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绝对的疯狂

时间:2017-10-07作者:无来

    <content>

    闲确实明白了,但还不是完全的明白,所以在思考,飞速的思考,大脑在飞速的旋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完全没有头绪的情况,因为额外的谨慎心也出现了一丝线索,但是闲依旧有一点点迷惑,不知道这一丝线索具体意味着什么。

    在闲和教皇之间的圆桌,摆满了刚刚送来的各式各样精美食物,金杯银器满眼奢华的气息,而在闲手边的一只银杯,闪动着一行不注意会漏掉的字迹。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细而歪歪扭扭,“做个记号”。

    闲满头问号,什么记号,做个什么记号,这几个字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扣子。

    四个字巧妙的镶嵌在这枚特殊的金质扣子,并不在表面,而是在扣子光滑的表面之下,以非常精细的手法烧灼出的四个字,直接看着表面和抚摸表面都是无法察觉的,但是放在有光的地方,这四个字在光线反射下却可以模糊的投射到其他物品。

    闲发一百个誓,这四个字绝对不是自己烧去的,还是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用这么隐蔽手法。

    但是闲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是:这四个字却又明明是自己烧去的。

    因为这是四个汉字,而且歪歪扭扭,那分明是自己的笔迹!

    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人会写汉字吗?打死闲都不相信。

    这绝对不是自己烧去的,但是……但是见鬼的这又只能是自己烧去的!

    不可能发生的,但却在眼前,明明是自己做的事,但是自己却毫无察觉。

    像……刚才一样?

    “大公,您……怎么了?”教皇见闲用无古怪的眼神儿瞅着自己,不由有些好笑,对于这种困惑不解的深情,教皇心现在只有得意。

    这个子,现在一定是无的困惑和不安,但是十分遗憾,你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闲想的可和教皇完全不一样了。

    这几个字深深的吸引了闲,让闲的脑子飞一般的旋转起来,闲甚至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样聪明过。

    显然,这是自己留下的记号,目的是为了到时候识别这枚扣子。

    但自己并不记得做过这样的事,无论怎么回想,甚至是以批判的角度来审视自己,那都是没有可能会做这件事的。

    而且,之所以会做记号,应该是在教皇提出要求之后才进行的,但是实际情况是自己还没有碰到这枚扣子,他已经到了教皇的手里。

    似乎实际情况有两种……

    一种是自己在扣子做了记号,一种是没有……

    难道失忆了?还是被影响了精神状态?

    闲并不觉得教皇能够做到这一点,否则的话他不用浪费那么多力气在自己身,完全可以直接控制自己的精神。

    如果自己没有被控制,而实际情况也是发生了的,那么是……

    两种现实,两种……同一时间内,两种不同的现实,然后又交汇到一起?

    闲觉得自己脑子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事情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

    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识别的记号,而这个记号还没有被教皇察觉。

    没有被察觉……

    闲脑子灵光闪过,教皇没有察觉,自己做了记号,这明明是一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在自己的意识,明明还没有发生,事情根本还没有到那个时间段,怎么可能发生?

    好像……好像时光倒流了一样。

    时光可以倒流吗?

    闲眨巴着眼睛,心无数的疑问,而在脑子超告诉的旋转一段时间后,闲得出了一个无奈的结论。

    那是现在即使猜到了正确的答案,那么也已经无可认证了,教皇已经让那只不知名的生物离开了,不得不这是一个很老辣的手段,现在你只能猜测而已,而且这种诡异的事情只是凭借一些线索猜测,那是完全无法服自己的,根本无法确定什么?

    自己在扣子留下了记号,教皇也拿到了扣子,这完全是一个抱着友好脸皮儿交换的情况,但是明明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闲思索着,望着那被光线反射出来的四个汉字,心稍微的有了些计较。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一些头绪才对,即使是已经无法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幸好还有这四个字在,这可是用火焰的力量烧灼去的,手法巧妙,对能量的操控也十分完美。

    简单,这是一次虽然无声无息,但是却十分复杂的操作,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应该还有能量的残留波动才对。

    如果这个记号还不能绝对明什么,如果教皇拿到这枚扣子也可能耍了什么不可知的把戏,但是如果空气里残留着自己的能量波动,那么毫无疑问……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

    闲保持着微笑,收起了那枚扣子,细细的能量触手已经探了出来,目标并不是教皇,而是周围空气残留的能量波动。

    虽然极其细微,但是对于自己的力量闲自然是熟悉无,仔细的探查之下,闲心一阵接着一阵的震惊。

    空气不仅能清晰的探查到自己刚刚留下的能量波动,甚至一些能量流动的轨迹还清晰可见,闲甚至可以从这些能量轨迹看到自己是如何教皇的在把扣子交给教皇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留下了这四个字作为记号。

    毫无疑问,自己把扣子交给了教皇!

