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武力威慑

时间:2017-10-07作者:无来

    教皇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缓缓坐下来,眸子中闪动着凛然的杀机,“年轻大公,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我的呢,到底还有什么故事要讲给我听呢?”

    天闲洒然一下,重新给教皇倒上一杯茶水,轻轻的说道:“陛下,简单讲,你是你,我是我,除了表面上的功夫之外,我们不仅仅各自是一家,而且……还是敌人,所以我瞒着您什么东西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您不会是真的以为我是您手下的荣誉骑士吧。”

    教皇脸上的皱纹轻轻的抖动了两下,满脸的阴寒缓缓化解开来,“的确,尊敬的大公,似乎是我的情绪不大好,请您不要在意,毕竟我这是第一次来到沙漠的环境,还有些不大适应。”

    天闲露出友好的笑容,然后举起茶杯,“我当然了解,陛下,那就让我们以茶代酒,进行一次友好的谈话吧。”

    两人都端起茶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信任和温暖的气息……

    “那么,大公您打算告诉我一些什么事情呢?”教皇温和的笑着,衰老的身体靠在软软的垫子上,好像一节枯木,只有那双浑浊的眼,背后犹如星空的般闪烁着慑人的光辉。

    “当然是一些您感兴趣的事,比如……”

    天闲的目光在窗外游动一圈,似乎有些走神,然后不经意似的说:“比如塞洛斯没有告诉您的那些事。”

    教皇的表情微微凝固了一下,很快就恢复笑容,轻轻说道:“尊敬的大公,看来您对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我可以这么认为吗?”

    “是的!”天闲微微扬起眉毛,“陛下,或许您现在会感到不屑,塞洛斯他们从两千年前就开始为圣灵殿fu wu,啊……这个说法似乎不是很准确,准确的说法是,他们两千年前就建立起了圣灵殿,我说的没错吧?”

    教皇雪白的眉毛不由得微微跳了两下,然后露出的会心但又冰冷的笑容,“看来,大公的确是了解了很多,这一点我不会再怀疑了。”

    天闲继续说道:“圣灵殿之中一定保存着他们每一个人详细无比的记录,所以现在陛下会以为我只是自以为是而已,没有谁比圣灵殿更了解他们,他们就出生在圣灵殿,他们为圣灵殿而生,而且大部分人为圣灵殿而死,到了今天,剩下的支配者也完全掌握在圣灵殿手中,只要有魂石在,他们在关键的时刻就绝对无法违抗您的命令,我说的对吗?”

    “不错。”教皇简洁,但有力的回答。

    “而我要说的……是在他们诞生之前的一些事。”

    教皇的微微皱眉,“诞生之前?”

    “是的,两千年之前,更早的时候,诸神的时代,在那个时候就存在的支配者们,陛下,虽然圣灵殿对他们有详细的记录,但也不过是两千年而已,但是他们并非都是两千年前成为支配者的,其中有个别的人……很早就是支配者了,我说的没错吧?”

    教皇的眼神闪过丝丝的冷光,这种事这个小子居然也知道,如果不是灵官彻底的背叛,那么……难道真的存在着人类的神灵吗?

    心脏咚咚的不停跳动,教皇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紧张起来,面对这个年龄只有自己五分之一的少年人,自己竟然会感到巨大无比的压力。

    神灵……真的还存在吗?而且他们还能回到这个世界上吗?

    “请吧,尊敬的大公,虽然我老了,但是听故事依旧是我的一个爱好。”教皇端着一杯凉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天闲微微一笑,“陛下,塞洛斯……就是个别古老的支配者,我说的没错吧?”

    教皇缓缓点头,“不错……根据记载,他在两千年之前就已经是支配者了。”

    天闲的眼神露出了丝丝的光芒,闪动着一种令人心悸的色彩,“那么您确定,那个时候留下的魂石,对他真的有效吗?”

    教皇干瘪的嘴唇用力的动了两下,“尊敬的大公,我不想过多谈论魂石的事情,但我确定,那对他的确有效,难道你想用这件事欺骗我吗?”

    天闲好笑的摇摇头,“陛下,关于魂石没有什么可保密的,在我们人类看来那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东西,但实际上,也不过是神力契约的一种,契约有形,可以变换为任何形式,魂石不过是契约的一个表象而已,而说起契约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和您制定一个小小的契约,只要愿意,也可以把这份契约以魂石的形式保留下来。”

    教皇不动声色的深深呼吸了一下,他不得不再一次认真的审视天闲,这个少年……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他真的具有缔结契约的能力吗?这怎么可能?今天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直接的原因也是想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缔结契约,是神力独有的资格!

    就算是支配者都无法缔结真正的契约,他们所拥有的不是完整的神力,只是神灵赐予的一些特殊的能力而已,真正的神力,是连接这个世界汪洋大海般的庞大力量,那并不是人类能承受的东西,人终究只是人而已……

    “真的吗?”

    教皇双眸如火,紧紧盯着天闲,他慢慢放下茶杯,手不自觉的抖了几下,让茶杯咔咔响动,“尊敬的大公,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见识一下契约到底是什么样的,自从诸神时代结束,人类大陆上……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契约了。”

    “好的。”天闲微微点头,直接答应,就好像答应同桌来借橡皮一样痛快。

    深受入怀,天闲拿出一块小小的石头来,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

    这块石头只有小姆指甲的大小,灰扑扑的十分不起眼,如果丢在地上的话,估计就再也找不出和其他石头的区别了。

    “陛下,您应该很清楚当初缔结契约的过程吧。”

    教皇皱皱眉,没有立刻回答。

    天闲坦然说:“不必忌讳,陛下,我知道的东西比您预想的要多的多,而且这也是情理之中,两千年前的那一次支配者的诞生,也是圣灵殿的诞生,这种事情一定会好好的留下记载,虽然不大可能,但如果有机会,谁不想再来一次呢,这可是获得飞跃力量的机会,就算人类修炼一生都得不到的力量,无敌的力量……”

