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关键的信息

时间:2017-10-07作者:无来

    <content>

    天闲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让自己十分惊讶,甚至有一种恐惧在心滋生。 .vod.

    自己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已经被人洞悉,自己还没做出来的事已经被别人所操控。

    这种完全落入别人股掌之间的感觉仿佛面前矗立着万仞绝壁,无法跨越也无法攀登,而对面的亿万岩石随时会坍塌下来,将自己彻底埋葬。

    一切都脱离了掌控。

    天闲现在甚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当场格杀这只不知名的生物,毫无疑问,刚才的一切和它有着某种联系。

    “陛下,看来我需要学习的东西的确很多,这个世界的秘密永远超越我们的见闻。”

    教皇的脸只是淡淡的笑容,剩下的全是得意!

    “年轻人……”教皇洋洋得意的深情简直要从脸飘出来了,“这个世界毕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算再怎么窥视到世界的秘密,终究……只是人类,再怎么继承强大的力量,也终究……无法成为神灵。”

    天闲谦逊的笑了,“是的,陛下,我们只是人类,算是神启者……也还是人类。”

    教皇的神色更加满意了,“没错,我们人类……做好我们自己好了,神灵那种层面的事情,并不是我们应该去干预的。”

    天闲点头,然后指指那只不知名的生物,“那么……陛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既然被我看到了,不介绍一下吗?”

    教皇缓缓抚摸那东西的脑袋,眼神流露出骄傲向往之色,“年轻的大公,这一点并非我有意隐瞒,而是连我,圣灵殿的教皇都不知道他的具体来历,这可是和圣灵殿一样古老的存在。”

    天闲微微一愣,顿时心里乐开了花。

    原来是圣灵殿建立之初在的玩意儿,那么自己家里可有好几位知晓圣灵殿真实历史的人物在,回去问一问,这东西喜欢吃什么,吃多少,吃几顿,住在哪,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喝水,有没有幼崽一清二楚了。

    怕的还是这玩意儿是教皇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弄来的,那可不好去查证了。

    教皇的笑容依旧,而且笑的愈发得意,“年轻的大公,您是否在想,只要回去能问出这只生物的来龙去脉呢?”

    天闲也不隐瞒,笑着说:“当然,虽然不能确定,但我想还是有机会的,除非……陛下您今天想把我留在这里,根本不给回去的机会。”

    “当然不会……”教皇呵呵而笑,“大公,今天要大公百忙之抽出时时间来到这里,当然是为了有些事进行一下磋商,之后大公自然可以离开,圣灵殿可没有强留客人的习惯,像大公一样。”

    天闲对于教皇的话并没什么兴趣,现在全副心神都在那只神的生物身,那东西还是敌意满满的瞪着天闲,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闲觉得它的眼神不像最初那么锐利了。

    难道是看我看的熟了?不再那么想咬我了?

    眼看着教皇似乎是并不怎么想多说这个东西的事情,而且那种自信也不是装出来的,天闲差不多可以肯定,自己回去找到白之后,恐怕是问不出什么东西。

    但,只要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那么会留下线索,一定会有迹可循才对。

    “陛下,那这个东西……叫什么?黑豹吗?”天闲故意指着那只生物问道,“还有它头的神,这种字似乎已经十分古老,我对神也有一些研究,但是完全看不懂这到底是什么。”

    教皇哈哈大笑,抬起手来轻轻的拍了两下,宫殿一侧的小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侍从,各自手端着精美的菜肴。

    “大公,关于这只神兽,您还是不要计较太多,我其实现在很想对您说一些他的情况,啊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出于炫耀的理由,但实在是可惜,许多事我自己也不清楚,这是每一代教皇继承的秘密,没有别人知道。”

    “哦?只有教皇知道?”天闲的心不由得又热了,我家里也有一个教皇啊,而且可的资格要老多了。

    教皇微微一笑,抬起那只怪生物头的手,那好大如人的黑色怪兽自己站了起来,慢慢转身向后面走去,从那几个仆人进来的小门离开了大殿。

    天闲不由暗暗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它已经离开了,甚至能再仔细的看一眼也好。

    教皇满面春风,这一次可是他大大的杀了天闲的风头,叫侍从把菜肴摆好,连自己那一件华贵到累赘的袍子也叫人脱了去,还一身相对随意的袍子穿好,这才稳稳当当的坐了下来。

    似乎是觉得天闲有点失落,教皇哈哈笑着说道:“年轻的大公,不必感到失落,也不必感到气恼,这个世界总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也是人生的乐趣之一,如果一点点惊喜都没有的话,那么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你说是不是?”

    天闲心想这可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简直惊喜到不能再惊喜了。

    “陛下说的没错,今天可真是一个极度意外的惊喜,甚至是有点吓到我了,圣灵殿不愧为人类大陆屹立千年不倒的强大势力,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恐怕算是教皇您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

    教皇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一下,关于塞洛斯这群支配者的事情涌心头,顿时让他有些恼怒。

    但是今天挫败了天闲的风头,这件事倒是已经足够让他高兴了,所以笑容瞬间回到脸,教皇甚至亲手给天闲倒了一杯酒,“不错,圣灵殿庞大无,虽然总部只有这么些人而已,但这两千年来深深扎根在人类大陆,但凡遇到什么困难,可谓一呼百应,许多时候我们自己到底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连我这个做教皇的都不清楚。”

