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逆流

时间:2017-10-07作者:无来

    “陛下,您的宠物长的还真是奇特,我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这样的东西。”闲稳稳当当的走过来坐下,就在教皇对面。

    闲的注意力几乎都留在了那个奇怪的生物身上,因为就在刚刚才一看到教皇和这个东西的时候,闲就立刻心生警兆,能量触手飞快的探出进行了一番探查。

    结果却是让闲大吃一惊。

    教皇今的这一身打扮可不是白来的,在他这一身装扮上,闲至少在十六个地方感觉到了惊人的能量波动,而且还都是那种引而不发的种类,这可比那些单纯有强大力量但是却无法有效控制的道具要来的珍贵多了。

    就算是教皇这件袍子上的那几枚扣子都不是凡品,闲仔细的探查后发现它们每一个虽然都没有特别厉害的能量波动,但是能量波动的规律却是相辅相成的,这很可能是什么厉害的阵法宝石,直接就镶嵌在了袍子上当了扣子,也是奢侈的不行。

    但是,就算如此,闲却没有心思去过多的留意教皇到底携带了什么厉害的宝物,因为那个奇怪的生物才是最令人惊讶的。

    这个东西竟然无法探查!

    就好像当时塞洛斯袭击闲的时候,其余伪装的十一个人都是无法用能量触角探查的一样,闲的能量触角才探过去就直接被弹开了。

    而且闲非常确定的看到,这只生物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不屑,似乎对于闲的这种探查十分鄙夷。

    这东西能感觉到能量触手?

    闲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如果现在圣灵殿的支配者中,有谁能够直接感觉到能量触手,甚至还能对此做出什么反应,那闲倒也不是很奇怪,毕竟人家可是至少两千岁的老怪物了。

    但是这么一头畜生也能感觉到能量触角,甚至能把能量触角弹回来,这可就有些扯淡了是不是?

    而且,那种不屑鄙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闲挠挠下巴,开门见山的问:“尊敬的陛下,今我们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谈论,为什么会带一只宠物在身边呢?难道是为了表示友谊,想要赠送给我吗?”

    不等教皇话,闲就自顾的对那个东西品头论足起来,“尊敬的陛下,您的好意我自然是心领了,但是这个东西……先不有什么用处,这个卖相实在是有些对不起火叶城的居民啊,要是大家知道教皇居然送给火叶城一堆肥肉,那未免也太难堪了一点,您是不是?”

    一边,闲一边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块果脯,直接丢给了那个东西。

    果脯丢到了那东西的脑袋上,顿时,这只不明的生物愤怒的吼叫了一生,撑起四肢站了起来。

    闲微微一惊,这东西匍匐在那倒是看不出来,站起来才发现它高大无比,四肢居然如此修长强健,居然快有一人高了。

    “坐下……”教皇低声喝了一句。

    这只生物用充满了威胁的目光盯着闲,然后不甘的慢慢匍匐下来,但是一双眼还是望着这边,敌意更加明显了。

    闲微微皱眉,这只不明生物看来十分不简单,起码是具有绝对的高等智慧的,它的眼中居然流露出了人类一样的复杂情绪,从最初的不屑和鄙夷,到刚才的愤怒和杀机毕露。

    一只豹子的眼中可是绝对不会有这些的。

    “抱歉,陛下,看来我惹怒它了,您不介绍一下这个东西吗?既然您要把它送给我,那我想我该先了解一下。”

    教皇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也没有丝毫愤怒,就好像一块坚硬的石头,他硬邦邦的道:“尊敬的大公,我奉劝您不要再激怒他,那对您没有任何好处,有的时候它是不会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的,而且我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完全控制它。”

    着,教皇的眼中射出两道寒光,笔直的刺在了闲的脸上。

    “是吗?”闲惊呼一声,“那怎么不拴上链子,或者关在笼子里,否则可是太危险了,陛下,您难道打算把这种东西送给我吗?我可是要为火叶城的居民的人身安全负责的。”

    教皇终于还是忍不住,眉梢因为愤怒的抖动了两下,“尊敬的大公,我从来没有过要送什么东西给您,希望您不要理解错了。”

    闲眨眨眼睛,“哦……是这样,那么您带这个东西来是为什么呢?难道这个……”

    微微停顿,闲眼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这个东西……也是谈判的筹码吗?”

    “是的,尊敬的大公!”教皇深深吸了一口气,“实话,我也没想到有一需要让他出面来解决问题,这种情况在曾经的两千年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两千年吗……闲又望了望那个东西,也就是这个东西至少有两千岁了?

    圣灵殿还真是无奇不有,那些支配者就算了,现在还冒出了更加奇怪的东西来,不仅是人可以活两千年,现在连野兽都可以了。

    心中警惕,但闲脸上还是一片轻松,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双臂轻轻一抱,淡然道:“好吧陛下,那么我们就直奔主题好了,看来您今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我们可以继续昨晚上的话题了。”

    教皇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微笑,“哦,不……年轻的大公,不用着急,我知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但是比起和那些草包饭桶浪费时间,不如在这里和我好好的商讨一下人类大陆的未来。”

    闲一笑,“陛下,您这样各国使臣,可是有**份的。”

    “是吗?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以实力话,就和您昨做的是一样的。”

    一手轻轻抚摸着那奇怪生物的头,教皇的脸上笑意浓郁了很多,“我真的没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会遇到让我深深畏惧的人类,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不得不,年轻的大公,你做到了这一点,你的力量让我深深的恐惧,让我看到了人类之外的恐怖力量,所以……那显然已经不是人类能应付的力量。”

    “所以……就找了一头畜生来吗?”闲看着那只奇怪的生物,那东西也死死的盯着闲,空气中慢慢开始凝结深重而寒冷的气息。

    “是的,年轻的大公,公平的谈判要建立在对等的实力之上,否则只是一方被剥削而已,您不觉得吗?”