    教皇的脸颊抖了抖,缓缓点头。

    “那就好,我并不会问,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我并没有说谎,而且我也不想您到时候说不清楚缔结契约的过程,不知道我是不是在装神弄鬼。”

    把那块石头轻轻推前一些,天闲伸出一根手指,微微凝聚力量,一层金色的光芒在指尖慢慢浮现出来,古朴的古神铭文出现在手指周围的空气中。

    “陛下,这或许会有一些冲击,您不要介意。”天闲淡淡而笑,笑容才展露出来,一股庞大无匹,带着深渊酷寒的力量汹涌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城镇大厅。

    教皇脸色一变,一把抽出藏在袍子下的手杖,手中飞快念了一句什么,一层柔和的光芒从手杖中散发而出,将教皇笼罩其中。

    汹涌冰寒的力量在城镇大厅中冲撞回荡,每一寸空气都瞬间被冻结,随之一个沉闷仿佛从心底传来,穿透你的血液和**,穿透脑子,直接刺进脑子的咆哮声充斥了整个大厅。

    教皇骇的面无人色,他眼前的天闲已经变了模样……

    一个身躯高大,浑身漆黑而带有蓝色火纹的怪物坐在那,头生巨大的双角,一双燃烧湛蓝火焰的双目正盯着自己。

    教皇感觉自己浑身都被寒气冻透,那层手杖的光盾根本不能保护他一分一毫,甚至现在光盾本身似乎也在被冻结。

    “许愿吧,人类!”天闲张口,吐出的却是沉闷至极,仿佛重锤砸在心口的声音,教皇感到心口一闷,险些直接一口血吐出来。

    “你……你?”教皇瞪圆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天闲。

    “时间有限,人类!如果你没有愿望的话,那么就用自己的灵魂作为召唤我来的代价吧!”

    教皇浑身颤抖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他尝试的发动随身的几件教皇代代相传的圣物,结果惊骇欲绝的发现那些东西已经变成了废物,在这深海般酷寒的力量流中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

    咬紧牙关,久经人事的教皇极力冷静下来,用颤抖的手慢慢举起了手中的茶杯,“我……我要一杯……暖茶!”

    “暖茶……聪明的选择,人类!”天闲低声咆哮,声音震动,城镇大厅轰轰作响,教皇感到脑袋一晕,鼻孔直接流出了鲜血。

    “一枚戒指,人类!代价是你手上的戒指!”天闲双目闪动火光,盯住了教皇手上的一枚戒指。

    教皇的脸色惨白无比,丝毫血色都没有,毫不犹豫的,他艰难的点了点头,这个动作让他感觉自己被冻结的肌肉似乎完全被撕裂了。

    “成交!”

    天闲低吼着,抬起一只手,一根手指缓缓伸出,湛蓝的火焰从指尖渗透而出,在半空凝结成一篇教皇一个字也看不懂的契约文书。

    指尖抖动,天闲的一滴犹如燃烧火焰的鲜血洒进契约文书中,然后随手在教皇脸上抹了一下,将他的鼻血擦在了契约上。

    在教皇的血沾上那些契约文字的一瞬间,契约文书凝聚成一团火焰,在半空转了一圈,瞬间钻入了桌上的那块小石头上,眨眼消失。

    “契约成立!”

    天闲发出最后一声低吼,整个人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随着天闲的颤抖,整个城镇大厅的能量开始更加剧烈的波动,如来自深渊冰川般的寒意肆意在大厅中冲撞,教皇感觉自己几乎被完全冻结,意识开始慢慢模糊。

    他眼睁睁的看着天闲的身体缓缓变形,缓缓的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那黑色的身躯消失不见,那诡异而骇人的蓝色火光收敛无形,巨大的角也化为光尘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片刻功夫,自己面前坐着的,又是那个面带笑容的少年了。

    城镇大厅中,除了有些东西被撞歪了之外,一切好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股紧紧裹着教皇,就好像要把他完全冻碎的寒气也消失不见,教皇干咳几声,终于感到热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刚才仿佛已经看到了死神的镰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现在还活着……简直好像一个奇迹。

    “陛下,您还好吧?”

    教皇沉重的喘息,慢慢抬头看着用关切眼神望着自己的天闲,这一刻他眼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恐惧。

    “你……你到底,到底……”教皇慢慢咬紧牙关,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这个问题是愚蠢的,不会得到任何有用的答复,对方那戏虐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深深的吸了口气,教皇慢慢坐直身体,靠在软软的软垫上,第一次感觉到……衰老,自己真的衰老了。

    目光落到桌上那个小小的石头上,教皇发现它已经变得与众不同,晶莹剔透,闪闪发光,散发着迷人而危险的淡蓝色光泽。

    这……就是契约吗?

    喘息着,教皇在手上摸索了一阵,最后慢慢的脱下了那枚从他继位教皇就带戴在手上,从未摘下过的戒指。

    祖先,请原谅我,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拿回这件东西的。

    心中默默的想着,教皇将戒指轻轻的放到了桌上,“这……是我的代价。”

    天闲笑笑,没有说话。

    教皇缓缓的拿过那块石头,仔细的抚摸,在眼前观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神色越来越显得惊惧和难以置信……

    “陛下,我要拿走我应得的了。”

    说着,天闲把那枚戒指拿起,直接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教皇微微一愣,发现戒指不见时,脸上的皱眉剧烈的抖了几下。

    然后,教皇用一种期待,但又带着惊恐的眼神望着桌上的茶杯,那几乎被冻裂的茶杯中,自动的涌出了冒着热气的茶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