    给自己也倒一杯,教皇的得意溢于言表,“说起来,我这个教皇,也不过是这个庞大组织名义的带头人而已,而我们的行动都要遵循历史和传统,这是两千年来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也是圣灵殿之所以能屹立不倒的根本。”

    说着,教皇满是笑容的脸露出了十足的深意,“大公啊……有些时候逆流而行固然激情无限,但也不得不考虑后路,顺流而行才是长远的打算。”

    天闲笑笑,“当然,有可能的话,谁不想顺流而行呢。”

    双方开始虚以委蛇,教皇一个劲儿的用所有的话题敲打天闲,警醒也好,警告也报,总归是一个意思:小子,你太小看圣灵殿了,小心付出代价。

    天闲呢,现在也搞不清楚状况,只好哼哼哈哈的答应着,现在天闲倒是十分忌惮刚才的事情在发生一次。

    不过现在天闲心有点憋闷,如果今天这么下去,那么自己可是吃了大亏,之后教皇恐怕要狮子大开口了,而自己现在还如坠五里雾,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只神怪的生物到底做了什么完全不得而已。

    自己的想法是怎么被洞悉的?难道对方会偷窥对方脑子里的想法?

    还有自己贴身的扣子是怎么拿到了对方的手,而且还是自己才刚刚想到的那一枚,而且还是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

    天闲完全不认为教皇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虽然教皇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但是好不自负的说,能悄无声息在眼前拿走自己身扣子的人,现在的人类大陆,天闲觉得已经找不出了。

    算是白,他可以把天闲踩在脚底下,然后一个一个扣子全部抢光,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想要无声无息,甚至在天闲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拿走一枚贴身扣子,那也是极其难以办到的。

    显然,教皇并不具备这个实力,而那只怪的生物,显然也不具有那种行动力。

    刚刚那怪的东西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天闲仔细的观察过。

    那绝对是一只已经了年纪,甚至是老到不便于行走的生物了。

    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精通医理,对解剖学有着独到见解的天闲还是清楚的看到了这只生物的衰老。

    以它那种体型应该走出的步伐还有速度,以及身体肌肉的动作,它呼吸的节奏和身体的起伏,那种节奏是在一种鲜活的生命还是一种衰老渐渐消亡的生命,天闲还是能看出来的。

    那种衰老的身体绝对没有办法进行什么超越极限的动作,它现在甚至走路都有些勉强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绝对不是有谁利用超强的力量在瞬间窃走了自己的扣子,绝对没有可能。

    这是一个精妙的陷阱,只是现在还没有摸到门路而已。

    天闲忍不住又把自己的那枚扣子拿在手仔细的摩挲,心满是疑惑和不解,这种情况从来没有经历过,甚至没有听说过。

    教皇的话已经越来越露骨,甚至把这次百国盟会贬低的一不值,俨然这个大陆有能力进行这次东征商讨的势力只有两个,那是圣灵殿与火叶城。

    但天闲知道,教皇的意思很清楚,很快这两个势力要合二为一了,而且是吞并式的。

    有些棘手啊!圣灵殿果然不那么好对付。

    教皇自然注意到天闲还在摸着那枚扣子,不由笑了,“大公,还在耿耿于怀吗?您大可不必,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敌人,圣灵殿需要火叶城的声誉和引导能力,而火叶城需要圣灵殿足够强大的力量支撑,你看我们总是各取所需,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

    天闲暗自冷笑,这个朋友可未免太快了,而且根据情况的不同,随时可能变成敌人。

    但是现在虽然心有不甘,天闲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落到了下风,这种情况下还是先使用万无一失的策略,之后再小心应对。

    这个策略是——拖!

    只要暂时拖延下来,总会想到办法的,何况现在这枚扣子在自己手,重要的物品还在,回去总能研究出些什么的。

    最后看了那枚扣子一眼,天闲叹了口气,本想把它收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稍微停顿了一下,慢慢的把它放到了桌,再不理会。

    “陛下说的是,我们永远都会是朋友的。”

    教皇瞄了一眼那枚扣子,脸的得意之色有增无减,显然那是他今天胜利的勋章。

    “那么,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教皇露出了最和蔼的笑容,“大公,这次百国盟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结果,但其实,说白了是谁的实力强大谁能成为盟主,号令诸国,我想……盟会已经没有再进行下去的意义了,今天在这里,是盟会的最后的时刻。”

    天闲也瞄着桌的扣子,面带笑容,“哦?陛下您的意思是……”

    “龙渊帝国经过之前的动乱,国力已经大大的削弱了,而且作为一个仓促崛起,依靠武力进行传承的国家,他也走到了尽头,这些年龙渊帝国无仗可打,已经远远不再是曾经那个让人为之畏惧的敌人了。”

    教皇冷笑一声,“曾经的龙渊帝国一致对外,把整个大陆打的闻风丧胆,是圣灵殿都不愿意和他正面对抗,但是现在……内乱不断,皇嗣凋零,如今的龙渊大帝已经开始呈现老态,而他的儿子们却没有一个是有出息的,嗯……或许有,但不是已经被害死,是已经出逃,这个国家在未来一百年内可能要灭亡了。”

    “而我们!”教皇的神色高傲起来,“延续两千年传承的圣灵殿,底蕴深厚,信徒无数,我们永远都屹立在这!这次东征可能要消耗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世间,大公,我这么说您难道还不明白,到底应该和谁合作吗?”

    天闲只是看着桌的扣子,慢慢点头,“啊……是的,是的,我完全明白,完全明白了。”</content>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