    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因为连发生的时间都没有,自己才想去拿扣子的时候,它已经在教皇的手了。

    时间在这里出现了额外掺杂进来的东西,好像本来还没走到的时间已经结束,而且结果还反馈回了从前的时间。

    闲不由咧咧嘴,见鬼了!这简直是从前看到的那些三流时间穿越的套路啊!穿越时空,改变过去!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皱着眉,闲无法确定任何可能,但是这种想法也不得不先留在脑子里,虽然认为发生这种事情似乎太傻了,但是作为一个穿越者,闲觉得自己也算是穿越过时空的家伙了,而且在这个大陆,诸神留下的“门”也是多不胜数,似乎穿越时空这种事情在这里也不算是太过稀的状况。

    如果那只怪的生物影响了时间流动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毕竟……那玩意儿看起来实在是太古怪了,而且一看是从很遥远的古代生存下来的,那个时代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不是现在的人类能够完全想象的了。

    闲很困惑,而教皇把这种困惑看在眼,心是无以伦的得意,闲的这种困惑正是教皇所期望的,只是他不知道闲已经暗地里留下了一些线索。

    很快,教皇又把话题引到了这一次的盟会,而且开始**裸起来。

    “大公,我想这次盟会的盟会,不必再去考虑什么了,只要我们能够联手,人类大陆畅通无阻,未来的世界也将是我们来主宰,这毫无疑问。”

    闲点点头,但是并没有吭声。

    这种冷淡丝毫不能浇灭教皇的热情,反而是让他更加兴奋起来,“大公,火叶城这几年的确成长的十分迅速,遍数人类历史,火叶城也是绝对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任何一方势力能在这么段的时间内成长到如此的规模,而且还能在各国之有如此良好的口碑,但是您也该明白一件事,那是地位最终还是要靠实力来决定,火叶城虽然可以算是一个迹,但这个迹……却是在多方势力互相制衡默许的情况下才出现的。”

    教皇的眼神透出锋利,“大公觉得,如果真的开展,圣灵殿真的无法对付寒古塔的防御阵吗?”

    闲这次摇摇头,清晰的道:“当然不会,寒古塔的防御阵虽然强大,但也只是对于普通人来,如那些支配者,几乎都可以畅通无阻,火叶城对他们几乎是不设防的,而他们任何一个……都可以将火叶城直接摧毁殆尽。”

    听到闲的这么路,教皇哈哈大笑,“大公严重,我们并不会那么做,毕竟火叶城可是圣灵殿重要的盟友,这许多年来,人们的信仰渐渐开始崩坏,过于安逸的生活让怠惰和罪恶不断的滋生,这个时候火叶城的出现可以恰到好处,重新凝聚人类的信仰,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闲笑了笑,“还是不如圣灵殿来的根深蒂固,前来火叶城的人,大多可不是信仰虔诚的人,当然如果信仰是金币的话,那么火叶城的信仰倒是可以实力非凡。”

    教皇又是哈哈大笑,“大公何必谦虚,这人类大陆的势力之,可没有几个像火叶城的居民那样具有凝聚力的,有的时候我也会担忧啊……”

    担忧这个词教皇咬的很重,而且还满含深意的看着闲……

    闲心一阵不耐烦,心想我的老人家,您不是想把火叶城当成工具来用一用吗,圣灵殿的威望日渐衰落,现在火叶城受人追捧,你想把火叶城据为己有,希望重新振作圣灵殿的声望,这种事情已经如此的*****嘛还的有些含蓄,叫人无尴尬。

    “陛下是,圣灵殿应该做盟主?”

    “当然!”

    闲直接问,教皇也飞快的回答,一瞬间闲觉得这一秒钟内直接完了今所有的重点内容。

    “但是恐怕大陆各国不会善罢甘休,龙渊帝国的军队已经开到火叶城外,龙渊大帝也亲临现场,这一次他们是势在必得,别的不,还有丹特帝国在一旁虎视眈眈,血盟现在还没有跳出来,但是恐怕也不会对这次盟会坐视不理,还有许多一直隐忍不发,想在合适的机会称霸的势力,这个盟主……恐怕不好坐啊!”

    教皇一声冷笑,“鱼虾而已,这数百年来,大陆各国一直在明里暗里打压圣灵殿,为了大陆的和平我们可以不计较这些,但这次事关人类的未来,如果谁敢在这个时候不开眼的话,圣灵殿也不介意让清晰的回忆一下圣灵殿曾经的辉煌。”

    “陛下有信心打败所有人?”

    “像我们有能力引导所有人那样。”教皇满脸傲慢。

    闲眉头一挑,“算是神灵也不例外?”

    “神灵?”

    教皇微微皱眉,凝视了闲好半,忽然哈哈大笑,“大公,这里只有我们而已,所以……不要谈什么见鬼的神灵了,我们都知道,那种东西是不会存在的。”

    闲多少有些意外,毕竟从圣灵殿主脑,教皇的口听到这些话还是十分不同寻常的,这个以诸神后裔自居,并且取得了人类信任的势力,现在它的首脑居然神灵是不会存在的。

    教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悠悠道:“这个世界,只有人类而已,如果真的有神灵,那么也是我们人类之的佼佼者,神灵……不是世界的主宰,而我们正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可是在新的世界,主宰或许不是我们了!”

    教皇大手一挥,“没关系!年轻的大公,你还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神灵……其实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你明白吗?”

    闲的心脏猛的一跳,“陛下,您……难道打算击败所有的妨碍者也要统治整个人类世界,哪怕……是神灵?”

    “当然……”

    教皇理所当然的回答,“神灵,算是有……也要跪在人类的脚下!”

    着,教皇的口气变得飘忽起来,“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年轻的大公,您所的那位神灵,即使真的存在,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带在我们给他建造的宫殿,做一尊活灵活现的雕像而已,这个世界……是我们的!”

    闲的脑筋活络起来,一瞬间,好多事都明白了过来。

    圣灵殿……怕不是已经发疯了!</content>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