    “是的……”

    闲现在终于确定,这只莫名奇妙的生物就是教皇的杀手锏了,看来除了支配者之外,圣灵殿果然还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就是其中之一,而是不是还有之二,之三,那就不得而知了。

    “陛下您的话的没错,但是……您要我怎么相信,嗯……我是这么一头畜生就能让我看到圣灵殿强悍的实力呢?”

    教皇苍老的手掌缓缓的摸索那奇怪生物的头,“他到底来自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继承的东西中有他而已,而且关于他还有许多代代相传的秘密,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您,年轻的大公啊,他或许比您所了解的所有的历史都要古老。”

    闲顿时一皱眉。

    我所了解的历史?

    现在,人类所了解的历史虽然各自不同,但要到古老,那么无非是第一代古神存在的时候,那是这个世界才刚刚成型,一切还处在混沌之中时的状态。

    这个奇怪的畜生,比那个历史还要古老?他难道是上个世界存留下来的东西?

    闲不由想起了邪眼,当初邪眼的传可是凶的很,什么燃烧了整个世界,并且在世界的灰烬中诞生等等……

    但是实际上,邪眼也不过是诸神时代一个十分普通的邪灵而已,连神灵都算不上。

    这个东西……闲歪歪头上下又扫描了它两眼,这不会和邪眼一样只是水货吧?

    要知道邪眼的传可也是在人类大陆上流传很多的,那么这个东西能够欺骗圣灵殿一代又一代人也不足为奇。

    毕竟人家虽然是水货,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人家的确是活的十分长久!长久到你根本无从辩驳人家的历史,因为人家自己就是历史。

    “这东西……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吗?”闲心中有种幸灾乐祸的想法。

    今教皇请出这个东西来,一副要一次反击的模样,要是一会儿证明这东西不过是个水货,那不知道教皇会是什么表情。

    “大公不必着急,他的厉害您马上就会看到了。”

    闲一脸看戏的表情,心中已经完全提高了警惕。

    就在闲以为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时候,教皇忽然间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尊敬的大公,现在给我一件不起眼的东西作为信物吧,一定要是您自己能够辨别真伪的那一种。”

    “信物?”

    “是的!”教皇的笑容更浓了。

    闲想了想,直接抬起了手来,但教皇这时却出声打断了闲,“哦,我想大公是想给我一枚扣子吧,就在您的衣服侧面倒数第二的那一枚。”

    这句话让闲顿时一愣,因为闲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教皇犹如念着魔咒般继续道:“我想原因我也是知道的,因为您右侧相对的那枚扣子已经丢失了,所以才想要摘下那枚扣子,是吗?”

    这一次闲可是大吃一惊。

    因为闲的确也是这样想的,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都不知道,为此被四姑娘还念了紧箍咒,这次索性把对面的也拆下来,反正那只是装饰性的扣子。

    但……这个想法从心中浮起才只有两秒钟不到的时间,教皇怎么可能知道?

    难道教皇会使用读心术?

    就在闲惊愕莫名的时候,教皇缓缓举起手来,“年轻的大公,您所要给我的,是这枚扣子吗?”

    闲简直惊呆了。

    教皇苍老干枯的手中拿着一枚闪亮的扣子,那不正是自己衣服上的?

    猛的摸向身侧,闲骇然发现那里的扣子已经不见了。

    “大公看起来像是一个经常丢三落四的人,下一次可不要这样了。”教皇好好的欣赏了一下那枚扣子,然后笑呵呵的:“哦……这是沙漠混金的扣子,可是十分贵重的物品,大公心保护才对。”

    着,教皇把那枚扣子直接丢了过来。

    闲发誓,看着那枚扣子的时候自己的脑子简直就像一块石头。

    一万只神兽在心中奔腾而过,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拿起那枚扣子检查了好久,闲确定这不可能是仿造的,因为现在这件衣服是四姑娘亲手缝制的,这上面的扣子也是按照四姑娘的要求,闲自己亲手炼制的!

    甚至于闲都知道这扣子并不是浑圆的,因为觉得这种装饰有些太正式了,所以炼制的时候并不怎么上心,这扣子在某个角度仔细去看是椭圆的,而且园面也有些不平整。

    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这就是自己的扣子,从来没有离开过身体,也没有交给过教皇的扣子。

    不可能是教皇先前偷走的,因为教皇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穿哪件衣服过来,而且就在离开的时候四姑娘还提起过这件衣服扣子不对称的事情,那时候扣子还在!!

    而且……教皇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想要把这枚扣子拿出来做信物的?

    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怎么样,年轻的大公,这枚扣子是您自己的吗?”

    闲的面孔有些僵硬,把扣子收进口袋,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只依旧以十足敌意望着自己的奇怪生物。

    “不错,多谢陛下交还,否则我回去又要被责备。”

    “那就好,接下来……”

    闲直接喝道:“陛下!难道您不想解释一下吗?为什么您知道我的想法,还有……这枚扣子是怎么到您手中的?”

    教皇对闲的表情和语气十分满意,露出十足傲然的表情,“年轻的大公,您还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