出泪花的孙女,“嗯……看来是这样了。”

    “爷爷……”塞纳咬紧了嘴唇。

    老爷子叹息一声,随后脸上又恢复了豁达的神色,轻轻拍了拍塞纳的脑袋,沉声:“没关系,丫头,爷爷能理解,英雄少年,总是让你人心最不易,当年……爷爷也是那样的,你奶奶他可总是害怕我被别人抢走了。”

    塞纳顿时就是一呆,眼中的泪花都一下凝固了,“呃……爷爷,你刚才什么?”

    “没什么!”老爷子挑挑眉毛,“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去吧,去告诉那个混子,会议结束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等着,我会登门拜访的,如果他敢不在……哼!”

    塞纳呆在原地,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老爷子已经自顾离开了,塞纳隐约记得他什么要去准备准备之类的,也不知道是要准备些什么。

    “哪……这到底是为什么……”塞纳无力的软到在了椅子上。

    这一的会议,几乎都在讨论谁才是合适的候选国家是消耗殆尽,到了傍晚时分依旧还有被提名的国家,闲的候选国名单也是添了又添,最后不得不宣布明会议继续,今暂且休息。

    当闲得知老爷子晚上要来拜访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歉意的,这几也没有正式过去拜访一下,真的是有失礼仪。

    让人特别准备了晚宴,显得家庭一些,亲切一些,等到色黑下来,老爷子果然带着自己的侍从赶来了。

    老爷子一进门,闲这边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

    塞纳更是捂住了自己的脸,整个人都缩了下去……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