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顺藤摸瓜

时间:2018-01-25作者:无来

    今天,城头的精灵哨兵很奇怪,因为神使大人着了魔一样躲在城垛下,偷眼看着城门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已经一个上午了,那鬼祟的模样,要不是身边还有女王大人跟着,真的以为是什么窃贼乔装打扮的。

    “小鬼,一个上午过去了,到底发现了没有,你倒是说话啊?”露娜也躲在城垛下,和天闲一样鬼鬼祟祟。

    天闲显得很疲惫,而且直到现在,紧张的神色依旧留在脸上。

    听了露娜的话,天闲贴着城墙慢慢软了下来。

    现在,天闲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之前感应到的两个通神者,已经消失在自己的感应之中了。

    就像骑士说的那样,自己只是半个通神者,这种感应很快就会消失的。

    但是天闲肯定对方已经进城,火叶城在非战争时期始终对整个大陆开放,城门口的盘查是绝对无法分辨出通神者的。

    露娜亲自在城头蹲了一个上午,可是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物,目前的精灵族中,露娜的察觉力应该是最为敏锐的了。

    “死小鬼,你倒是说话啊!”露娜不客气的戳着天闲的脑门。

    “晚了,他们已经进城了。”天闲无奈的叹了口气。

    “确定?”露娜听了之后,神色也是有些凝重。

    “确定!”撑起身体,天闲看了看高高的太阳,“时间不早,我们回去吧,叫大家来,我把情况说一下。”

    很快,所有人聚集在城镇大厅,天闲把昨天骑士和自己的谈话内容,以及自己在炼金室里的遭遇完完本本的说了一遍。

    每个人都是满脸震惊。

    之前虽然知道有更多的神仆降临,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居然又有两个来到了火叶城。

    古丽低声说:“必须立刻加强神域阵的警戒,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神域阵。”

    阿里昂接口说道:“能不能让神域阵停止运转,我是说……嗯,算我没说。”

    大家用看白痴的眼神瞪了阿里昂一眼,现在龙族城市的地基依托于神域阵,已经基本完工,神域阵停止运转,龙城就要从天上掉下来,而且很可能砸在火叶城的头上。”

    “今天进城的人,多少还是有线索可寻的。”龙四琢磨了一下,然后望了望露娜。

    露娜直接说道:“我已经让哨兵们留心了,但是我们这里每天的人流量巨大,恐怕短时间内很难有结果,一旦拖延过长,甚至不会有结果。”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火叶城就是这一点有些麻烦,一个能避开能量搜索,而且还能伪装骗过精灵哨兵眼睛的敌人,在人流混杂的火叶城内几乎是隐形的。

    “再来一次祈祷的话,会不会找到他们?”凌忽然说道。

    天闲赞许的对凌点头,但说道:“我想应该可以,但……就不知道会不会有惹来其余的通神者了。”

    凌顿时有些泄气。

    大家讨论了一阵,但是对于通神者这种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根本没有概念,更别提了解怎么追踪,最后还是一筹莫展。

    “总之,加强戒备吧,对方既然进城,就不会安安心心的过日子,我会先用能量搜索探查的,对方如果想要做什么,就一定会有痕迹。”

    四姑娘不由轻轻拉住了天闲的衣袖,一脸担忧。

    天闲笑着笑,“没事,我现在只是有些小伤,搜索一下没关系的。”

    对于通神者,大家都无比陌生,甚至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需不需要是人类,就是天闲也不清楚来到火叶城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要知道古代诸神可是千奇百怪的,神仆也是五花八门,如果说今天钻进城的两条狗是通神者,这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更让每个人都摸不着头脑。

    四姑娘担心天闲的身体,特意熬了粥给天闲喝了,这才放天闲离开,古丽这次也是寸步不离,直接和天闲一起进了地下炼金室。

    不清楚对方的底细,现在连那种微妙的感觉也消失了,天闲只能寄望于能量触手能取得一些收获。

    但实际上,整整一个上午,天闲都在用能量触手探查每一个进城的人,却毫无结果。

    不过即使有一点点的可能,天闲都不想放过,平心静气,调整自己的状态,进入逆心诀的“静心”状态,能量触手洋洋洒洒舒展开去。

    以天闲现在的本事,只是探查一定级数的能量波动,并把感应能力降低,整个火叶城都可以覆盖到能量触手的活动范围之内。

    这一次天闲不指望能直接找到人,只希望能找到一些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毕竟那些通神者们的能量波动一定和神力极其相似。

    整整一个下午,天闲把火叶城的大街小巷搜了个遍,亲眼“目睹”了无数偷窃、情报交易、尾随、密谋、激烈的肉体交流等等大事小情,但并没有发现那两个可疑的通神者。

    日渐西沉,天闲也渐渐感觉精神枯竭,不得不收缩能量触角,结束搜索。

    一睁眼,天闲不由一愣。

    因为古丽就蹲在天闲面前,好像一个好奇的小女孩,抱着双膝瞪眼看着他。

    没想到天闲会忽然睁眼,古丽顿时有些尴尬,“呃……呃,站着,站着好累啊……”

    天闲差点笑出声来,站着好累你就蹲在我面前对着我猛看?

    女人都有花痴的时候,天闲一张手臂,正要去抱古丽,却不想被抢了先,古丽忽然上前,张开手臂一下抱住了天闲。

    “我一定不会让那些人伤害你的,虽然我的力量远远不如你,但我一定不会让那些人夺走我的希望,绝不会让他们破坏我得来不易的生活,绝不!我以生命发誓!”

    突如其来,天闲愣了一下,然后深情拥住怀里的美人,“我也一样,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破坏我来之不易的幸福。”

    古丽用力点头,一时间有些意气风发,抬起头,坏笑的对天闲说道:“放心吧!一切有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保护自己的男人,是每一个女人的责任,以后你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天闲哭笑不得,连忙跟着点头,“那我的下半辈子,就全托付给美人儿你了,美人儿可千万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心意啊。”

    古丽忍不住噗嗤一笑,伸手打了天闲一下,“好恶心。”

    “还不是你先说的。”

    “嗯……我不管,反正都一样,不是我保护你,就是你保护我。”

    古丽搂着天闲,奉了入门茶,和天闲独处的时候,她明显也放开一些了,偶尔还会说上一句肉麻的话,撒撒娇。

    天闲嘿嘿而笑,“是啊,不是你保护我,就是我保护你,就像我们现在,不是我听到你的心跳,就是你听到我的心跳。”

    感受着古丽胸前的丰盈饱满,天闲正想大逞口手之欲,却忽然愣了一下,随后完全呆住了。

    古丽听到这些口花花,正要出声,却发现天闲忽然不动了,一时纳闷,难道……难道是我说错什么了,难道女人不该这样吗?

    难道说我有些放荡了!古丽的脑子里一下子冒出无数乱七八糟的想法。

    “你刚才说……什么?”天闲忽然盯住古丽的眼睛。

    古丽被看的微微心虚,“我……我没说什么,我……”低下头,古丽的声音小到听不着,“你……你别生气,我不是那种……那种人。”

    天闲猛的用力搂住她,双眼开始发亮:“不,不是!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古丽诧异莫名,“什么我说的对,你到底在说什么?”

    天闲放开古丽,用力拍怕脑门说道:“等等,等等……让我想一想,嗯……嗯不行不行,你……你先离开我十步开外,要不然我可静不下心来思考……”

    古丽听了一阵好笑,这个小色狼居然说自己让他静不下心来,明明都是他色迷迷的挨过来。

    但古丽还没等离开就被天闲又一把抱住,“不对不对,我还舍不得,还是这样的好。”

    顿时,古丽哭笑不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嗯……亲我一下。”

    古丽有种被骗的感觉,但还是乖乖的亲了天闲一下,“这下好了?”

    “嗯……还差一点点,再亲一下。”

    “……”

    最后古丽终于确定自己在被逗弄的时候,天闲已经抱着她哈哈大笑了。

    天闲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就像古丽所说的,不是我保护你,就是你保护我,有些事情完全可以反过来说,反过来看,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不同。

    之前的祈祷,那位神灵感应到了天闲的所在,但是天闲却没有得到那位神灵的回应。

    这件事骑士做了解释,那是因为天闲大概率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通神者,那位神灵聆听到了天闲的祈祷,而或许是回应没有传达到,或者是根据祈祷的情况根本无法做出回应。

    而在东部王国的精灵旧王城,天闲是清楚的听到过月神的声音,甚至看到了月神的神灵本相。

    但那一次,月神却并不知道对面是谁,还以为是在对精灵王说话。

    天闲可以感受到诸神的呼唤,同时也可以回应自己的祈祷,但是这两次与神灵的接触,却都是单向的。

    同一时间,似乎无法进行双面的沟通!或者说,一个真正通神者的特征就是与神灵的精神协调统一,互相沟通,而天闲似乎只具有其中的一部分特征,

    如果对方说话,自己就在黑暗之中,而如果自己说话,那么对方就在黑暗之中。

    是否将自己的意愿传达给对方,其实双方都不知情。

    这是一个大胆的猜测,天闲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支持这种猜测,但如果猜对了的话,那么将是一件带来巨大好处的事情。

    而且,天闲也已经想到了验证的办法。

    稍微组织一下语言,天闲把自己的想法和古丽说了一遍,古丽听完不由目瞪口呆,微微张开小嘴惊讶的瞪着天闲。

    这模样格外的可爱,看的天闲心痒难耐,但正事要紧,天闲轻轻晃晃惊呆的古丽,“你觉得怎么样?”

    古丽认真的想了想,“似乎有尝试的价值,不过这也有危险,或许这样会招来更多的通神者,而且……还会暴露你的位置,那些通神者在城里的时候,这很不安全。”

    天闲咧嘴一笑,“不是有你保护我,怕什么!”

    轻轻敲打天闲的脑门,古丽哼了哼,“你的这个脑子里全是稀奇古怪的注意,我一点都不聪明,今后你可不许欺负我。”

    天闲把她搂紧,一脸色迷迷的说:“该欺负的时候还是要欺负的……不不不!是该被欺负的时候还是要被欺负的,对吧对吧?”

    “就你会说……”点着天闲的脑门儿,古丽不由脸色微红,“还不都是你占便宜。”

    天闲正气凛然,“自己女人的便宜都不想占,那还叫什么男人,而且这怎么能叫占便宜呢,这是亲切的交流。”

    “呸!鬼才和你亲切!”

    推推挡挡,好不容易脱了天闲的魔爪子,古丽整理下衣衫,瞪眼说道:“还不做正事,我就在这警戒。”

    天闲自然知道正事要紧,但是真有些心猿意马,古丽并非绝色的美人儿,但反倒是凸显了这让人无限遐想,想入非非的魔鬼身段,每次腻在一次,总会有些控制不住的气血奔腾。

    “都收拾了那几个小贼,城主大人要好好歇歇,到时候你洗白白,脱光光好好等我。”

    “我呸!”

    嬉笑几句,天闲收敛心神,不把进城的两个通神者找出来,别说和老婆亲热,简直是寝食难安。

    逆心诀运转几周,天闲宁心静气,将那被封印的核心再一次摆到了身前。

    这一次,天闲要进行一次特别的祈祷。

    古丽望着天闲,心中无限期待,自从寂静森林中相识,这个少年给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惊喜和感动。

    按剑在手,古丽感到一阵自豪,现在……算是我在保护他吧,虽然我的实力还有待提高,但还是很能派上用场的。

    此时,两个陌生人已经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悄悄的从地面上接近了炼金室。

    大概,就是这个方位,一个人心中想到。

    没错,就是这附近,另一个人心中回应。
小说推荐